妍佩資訊

zjv1p引人入胜的小說 《修仙遊戲滿級後》-第四百八十四章 葉撫在和什麼作對?讀書-pxgkg

修仙遊戲滿級後
小說推薦修仙遊戲滿級後修仙游戏满级后
“空气中弥漫着,紧张的气息啊……”
叶扶摇眯起眼,使劲儿用鼻子吸气。
“你看上去很享受。”
叶抚瞥了她一眼。小红安分守己地做了一匹马,并没有因为进入武道碑就躁动起来。
叶扶摇看向叶抚,笑着说:
“这意味着要发生很多事。一定会很精彩。”
“当个看客,的确会觉得精彩,登上舞台就未必如此了。”
叶扶摇踩在草高普遍没过膝盖的草地里,丝毫不以为然:
“从一开始,就决定好演戏的人了。每一场戏都是如此。”
叶抚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多说,而是问:
“你就不打算做点什么吗?在武道碑里。”
“能做什么呢?”
“比方说,那本源道机。”
“那不是一般人能得到的。再说了,我要那东西也没用。”
“悟道一事,可不是想当然的。你还没寻着大道,还没成圣。”
“圣?”
叶扶摇挑了挑嘴角说:
“公子觉得圣是什么?境界,还是修为,亦或者一个称呼?”
“天地下只有人,没有圣。圣是人创造的,不是天地创造的。”
“是这个理。”
叶扶摇笑得很开。她丝毫不会掩饰自己的情绪,只不过大多数的时间里都很开心就是了。
武道碑的二重世界很大,大到明明那么多人进来了,却这一大片草地里,只有他们二人。风吹过,掀起草浪。他们就在草浪里前行,也没有确切的方向,像是走到哪儿算哪儿。
叶抚问:
“如果我告诉你,这里是个陷阱,你会离开吗?”
“你会吗?”
“不会。”
“我也不会。”
“你想做什么?”
“我想做什么,公子随便窥探我的意识就能知道吧。为什么不这样做呢?”
叶抚摇头:
“我选择尊重你。”
“公子可一点都不像个前辈。你见过尊重后辈的前辈吗?”
叶抚笑了笑:
“说来,你也是奇怪。倒是希望我像那些高高在上的大前辈一样。”
叶扶摇吸了口气,轻轻说:
“那样就能说明,公子也只是一个俗人而已。我就能自我安慰,你也不过如此了。可你,明明比谁都神秘,比谁都让人感到无力,却又比谁都让人愿意靠近。”
“这样啊。你眼里的我是这样的啊。”
“你该有个弱点吧!我不相信,人会是无懈可击的!一定,一定,每个人都有弱点!”
叶扶摇瞪大眼睛看着叶抚。
“我有弱点啊。”
“不,自己说出来的不是弱点!”
“那你就慢慢去发现吧。”
叶扶摇泄了气,一下子变得很没精神,像是霜打过后的茄子,焉答答的。
“怎么会有你这样的人啊。是规则的漏网之鱼吗?”
叶抚笑而不语。
叶扶摇无奈地说:
“我就不该来这一趟的。”
“既来之,则安之。”
“不行,我得冷静一下了。”
叶抚笑问:
“怎么,要一个人走走?”
叶扶摇点头:
“一直跟在你旁边,我思考问题都思考不进。”
“那,我们就分开吧。”
“你先留给我一个找到你的方式,万一我想通了一些事,好跟你说。”
“有这个必要吗?”
叶扶摇瞪大眼:
“我很要强的啊,可不会真的就听天由命了。”
“那,这个给你。”
叶抚甩给叶扶摇一枚铜币。
叶扶摇愣了愣,气道:
“给我钱干嘛!打发人吗?”
“你好好看看啊,叶小姐。怎么人都魔怔了。”
叶扶摇细细看了看手中的铜币,发现铜币的确是铜币,但上面附着了一股玄机。她稍稍一感应,立马就看到了叶抚的位置。
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忘了刚才发生的,忘了,忘了。”
“你太紧张了。”
叶扶摇睡醒过后,一直都不在状态,心弦紧绷,过分敏感。
叶抚也觉得,她需要好好冷静一下。
“会好起来的。”
“我相信你。”
“不要随便相信我。我自己都说不准了。”叶扶摇转向另一个方向,“就这样,我走了,回见!”
