妍佩資訊

精品玄幻小說 夏逆-第二百二十五章、找死!老子成全你!熱推

夏逆
小說推薦夏逆夏逆
潘龙是真的怒了。
被人盯着自己的关键部位暗算,是个人就要怒。不怒的肯定不是他修养好,而是他精神状态有问题,没有发怒的生理机能。
他这一怒,出手的力度顿时直线上升。
漫天沙尘之中,伴随着剧烈的轰鸣声,他直接冲到了魔王的面前。
这次他完全不再理睬魔王的攻击,顶着那把狰狞骨剑挥出的黑色剑气,硬是这么冲了上来。
身上的冒险者装束被剑气划破,一块块布片掉在地上,但布片下面,一件薄薄的皮甲却挡住了这些剑气。
能够将钢铁轻易斩断的剑气落在这件薄得惊人的皮甲上,只留下一道道白印。
魔王看得眼皮直跳,想不通那究竟是什么皮甲。
就算是用巨龙的皮革制成的铠甲,也不可能坚固到这个地步啊!
他却不知道,这皮甲的材料,还真是区区龙皮比不了的。
……那是当今世上唯一一位修炼九转玄功有成的真人自己身上的皮。
当初潘龙学艺的时候,和老师闲聊,谈起他身上皮肉无比坚韧,毕灵空就建议他用自己的皮炼制一套铠甲。
这自然不是毕灵空凶残,而是妖怪们向来如此。
从自己身上取材来炼制最趁手的法器,这种做法在妖怪之中很流行。
那次,潘龙在老师的帮助下取了自己身上的一些硬皮,然后炼制成了一件简单的皮背心。
这皮背心甚至比一般的秋装都薄,可却足以在近距离抵挡刀剑枪戟甚至寻常弓弩,着实是一件宝甲。
只是随着后来潘龙继续修炼九转玄功,他的身体强度进一步提升,这皮背心就有些落伍了。
如今这件皮背心已经被他放进了潘家的秘库,还贴上了“异兽皮甲”的标签。
……修炼九转玄功的人,大概的确可以算是异兽的。
而他现在身上穿的这件皮甲,则是对“从心所欲”心法较高层次的运用。不需要额外的剥皮和炼制,在淬炼身体的时候,就可以顺带着催生皮肤,将身上的硬皮直接淬炼成皮甲。
这已经是非常正宗的妖怪炼器手法,但凡换一个正常点的人类老师,绝对不会教他这个。
可毕灵空给讲的课程里面就有这一部分。
诛天狂妃
当时她讲这个的时候,列御寇和兰陵况都在,两个人听得目瞪口呆,然后兰陵况连连摇头,列御寇则嘀咕:“这究竟是要修炼成什么样子啊!”
潘龙觉得他们想多了,所谓“吾师道也”,只要是好的方法,何必在乎属于人类还是属于妖怪呢?
按照传说,远古时代人类修行者们,不就是靠着模仿妖怪,才踏上了修行之路吗?
远古强者们可以这么做,为什么他不能?
他现在身上这件皮甲着实坚固,因为经过淬炼的缘故,只以强度来说,甚至还超过他自己的皮肤。只可惜它对于利器攻击的防御效果较好,但对于钝器和真气攻击就基本没什么防御力了。
否则的话,他也不至于被铁鹰一掌打到功体溃散,不得不进入山海经寻找胜机。
转眼间,他就冲到了魔王的面前,锋利的骨剑结结实实砍在了他的胸口,却只是将皮甲砍出了一层凹陷,终究没能破皮见血。
而潘龙却一挥手将魔王的骨剑打到旁边,再向前猛冲,右手伸出去,抓住了魔王的脑袋。
他发出愤怒的咆哮,揪着魔王的脑袋朝着附近的山崖上狠狠地撞了上去。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你这个王八蛋!”
轰隆一声,山崖塌了一片。
“卑鄙无耻!阴险小人!”
又是一声巨响,山崖又塌了一大片。
“找死是吧!老子成全你!”
山崖继续坍塌,大块大块的碎石落下,将他和魔王的身影都遮住了。
“老子不把你碾成渣,以后‘潘’字就倒过来写!”
