妍佩資訊

9p887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煉氣九千年 txt-NO225. 愛恨情仇分享-7npf6

煉氣九千年
小說推薦煉氣九千年炼气九千年
“江寒,想不到你是永恒仙帝的转世之身,真是失敬了。”
断罪一改以往的面孔,以极其敬畏地语气对江寒说道。
“先不说这个了,我来天牢找人。”
江寒对他说道,“天庭帝君已经丧心病狂,拿我的亲人朋友当筹码威胁我,他们应该是被禁锢在天牢中。”
“没有。”
断罪当即回道,“我是巡天司中的一员,我对天牢内禁锢的犯人都一清二楚,里面没有你要找的人。”
“是吗?”
江寒挑了挑眉。
“这样吧,你要是不信我现在就带你去天牢看看。”
断罪马上说道,“天庭帝君亲自禁锢的人,不会关到天牢来,不过有一个地方是他私设的刑堂我倒是知道在哪,曾经紫金龙王就是被他禁锢在那里,这也是我曾经不小心知道的。”
“哦,那麻烦你带我去看看。”
江寒心头一喜当即拍了拍断罪的肩膀。
翼 之 夢
“好,跟我来。”
断罪马上在前面带路,没过一会就将江寒带到了一处云海翻滚的天域之中。
“就是这了,那座刑堂就掩藏在这云海之中。”
断罪说道。
暗夜威龙
“我已经看到了。”
江寒点了点头,他的神眼扫视之下这些障眼的云雾根本如同无物。
他看到了在云海之中隐藏的一座铜墙铁壁的四方宫殿,就像是一座铁疙瘩。
江寒一口气将云雾吹尽,让这宫殿显现了出来,那青铜色的巨大殿门上还有龙王殿三个字。
“这就是龙王殿!”
江寒看着这青铜大殿喝出一声,曾经在下界之时一直寻找不到龙王殿在哪,现在就在眼前,只是这对江寒毫无意义和用处了。
紫金龙王都被剥了龙鳞报销了,真正的大仇却是造化仙帝成为的天庭帝君和早已经利用他超脱彼岸的太上静官。
轰!
江寒一掌拍了出去,当场将这座龙王殿拍得摇摇晃晃,一个巨大的手掌印摆在那青铜门上,却没有将这门给拍碎。
江寒此举是提醒在龙王殿的人,假如他的师父师弟以及吴青阳他们确实是被关在这的话,那也能让他们知道有人来救他们了。
轰!
再次一掌,青铜大门碎成了无数块,江寒也瞬间就看到了他们,心里头一喜。
“谢谢你断罪。”
江寒非常感谢他。
“江寒!”
他的师父太华仙人以及师弟们还有吴青阳李安阳,青龙道君鲲鹏老祖等等都一涌而出,大叫着江寒的名字。
“没事就好,还好没来晚。”
江寒对他们说道,“还好断罪带我来这里才让我找到你们,现在我终于放心了。”
“仙帝客气了,这是我的荣幸。”
断罪急忙回道,对江寒特别敬畏。
“现在你们先回永恒宗,我要以绝后患。”
江寒对他们说道,然后再次奔赴向彼岸天桥。
现在天庭帝君已经没有能够威胁他的筹码了,江寒也可以放开手脚去做自己想做的事了。
没多久,江寒就到了彼岸天桥,别人梦寐以求想见一眼彼岸天桥都难,但是江寒却把彼岸天桥当成自己的家一样。
究其一切是因为彼岸大帝的缘故,而彼岸大帝就像是他的一个分身,毕竟是他的血液衍化而成的。
彼岸大帝诞生在彼岸天桥上,成了彼岸天桥的守护神灵,所以说彼岸天桥像是江寒的家一点也没错。
“仙帝你回来了,找到他们了吗?”
彼岸大帝显现出来,对江寒恭敬说道。
“已经找到了。”
江寒对他点了点头,“造化仙帝呢?计划实施得怎么样?”
“仙帝放心,我已经将他引入到了彼岸花海之中,现在的他还以为自己已经到了彼岸了呢。”
彼岸大帝讥笑了一声,“彼岸花海开满了彼岸花,没到过彼岸的人进入到花海内,会出现到了彼岸的幻觉,到时候再动用天桥的力量,将他永远禁锢在里面,他就再也出不来了。”
“只能禁锢怎么行。”
江寒咬了咬牙,“此人与我前世还有不共戴天的血海深仇,这一世我怎么能让他继续活着,我要让他灰飞烟灭,永世不得超生。”
“他毕竟是曾经与您齐名的造化仙帝,要让他灰飞烟灭,还得仙帝您出手才行。”
彼岸大帝回道,“天桥的花海阵只能将他禁锢,确实达不到抹杀他的地步。”
“好,现在就带我去吧,咱们共同联手将这恶贼铲除。”
江寒咬牙道。
彼岸大帝点头间带着江寒往彼岸花海处而去,半个时辰之后停留在了进入彼岸花海的入口。
“想不到彼岸天桥上还有类似彼岸的地方,这彼岸花海确实能让人产生幻觉。”
江寒看着这片花海,像是看到了所有的美好一样。
而造化仙帝也就是天庭帝君,此时已经迷失在彼岸花海内,他以为自己已经到了彼岸了。
但是他并没有闲着,而是在到处寻找太上静官,因为他的叫声,江寒都听到了。
太上静官曾经可是永恒仙帝的挚爱,永恒仙帝曾经可是把她视若珍宝般地呵斥着,直到死在她的手上,他才明白,自己再强大又如何?还不是一样可悲。
他根本不知道太上静官已经与造化仙帝都有染,可悲不?
但是这一切他是江寒,上一世的这一切爱恨情仇,这一世总该有个了结了。
“吼!”
