妍佩資訊

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武俠江湖大冒險討論-402 墨家衆人

武俠江湖大冒險
小說推薦武俠江湖大冒險武侠江湖大冒险
“候教——”
清冷嗓音霎时散在风中,在群山万壑间掠过。
“苏青?便是那位新的大秦国师?”
听着那似可席卷天穹,碾碎一切的浩荡之音,墨家机关城中的众人无不是跟着变色,乃至动容。
同样也是在一处陡壁之上,亦有一人,双眼沉凝平静的仿佛透过了那无边山雾,遥望向嗓音的源头,看向苏青。
“此番怕是要遇到大敌了!”
说话的,正是当初和苏青有过一面之缘的盖聂,亦如当初那般,他穿着一身剑士服,手中握剑,目光深邃,身旁还站着个朝着云海探头探脑四下张望的少年
一想到苏青在秦王宫前弹指引得风云乍变的场景,盖聂原本平静的目光终究还是颤了颤,似水泛涟漪。
这时候,有墨家弟子来报。
“不好了,机关城外的秦兵全都撤向外围了!”
“他们退了?”
“不是,他们截断了水流,而且,还找到了方圆地下河的暗流,在投毒,机关城里的陷阱机关有大部分是由水力运转,这样一来,恐怕就要露出破绽了!”
城中几位首领也多是一变眼神。
却见一身形十分魁梧的大汉声若洪钟的怒道:“好狠的心思,他这是要把咱们逼出去!”
“如今秦兵四散布置,那什么国师身边必然守备空虚,依我看,倒不如当断则断,咱们先把这国师擒下,到时候看他还能如何!”
有人提议。
“此人手段匪夷所思,依我看不如暗中先行撤离,不要以身犯险的好!”
盖聂沉声道。
他这话一出口立时引来他人的嗤笑。
“这可不像是大秦第一剑客会说的话,匪夷所思?他就算再匪夷所思又能如何,到底还是血肉之躯,一剑捅下照样一个窟窿,我就不信他一个人当真能斗得过咱们这么多人!”
话已至此,机关城内几大高手纷纷相视一眼,像是做下了决定,如今城破已无法避免,自然是当机立断,不可迟疑,否则越晚,越能生出变数。
“那好,咱们就去会会这位国师,看看他是不是真有通天的本事,倘若不能功成,咱们再另行决断!”
“好!”
众人当下一拍即合。
时近傍晚,红霞如火,夕阳西下。
群山万壑间的山雾云海早已散尽。
此时此刻,随行而来的秦兵早已被四散派遣出去,或者说,苏青已经把身边的护卫全都调离,凛冽山风中,只剩下一架步辇,幔帐飞扬,其内依稀可见一道身影侧坐其中,抵着脸颊,半阖眼眸,似在小憩。
天骄 天耀
而峭壁陡崖旁,不知何时摆放着一张小小的案几,但见那公输仇正与扶苏相对而坐。
见步辇中的人似已睡着,扶苏慢声招呼了一句。
“老师!”
“如何?”
步辇里的人慢慢直起身子,轻声问道。
扶苏迟疑了一下说:“可否留他们一条性命?”
“好!”
步辇里,苏青的语气乃至嗓音似是一如既往地轻缓、温吞、柔和。
突然,苏青言语乍变,似带几分笑意,他笑道:“公输先生有没有兴趣和他们过两招?”
真人美化系统
“国师大人当面,小老头岂敢献丑,此番权且做个看客,也好领略一下国师大人的不世风采!”
公输仇忙恭维的说着话,他如今断臂重生,再一想到日后还能返老还童,早已是将苏青奉做神明了,同时对苏青的手段也更为期待。
苏青没再说话。
直到天边的夕阳几乎全部坠下的时候,只听公输仇急声道:“他们来了!”
“慌什么,来了就来了,本就是等他们来的,何况,他们不来我才失望呢!”
听到苏青的话,公输仇却是苦笑连连,非是他慌,而是来的人有些多啊,不光多,更是高手,再看他们这边,就他们三个,加上扶苏更是不会武功,他有些拿捏不准。
人影尚在远方,然这山壑间却骤起萧声,且萧声诡谲,美妙空灵,但见这曲调一起,竟是漫天飞雪,奇景惊人,而在雪中,正有数道身影联袂而来。
直等萧声入耳,不知不觉,竟让人心绪随之变化,悲从心起,闻者落泪。
便在扶苏他们心生悲意的时候,苏青缓缓道:“可惜,我如今心如古井,如日月当空,难有波澜,已臻至不惊不怖,无悲无喜之境地,如此手段,不过小道罢了!”