她一点不墨迹,道个别,咻的一下就消失在草浪之中。像是被草浪淹没了一般。
叶抚神情渐渐变得冷清。心里念叨,我也得做点什么了。
他下了马,对着小红说:
“你可以先休息休息了。”
说完,就将小红受到跟小白同一个生命空间里。
接着,他一步跨出,陡然消失于此。
下一刻,他闪身出现在一座雪山上。
武道碑小世界很大,大到雪山、草地、沙漠、海洋、森林等等都有,且进入武道碑小世界,除了同行以外,会被随机送到各个地方。这也是为什么之前那片草地里,就叶抚和叶扶摇二人。
雪山的天空灰沉沉的,虽然现在没有大雪纷飞,但冰寒气息冻彻了整片天空。这里的一切都惨白一片,毫无生机。
叶抚不是为了雪山而来,而是为了雪山里的人而来。
在雪山最高处的一座巨大冰塔上,孤傲地站着一个人。一席黑衣,一头黑发在惨白世界里格外显眼。
叶抚站在冰塔下说:
“上面风很大吧。”
师染回过头,看到下面的叶抚,立马笑了起来:
“你第一次主动找我。”
“这未必值得开心。”
师染如同黑色的叶子,轻飘飘落在叶抚面前:
“我很开心就是了。”
叶抚呼出口气,立马结成水雾消散。他问:
“你是为了本源道机吗?”
“嗯。我要开天门。”
“你不用本源道机,也可以。”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但是我不想别人也能。”
叶抚看着她的双眼,笑道:
“很符合你的性格啊。”
“找我做什么?”
“帮忙。”
师染挑起好看的眉毛,笑吟吟道:
“那么代价呢?”
“不先听听要你帮什么?”
师染摇头:
“听了代价,我就大概知道要我帮多大的忙了。”
“这也能猜?”
“当然。”
师染高傲地扬起下巴。
叶抚眯起眼看着师染。
师染第一次在叶抚眼神里感受到危险的气息。但危险正是她闲余日常里的调味品。几乎是眼神相对的瞬间,他们达成了诡异的共识。
叶抚不轻不重地说:
“我可以帮你打开云兽一族的文明枷锁。”
师染摇头:
“不,我不需要。这是我身为王的职责,不应当受馈于人。”
她是个骄傲的人,不想在自己本来的职责上得到别人的馈赠。叶抚提出这个代价时,也没抱着她会答应的想法。
“果然,你是真的师染。”
叶抚笑了笑。
港片综合世界里的道士
师染挑眉:
“这还需要试探吗?我你还不懂啊。”
叶抚莞尔:
“还是你提代价吧。我一个找你帮忙的,又不是在跟你做交易,理应你要求我才是。”
“也是哦。我应该占据主动权的!”
师染说着,眼神里游荡着浓郁的兴趣。
“我要拥有你一整天的时间。”
“我的时间不值钱,不再考虑考虑?”
师染展颜一笑:
“叶抚,你找我帮我,就算什么代价都没用,我也会尽力帮你的。”
“这可不平等。”
“什么平等不平等的!朋友啊!帮朋友一个忙而已。”
叶抚笑了起来:
“是哦,也是。”
师染拢了拢衣袖,走到悬崖边上,轻声说:
“有时候啊,你就是太理性。许多事都照着规矩来。有因有果,一是一,二是二,一件一件事理得很顺。但实际上,我们可不都是遵循本能的简单生命,思想表达、情感倾诉往往是我们更加需要的。我呢,身为一个王,大多数时间里,考虑的时关乎着整个族群,要合乎理性。但是,我也并不只是一个王,对吧。”
叶抚眉目低垂。师染现在变得比以前更加包容了。他知道,这是她为自己做出的改变。
他偏头看着师染。
师染本身就是那种柔美的长相,露情至深处后,显得更加温柔。她平时里有多暴戾,有多疯狂,现在就有多温柔,多恬淡。这样极端的表现,轻而易举地出现在她身上。叶抚内心是十分动容的。
但叶抚始终是叶抚。
他笑着说:
“是的,你还是我的朋友。”
师染轻轻一笑:
“当然。”
宽大的衣袖里,她的双手紧紧握着。
她抬头问:
“说吧,你想我做什么?”
