妍佩資訊

精华玄幻小說 冷麪王爺太傲嬌笔趣-第一百六十一章 天意如此熱推

冷麪王爺太傲嬌
小說推薦冷麪王爺太傲嬌冷面王爷太傲娇
苏樱雪在蒙汗药的促使下昏睡了一整天,等她恢复意识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她没有睁开眼睛,依旧紧闭着双眼,她能感觉到墨瑾轩在给她掖被子,动作也极其温柔,但却丝毫激不起她心中的一丁点波澜。
无所适从的荷尔蒙 王千马
瑾舟赶了很久的马车,他感觉有些疲累,马也需要休息,便自作主张的停了下来。
墨瑾轩感觉马车停了下来,他开始警惕了起来,“为何停了下来?”
“四王爷,我们都赶了整整一天的路了,要不休息一下?你也需要吃点东西了,马也需要喂食了。”
墨瑾轩思考了一下,觉得瑾舟说的也不无道理,“那就在原地休息,”他用深邃的眸子看了几眼苏樱雪的睡容,然后下了马车。
随行的侍卫就地生起了火。
瑾舟从马车上拿来吃的递给了墨瑾轩,“四王爷,现在只有这些烧饼了,你先将就的吃一点。”
墨瑾轩接过烧饼就吃了起来,虽然他是王爷,但他知道,凡事都要靠自己争取,不然就永远只配吃烧饼。
苏樱雪感觉马车里没有了动静,她悄悄的睁开了眼睛观察了一下,她能透过窗户看到外面的火光,她小心翼翼的起身,生怕弄出了一点声响,其实她也想遵守承诺,留在墨瑾轩身边,但一想到墨宸宇她就做不到,而且她相信墨宸宇必定不会坐视不管,必定会寻她,到时候墨瑾轩肯定会用她威胁墨宸宇,她想着,不如逃走,逃到一个谁都找不到她的地方,从此以后,是生是死,她都不想再牵扯到他们的斗争中去了,眼不见为净。
“四王爷,十王妃还没有醒吗?”瑾舟扭头看向马车。
“以后叫她公主,她已经不是什么十王妃,”墨瑾轩想着是不是蒙汗药给重了,所以苏樱雪才一直昏睡,他想着起身准备再去看一下苏樱雪。
苏樱雪因为身上有伤,所以行动并没有那么自如,她小心翼翼的推开马车的后窗户,准备悄悄的爬出去。
墨瑾轩掀开马车的帘子,正好看到苏樱雪在笨拙的爬着窗户,他没有打搅苏樱雪,只是觉得格外的有趣,他甚至开始幻想,如若他能和苏樱雪一起过日子,那生活该多么的丰富多彩啊!
苏樱雪一只脚刚跨出马车的窗户,正在她准备跳下去的时候,不巧看到一条蛇正在马车的下面,她吓得打了一个冷战,差点叫出声,正在她犹豫到底要不要跳下去的时候,墨瑾轩的声音突然响起,让她尴尬的想要找个地洞钻进去。
“你这又是想活动身体吗?但这可不比客栈哦!这荒郊野外,处处是危险,你想活动身体,干嘛爬窗户啊?”
苏樱雪身体僵住了几秒,然后她扭过头来看了墨瑾轩一眼,她听的出墨瑾轩是话里有话,她心里又痛恨无处不在的墨瑾轩,又嘲笑自己的愚蠢,为什么每次逃跑都要翻车,“我喜欢怎么样活动身体,那是我的事,要你管,”她假装正定自若的又从窗户上爬下来。
墨瑾轩宠溺的看着口是心非的苏樱雪,又无奈又难过,“肚子饿了没?我给你拿个烧饼吃?”
“你说呢?”苏樱雪没有好气的回答,看都不想看墨瑾轩一眼。
墨瑾轩拿了一个烤热的烧饼,然后又倒了一点蒙汗药在烧饼上,他不以这种方式,他害怕苏樱雪又会做出什么不能控制的事。
苏樱雪拿着烧饼仔细观察了一下,虽然她很饿,但她是真的不敢吃墨瑾轩给的东西,她下了马车,走到火堆旁坐了下来。
“不吃吗?”墨瑾轩看着苏樱雪仔细检查着烧饼有些心虚的问。
苏樱雪撅了一下嘴,然后把烧饼递给了身边守着她的侍卫,“我从小就不爱吃烧饼,给你吃吧。”
侍卫看着墨瑾轩正用犀利的眼神看着他,他不敢接。
苏樱雪看情景,大概知道侍卫的心理,她又将烧饼递给了墨瑾轩,“你要吃?我递给哪个,哪个必须得吃。”
墨瑾轩肯定不敢吃有蒙汗药的烧饼,他给旁边的侍卫递了一个眼神,“还不赶快拿去吃,吃完了就去旁边休息会儿吧。”
侍卫满心欢喜的接过烧饼就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瑾舟,去打只野兔过来。”
瑾舟虽然很是不情愿,但只能领命前去了。
墨宸宇骑着马在黑夜中狂奔着,片刻都不敢停留。
“王爷,你的身上还有伤,我们休息会儿吧?”秦风紧跟着喊道。
天下 無 爺
“无碍,先追上墨瑾轩再说。”
李文翰也正有此意,所以一路上他只顾狂奔,也没有想休息片刻。
墨瑾轩深情的看着苏樱雪苍白但不失美艳的面容,他甚至一阵恍惚,突然想放下一切,只想与他喜欢的女子共度一生,“樱雪,你恨我吗?”
苏樱雪坐在火堆旁许久没有说话,她低着头看着被风吹的忽大忽小的火苗,不觉陷入了回忆中,她满脑子都是墨宸宇挥之不去的身影,其实她知道墨瑾轩从未伤害过她,但她心里只有墨宸宇,所以墨瑾轩伤害墨宸宇就等于伤害她,她怎能不恨?
苏樱雪的沉默让墨瑾轩回到了现实,他知道没有权利,他更留不住苏樱雪,他双眸开始变冷起来,“我知道你恨我,现在哪个不恨我?但我已经不在乎了,等到我得到我想得到的一切,那些恨我的人都会不复存在。”
苏樱雪听着墨瑾轩狂妄的想法,不自觉的冷笑了一下,“到最后你会发现,平平淡淡才是真,以你现在的身份,完全可以大富大贵的过一生,而你偏要去争夺一些不属于你的东西,弄的众叛亲离,你这样真的有意思吗?以前的你,配的上这世间所有的美好,但现在的你…….,”她摇着头没有再讲下去了。
墨瑾轩明白这些道理,但他不甘平庸,从小到大,心中积攒了太多的不甘与委屈,他要报仇,要争夺,让所有小瞧他的人对他俯首称臣,“你知道吗?虽然我也是皇子,但我却与其他皇子的身份地位截然不同,本该与你联姻的我,最后却被十弟替代,你叫我怎么甘心?”
鳳 隱 天下
青春若不逗号 亦若予
苏樱雪听完墨瑾轩的讲述愣了一下,她的脸色变了又变,吃惊转变成同情,又变成无奈,她不知道这其中还发生了这样的事,那确实是有点看不起人了,她清了一下嗓子说:“那只能说她与你没有缘份。”
“她?”墨瑾轩不明白苏樱雪所指的她是谁。
“对,就是她,原本可以跟你联姻的天姿樱雪,但我并不是她。”
墨瑾轩很是吃惊,“你不是她,你是谁?”
“说来你也许不相信,甚至会觉得荒谬,但我真的不是她,甚至不是你们这里的人,所以不仅她跟你没缘份,连我都跟你没缘份,这是天意,所以天意不让你拥有的东西,你何必强求呢?人怎么能与天意抗衡?”
墨瑾轩确实觉得苏樱雪说的荒谬,他微微一愣,也不想再去管苏樱雪到底是谁,他只知道,他喜欢的就是眼前的这个人,哪怕逆天改命,他也要试一试,他低头嘲讽的笑了笑,低敛下的眉眼里藏起了狠戾,“天意如此?那天意对我未免也太过分了些,我就要与它斗一斗。”
苏樱雪看劝不动墨瑾轩,只好放弃。
月似芳菲尽
瑾舟打了一只野兔回来,暂时打破了僵局。