“何况,论这音律之道,本座可自认不弱于人。”
苏青说着,眼皮蓦的抬起,眸光偏转,便已看向近处的一颗老树树冠,只见树顶,一条曼妙身影不知何时立于其上,手持玉箫,赫然便是萧声的源头。
再见这女子生着一头雪发,面色清冷,气质出尘,身穿水蓝色长裙,肤色欺霜赛雪,端是不俗,曼妙动人。
可这萧声之下,就只剩挥之不去的寒意了。
天地飘雪。
那女子也瞧见了步辇内透出的目光,可遂见其中探出一只手来,只反指捻起一片雪花当空弹了一弹,立见本是纷乱的雪花已如一股白色的激流,朝她倒飞了回来。
来的无声无息,激流过处,无论草木山石,俱是被一层可不得冰寒之气覆盖,肉眼可见的结上了一层寒冰。
萧声立止,女子曼妙腰身一展,已灵动如飞燕般凌空而起,飘落腾挪,看来她已看出自己的手段无用。
“他便是墨家的统领之一,雪女?”
“是!”
听到苏青的问话,公输仇忙不迭的应着。
也就在这个时候,步辇周遭百步之内,猝然多出数道身影,来如电闪,飞快逼来。
“来的很快啊!”
话音刚落,那幔帐就似被一阵无形的双手掀开。
“啊!”
可遂听飞雪中传来一声惊呼。
再看去,步辇十数步外,正有一人心有余悸的望着那车内若隐若现的身影轮廓,脸色苍白,接连变了几变,而他的眉心,一点血色外渗,差一点,他就命陨此人指下,一招都撑不过。
“你就是盗跖?”
北平说书人 唐四方
苏青徐徐起身,看了眼神色紧张的盗跖,又望向另外一个方向,微笑道:“盖聂先生,多日不见,别来无恙啊!”
“既已来此,何不现身?”
伴随着步伐声,只见林木中,盖聂已提剑而出。
这一瞧,苏青也是大觉有趣,只因盖聂一身气机锋芒较之当初多有不同,神华内敛,气质不俗,可他一身的剑气却越发收敛了,这是又进步了啊,看来从大秦帝国第一剑士到如今这般,得失之间,必然让其有了更多的感悟。
而在另一本,但见一面色冷冽,气机森寒的剑客正怀抱剑器现身,一旁更有一魁梧大汉,虎视眈眈。
也就在众人的注视下,步辇里,他们只见一青衣白发,近如妖邪的人踱步而下。
“不错!”

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武俠江湖大冒險-399 流沙鑒賞

武俠江湖大冒險
小說推薦武俠江湖大冒險武侠江湖大冒险
墨家机关城,据传乃是墨家的驻地,也是墨家最神秘的要塞,由历代墨家巨子耗时三百多年方才建成,城中机关重重,步步凶险,被称作是这世间最后的乐土,最安全的藏身之处;自大秦一统天下之后,这诸国余孽,但凡反秦之士,皆与这墨家有所往来,奈何所处位置神秘,不为人知……
这一日。
却说莽莽群山之间,来了一队秦兵,正不急不缓的赶着路,而在秦军之中,有一步辇正慢悠悠的被人抬着,幔帐覆顶,其内隐见一道身影若隐若现。
而在秦军之前,却见还有一奇物引路,此物大小如狐,然却非血肉之躯,而是青铜所成,内置诸多机关枢纽,控其动行,于山林之间奔走,与野兽无异。
“这公输家的机关兽倒也有些意思!”
纱幔之后,幽幽话语响起,遂见一根纤秀食指探出,向那机关兽勾了勾,本是活灵活现引路的机关兽立时如受牵引,几个窜跳已爬上步撵,歇在了那只手上。
“霸道机关术?此术若是结合那傀儡术,说不定还有些看头!”
“还有多久才到?”
瞥了眼手上的机关兽,步辇里的人慵懒问道。
“回禀国师,依照探子传来的消息,那墨家机关城就在二十里外!”
步辇前有人回道。
“那就是不远了!”