叶抚静静地看着她。
目光交织之间,流淌着飘渺的气息。
到了某一刻,叶抚眨了眨眼。
师染眼神陷入短暂的空洞,随后立马恢复过来。她吸了吸气,神情变得有些复杂:
“你确定要我这么做?”
“嗯。”
“唉。”
向来不曾叹气的师染,禁不住叹了口气。
“我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局面。”
她有些说不出来。
“你也别想得太复杂。”
叶抚安慰地拍了拍她肩膀。
“也不要有什么压力,做不到也没关系。也不会影响你我之间的约定。”
“倒不是这个,我只是觉得某些事瞬息万变,有种无奈的力竭感。”
“走到一定程度,总要同枷锁、瓶颈、壁垒作对。”
师染狠狠看着叶抚,咬着牙说:
“你呢!你在和什么作对?”
叶抚笑道:
“按理来说,我从头到尾都只是一个观众。”
师染冷哼一声:
“我才不信。你突然闯进别人的世界里,然后突然离开,还美其名曰自己是个观众。”
叶抚无奈笑了笑,没有解释。
师染一下子变得很不开心,咬着牙,非常生气地锤了叶抚一拳。力道传到地面,使得他脚下的雪山直接崩塌了。
“我走了!”
师染转身就走。
身形掠到半空,她又转过头说:
“三月让我给你带句话。”
“什么?”
“你是全天下最可恶的老师。”
叶抚愣了愣:
“她不会说这种话吧。”
“你要是再不去见她,她就不认你这个不负责的老师了。”
说完,师染身形化作一个黑点,消失在天边。
叶抚看着脚下崩塌的大雪山,无奈地自语:
“真是一点都不留情啊。”
他揉了揉肩膀,又闪身前往另一个地方。
……
第一重小世界里。
这里是属于年轻一代的地方,似乎正因为这样,这里的一切都充满了朝气。
尽管有些人并没有年轻人的模样,脸上布满沧桑甚至于满头白发了。但对于这座天下而言,不到两百岁,都还是年轻人。
兰采薇、鱼木和煌结伴而行。
事实上,他们三个对排名都没有特别的追求。
兰采薇来这里,是为了找寻自己可能有的过去的痕迹,没有的话,也就当作是散心,长见识了。
鱼木,就彻底是游玩的了,所以一进来后,就对这里的一切都展现出好奇,不断以神魂进行探究,以心术进行感受。
煌是个神,还是个接近于道统神的神,他没什么多大追求,能够自由自在地吸收香火神运就够了。香火神运也是大道的一种,所以在这武道碑里,也不缺乏,而且还是属于自然的香火神运,比之常人的香火神魂和游离于野的其他神明的香火神运,对他的裨益更大。他贪婪的享受着这里的一切。
“对天地道机的感应完整度和用时,决定排名,对吧?”
鱼木偏头问兰采薇。
兰采薇点头:
仙之妄
“基础上是这样的。”
鱼木笑着捂着脸说:
“我好像感应到了一丝道机。就在刚才那尊破败的石像上感应到的。”
他们三人先前路过了一个破旧的小庙,庙里有个破石像,瞧不出样貌来了。
“这么快!”
兰采薇和煌看向她。
“但是好像很不完整。”
兰采薇问:
“是哪种呢?”
鱼木仔细感受一番自己脑海里的玄妙气息,说:
“神魂道方面的。”
“正好合适你啊。”
“可惜不完整。”
“没关系,这才刚进来,我相信你,很快就能感应到完整的道机的!”