巨响连连,他直接抓着魔王,朝着山崖疯狂地撞击。
很快,巨大的山崖直接被撞出了一个空洞,两人深深地陷入其中。
巍巍山岳不断震动,轰鸣声和咒骂声不断从里面传出来。
剩下的魔族看着这惊人的景象,一时间都呆住了。
他们多少也猜出了勇者的实力的确在魔王之上,但潘龙竟然比魔王强大这么多,强大到当他暴怒的时候,魔王在他手下竟然毫无还手之力的地步……这却是谁都没能想到的。
别说魔王的死忠们想不到,就连原本和潘龙合作,想要联手斩杀魔王的赫拉玛奇亚都没想到。
“我知道他很强,但真不知道他这么强……”他喃喃自语,然后看向还包围着自己的诸位魔王军高手。
这些人里面,有魔王军威名远扬的“四天王”,以实力来说,这四天王每一个都只比他弱上少许。四人联手,就算他只守不攻拖延时间,也拖延不了多久。
但现在,反而是他得意洋洋,四天王面如土色,强弱的对比完全颠倒了。
“很显然,魔王这次死定了。”赫拉玛奇亚说,“如果我是你们,现在就该考虑‘魔王死了之后我该怎么办’的问题啦。”
四天王之中出身鬼族,头上有巨大犄角的“独角鬼”盖博冷冷地瞪了他一眼:“至少我们还来得及在那之前打死你!”
赫拉玛奇亚哈哈大笑:“来啊,尽管动手。你以为我怕死吗?死一次而已,我这些年不知道死过多少次,早习惯了。”
人身鸟翼,看起来颇有几分天使范儿的“羽翼女王”希瓦尔皱眉问:“你想要怎么样?”
“不是我想要怎么样,而是你们想要怎么样。”赫拉玛奇亚说,“如果你们想要追随魔王而死,那么现在什么都不需要做。相信勇者很快就会提着魔王的尸体出来,到时候他一定不会介意顺手给你们一人一刀,让你们和魔王一起下地狱,大家齐齐整整。”
包括四天王在内,诸位魔王军的高手们同时皱眉。
魔物之中本来就很少有什么忠诚可言,大家追随魔王,无非是因为魔王在魔物当中最强而已。
如今魔王眼看就要被勇者给打死了,他们当然也就想要给自己另找出路。
就算不能继续这样飞黄腾达,享受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权力和地位,至少也要能够活下去,活得像个样子,不至于横尸当场,或者生不如死。
毕竟……能好端端活下去的话,谁想要去死呢!

tdbh5精彩言情小說 夏逆 楚白-第二百一十六章、鐵鷹的實力推薦-ltxjh

夏逆
小說推薦夏逆夏逆
最了解你的人,往往不是朋友,而是敌人。
毕竟,朋友了解你,属于兴趣爱好,某些大大咧咧的人可能跟别人当了几十年的朋友,都不知道朋友喜欢吃什么玩什么。
但敌人了解你,那是刚需。不去好好了解自己敌人的家伙,一般没命活到成为教材。或者说,直接就变成反面教材了。
平凡修仙路 天纵
妖神铁飞燕念念不忘想要和妖神义乌决斗,为了那场迟早会到来的决斗,他做了无数的准备,其中当然就有对毕灵空的了解和研究。
个人隐私类的事情他不可能知道,但至少毕灵空的各种神通武艺,各次公开的和人交手的情况,他都收集了个遍,而且一直在细心研究。
作为他的儿子,铁鹰当然也对这些研究资料了解颇多。
潘龙和他激战超过十个时辰,便被他看出了端倪。
“之前传说你是仙佛转世,看来是弄错了。”他突然开口说道,“你不是仙佛转世。”
潘龙没回答——这简直特么是句废话。
但铁鹰的下一句话,却让他几乎汗毛都倒竖了起来。
“如果我没看错,你应该是义乌毕灵空的传人。”铁鹰微笑着说,“衣钵相传,将来要继承儒门宗主的那种。”
听到这话,潘龙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拔刀砍死这家伙。
杀人灭口啊!
但他随即意识到,凭自己的本事,不被杀了就算好的,哪里可能反过来杀铁鹰?