山风掠过,幔帐一掀,那步辇里却见一人撑着脸颊斜身而坐,饶有兴致的逗弄着面前的机关兽,当然就是苏青。
“听说流沙卫庄他们也到了,你说,咱们姗姗来迟,他们会不会不高兴?”
他又问。
“不高兴又能如何,国师大人身份地位岂是几个杀手所能比拟的,如流沙众人,不过是诸国余孽罢了,国师大人又何必在意他们高不高兴!”
回答的还是那人。
此人身着黑色衣袍,面遮布巾,背负长剑,在前引路。
苏青看也不看,只是笑道:“你很聪明,说的也很有道理,罗网之中,你身份如何啊?”
那人一拱手。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属下乃是戊戌下级二等刺客!”
苏青“嗯”了一声。
“往后你就跟在我身边吧!”
那刺客受宠若惊,忙单膝跪地,以示忠心。
“是,属下定会尽心竭力,保护国师大人的安全!”
苏青摆摆手。
“继续赶路!”
永恒神话 痕玖
但他话刚完,忽又道:“等等,不用赶路了,有人来接咱们了!”
便在所有人还没回过神来的时候,林间猝然掀起一阵急风,满地落叶纷纷扬起,电光火石之间,本是垂落的纱幔已像是被一双手无形大手掀开,再定睛一瞧,步辇之前,一道身影正傲然而立,如飘羽飞花,点尘不惊。
此人蓝衣白袍,环臂当胸,一头蓝发随风扬起,剑眉星目,气态冷冽,抬指抖腕,两点寒星已朝步辇中那侧身而坐,神态疏懒之人打去。
不光如此,林中更见不少蛇嘶怪鸣,惊的人心惶惶,果不然,下一刻就见一条条色彩斑斓的毒蛇已从林中游出。
“流沙?呵呵!”
步辇之中,那两点寒星方才射出,却见一条急影窜空而起,竟是将之给咬了下来。
黑影来势突然,一招得手,身形非但不落,反而是凌空一转,朝那来人扑去,动行极快,令人措手不及。
那来人也是心头一惊,身形凭空一晃,已闪身而退。
等急影停下,仔细一看,却见竟是只机关兽。
与此同时,林中但见有一道魁梧身影,身披大氅,手提凶剑,携压迫气势步步走出,只到队伍之前,二话不说,身后窜出一条鬼魅身影,却是直朝那先前开口的罗网杀手袭去。
“苍狼王?”
那刺客低呼一声,神情大变,已忙去拔剑,只是这鬼魅身影攻势极快,眼看就要命丧铁爪之下,不料惊人的一幕发生了,这名罗网刺客惊呼一声,一脸惊恐愕然,身形却已同时向后一仰,贴地倒滑急退,而后反手拔剑,干脆利落,剑招斜挑而上。
“噗嗤!”
一剑之下,血花凭空飞溅。
苍狼王已被长剑贯穿右掌,痛哼一声,暴退而回。
但那刺客还没来得及高兴,眼前却见一道寒芒如惊雷一瞬,自远处如电飞至,那是一柄剑,当空劈下,霸道无匹,而握剑的人,正是那身披大氅,白发冷眸之人。
杀机毕露,杀气四溢。
“流沙卫庄!”
望着眼前的剑,眼前的人,这名刺客哪还能认不出来,他瞳孔骤缩,脸色大变,如若死灰,可先前古怪的一幕又发生了,他的身体就好像不受控制了一般,剑光乍现,长剑霎时如银瓶乍泄,又如一朵梨花绽放,化作千百道剑光,绚烂夺目,直迎而上。
刺客呆呆傻傻的望着自己,看着自己的剑,看着自己施展出来的剑法,有些不明白自己怎会变得这么厉害。
“莫非,我无意中练就了绝世剑法?”
他欣喜若狂的喃喃道。
可一个轻飘飘的声音却像一盆冷水朝他当头淋下。
“你就是卫庄?”
罗网杀手听的下意识回头望去,这是很诡异古怪的一幕,就见一人扭头回望,可他手脚身体却仍和人厮杀酣斗,宛如提线傀儡一般。
步辇中的苏青,此时一手逗弄着那机关兽,一手五指箕张,指肚中,五缕极其细微的晶莹细丝不知何时已落入了那罗网杀手的体内。
弹指拨挑之下,那罗网杀手已在飞快变换着攻势。
“不知国师大人对在下所送的这只机关兽是否满意?”