他们所不知道的是,第一重小世界的最中央,那座顶天立地的巨大石碑上,已经出现了鱼木的名字,目前也只有她的名字,正高居第一位。
说完,兰采薇正色道:
“我也得努力了,可不能给浮生宫丢脸。”
煌探头轻轻说:
“我觉得,感应道机这件事是急不来的。”
“也是哦。”兰采薇望着天,天上一片湛蓝,“我还不知道我能感应到什么道机呢。”
鱼木问:
“你不是练剑的吗?大概就是那方面吧。”
兰采薇一笑:
“我还是个读书的呢。”
她虽然失忆了,但是保留在身体本能里的记忆告诉她,她还是个读书人。就像公子之前说的那般。
“那你想要什么样的道机呢?”
“我想要,未必会给我啊。”
“我相信你,你是优秀的。”
“真的要说的话,我都想要。”
鱼木稍稍一愣,笑着说:
“对嘛,我辈修仙人士,自是能得到的都得到才对。”
煌有些插不进话。他发现自己跟她们的观念有些不同。他只想有什么就要什么,自由自在地,无拘无束的。
“那就,全速前进!”
两个姑娘很有活力,快速奔跑在原野上。
煌紧紧跟在后面。
他们朝着一座巨大的山地前进。

xmo14好看的言情小說 修仙遊戲滿級後 txt-第四百七十一章 上殷正氣看書-gqubu

修仙遊戲滿級後
小說推薦修仙遊戲滿級後
窗外细雪飘飘,清晨的曙光挂在墙上。
虽说是睡在一张床上的,但昨夜她们并未入睡。
说了许多话,从讨论国家局势,到展望未来。她们无话不说,心像是透明的,为对方敞开。
清晨淡淡的阳光透过纸窗,照在简单干净的屋子里,二人才意识到,新的一天开始了。
“起床!”
居心利索地从床上爬起来,穿戴衣物,收拾面容。秦三月需要做到比她少,只需要改变周围的气息,使其变化为可以清洁身体的水之气息。
收拾好后,居心推开书舍门,满满地吸了口气,感叹一句,“又是新的一天啊!”
“嗯,你要早读吗?”
“不早读不早读。”居心说,“读书嘛更多在心眼手,如果早读是为了背诵,就太没必要了。”
极品男护士 小辉
“也是哦。但我看大读书人还是习惯早读。”
“每个人有自己不同的读书之路。”居心笑着说,“本姑娘选的是最安静的一条!”
“那今天你怎么安排?”秦三月问。
居心想了想说,“你想去城里看一看吗?”
“不太想。”
“那有什么地方想去吗?”
秦三月想了想,笑着问:“紫墨池,我可以去吗?”
“可以倒是可以,但那里是精读理解的地方,不太适合玩乐。”
“那就不玩乐,居心姐姐你不也正好可以读书嘛。”
“啊?这样吗,你好不容易来一趟,变作陪我读书,太委屈了吧。”
“哪有。”秦三月说,“我是为你而来,只要你在我身边就够了。”
居心玩味一笑,“你在给我说情话吗?”
“欸,是是是,说得好吗?”秦三月皮笑肉不笑。
居心瞧着秦三月这神情,不太自在,岔开话题,“那就依你吧,不过啊,我读书的时候,很认真的,可能顾不到你,不要到时候说我不管你啊。”
“不会的。”
“那,咱走着。”
“你这是哪儿的口音啊。”
“大周官话就是这个调调。”
“怪……实在的。”
“哈哈。”
两女结伴前往紫墨池。
居心在紫墨池有自己专属的书亭,所以,日常用书基本都一直放在那里,不用再带书过去。
进入后院后,周围一下子就安静下来,空气里流淌着静谧的气息。
居心习惯性地脚步放轻,呼吸放缓,一下子像是换了个人。
秦三月瞧着,这样地居心才像是个温文尔雅的书玉嘛,跟平常的疯丫头截然不同。
居心的出现,依旧是招来一些目光,同时这些目光也从秦三月身上扫过。
对于秦三月这个不眼熟的人,紫墨池里研读经书的人并不在意。照着居心说,能够在紫墨池有自己专属书亭的都是非常优秀的书生书玉,大多一心只在读书上。
居心领着秦三月走进自己的书亭里。
将门关上后,居心才轻声说:“这书亭可是有来历的。”
“什么来历?”