江寒仰天大吼一声,全身光芒万丈涌现,比日月的光芒还要耀眼,他倾刻间与彼岸大帝降临在天庭帝君面前。
而此时的江寒在光芒之下,出现在已经有了幻觉的天庭帝君面前,倾刻间让天庭帝君恍惚了起来。
“永恒仙帝!”
天庭帝君眼中的江寒此时是永恒仙帝的样子,他内心突然紧了一紧。
“这里是彼岸,我已超脱到此,达到了永生不死不灭的境界,你早已死在万年前,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你的转世之身江寒亲自送我上彼岸天桥,你可安息了。”
天庭帝君大放厥词道,产生了幻觉的他,把江寒当成了永恒仙帝。
他还以为在这彼岸中见到了永恒仙帝呢。

199n4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煉氣九千年討論-NO224. 造化仙帝推薦-uas2i

煉氣九千年
小說推薦煉氣九千年炼气九千年
“你若是想你的师父和师弟以及所有一切朋友都安然无恙的话,最好听我的。”
天庭帝君轻蔑地笑道,“现在他们的生死就在我的一念之间,我要他们生就生,我要他们死就是死,你要不要试试?”
“你……”
江寒此时都左右为难,他现在真的恨不得将这天庭帝君碎尸万段,但是他的师父、师弟以及吴青阳、李安阳等等都在天庭帝君手上。
江寒不怕自己死,怕得是自己救不回他们。
“你想怎么样?”
江寒瞪着天庭帝君喝道,“你现在让我我师父出来说句话,我要确保他们是活着的,安全的。”
“这个非常简单。”
天庭帝君冷冷笑了笑,旋即大手一挥,在江寒的面前出现了一面镜子,镜子中出现了为太华仙人的样子。
“师……师父!”
江寒看着镜子中的太华仙人想要去触摸,但是却是虚幻的。
“江寒!”
镜子中的太华仙人激动无比地叫出江寒的名字,“江寒,你放心,为师很好你不用担心。”
“师父,是我对不起你,是我……”
江寒攥紧了拳头,此时的他真的恨不得将天庭帝君撕成碎片。
旋即镜子中太华仙人消失了,接下来吴青阳、李安阳。陆离等人接连出现在镜子中。
“看到了吧,他们现在很好,但是你的决定能决定他们的生死。”
天庭帝君手一挥,江寒面前的镜子就消失了。
“你想怎么样?”
江寒冷静了下来瞪着天庭帝君喝道,他知道自己越是心急,这天庭帝君就会越高兴。
“我知道你知道彼岸天桥在哪,我要你送我上彼岸天桥。”
天庭帝君笑道,“只要我到了彼岸,你的师父师弟以及你的所有朋友,我都能放他们出来。”
“我怎么知道你说的算不算数。”
江寒冷笑道,“这样,你先把我师父放出来,我就送你上彼岸天桥。”
“你有什么资格与我谈条件?”
一刀常青歌 红色风扇
天庭帝君喝道,“我的耐心是有限的,要么现在送我上彼岸天桥,要么就让他们统统去死。”
“送你上彼岸天桥我当然可以,但是我怎么知道你会不会出尔反尔?”
江寒冷冷喝道,“我带你去彼岸天桥,在你上桥之前把人都给我放了,否则我让你上不了。”
“带路。”
天庭帝君声若雷鸣般地大喝一声,虽然看不清他的样貌,但是显然他这光团一样的身形已经很激动了。
江寒皱了皱眉头,此时的他在心底对这天庭帝君下了必杀之心,这种被人威胁的感觉一而再再而三地让江寒暴走。
他掠出了灵霄殿,沟通了彼岸大帝。
“仙帝,咱们来个里应外合,让他上到天桥,却到不了彼岸。”
彼岸大帝传来话语在江寒的耳边,“就让他永远留在彼岸天桥上,成为一朵彼岸花吧。”
“嗯,此人为帝,是天界之祸,成为一朵彼岸花太便宜他了。”
江寒回道,“我要用他的血来浇灌彼岸天桥上的花,让他成为齑粉。”
“一切都听仙帝的。”
彼岸大帝恭敬回应道。
轰隆隆!
一座巨大宏伟的彼岸天桥自云层中探了出来,天桥上的光芒圣洁柔和充满了美好,令人极其向往。
“彼岸天桥!我终于见到彼岸天桥了!”
天庭帝君看到了显现出来的彼岸天桥,顿时间心神激动不已。
这是他一直想要去实现的事,哪怕想夺下界的地之造化,都是想以地之造化龙脉的本源之力,来将他的境界推向彼岸天桥之上。
现在紫金龙王报销了,下界中已经没有人替他去做夺地之造化龙脉的事,所以他以最直接的方式,找江寒。
“彼岸天桥就在你的眼前,但是你却遥不可及,现在把我的亲人朋友放出来,我就送你上天桥。”
江寒对他喝道,将他的思绪拉了回来。
“我说了,你没有资格跟我提条件,现在就送本帝上彼岸天桥,到了天桥之后,我自然会将人放了。”
天庭帝君怒声如雷地喝道,“倘若不按我说的做,我就当着你的面让他们成为一具具尸体出现在你面前。”
“你这卑鄙无耻的小人,枉为天帝。”
江寒的气势徒然如一座要爆发的活火山,他真的是在极其克制自己。
“人不为已天诛地来,更何况本帝不是凡人,是至尊。”
天庭帝君不屑地笑道,“还愣着干什么?是不是要逼我拿他们开刀你才会听我的话?”