又一个声音响起,一旁的林中,一位身形枯瘦,腰背佝偻的紫衣老者正背着双手缓缓走出。
“公输先生?你送的这小玩意儿,本座很喜欢!”
苏青已起身,望了眼四面八方一条条色彩斑斓的毒蛇,他面上并没波澜,然一股寒气,却已凭空而起,随风盘旋一刮,地上环伺不去的毒蛇,转眼就成了一根根冰棍。
“卫庄?你们想要造反么?还是说,你们都活腻了?”
苏青瞟了这几人一样,干脆利落,也没废话,从步辇上走下。
他说话的同时五指往回一收,那罗网杀手登时似风筝般倒飞而回,只见苏青步步走下,居高临下的望着卫庄那冰冷的目光,又看看流沙众人。
“若是如此,本座倒不介意,让你流沙众人,在此化作阶下囚!”

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武俠江湖大冒險 愛下-393 殺人手段看書

武俠江湖大冒險
小說推薦武俠江湖大冒險武侠江湖大冒险
北方苦寒,大雪封天。
天地如砧板,苍生如鱼肉。
调皮千金玩转校园
茫茫雪幕之中,两条身影飘忽而来,一人走得快,一人跟的急,快的那人背负双手,脚下犹如闲庭信步,而跟的那人,却是面色苍白,满身风尘,身上竟还有斑斑血迹。
猝然,快的那人一停步。
他眸子一垂,望着雪里,但见一颗颗汉人的头颅正整整齐齐的被摆在地上,许是时间久了,头颅早已干瘪下去,有的更是被挖去了天灵盖,空洞的露着里面已经枯干的血肉。
身后的人跟了上来,望着那一张张灰白干瘪的扭曲面容,也是不由沉默。
一路行来,这样的场面,他们已见了不止凡几,匈奴人有猎头的习惯,而这些,都是他们的杰作,他们还见过人骨打磨的酒碗,其中,以汉人最为居多。
而她身上的伤,亦是几次难忍杀意,出手所致。她剑法虽是精绝,却做不到苏青那般来去无影无踪,她以往只以为这匈奴多是蛮夷之辈,可现在走过一遭,已觉大错特错。
这些匈奴人或许并不精通中原武学、诸般奇功,然他们生性好战嗜杀,且在这苦寒之地更是养成了野兽一般的性子,几番遭遇,连她也有些吃力,像是面对着一群野兽。
“有何感想啊?”
苏青将目光从哪些头颅上收回,神情平淡,语气亦是平淡。
田言轻声道:“这句话我也同样想问问你!”
苏青瞥了眼这些头颅之后的地方,雪中似有马嘶人声传来,看来他们已被发现了。
“感想?我无感想,对于死人,或是将死之人,我从不多想!”
他看向一旁的田言。
田言的脸上,一片沉凝,已动杀意,当然,这不是对苏青的杀意,而是对那些风雪中已逐渐现出身形,匈奴人的杀意,他们呼喝着听不懂的话,飞快逼来。
田言也已出手,手握惊鲵,已掠进了雪中,苏青站在原地,既没出手的意思,也没援手的意思,而是静静等着。
雪中已传来惨叫,还有血腥味,最后是哀嚎,怒吼,但这些声音,都很快的在风中散去,像是被茫茫雪幕淹没。
许久。
田言又回来了,她的腰肋上又多了一道血口,脸色也更白了,提着滴血的剑走回来。
这次轮到苏青走了,他越过了头颅,走了不多远,地上已是倒着一具具尸体,血泊已凝,还有无数帐篷,全都死了。
不对。
还有活口,两个孩子,突然从一个帐篷里跑了出来,手里握着明晃晃的弯刀,满是仇恨的望着苏青与田言,像是两只龇牙咧嘴的狼崽子,一步步后退。
苏青瞥了他们一眼,但他本来平淡的眸光忽似瞧见了什么有意思的东西,伸手一招,一个孩子腰间的袋子立时飞了过来,打开一看,却是一颗颗种子,中原的种子。
田言也看见了,抬手挥剑,已是将那快消失在雪幕里的两道身影斩倒。
苏青却是拿捏着手里的种子,随手一抛,但见这种子落地,居然肉眼可见的发出绿芽,而后长起,春芽冬发,寒雪飞花,尤为奇景。
飞花散落,田言亦是看的失神,只见那种子在面前这神魔一般的男人掌下,竟是开出了花,结出了果子,鲜红欲滴,而后被摘下。
布衣神葬
果子一去,绿苗成灰不过瞬间。
花开花落,草木枯荣,竟是不过短短数息。
果子有两颗。
田言正自失神,乍觉脸颊一热,待回神一瞧,却见一只手不知何时已抚上了她的脸,替她拭去了脸上沾染的血迹,田言瞬间像是受惊的猫儿般浑身一颤,撤步如电的后退一截。
但是,脸颊余温犹在,在这冰天雪地里,显得格外清晰分明。
“怕什么?我会吃人么?”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苏青似觉好笑,他掂了掂手里的果子,放到嘴里,唇齿一咬,瞬间满嘴甘甜。“看来,被血液浸染的土地,孕育出的鲜果,也别有一番风味啊!”