“甄云韶,你还记得吗?”
“嗯,记得。青梅学府的标杆嘛。”
“这个书亭之前就是她的专属书亭。”
“哦?那现在为什么成你的了?”
居心不急不缓解释道:“我们第一次相遇那场荷园会过后,甄云韶就离开青梅学府了,没再回来。等她那一届学生毕业后,学府就把这个书亭重新腾空,计划交予新生综合表现第一名使用。”
秦三月笑道,“你就是那个第一名啊。”
居心不好意思一笑,“低调低调。”
“哦哟,开始给我做作了。”秦三月打趣道。
“安啦安啦。”
“这个书亭有名字吗?”
“嗯有,每个专属书亭都有名字的。我的这个叫心居,就是名字倒过来。”
“欸,我还以为你会取个跟何依依相关的名字呢。”
居心白了一眼,“我有那么酸吗?”
“写得出《买菜记》的人怎么会酸呢?是吧。”
“好你个三月,嘲笑我!”居心招手就要去折腾秦三月。
“禁止打闹!”
居心不满地停了下来,“晚上有你好看的!”
“别说这种奇怪的话。”
“好啦好啦!不要打扰我啦,我要专心学习了!”居心捂着耳朵摇头。
秦三月笑了笑没说话,就坐在她对面的石凳上。
居心果真就安静下来,立马就投入到学习当中。
这种高效率与超强的专注度着实是让秦三月刮目相看了,想着不愧是能拿到新生第一名的人。
秦三月不再打扰。事实上,她是的确对紫墨池很感兴趣,准确说来是池子里泛动的紫墨感兴趣。先前向居心传递意识表达的时候,就注意到了这紫墨的独特气息,现在自然是要好好探究一番。
白丁家族之疯癫穿越 钟子琪
秦三月对这种东西最感兴趣了。
她随手从居心的书堆里拿来一本书。她一颗七窍玲珑心,只需要将小部分的心思放在书上,便能仔细品读,余下的心思全用来感受紫墨了。
紫墨的独特气息在书亭外面泛动,其流动空间很小,且速度也远低于外面普通空间的气息。
秦三月捕捉一缕气息来,开始在脑海中解析。
凭借着无穷极的算力,紫墨气息的本质一一呈现在她脑海中。
紫墨的气息从概念上说,是大道文气的一种,但又不是自然大道文气,是后天所生。准确说来,是被人创造出来的文气,然后以某种方式留在了这里。
一了解到这个,秦三月兴趣昂扬起来,继续分析探究。
她尝试用留在紫墨气息里的其他残余气息去推演创造处出这种文气的人的事。
逐层解析,首先她解析了创造文气的手法。
这种用模糊概念推演精准事件的事,即便是十分精通气息控制与推演的秦三月,做起来也并不轻松。只能说,她有着无限度的算力,只需要费事件,如果精力和意识撑得住,迟早都能推演得出来。
居心专心地学习着,并不知道秦三月在做着什么。当然,就算她将目光放在秦三月身上,也只能看到其认真看书的模样。
秦三月持续性推演着,渐渐地,她的脑海里浮现出一个十分模糊的身影来,模糊到完全辨别不了种族和性别。
从这个身影上,不断有什么东西掉落下来。
秦三月的意识跟着掉落的东西之一一直往下沉降,直到某一刻撞击在大地上。
撞击处出现一个巨大的凹坑,凹坑中间有一块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紫色结晶状物品。
然后,时间不断往前推演,秦三月感受到了沧海桑田般的变化。这个砸出来的凹坑逐渐被山石移动,风吹雨挂所填满,那块紫色的结晶被深埋其中。
随后,又是漫长时间的演变。
这块埋葬着紫色物品的土地上人来人往,不知过去了多久,经过一次地震后,土地开裂,形成了一个新的深坑,依稀间有紫气泛出,几场大雨后,这个深坑形成了湖池。随后不久,一座大型园林式建筑拔地而起。秦三月感受着,便知这建筑是青梅学府。