“仙帝,先听他的,让他上来。”
彼岸大帝的声音传到江寒耳边,“到了彼岸天桥之后,他身上的光芒就会消失,到时候就会露出他本来的面目,就可以看清他的嘴脸了。”
听到彼岸大帝的传音,江寒点了点头。
西夏 死 書
顿时之间彼岸天桥就架设而来,出现在江寒的身边。
“来吧,倘若你敢骗我,我就算送你上了彼岸天桥也能将你拉下来。”
江寒对他怒喝一声。
天庭帝君激动无比地掠了过来,旋即江寒率先踏上彼岸天桥,带着他一同走了上去。
“哈哈哈……”
上了彼岸天桥之后,天庭帝君仰头大笑了起来,“本帝终于等到这一天了,超脱彼岸,永生不死不灭的梦想终于实现了。”
“别高兴的太早,该兑现你的承诺了。”
江寒冷冽喝道,同时看着他身上的光芒开始消散,天庭帝君露出了本来样貌。
这是一位身着金黄色莽龙袍,头上戴着紫金色龙冠的中年人,两撇八字胡,国字脸,整个人的气势如日中天。
他就是天庭帝君,曾经一直以光团示人,现在在彼岸天桥上终于显现出了本来的样子。
“竟然是你!”
江寒看着他怔了一会,旋即脸色骤然冰冷,“竟然是你这忘恩负义的卑鄙小人,你这畜牲竟然还成了天庭帝君,新仇旧恨今日要一并算个清楚了。”
“哈哈哈,很意外吧。”
天庭帝君嘲讽地看着江寒,“其实更意外的应该是我,我从没想过曾经与我结拜的永恒仙帝,竟然没有灰飞烟灭,还转世重修成了现在的你,当年我与静官就应该仔细一点,让你彻底陨落才对,那样的话就没有你现在什么事了,不过也没事,你曾经身为永恒仙帝成就了静官,让她超脱了彼岸,这一世就成就我吧,让我到彼岸与静官郎情妾意永结同心,她一个人在彼岸这么久了,想必很寂寞,哈哈哈……”
“你这个畜牲。”
江寒所有的痛恨都流露在脸上,“曾经我视你如手足,你却置我于死地,还有太上静官那贱人,我视她为挚爱,结果与你狼狈为奸,当年我对你们没有任何防备之心,才遭了你们的算计,这一世我定叫你们双双永不超生。”
江寒的怒意恐怕是倾尽四海之水都难以洗尽,眼前这位天庭帝君,曾经可是与他结拜的“造化仙帝”
当年江寒身为永恒仙帝时,有一个最好的兄弟就是他,有一个挚爱就是太上静官。
但是就是这两个他最信任的人,却联手置他于死地,这怎么能叫江寒不恨呢?
“别说废话了,这一世你还不是被我玩弄玩股掌之中?”
天庭帝君轻蔑大笑道,“你知道你输在哪吗?你输在太重感情上,这就是你的软肋,你真的是半点都没变,哈哈哈……”
“你说的对,我重感情是因为我还知道自己是谁,而你……你连畜牲都不如了,别说你超脱不了彼岸,就算你能超脱又如何?”
江寒冷冽道,“现在我已经送你上了彼岸天桥,把他们放了。”
“别急,等我到了彼岸,我自然会放他们,我可不会带着一群垃圾到彼岸去。”
天庭帝君不急不缓地讥讽道,“你看着吧,看我是如何到彼岸的。”
天庭帝君有恃无恐地往天桥的尽头奔去,谁也不知道尽头在哪,不知道天桥有多长,而且天桥上云雾萦绕,哪怕开了神眼也看不清看不透。
刀霸传奇 巅峰不败
这就是彼岸天桥,连神都窥探不得。
“仙帝交给我吧,让他先高兴一会。”
彼岸大帝的声音传来,“要想超脱彼岸,他身上是藏不住人的,哪怕他有强大的仙器,将人镇压在仙器内也不行,我猜测他是将仙帝的亲人朋友禁锢在天庭的某个地方,例如天牢之中,仙帝要么去看看,这里先交给我。”
彼岸大帝的话提醒了江寒,他说的非常正确,超脱彼岸是个人超脱,哪怕带只猫带只狗都不行。
这不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这是比得道还要荣耀的超脱,所以天庭帝君不可能将那么多人镇压在仙器内带往彼岸,这一点他应该清楚。
举个例子,假如江寒超脱彼岸,但是他如果想把沐枝儿以及师弟师父还有李安阳一起带到彼岸去,那是行不通也不可能的。
“你说的对,我现在就去天牢中看看,你自己小心点。”
江寒马上下了彼岸天桥,以最快的速度往天庭的天牢而去。
临近天牢之时,江寒的耳中传来了一道熟悉的叫声,他顿下脚步回头望去,就看到巡天司的断罪。

u5s89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煉氣九千年-NO223. 籌碼閲讀-ua88o

煉氣九千年
小說推薦煉氣九千年炼气九千年
江寒进入南天门之后,直奔永恒宗。
只是当江寒来到永恒宗之后,原本守候在此的陆离,以及南仙域的所有弟子都没影了。
如此看来,天庭帝君已已经下手了,将永恒宗在南仙域的所有人都带走了。
灰烬王座
诰命赌妃:倾城笑
南仙域已经空空荡荡,上至陆离这位掌事人,下至苦力,一人不剩全部都被消失了。
权少的独家密恋 倦鸟不倦
江寒气得差点吐血,说明天庭帝君已已经出手了,将他在上界的一切关系一个不剩管他认识不认识全部给带到不知名的地方去了。
“天庭帝君是你逼我的,你做的太绝了。”
江寒怒不可遏,原本以为这件事可以缓一缓,没想到天庭帝君将他逼上了绝路
不管三七二十一,江寒直奔九重天而去,他倒要看看这天庭帝君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
不过此时彼岸天桥显现在虚空之中,彼岸大帝站在天桥之上,江寒倾刻间上到天桥之中。
“恭贺永恒仙帝归位!”