田言面无血色,她到底是人,还是血肉之躯,在这天寒地冻里,她停也不停的赶路,厮杀,体力早已损耗了太多,还有伤。
“从开始到现在,你似乎什么都没做过!”
她说。
苏青恍然,像是才想起来。
“好像是这样!”
田言盯着他,慢声道:“若是赌约你输了,我也要你改头换面,从今往后,跟随在我左右!”
她的语气亦如平常那般沉稳,但眼里却似带着几分愤恨、嗔怒,以及薄怨。
苏青听的一扬眉,他却在笑。
“唔,奇怪,我还以为你会提别的要求,没想到居然是这个,莫非,堂堂农家女管仲对苏某,也起了别样的心思,唉,果然是我的脸害了我!”
这般随意的调笑,田言怎么也想不出来竟然是出自如此绝顶高手的嘴里。
“其实你大可不必拐弯抹角,毕竟,你也不是第一个了,你可以说的明白点,我也不会介意!”
饶是田言以沉稳聪慧著称,但现在,她的心却是有些不稳,索性沉默不语。
苏青见状只是一笑。
“你已见识过我的手段,与那罗网比起来,如何?本座之能,早已超出凡俗,你心里要的,恐怕也不过是个台阶罢了!”
轻飘飘的话瞬间像是刺中了田言的心,她绷着的脸更白了,紧抿着唇宛如最后不服输的倔强。
确实,在这样一位绝强高手面前,任何计谋,任何想法都无济于事。
“也罢,我现在,就让你看看,我杀人的手段!”
苏青没再说什么,而是越过了这些帐篷,走到一处山丘上,北风呼啸,苏青沐风而立,袍袖一扬,但见袖中无数粉尘已随风雪飘向这片人间大地。
这是什么?
田言很快就明白了,她神色微变,刚想说话,忽觉气血翻涌,眼昏头晕,不由心中骇然,毒,竟然是毒,她中毒了。
想她农家精通医毒药理,却是从未听闻过世间有如此剧毒。
盛世无邪 夜观音
且这毒性来的很快,那部落的水源上,不过短短十数个呼吸,竟然已浮出一个个翻着肚子的死鱼。
风中的四散的马匹更像是染了瘟疫,接二连三的悲鸣倒下,口鼻溢血。
可怕,惊人。
如此手段一出,何止是杀一人,千人万人都得死,伏尸无数。
当真是好狠的杀人手段。

je2pw精彩小說 武俠江湖大冒險 線上看-392 北去推薦-6wkq3

武俠江湖大冒險
小說推薦武俠江湖大冒險武侠江湖大冒险
田言脸色难看。
她如今嗓音已变,面容亦变,哪怕田猛当面,竟也认不出她这个女儿,想要开口求救,恐怕也是无功而返,说不定还会反遭怀疑。
念及于此,她干脆不说话了,只是站在苏青身旁。
苏青见她不说话,不由一笑。
“你不说,那我说!”
“你就是田猛?”
他望向来人,面上忽见冰雪凭空凝结,转眼已变作一张怪戾阴寒的冰雕面具,只露双目,透着不可一世的邪张。
“你们把阿言怎么了?”
来人面相威猛,怒气勃发的喝问道。
鬼医嫡妃
苏青慢声道:“田言已经落到了我们的手上,不想她有事,就拿神农令来交换!”
一旁的田言听的面无表情,她实在想不明白,身旁这个深不可测的绝顶高手,竟然会使出这种手段。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天地风雪飘摇。
苏青也不废话,留下一句话,抓着田言,已纵空飘然而起,身轻如燕,势如离弦之箭,转眼便窜入雪幕。
“追!”