而铁鹰还在叽叽歪歪:“你的炼体功夫极为了得,血肉之躯磨炼得比百炼精钢更加强悍。这功夫不是儒门的,究竟来自哪里?我也不清楚。但你用来控制这身巨力的手段,却是儒门的‘从心所欲’心法……我不会看错的。”
“你这么有把握?”潘龙忍不住反驳。
他自己也知道,自己的语气必定显得有点心虚。
铁鹰笑了笑,说:“我父王研究儒门功法数百年,成就颇多,不敢说完全看透,至少也研究出了六七成。你如果用的是‘经天纬地’、‘正己律人’、‘天下大同’那几门心法,我未必看得出来,但‘从心所欲’正是昔年义乌最擅长的,也是我父王研究的重点。”
说着,他左手一抬,轻轻地一掌拍出来,似乎没有半点力量,却正好和潘龙的掌力完全抵消。
两只手碰了一下,连半点声音都没有发出。
潘龙的眼睛瞪得滚圆,当真是有些毛骨悚然。
铁鹰刚刚运气发力的手段,分明也是“从心所欲”心法的体现!
“你看,这功夫我也会。”铁鹰笑道,“虽然和义乌的相比,可能差距很大,但你在这门心法上的造诣,还真就未必能够超过我。”
潘龙深深地吸了口气,让自己镇定下来。
事已至此,想要抵赖是不可能的。
他干脆停住了攻击,沉声问:“你想如何?”
铁鹰摇头:“我不想怎么样。或者说,我想要的,你给不了。”
面对潘龙严肃的目光,他叹了口气,解释说:“我父王一直想要和义乌作生死决斗,通过决斗逼出自己的潜力,以追求更加高深的境界……这事情,你能做得了主吗?”
“生死决斗,令尊必败无疑。”潘龙说,“妖神去和仙佛决斗,就算勉强能占到一时上风,最后终究还是耗不过的。”
铁鹰满不在乎地反问:“生或者死,很重要吗?”
潘龙无语。
他看得出来,铁鹰不是中二少年放嘴炮,而是真的不在乎生死。
为皇的诞生献上祝福 芯距千厘
由此推测,那妖神铁飞燕,怕是也真的不在乎生死。
他们不是那种为了理想可以牺牲自己的类型,而是真的就觉得生命并不重要,死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类型。
晁氏水浒 藏剑翁
简单来说,就是……有点疯狂。
老师怎么招惹上这样的疯子了?
他当然不至于没情商到把这话说出来,咳嗽了两声,问:“既然你知道我做不了主,还拦着我干什么?”
铁鹰又笑了。
无敌透视 天龙扒布
“我刚才有个想法。”他轻快地说,“你是义乌的学生,我是父王的儿子。如果我在这里打死了你,义乌出手打死我,然后父王去找义乌决斗……这次她总归没理由拒绝了吧?”
潘龙顿时又汗毛倒竖。
他觉得铁鹰这人,貌似脑子有点问题。
这家伙连他自己的命都不当回事,当然也不会在乎别人的命。
虽然他说话的时候笑嘻嘻似乎是在开玩笑,但潘龙可不会觉得他在开玩笑!
铁鹰当然也不是在开玩笑。
他笑了一笑,说:“但我突然又想到了一件事……你虽然是义乌的学生,可谁规定义乌的学生,就不能是仙佛转世?”
潘龙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觉得这家伙的思维有些跳跃。
按照你这么说,那我究竟是不是仙佛转世?
他很想这么问。
铁鹰又低声嘀咕起来,声音很小,而且用的是某种潘龙从来没接触过的语言。
嘀咕了一会儿,他注视着潘龙,眼神颇不友好。
蒔 舞
“你觉得,如果我被某个跟义乌关系很好的仙佛打死,我父王能不能趁机把罪名扣在义乌的头上,好找义乌决斗?”他问。
潘龙气得想笑:“这怎么可能!你在城门口被马车撞死了,难道还是城楼上守卫士兵的责任吗?”
“……我觉得还是可以这么算的,文相就说过‘耍横不如耍狠,耍狠不如耍赖,要是可以耍横、耍狠兼耍赖,那就天下无敌了。’我也不要求天下无敌,反正我都死了,稍稍耍个赖,应该没多大问题,毕竟人死为大嘛。”
潘龙已经笑都笑不出来了。
拿自己的命耍赖,这人的确是“没多大问题”——他根本整个儿就是问题!
记得自己前世有“脑洞”这么一说,是形容人想象力丰富的。而铁鹰这家伙……已经不能算是“脑洞”,他脖子上面整个就一个大窟窿!
然而,这个神经不大正常的家伙,偏偏比自己更强。
想到这里,潘龙就觉得很苦恼。
可还没等他苦恼完,铁鹰已经一掌拍到了面前。
这一掌的力量和之前截然不同,势大力沉,分明已经存着杀意。
潘龙勉强接住,却感觉力量浑然一体,化无可化、拆无可拆,仿佛要把自己整个碾碎一般。
他无可奈何,只能借着这一掌的力量向后退,整个人犹如离弦之箭一般倒飞出去。
可他才飞出了很短的距离,心中便警兆大起。
铁鹰到他身后了!