彼岸大帝对待江寒的态度发生了三百六十度的转变,江寒一上到彼岸天桥彼岸大帝对江寒恭敬地一揖。
“辛苦你了。”
江寒在下界便明白了一切,当下对彼岸大帝道出一声,“你原本是我体内的血液凝化而成,说上来你其实是我的一个化身,我所幸有你这个化身,”
“仙帝言重了,能够让仙帝归位,觉醒一切尘封的记忆,是我的职责。”
彼岸大帝恭敬回道“如今仙帝已经觉醒了前世今生的记忆,是否要回归彼岸,让太上静官付出应有的代价。”
“再让她蹦哒几天,我现在有重要的事要处理。”
无限之三国时代 斗鱼
江寒回道,“天庭帝君已经将我在界的一切关系全部当成筹码掳走了,我现要要马上去天庭找他。”
“仙帝,若是有需要我的地方请尽管开口。”
彼岸大帝开口道,“天庭帝君对彼岸的重视程度无法想象,现在仙帝的实力并没有达到全成时期,但是天庭帝君却是至尊无上的存在,若想打败他,必须借助彼岸天桥的力量。”
浴火重生之大宋中兴
“你的意思是我不如他?”
江寒挑了挑眉,“这是万不得已的计策,我知道我现在不是全盛时期的永恒仙帝,倘若与天庭帝君达到不死不休的地步,我会借用你的力量。”
“还请仙帝放心去执行,我随时待命。”
彼岸大帝恭敬回道。
江寒点头之间掠出了彼岸天桥,直上九重天之上,来到了天庭灵霄殿。
在云海之中江寒看着那座宝光四射的灵霄殿,步步踏步进去。
辰中劫
很奇怪的是,今日的灵霄殿与往日的灵霄殿有天差地别之感。
灵霄殿上没有一位仙家,只有那灵霄宝座上的天庭帝君如日中天一般。
“我给了你三天的时间,想不到你用了一天不到的时间就到了很好。”
天庭帝君看着江寒,淡淡地说道,“紫金龙王呢?我要的东西你带来没有?你与他串通一气来蒙蔽我,欺骗我,本帝岂是如此好糊弄的。”
223
江寒二话不说将奄奄一息的紫金龙王丢了出来,喝道:“天庭帝君,你身为执掌九重天的至尊人物,竟然会用如此下三滥的手段,我早在此地与你说过,我与紫金龙王不共戴天,你竟然会说我与他串通一气,简直是可笑至极。”
看着被江寒剥尽了龙鳞的紫金龙王,天庭帝君沉凝了一会,旋即哈哈大笑而起,“你在笑什么?”
江寒怒喝道,“你身为天庭帝君,却使用下三滥的招数将我在一重天的亲人朋友全部掳走当成筹码,你这种行为已经严重地触犯了我的逆鳞,你知道后果是什么吗?”
“后果?”
天庭帝君不置可否地一笑,“本帝乃是执掌九重天的帝君,你区区一个偷度上界的蝼蚁,本帝想捏就捏,还能有什么后果?”
“是吗?”
江寒的脸色冷冽了下来,“当年下界的浩劫你有你的一份是吗?救走紫金龙王的神秘力量就是你是吗?”
“哈哈哈……”
天庭帝君大笑而起,“是又如何?下界乃是地之造化所在,保是紫金龙王办事不利,我处心积虑布置了那么久的计划,却在他手上功亏一篑,所以我救走他是不想那到死去,那样太便宜他了,五千年之后,他还是一事无成,所有的计划却毁在你的手上,你知道地之造化对我多么重要吗?”
“果然是你。”
江寒怒喝道,“地之造化的龙脉乃是下界人族繁衍的根本,你却一而再再而三的想要抢夺,你已经身为九重天的至尊难道还不满足吗?”
“满足?”
天庭帝君讥讽地笑了笑,“你应该知道天人五衰大劫,只要不超脱彼岸一切都是虚妄的,只要我得到地之造化龙脉,我就能超脱彼岸,成为永恒仙帝那样的人物。”
“我现在问你,你把我的亲人朋友带到哪去了?赶紧给我交出来。”
江寒怒喝道,“你不配做天庭帝君,你已经丧心病狂,你太自私了。”
“哈哈哈……”
天庭帝君仰天大笑了起来,“人不为已天诛地来,何况是本帝这种执掌九重天手至尊,只要不超脱彼岸一切都是虚妄,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谁,想救你的师父师弟以及你的朋友吗?办法只有一个,只要你愿意,他们都能平安无恙。”
宫泪:梨花殇 陌鸢兮
“是吗?我是谁?”
江寒怒吼道,“你已经触了我的逆鳞,你以为你现在是天庭帝君就能为所欲为?”
“你是永恒仙帝的转世之身!”
天庭帝君淡淡说道,“当年你本有超脱彼岸的机会,只是你太看重儿女私情,为了一个太上静官回了头,结果呢?她背叛了你,夺走了你的一切,将你打放轮回,而太上静官却在彼岸永生,现在你只要再死一次,我就能把你的亲人朋友全部放了,让他们逍遥快活怎么样?”