田猛一声令下,立时人影窜动。
听着身后的鸡飞狗跳,再听苏青竟然想要神农令,田言索性心一横,突然暴起发难,她长袖一震,但闻“呛啷”剑鸣,一柄精美长剑,已像是变戏法一样从她袖中滑出,正是惊鲵。
剑势一起,苏青面前已见层层剑影铺开。
可怎料剑势刚起,那抓着她的手突然往回轻轻一揽,田言只觉肋下一麻,一口气息瞬间泄去大半,攻势立散,脸上不知是羞是气,已涌上一股异样的红,手中一空,却是连惊鲵剑也被夺了去。
身后农家弟子越来越多,就像是捅了马蜂窝,其余五堂高手也都闻讯而来,虽说这些人明争暗斗,然事关农家颜面,却也不得不联手追击,这要是传出去,有人能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掳走田言,只怕农家会成为天大的笑话。
眼见农家一众高手紧追不落,苏青没有一丝焦急。
饶是他还带个田言,一身轻功也足以傲视天下,与飞仙无异。
“你猜他们会追多久?”
苏青问。
“农家弟子遍布天下!”
田言索性也不挣扎了,任由苏鸿信抓着,淡淡回应了一句。
“呵呵,天下?你知道这天下有多大么?”
苏青却意有所指。
说罢,他索性抓起田言将之丢到了背上,脚下步伐骤然一变,不是急奔快跑,而是迈出一步,简简单单的一步,看似舒缓,然一步起落,身后众农家弟子却是眼前一花,原本还在视野中的苏青二人,刹那竟已飞掠到了视线尽头,消失在茫茫雪幕里。
田言趴在苏青背上,眼中闪过一丝慌乱。
“你要带我去哪儿?”
苏青连连迈步,山川河流,在他脚下无不飞快倒流,他道:“我就带你去见识一下,你口中天下之外的天地!”
却是一路向北而去。
茫茫飞雪扑面,宛如刮骨钢刀。饶是田言为“罗网”中天字一等的绝顶高手,此刻也难免震撼,只见苏青抬脚落足,几乎已是凌空不落,点雪而飞,踏风而行,一身武功,当真惊世骇俗到了极点。
凛冽罡风在耳边呼啸,山河倒流,万里江山此刻在面前人的脚下,似也不过咫尺数步,转瞬即过。
田言又惊又震,目睹如此手段,她像是认命般,干脆也不想着逃脱了,她倒要看看这男人口中的天下之外又是什么。
只见苏青遇河渡河,遇山翻山,脚下如履平地,无物可阻。
二人一路向北,渡过了黄河,却是到了……
行了不知多久,苏青方才顿足。
远望而去,只见起伏连绵的坡岭之上,宛如有一条巨龙,横亘在天地之间,这里已算是到了大秦疆域的边界了,河套地区。
“再北,便是匈奴了!”
苏青俯瞰着长城的另一边,白雪皑皑,一望无际的雪原。
他立在古老斑驳的长城上,一手摘下冰面,饶有兴致的轻声道:“敢不敢,和我过去走一遭?”
田言俩脸色一变,尽管她自峙剑法精深,但也深知倘若越过这长城,将会遇到何等敌人,不禁说道:“你虽强,可单凭一己之力焉能敌一国?”
苏青脸上神情未变,平静的像是这寒雪冷风,只是他一笑,刹那风消雪化。
“我若能敌呢?”
水龙吟传奇 圣血公爵
田言平淡道:“你若能敌,从今往后,我就是顺你之意也无不可!”
苏青闻言指向西北。
神醫 蠱 妃
“黄河百害,唯富一套,既然如此,我便以这河套地区为赌,一月之内,匈奴北逃,就算我赢!”
田言当真已是无言,如此言语,得是狂妄到了极致,不,应该说是疯了,癫了,傻了,才会说出这么一番话。
古今天下高手无数,可真正能敌一国者,又能有谁?
百家之中,更是高数无数,也不曾听闻谁敢妄言敌一国之力,就连那号称“人屠”的武安君白起,一生杀人无算,但也是疆场纵横,驭的是大秦兵马之力,孤身焉能敌一国。
这个男人,莫不是个疯子?哪怕他有那非比寻常的奇功,可人力终有穷尽,千军万马之下,也不过是化作一滩血泥罢了。
“怎么,怕了?”
苏青说道。
田言沉默了稍许时候,她有些不解:“你若想证明自己,何必挑这条死路!”