网游之霸王箭 少年出英雄
此时转身已经来不及,他急中生智,身体猛地仰躺,犹如著名的招数“铁板桥”一般,整个人几乎横躺,眼看着一只纤细洁白如同少女的手掌以毫厘之差从自己脸上掠过,劲风如刀,刮得他脸皮生疼。
可这一招并没那么容易躲过去!
铁鹰一掌打空,力量直接换了方向,由拍变成按,朝着潘龙的脸上按了下来。
掌力未至,便见上方的云气都凝聚起来,仿佛要化成一座大山,将他压在下面。
直到这时,潘龙才勉强将刚才那一掌的力量化解少许,总算能够腾出手来,举手接住这如同苍山从天而落的一掌。
一声轰响,他的身体犹如一道电光坠向地面,一路上碰到的云气全都被轰散,形成一圈又一圈的圆形纹路,就像是一眼庞大的云井,从天空落到下方的高山山巅。
然后,山上的岩石被潘龙撞得粉碎。他的身体就像是一枚砸进山岩之中的钢钎,轰隆隆撞穿了一层又一层的土石,深深陷入了山腹之中。
百变巫医:壁咚无良王爷 四喜包子
潘龙还在下坠,头顶的岩石已经再次倾颓,将他撞出来的窟窿补上。
远远看去,仿佛他被这一仗直接打进山体内部,活埋了一般。
他猛攻十个时辰,不曾能逼得铁鹰让出半步,而铁鹰一旦认真出手,只是不到三招,就几乎将他活埋。
这位妖神之子,名震九州的绝顶大宗师,果然实力强横,绝非现在的他能够匹敌!

i5687非常不錯小說 夏逆-第二百一十三章、等着瞧展示-7icip

夏逆
小說推薦夏逆
眼看赵心诚服软表态,苍渊也不为已甚,没有继续追问下去。
赵心诚的盘算,其实他也猜出来了。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投资好文】可领!
潘龙身为大神通者转世,今生修炼速度简直快到令人难以想象。或许三五年之后他就是天人合一的宗师,甚至十多年之后他就能修成仙佛。
面对这样一个人,除非能够确保将他镇压,否则就算杀了他,都没办法解决问题。
仙佛不灭,杀掉他非但不能消灭他,反而可能让他觉醒前世。
长夜孤灯
一旦他前世觉醒,就算身为佛门大德,不会轻易开杀戒,但想要打击报复,却毫无问题。
别的不说,他直接按住你脑门念咒,来个强行渡化,你怎么办?
下半辈子老老实实敲木鱼吃青菜吗?
赵心诚的计划,无非是趁着现在潘龙还不算特别的强,让彼此的关系更加紧密一些。
其中可能还有一些具体的操作手段,是他暂时猜不出来的,但大方向不过如此。
以赵心诚的为人,更加阴损的招数,他虽然会,但是不屑。
对他们这种人来说,突破、长寿,固然是一件大事,可如果代价是要改变自己的做事风格,放下自己的骄傲……那就不值得。
人生在世,长也不过二百多年,敢来巡风司这地方当官的,没有谁会把这二百多年看得比自己的骄傲更重!
愛情是另外壹件事 雲上輕輕
赵心诚不肯说的,大概牵涉到某些朋友或者前辈的面子吧……
想到这里,他心中暗暗一笑,继续埋头政务。
偷心女贼:腹黑王爷别想逃 不负春光
而牵涉到这场风波的最后一方,心情就远没有这么放松了。
“什么?!陈国公府……居然这样回答?”礼部尚书陶贤陶博闻瞪大了眼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刚才,他派出的使者去拜访了陈国公府,将消息告知了府中人。
但出乎他的意料,陈国公府的几位宿老得到“暗卫训练营被袭击,陈国公及百余暗卫失踪”的消息之后,只是略略一惊,就重新平静了下来。
然后,他们问:“上报朝廷了吗?”
使者回答:“上报了。”
“哦,上报了就行。”
然后,他们什么都没做,就这么算了。
就!这!么!算!了!
陶贤无法理解,怎么能就这么算了呢?
那是堂堂陈国公,是一家之主啊!
他们凭什么就这么算了?简直荒谬!