“你这畜牲。”
江寒像是被人揭了伤疤一样地愤怒,“你既然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份,那你应该知道你的下场,我永恒仙帝转世重修,属于我的一切任何人都别想觊觎。”

9tok6寓意深刻小說 煉氣九千年 愛下-NO221. 逆鱗推薦-lafj6

煉氣九千年
小說推薦煉氣九千年炼气九千年
江寒听到天庭帝君竟然敢用他在上界的师父、师弟、朋友来威胁他,令他气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
“堂堂执掌九重天天庭的帝君,竟然用如此下三滥的手段来威胁我,我定叫你血染青天。”
江寒长啸一声,同时将紫金龙王的龙鳞全身剥光了。
奄奄一息的紫金龙王和死了没区别了,不过江寒暂且将他收到了江山殿中,并没有当场将他碎尸万断。
天庭帝君的想法可以说简单,也可以说复杂。
他竟然会觉得江寒和紫金龙王是串通一气来骗他的,如此才让被他禁锢了长久岁月的紫金龙王逃脱。
说他想法简单是因为紫金龙王能重获自由是因江寒而起,毕竟紫金龙王一直被他禁锢在龙王殿内失去自由。
说他想法复杂是因为他或许他知道紫金龙王与天魔族有染,却还要怪罪到江寒这里来。
这明显是有气没地方出了,他就把这些恶气撒到了江寒身上。
撒到江寒身上就算了,但是他身为天庭帝君却用江寒在上界的亲人朋友当威胁,这让江寒更愤怒。
一直以来,江寒最痛恨的就是这种威胁,尤其是拿他的亲人朋友来威胁他。
这是他的逆鳞,触之便无法原谅。
“还有三天时间,在离开之前,我必须让造化龙脉不容有失。”
江寒收了紫金龙王之后在心中暗暗道。
江寒双眸如星辰一般,闪烁起光泽,像是开了神眼扫视起这长白山脉来。
在他的神眼之下,长白山脉地下千丈之地,一道如神龙一般的光泽在随时变幻着自己的方位。
这就是造化龙脉,也是地之造化所在,更是下界人族繁衍之本源。
有此龙脉在,下界的人族才得以繁衍生息下去,它就像是人族的命门一样,给了人族无穷无尽的生机。
纵使这下界的人族历经所有灾难,瘟疫亦或是其它,只要造化龙脉不灭,人族就有未来,就有希望,永远不会灭族。
倘若造化龙脉丢失,或是死亡,随之而来的也是人族的灭顶之灾降临。
江寒的神眼看透了千丈深的地底,旋即他自己也化成一缕光泽没入到了地下。
他往地底千丈深处掠去,或是造化龙脉感受到了有人在接近它,他变幻自己位置的速度更快了。
如此说明造化龙脉的灵性所在,它是活的,这数十万里之宽广的长白山脉就是龙脉的活动场所,想要挖走它,甚至斩断它也需要强大的实力。
那阿修罗大神和紫金龙王联手,或许也有这个实力将造化龙脉挖走,只是江寒阻挡了。
“我乃人族永恒仙帝的转世之身,龙脉莫慌。”
撒旦夺情:契约专属休想逃 婉转的蓝
江寒传出妙法音波,他是怕事着了这龙脉。
“我怎么能相信你?我是人族的本源所在,你若敬我就请离去。”
造化龙脉传来了声音,似男似女。
“我不仅敬你,还想护你。”
江寒回道,“如今的你已经成了各路妖魔鬼怪觊觎的东西,但是我要到上界了,在离开之前,我想为你做点什么。”
“哦,你放心的去吧,什么大风大浪我都经历过了,我有自保的能力。”
造化龙脉婉言拒绝了江寒的好意,“离去吧,我人族诞生出你这种仙帝是人族之福,你就不用担心我了。”
“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叨扰你了,不过若是你遇有解决不了的麻烦或是危险,你可颂我句号,我在九天十地都能听到。”
青春往事之青春如梦 许阳
江寒应了一声,“我号永恒。”
“好,希望我永远用不上颂你仙号的时候。”
造化龙脉回应了一声,旋即就不再理会江寒了。
江寒只得回到地面,很显然造化龙脉的高傲代表的也是人族的一种精神。
劍 王朝
并非是高傲的精神,而是一种自强不息,我能行,我可以的自强精神。
“只有如此自强高傲的本源龙脉,才能繁衍出自强不息的人族。”
江寒嘴角微微上扬,倒是对造化龙脉非常敬重与赞赏。
穿越之异世夺宝 飞天毛毛虫
现在江寒真的可以放心回到上界中去了,造化龙脉的事他觉得可以放下以来了,倘若真的再有来自上界的强者要盗取龙脉,那造化龙脉只要颂他永恒仙号,他也能及时下界。
“上一次上界是为屠龙,这一次上界是要屠帝!”
江寒嘴角微微上扬,他没有半点俱意,有得仅仅是大帝的无尽威严,与仙帝不可侵犯亵渎的尊严。
“天庭帝君,倘若我到了上界,你真动了我的人半根汗毛,我江寒定叫你血染青天。”
江寒长啸之间奔腾而起,踏着一团祥云直上天际。
现在的他不用借助江山殿的力量,因为他本身就比仙器还要强大,那些天之法则对他起不了半点作用。
仅用了一个时辰,他就到了南天门面前,再次站在这座伟岸的门户前,此时的他却和当时第一次上界时不可同日而语。
“南天王,别来无恙?”
江寒站在南天门前淡淡一喝,旋即那扇巨大的门户缓缓地打开。
“你回来的挺快的,咦!”
南天王自门内走了出来,不过此时的江寒在他眼中却有一种堪比天庭帝君的气势与伟岸感。
这让南天王极其惊愕吃惊,要知道前段时间江寒下界的时候就算他是天主,也没有给南天王这种感觉。
冷王溺宠:偷心王妃太嚣张
但是现在的江寒,却给了他这种大帝一般的伟岸气势与高大的感觉,这趟下界之行不知道江寒得到了什么造化。
“我还是老样子,倒是你变化挺大的。”
南天王看了江寒一会,最后如此说道。
“这个世界永恒不变的就是一直在变的,很正常。”
江寒走到他面前,对他淡笑了笑,“天庭帝君站在这里传话到下界威胁我,你为何不劝他踏出南天门到下界去呢?”