苏青不可置否的笑了笑。
“这天下内忧未平,外患将起,南有百越,北有匈奴,你且说说,要如何啊?”
田言听的一愣。
“咱们这一路行来,河套内外,所见早已满目疮痍,归根结底,乃是因这匈奴常年袭掠而致,以致秦王分心他顾,倘若外患一去,大秦铁骑便能腾出手来,对付内忧,百家之乱,诸国余孽,都将是那铁骑下的尘埃,当然,我也不介意亲自出手,踏平百家!”
“何况,我出咸阳,本就有意北上,至于遇到你,不过是一场意外罢了,咸阳里的那位似乎还不是很相信我,我总要做些什么!”
苏青徐徐道来。
田言在旁听的脸色是连番变化,她已是听的明白,也听清楚了。原来,这个人,不光是想要敌一国,真正的目的居然是想荡平百家,扫去诸国余孽,如此言语,当真石破天惊,非同凡响。
“不过,此事却不可单凭武力,嬴政虽说雄才大略,然猜忌之心太重,我若单凭一己之力驱除匈奴,恐怕用不了多久,他便容不得我,步了白起的后尘!”
田言僵着脸,哑声问:“你怕他?”
苏青面上依旧平静,仿似听不出那话中之意轻声道:“你现在该想的,是如何怎么顺我之意!”
说罢,已是拂袖一扬,卷起田言,向北再去。

j1sx7火熱玄幻小說 武俠江湖大冒險笔趣-369 一擊斃命-w5yc8

武俠江湖大冒險
小說推薦武俠江湖大冒險
叶落五片,一坠于地,四浮于海。
刀中不二心头一震,更是大惊,竟然全被此人说中了。
如此神技,委实不可思议。
苏青已再踏足,他行过了汪洋碧波,踏过了大海,走到了岸边,嘴里说道:“叶坠树摇,敢问,是叶动,还是树动?”
又一问。
刀中不二僵立原地,他额上渗汗,大战在即,他心绪已然不稳,却是不受控制的想要去思考这个问题,但他马上便反应过来,面上如临大敌,口中爆喝,已见杀机。
“你想破我心境……”
但听苏青不卑不亢,不为所动,脚下慢行,嘴上淡淡道:“实乃风动!”
他指了指天,刀中不二话语一滞,竟也不由自主的喃喃道:“风?”
“然也!”
兄弟盟黑巖 小七
遂听苏青又温言道:“我观风动,方知叶坠,如人见一叶落,而知世间秋!”
一叶落,可知秋。
庶色倾城:天才俏萌妃 荷菱
刀中不二心头大骇,面颊不住颤抖抽搐,这等见微知著,不对,观前而见后,身在此刻,而觉未来的招数,岂是凡人所能拥有。
那岂不是说他如何动作,面前人都能窥得之后的变化,如此岂非先天立于不败之地,他又该如何出招,如何杀敌?
一时间,刀中不二竟是觉得自己空有“用心斩”这等至绝至杀的无敌刀法而无用处,手中紧握的刀,竟然也忍不住有些发颤。
“还请出刀!”
一声轻语豁然飘至。
刀中不二牙关紧咬,听着步步走来的苏青,牙关紧咬,面目狰狞,可如今的他,非是不想出刀,而不敢出刀,或者说不知该如何出刀,万般变化,对方皆能窥得后招,岂不是说自己就要败了?到底要如何出招?
不对,不对,一定有办法。
刀中不二右手紧握刀,筋骨毕露,咬牙切齿,他浑然被苏青的话影响到,惊到更加骇到,脑海中苦思破敌之法。
而他手里的刀,也仿似被扣上了一道枷锁,若无破敌之招,那他起刀一瞬便是败亡的时候,就如那落叶一般。
世上,竟然有如此匪夷所思的武功。
逆天狂徒 夜雪
“这是什么武功?”
他忍不住问道。
苏青背负木匣,赤足已登断崖,他也回答了这个问题,语气平和,恍若闲谈。
“非是武功,此乃我所行之白骨道,世间一切种种,入我眼中,皆如死物,不过白骨幻相,红尘虚梦,唯剩天地之气长存;气本无形,然风云乍动,日月交替,潮起潮落,在我眼中,已如有形,万般变化,以气为先,我望气,便可得见无穷变化,天上地下,唯我独尊!”