于是乎,她也就明白了,紫墨池就是这般形成的。而之所以会有这种特殊的紫墨气息,便源自那块潜藏在池底的紫色结晶。
那东西到底是什么?而且,似乎还有着许多同样的东西掉落在这座天下。
秦三月愈发好奇,立马开始新的推演,这次她将精力集中在掉落了紫色结晶的那个身影上,希望能够对其形象和身份探知一二。
星河血
直接推演形象和身份更加困难。
刚开始,秦三月简直感觉自己像是碰到了一堵厚度无限的墙壁,自己的意识根本无法穿透。
拐个红娘做王妃
之后,她开始不断根据紫墨的气息修正自己的推演方法,让自己的意识更加适应其气息。
调整推演方法相对简单一些,没用她太多时间。但即便是调整后的方法,去推演那个身影的形象和身份,依旧很慢,只能说能推就好。
于是,秦三月打起了耐心战。
整个期间,居心出去吃了午饭和晚饭,叫了好几次她,她都没有意识到,完全沉浸在推演之中。居心也懂得她应该是在做需要高度专注的事,尽可能地不让外界环境打扰到她。
从上午,一直到傍晚,太阳下土了,天彻底暗下来。
紫墨池周围的书亭都点起了灯,亮在泛动紫色液雾的池子旁,像是紫色星空里的星宿。
月头高升的某一刻,秦三月的意识终于穿透了那层壁垒。
但,她并没有看到那个掉落了紫色结晶的身影,看到的是远处天际有着一条弥盖了一切的黑线。那条黑线缓慢地推进着,所经过之地,全都湮灭成虚无。
她亲眼看到,一座庞大巍峨的山,像沙堆一样被那条黑线侵吞。
对气息异常敏感的她知道,那条黑线并不是在摧毁,而是在湮灭,湮灭包括实体在内的一切相关物。如果非要简洁地形容,那就是在改变规则,将规则里的“用”改为“无”。
那条黑线不给人任何压迫感,却让人发自内心的感到恐惧。
那种超越认知的力量,那种高出规则的力量……
它在湮灭着整座天下!
秦三月什么都没看到,直看到那条黑线向自己而来。
她呆滞地看着。
就在那黑线要将她着跨越了空间与时间的意识所吞没时,一片紫气从身后而来,冲进黑线之中。
然后,她看到一块又一块紫色结晶从天上掉落,落在天下各处。
她现在的推演能力并不足以支撑她的意识在这样的环境里待太久,很快,她就感到脑袋发出剧烈的疼痛以提醒她该结束推演了。这种疼痛随着紫气越来越浓以很快的速度递增。
立马,她就坚持不住了,意识开始萎靡,表现出来的便是眼前的景象开始变得模糊虚幻。
她极力地控制自己的意识在漫天紫气中寻找。她要找到那个身影。
但,意识的萎靡她并控制不了。
很快,意识退散。
只是,在退散的最后一刻,她恍然间看到紫气中倒映着一副面容。虽然并不算太清楚,但她依旧识别出来,那面容好像是她的倒影。
“唉,看来还是没推演到……”
心中这样感叹完后,书亭里,她的身体一软,摔在地上。
对面的居心惊醒,看到秦三月倒在地上,“三月!”她立马甩笔丢纸迎上去。
而与此同时,外面突然闪烁起爆裂般的紫光。
居心一把将秦三月扶起来,然后下意识向窗外看去,只看到,似乎有一块美丽的水晶,漂浮在紫墨池上空,散发着十分耀眼的紫光。
紫光在青梅学府后院爆发,如同坠落的紫色星辰,吸引了青梅学府所有人,乃至于远处城中人的目光。
他们驻足观望着,美丽大气的紫光照亮黑夜。
青梅学府另一处,某间小屋里,戈昂然陡然从推演大道中惊醒过来。他的心十分激烈地悸动着,身体里,大道里的文气不分缘由地躁动起来,好似要脱体而去。
他立马放开神魂探究原因,转瞬间发现紫墨池的异象。
我老婆是重生大BOSS
随后,一个闪身,他消失在这里,出现在紫墨池。
“这是……上殷正气!”戈昂然眼中迸发精光,“原来这里紫墨池的文气是上殷文气,上殷啊!”