“咳,不是谁都有你这种魄力的。”
南天王尬笑了一声,“他是天庭帝君,执掌天庭的至高无上权力,哪会轻易舍得放弃仙业下凡为人,不过你还是赶紧去看看你的亲人朋友吧,希望还来得及。”
“嗯,他们少了半点汗毛,这天庭帝君舍不得的一切,都要灰为灰烬。”
江寒冷冽地喝出一声,旋即进入到了南天门内。

b9ioy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煉氣九千年-NO215. 永恆神爐相伴-ofw87

煉氣九千年
小說推薦煉氣九千年
“确实如此。”
人皇实不相瞒道,“不过那可不关我的事啊,这一切都是永恒神宗安排的,我上位这之后把大威皇朝治理得国泰民安,兢兢业业地为国为民。”
“我不想听这些。”
江寒摇了摇头,“沐冠下位之后,他以及他沐家的族人是如何安置的?是被诛了九族,还是贬为乞丐?”
天運貴女:大伯眷戀成癮
“这……”
人皇一时间语塞,眼珠转动着,脸色一下子就难看了起来。
“回答我。”
江寒怒喝一声,吓得这人皇差点从龙椅上掉下来。
就连满朝文武都在江寒的声音下吓了一跳,这里可有很多老臣对当年的事知晓。
现在江寒为当年沐冠以及沐家的事而来,这不得不让知道当年那件的人害怕。
“都……都是永恒神宗安排的,我……我一概不知啊。”
人皇支吾着回道,把一切责任往永恒神宗身上推。
“是吗?”
江寒的话一说完,人已站在人皇的面前,都没有人看清江寒是怎么过去的,这速度快若闪电。
人皇直接从龙椅上掉了下来,吓得脸色发白。
“你觉得在本仙师面前,你的谎话瞒得过我的眼睛吗?”
江寒瞪着人皇冷冷说道。
江寒已经确定了自己心中的猜测,这人皇说谎根本瞒不过他的眼睛,或许沐冠以及沐家的族人都遭遇不测了。
“我……”
“这位仙师,能不能让我等说几句?”
一位上了年纪的老臣站了出来,拱手对江寒说道。
重生投资大亨
江寒回过头来望着他,说道:“只要是与这件事有关的当然能说,而且是如实说。”
“若是我如实说了,仙师会如何收场?”
那老臣又问道,“这件事我当年也是亲历者,我对前朝沐冠以及沐家人的事都一清二楚。”
“你尽管说,我要的是真相和答案,无论真相如何残忍,我都不会怪罪你等凡人。”
江寒放下话来,让人皇以及这满朝文武都松了一口气。
“仙师,既然如此,就由我来说吧。”
人皇站了起来,对江寒敬畏道。
“说。”
江寒点了点头。
“前朝人皇沐冠以及沐家的族人,已经被诛了九族了。”
人皇一字一顿说道。
“果然!”
江寒咬了咬牙,顿时之间就觉得这个消息还是不要让沐枝儿知道的好,否则怕她受不了。
“仙师息怒,这一切可都不是我的安排啊。”
人皇吓得差点跪下去,但是他是人皇,还是想保留一分人皇的威严与尊严。
“你不用害怕,我说过不会怪罪你们。”
我和他的十年悵惋
江寒看他害怕的样子说道,“既然现在是永恒神宗庇护此皇朝,仙道的事自然是仙道解决。”
江寒的话一说完,已经消失在了原地,根本没有人知道他是怎么离开的,就像不知道他是怎么来的一样。
整个金銮殿都在此时噤若寒蝉,三十年前的事现在重提,他们都害怕起来。
江寒出了皇都,停留在半空好一会,他决定还是不要告诉沐枝儿了,等时间长一些之后,再慢慢透露给她。
现在他决定去永恒神宗,让那群虚伪而又邪恶的人付出惨痛的代价。
沐冠好歹是太华宗捧上去的,就算要下位也没必要诛他沐家的九族,这永恒神宗此种行为,和恶魔都没有区别。
婚飞烟灭 糖心小苹果
或许永恒神宗是看到太华宗覆灭了,又在九宗论道盛会上没有拿到一个好的名次,为了泄愤就把太华宗捧上去的人皇给杀了。
无论他是出于什么心理,江寒都决定为沐冠为沐家所有族人讨一个公道。
江寒以最快的速度来到永恒神宗,手掌伸出如天神之手,没有半句废话一巴掌拍下去,就将永恒神宗的护山法阵给拍碎。
整座永恒神宗的山门都在这一刻颤抖起来,身在守山殿内的几位长老当场就被震得狂吐鲜血。
“久恒子你听着,报应临头,出来受死。”
江寒一掌摧毁永恒神宗的护山法阵,旋即长啸一声,声如雷鸣一般响彻在整座永恒神宗之内。
不过良久,都没有回声也没有人出来,江寒只得自己掠向那永恒神殿。
而在永恒神殿内,久恒子以及众核心长老一个个都脸色凝重无比了。
“纸包不住火,想不到他这么快就来了。”
永恒神殿内,久恒子脸色凝重且愤怒地说道。
“掌教师兄,真的只有永恒神炉一计可以用了吗?”
核心长老脸色凝重地问道。
“别无它法,这江寒实力滔天,根本不像是下界中人。”
久恒子点了点头,“他马上就会到了,到时候我等把他引入永恒神炉内,再以永恒神火将他炼化于炉中,这件事就算完。”
轰!