他却不知道,使者茫然地离开之后,陈国公府的那几位宿老相顾茫然。
“那家伙神经兮兮的样子,他究竟想要什么?”
“不知道啊。”
花都聖醫
“我猜,他可能是想要让我们出面去把贤达找回来。”
“那可不行,除非万岁有旨,否则我们绝不能擅自离开京畿,更不要说出去找人。”
“其实找不找也无所谓吧,反正万岁会有圣裁的。”
网游之呆萌奶妈
“是啊,等圣裁就好。”
陈国公府里面的气氛,平静得有些诡异。
陶贤发了好一会儿脾气,才接到了来自太子的询问。
太子询问的是关于商满案的细节,这些事情他并不怎么明白,只能又联系了负责幽州那边事情的人,问了清楚,才转告太子。
然后,太子就没有再跟他联系。
陶贤又是茫然。
他可以理解太子为什么询问商满案的细节,因为潘龙肯定是被商满案激怒,才出手袭击暗卫训练营的。
但他无法理解的是,为什么太子问了之后就杳无音信了?
难道不应该跟他讨论接下来该怎么做吗?
心系君心莫空守 夏若錦
还是说……太子和别人讨论了?
想到这里,他急忙联系了另外几个牵头这次行动的高官和诸赵。
但得到的消息却是——太子没有和任何人联系。
“太子这是什么意思?”他有些纳闷。
就在他纳闷的时候,却得到了刑部尚书赵冲的消息。
赵冲的祖上也是宗室,只是后来无功失爵,走了科举路线。作为诸赵出身的大臣,他和百官和诸赵的关系都不错。
这次的联合行动,最初牵头的就是他。
求索路
赵冲今年已经一百二十岁出头,仅仅先天修为的他白发苍苍,容貌异常苍老。
对于变法的其它内容,他倒是没多大意见,但他对巡风使系统一直就很不满,觉得这些人分薄了刑部下属捕快系统的查案权力。
而变法的核心条款之一,就是加强巡风使体系,依托巡风使的暗访来强化朝廷对地方的监督。
为了阻止这一条,当初他在金殿上和帝洛南激烈辩论了许久,最终输给了帝洛南那成箱子的证据。
帝醫醉妃 仙魅
但他可不是个会服输的人!
从那之后,他一直在对巡风使们挑刺。能够收集到那么多黑材料,也亏得他的功劳。
今天潘龙翻脸去袭击暗卫训练营,他得到消息之后立刻进宫面圣,向天子告状。
但他没能见到天子,因为天子今天去皇家供奉水元子老人那里听讲修身养性之道了。
众所周知,每到这个时候,除非是有外敌打进来了,否则哪怕是有人谋逆造反,也要等天子听完课再说。
赵冲没见到天子,便又去找太子,结果太子家令(相当于寻常人家的大管家,正六品)很抱歉地告诉他,太子在大概半个时辰之前读书时突然来了灵感,此刻已经闭关修炼,不知道什么时候出关。
太子帝河东武功不高,却也是先天高手——尽管是靠灵药吃出来的。他居然要闭关修炼,这实在是……让人有点摸不着头脑。
心魔之舞 初级赋魂
赵冲不是傻瓜,略一琢磨就明白了太子的意思。
暗卫和巡风使斗成这样,这事情已经只能由天子定夺。太子再牵涉进去,就不合适了。
虽然道理是这么说,但太子竟然如此果断地甩锅,着实让他有些意外。
在他的印象里面,大夏这位当今太子自然也是有才能的,但只能说才能平平,认真学习也是能学会的,认真思考也能想出不错的办法,但无论深谋远虑还是随机应变都不行,大概属于典型的中人之才。
事情一发生,就能看出问题,并且及时抽身,这绝对不是太子应有的水平!
他当然不方便询问究竟,疑惑地回到了家中,便看到了陶贤的消息。
叹了口气,赵冲将自己的所见所闻告诉了陶贤。
“事已至此,原本的谋划大概是派不上了。”发完了消息,赵冲对自己的曾孙叹道,“我们折腾了这一大圈,最后只怕徒劳无功。”
“怎么会徒劳无功呢?”他的曾孙,从少年时代就素有聪慧之名的赵海阔笑了,“至少,不是打击了巡风使们的名声吗?”
赵冲哈哈一笑,忧郁之色一扫而空:“你说得对!关于变法的斗争,这才只是开始。我们还有的是时间,高手过招,打几天几夜都不奇怪,慢慢等着瞧吧!”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