神医少年混都市
虽然不解为什么紫墨池突然爆发了,但他清楚,必须马上控制住,不然文气会迅速逸散。想着,他身后浮现出一尊巨大的虚像,这尊虚像手捧书拿笔,举笔凌空虚写,随后强行划出圣人领域将紫墨池罩住。虽然没有昭告天下,但他收取了明安城封神一事的大运,已然成为了圣人。
对于外面的人而言,便是后院的紫光突然消失了。
罩住了后,戈昂然尝试着安抚躁动的紫色上殷正气。
但,他发现自己的浩然正气,并不能去安抚上殷正气。
随后,他又强行去镇压,但越是使用强力,上殷正气反而越是躁动,好似要直接突破圣人领域了。
戈昂然先后尝试了许多神通,不乏圣人大道神通,但都束手无策。
正在他开始急切的时候,书亭里的秦三月悠悠醒来。
“啊,三月你醒了!”居心转焦急为欣喜。
“怎么了?”秦三月头还有些痛。
“不知道啊,刚才你突然晕倒了,然后外面紫墨池躁动起来,爆发出剧烈的紫光。我正打算带你离开这里,突然紫墨池又被什么奇怪的气息给罩住了,我打不开书亭的门,只好焦急等待着,然后你就醒了。”居心快速把事情大概说完。
亲爱的鬼神大人
玲珑术士 魂馆溟
秦三月扶着桌子站起来,朝外面看去,赫然看到那个推演中发现的紫色结晶。
此刻,紫色结晶散发着十分耀眼的紫光。
随后,她开始感受周围的气息,立马就感受到了十分浓郁的熟悉的气息。
“这是……戈昂然戈院首!他使用了领域?难道是为了控制那块紫色结晶?”
先婚厚愛:霸上溫柔大叔 林婉約
秦三月快速分析着。
她想了想,似乎除了自己强行推演,应该没有什么能够轻易唤醒这块沉睡了不知多久的紫色结晶。
这么看来,应该就是因为自己了。
秦三月不由得有些愧疚。她也没想到自己的推演会导致这样的后果。
感受到紫色结晶的气息越来越躁动,似乎快要突然戈昂然的领域了。她是知道紫色结晶气息的威力的,连那湮灭天下的黑线都能对抗。难以猜测逸散出去后会造成多大的破坏。
秦三月无法接受自己这样的失误。
她立马决定要做点什么。
但是该怎么做呢?
很快,她想起自己在神秀湖主持祭祀的时候老师教她的办法。
容不得半点迟疑,她立马闭上眼,全身心地感应紫色水晶,与之进行共鸣。
令她惊讶的是,自己的意识刚接触到紫色结晶,就达成了共鸣,而且,似乎对方还挺激动的。
她顾不得多想,开始接引起散发出的气息,像接引自然母气那般。
上殷正气一股脑地钻进这个书屋,然后争抢似的冲进秦三月身体里。
居心看到了十分可怕的一幕。她看到秦三月整个人陡然间变成了一个紫色的人,好似变作了紫光。
快穿:冥皇在上我在下
而这样的一幕又一瞬间消失了。
连同着外面的紫光也消失了。
整个圣人领域,一下子平静下来。
戈昂然愣了许久,才反应过来,他不明白发生了什么,怎么上殷正气一下子就全部消失了?
一丁点儿都没剩……
不过,消失的最后一刻,他依稀看到某座书亭闪烁了一下紫光。
他目光投向那里。
那里是,居心的心居。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