永恒神殿外一声炸响,矗立在神殿旁的一座亭子被江寒一脚踢塌,他已经来了。
旋即久恒子以及十多位长老走了出来,一个个气愤填膺地看着江寒。
“江寒,你可是仙道中人,但是你现在的做法和邪魔没有任何区别。”
久恒子气愤填膺地指责道。
“邪魔?好一句邪魔。”
分梨 簡心小超人
江寒瞪向冷冷喝道,“我昨天说的话你还记得吧,我今天来是为了什么你们心里都一清二楚,沐冠他犯了什么罪?他沐家族人又犯了什么滔天大罪?你们让他下位我可以理解,但是你们要诛他沐家的九族,你们才是真正的邪魔,仙道哪里容得下你等如此邪恶之人,我今日就要清洗仙道,让你这永恒神宗覆灭。”
“你……你这邪恶之人,简直罪该万死。”
久恒子一听江寒要灭了永恒神宗,他又惊又气,“要灭我永恒神宗,就怕你没有那个本事。”
他的话一说完同时掠了出去,那十几名核心长老也跟着他飞了出去。
“要跑吗?”
江寒还以为他们要跟自己拼命呢,谁知道他们全都往那云雾中飞去。
江寒瞬间就跟了上去,穿过云海来到一座形似葫芦的巨山之顶,眼见着他们跳入到了那葫芦口中。
“呃?此山形状怪异,好似一口葫芦,似乎藏有玄机。”
江寒双眸精光烁烁,扫视着这形似葫芦的巨山,这山真的就像是一个8字形的葫芦一样。
只是江寒扫视了一会也没发现什么玄机,也看不出这像葫芦的山是不是一件宝贝。
但是很明显,久恒子等人就是故意引他来这里的,而且他们都跳进这葫芦山的葫芦口去了。
“江寒小儿,你不是要灭我永恒神宗,要杀我们吗?怎么不敢来了?”
久恒的声音自葫芦山内传了出来,还带着嘲笑声,很明显就是在激将江寒,要引他进去上勾。
实际上江寒根本没有半点害怕,无论久恒子想耍什么诡计,江寒都不放在眼里。
他这种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做法,完全是因为他的实力傍身。
他停留在这里观看,完全是出于好奇,现在好奇用尽,一瞬间就落入到了那葫芦口,进入葫芦山。
轰隆隆!
就在江寒进入这葫芦口之后,这座巨大的葫芦山顿时之间地动山摇,滚石如流。
一座古朴沧桑的巨大炉鼎随着那巨石脱落之后显现了出来。
这哪里还是什么葫芦山,这是一座刻着“永恒神炉”四字的宝物。
网游之至贱无敌 枫椛樰枂
星河帝尊 黃金海岸
而至于为什么连江寒扫视都没能看出端倪,这就不得而知了,或许是江寒没有开天眼,亦或是其它。
反正这永恒神炉是永恒神宗的镇山之宝物,是他们口中的老祖宗留下来的东西。
现在江寒已经被引入到了永恒神炉内部,而久恒子等十多位核心长老,却是在江寒被引入的同时,他们就出来了。
“哈哈哈……”
久恒子仰天大笑了起来,其它长老也是如此。
“江寒小儿,你的末日到了,哈哈哈……”
罪妃指腹为婚 梦妞
久恒子大笑着,声音传入到了永恒神炉里面。
而在永恒神炉内的江寒,此时感觉自己进入到了另一片天地之中。
这里一切都是灰蒙蒙的,一片混沌,上不着天下不着地,也不知道是什么地方,但是显然是真的中计了就对了。
听到久恒子的声音传了进来,江寒漫不经心地回应了一句:“你以为把我引进这东西里面就能困住我?甚至杀了我?你实在太天真了。”
“无知的小儿,你知道你身在何处吗?”
久恒子的声音略逞嘲笑地传来,“这是我永恒神宗的镇山之宝永恒神炉,在永恒神火之下,你倾刻间就会化成灰烬,能够死在永恒神炉内,你足以自傲了。”
“什么!!!”
江寒听到永恒神炉这四个字,当场激动得差点跳起来。
彼岸大帝让他下界来寻找永恒神炉,在永恒神炉内塑真身,凝炼三千永恒法则,本来还毫无头绪,一筹莫展。
谁知道误打误撞,竟然现在就在永恒神炉的肚子里,这或许是冥冥中自有定数与指引。
现在江寒才想起,下界之前沐枝儿一再恳求要跟自己一起走,帮助她寻找沐家人,到现在进入这永恒神炉。
这一切的一切,真的像是冥冥中的安排,在他不经意间找到了永恒神炉,大有恍然大悟之感。

f2r08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煉氣九千年 txt-NO187. 開戰讀書-0pzpf

煉氣九千年
小說推薦煉氣九千年
江寒的声音震惊百里,浩浩荡荡地传递了出去,不灭宗那些正准备抢夺永恒宗另一处脉场的队伍都听到了江寒的声音。
“我好像听到了永恒宗的人说要向咱们不灭宗开战的话。”
数十里之外的一处荒芜之地上,不灭宗的大部队中一位中年男子说道。
“发生什么事了?”
不灭宗领头的副宗主,一位鹤发童颜的老者皱了皱眉,“听声音的来源是咱们刚刚抢夺到的仙晶脉场,难道又被永恒宗夺回去了?”
“那……要不要回去看看?”