他说完,那刀中不二的脸色已是惨然,更是骇然,似也为此种境界所惊。
“请出刀!”
苏青又道。
可此刻刀中不二额上见汗,浑然没有动作,瞎目乱颤,他嘴里咬出鲜血,神情癫狂,如疯似魔,浑身气机狂乱,可他偏偏就是不出刀。
“既然如此,献丑了!”
苏青莞尔一笑,一步一步,如闲庭漫步般走到刀中不二的面前,在对方眼睁睁的注视下,抬起食指在其额上轻轻一点,好不轻易的一招,只怕这也是最简单的厮杀决斗了,只是一招,对手竟全无抵抗,仿似引颈受戮,动都不动。
下一瞬。
受了苏青一指,这个无敌天下,号称东瀛第一高手的老人,已似风筝般,双足贴地倒滑了出去,直退五六丈远,站定的同时,刀中不二浑身上下,数十处穴道,猝然炸开一道道凄艳血花,由内而外,仿似有人在其体内捅了数十剑,刺了数十剑,血水如箭,吼射甚远。
逆境遊戲 肥狐貍
死的好不干脆。
到死,刀中不二竟都没有再动一下自己的刀。
苏青望着眼前双眼瞪圆仍旧站着的刀中不二,不无可惜的道:“唉,你杀妻灭子,自称刀中不二,名里带刀,手中握刀,可大敌当前,却怀疑起了自己的刀,岂非可笑,你若心中无敌,何惧前招后招,无敌的武功,无敌的刀,却非无敌的人,百年武功,练来何用?”
仙神劫
刀中不二浑身溢血,杵刀而立,闻言,瞪圆着双眼已仰天栽倒。
人倒了,刀却还在。
苏青拂袖一引,那柄“刀”,已然发出一声颤鸣,而后冲天而起,在空中化作一道虚影,投入了他背后的木匣中。
断崖上,又归寂静。
苏青没去再看刀中不二的尸体,而是走到那块大石前,望着石上的几个字,看着那字迹的笔锋走势,他拂袖一挥,立见石上石皮簌簌散落,直似被刮去一层,十六字转眼只余其四,正是刀中不二。
立指隔空再划。
遂见石上一笔一划凭空现显,却是。
嗜血女特工:異能太子妃 七葉槿
“苏青毙刀中不二于此!”
做完这一切,才见苏青慢条斯理的收起手,径直走下断崖陡壁,重新落入海中,履足汪洋,向东而去……
半月后。
岛上又有了脚步声。
那是东瀛人独有的木屐声,落在地上如木石抨击,生出脆响。
但此人脚下,步伐声却是起落有序,细一听,竟连声起声落的间隔长短都出奇一致,声音大小更是相同,如擂鼓声起,铿锵有力,直似落在人的心头,这可比走路无声来的高深莫测多了。
名门教授抱紧我
—————
只听脚步声,便让人察觉到一股不同寻常的气势,那是霸气,无与伦比的霸气在脚步声中被宣泄出来,惊人的可怕。
那人穿着一身白色的东洋武士服,脚蹬木屐,一头黑发披散在肩,额系发带,双眼紧闭,竟也是一双瞎目。
虽是瞎子,但在这乱石嶙峋,怪石林立的地方,此人身形乍动,便如兔起鹘落,飞步疾驰,如履平地,这样的一个瞎子,怕是世上九成九没瞎的人瞧见,也要自惭形秽。
此人来势极快,面上眉头微蹙,杀机不露于形,所去之地非是他处,正是那断崖,他来到那块大石前,伸手本想抚摸岩上的刀痕,但这一伸手,他就突然制住了动作,而后飞快以掌心拂过上面的字痕,脸上表情已是变得诡异起来,而后又面无表情。
他已摸到那几个字。
更是摸清楚了,也读懂,了,接着,他飞身一纵,凌空如鬼魅般飘忽一闪,已落在一具早已腐烂大半,几快被海鸟野兽啃光啄净的尸体旁。
嗅着空中淡淡的腐味,此人已蹲身,伸手将地上的尸骨,从头到尾,一寸寸,仔仔细细摸索了一遍,待摸到刀中不二额头的时候,这个人脸颊肌肉莫名一跳,只因他已摸到,那光滑的额头上,有一个指洞,很小很小的指洞,也是他这个师傅身上,唯一的一处伤口。
一击毙命。
“苏青?天下间竟还有这等高手?哈哈,苏青……”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