另一位长老问道。
不过他的话刚说完,就看到天际之上一团云光急速而来。
我就是妖怪 张小花
“不用了,他们已经追上来了。”
不灭宗的副宗主看着这团云光说道。
来者确实是江寒一行人,就是追他们来的,在云光之中的江寒也将这不灭宗的大部队尽收眼底。
“赶上了,他们还没来得及动手。”
方儒说道,脸色一喜,“没想到这一次连不灭宗的副宗主都出动了,他们真是铁了心要与永恒宗撕破脸皮了。”
农家子 朗朗明日
“擒贼先擒王,看我的。”
江寒呵呵笑了笑,脚步一跺自那云团之中掠了出去,如一道霞光一样,轰轰烈烈地朝着不灭宗那上千人坠去。
“还有我,这一次我可不能袖手旁观了。”
吴青阳笑着跟了上来,他其实是很好战的,在遇到江寒之时就与江寒动了手。
前妻离婚无效 旖旎萌妃
逆天神魂
“法则牢笼,无限禁锢。”
江寒长啸一声,人在高天,手掌朝着那上千人压了下去。
轰隆隆!
顿时之间,以他手掌为中心涌动起万丈光芒,像是一轮太阳自他手掌中升腾了起来。
这是他的法则之力,化成一座四四方方的天地牢笼,朝着那上千人镇压了下去。
“好强大的法则之力,这是什么人?”
不灭宗的副宗主感受到了一股恐怖的压力压来,那排山倒海的压力,令他有一种心悸感。
他身为副宗主实力在这上千人中是最强的,连他都承受不了这种镇压,何况其它人。
“啊,好难受,我动不了了。”
“我感觉我身上压了一座大山,这是什么力量啊?”
“副宗主救救我……”
上千人同时传出惊恐的叫声,而副宗主也无能为力,别说救他们了,他连自己都救不了。
“镇压。”
江寒咆哮一声,那四四方方的牢笼就笼罩了下去,那上不灭宗的人顿时之间像是被杯子罩住的苍蝇。
“噗。”
一瞬间,那些实力低下的不灭宗弟子当场就口鼻涌血晕死了过去,根本承受不了。
“你是何人?”
副宗主还在死撑,他对江寒咆哮道。
“永恒宗的人。”
江寒回应了一声,手掌就势一抓,当场就掐住了他的脖子,将他从牢笼中像抓鸡一样的抓了出来。
方儒等人都降临了下来,江寒直接将这不灭宗的副宗主当狗一样丢在方儒脚下。
方儒他是认识的,身为不灭宗的副宗主,他与方儒打交道都不知道打了多少了,你来我往的摩擦不知几何。
“老狗,我永恒宗与你不灭宗虽然关系一直不好,但也还没到明争暗抢的地步,你今日却做了。”
方儒瞪着眼下的不灭宗副宗主喝道,“既然如此,大仇不可化解,今日就是我永恒宗与你不灭宗的开战之日,明天这南仙域将没有不灭宗这三个字。”
“你永恒宗好大胆子,竟然窝藏天庭通缉犯。”
不灭宗的副宗主认出了江寒是通缉令中那画像的通缉犯,到了此时他竟然还在威胁方儒。
“闭嘴,你这将死之人竟然还敢大放厥词。”
方儒咆哮一声,当场抽出一把宝剑,一剑就势斩下,将这副宗主的头颅砍了下来。
裁决战神 飞花采月
“来人,请这老狗的头悬挂到脉场里,正式向不灭宗开战。”
方儒对带来的弟子道出一声,马上就有弟子站出来提走了副宗主的头颅。
晓光乍破 十分之久十久
“大师兄,你看那上千不灭宗的弟子如何处理?”
方儒的向江寒问道。
“全部当俘虏,封印他们的实力,丢到脉场里当苦力。”
江寒不假思索说道,旋即再次出手。
被镇压在他的法则牢笼内的不灭宗弟子,还有很多位不灭宗的长老也在其中,不过瞬间就被江寒全部封印了实力。
这些人都有仙气的,都是出生在上界的人,他们的实力被江寒一封印,瞬间就成了普通人。
他们感觉自己的神通法力全没了,空有一身蛮力,一个个绝望到嚎叫。
“把他们以一百为单位,送往各处脉场,永远不得自由。”
劫爱记 云水流觞
方儒再次发号施令,带来的上百弟子开始行动起来,将那些生无可恋的不灭宗弟子分批带走。
当不灭宗副宗主的头颅被悬挂到永恒宗仙晶脉场那一刻,就注定这南仙域不再平凡,如此轰动的消息瞬间传遍了整个南仙域。
而一封战书也在此时送到了不灭宗的宗门内。
梧桐的故事
不灭仙君才刚刚得知自己的心腹兄弟,因为去抢夺永恒宗的仙晶脉场,而被永恒宗的人砍下了脑袋挂在那里。
悲痛欲绝与愤怒滔天之际,没想到永恒宗的战书都送来了。
不灭仙君猛地一拍案桌,那滔天的仇恨喷涌而出。
“今日我不灭仙君就要大开杀戒。”
不灭仙君咆哮如雷,眼睛都红了。
上界宗门与宗门之间的开战,打的不是人数上的你死我活,而是宗门内的上至宗主下到长老的你死我活。
这种战斗一打响,真的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死亡的一方代表宗门覆灭,胜利的一方可以全盘接收吞并死亡方的一切资源。
永恒宗与不灭宗都赌上了身家性命,这一战江寒有信心。
江寒等人回到了永恒宗,一回来就看到陆离与欧阳颜大喜过望的神色。
怪物法師
“不灭仙君接战了。”
陆离笑道,“大师兄做得好,悬挂那老狗的脑袋彻底刺激到了不灭仙君,他敢接战,我们就敢赢,因为大师兄你从未输过。”
“既然如此,那就战吧。”
江寒挑了挑眉,“什么不灭仙君,我要打到他神形俱灭,我倒要看看这上界的高高在上之辈,能高傲到几时。”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