6jz0a笔下生花的小說 冷麪王爺太傲嬌 txt-第一百四十七章 以爲出現了幻覺鑒賞-5h5nf

冷麪王爺太傲嬌
小說推薦冷麪王爺太傲嬌
深夜,月光朦胧,一个建筑怪异的院子里,一个穿着怪异的巫师闭着眼睛坐在月光下,她手中握着一颗极大的黑色珠子,脸上的表情庄重而又神秘。
“巫师,我派人多次请你大驾,可惜都没能请动巫师你,所以今日我便亲自来了,”北沫雪身穿一身黑衣,脸上满是崇拜之情,语气也恭敬有礼,不敢有丝毫不敬。
巫师闻声,睁开了一双墨色的眸子,她冷撇了一眼北沫雪,然后又闭上了眼睛,“公主不惜远道而来,既然来了,那就说说你的请求吧?”
北沫雪立刻跪在了地上,双手合十,“我有一个特别深爱之人,但是不管我如何努力,他就是不爱我,我听说有一种巫术叫蛊魅,我想请巫师你传授我蛊魅之法。”
巫师没有立刻回应北沫雪,她就那样静静坐着,直到过了两个时辰,她才缓缓睁开了眼睛,见北沫雪还跪在地上,她点了一下头说:“见你如此诚心,那我便教你蛊魅,蛊魅虽能蛊惑人心,但也只能魅惑一个心如止水的人,如若被施蛊之人心中爱极了一个人,你是无法真正蛊惑他的心,他内心所爱之人可以唤醒他,所以我劝公主还是不要太过执着。”
野蠻甜心別想逃 小桃花
误惹妖孽魔主
北沫雪听完了巫师的话,有些垂头丧气,“为何会这样?我听说的蛊魅可以魅惑人心一生一世?”
“此言差矣,任何巫术都不是一劳永逸的,如若真如此神奇,这世间岂不是没有真正的感情所在了?”巫师意味深长的说,她已经一百岁了,虽未尝过情爱之味,但她却把情爱之事参悟的透彻。
北沫雪考虑了许久,她还是决定一试,她不信墨宸宇心中爱极了苏樱雪,为了让墨宸宇爱上她,哪怕万劫不复她也甘愿一试,再说,此生她不可能再让苏樱雪出现在墨宸宇的面前,“巫师,请你传授我蛊魅。”
“你真的考虑清楚了?我见过很多人学了这蛊魅之术,都是无功而返,而且悔不当初。”
位面之大俠養成系統
藏金潭奪寶 卡爾·麥
北沫雪犹豫了一下,然后还是决定一试,“我考虑清楚了。”
巫师见北沫雪如此坚定,便决定传授,“那我便传授你蛊魅,但其中要付出的代价,公主你不一定承受的住。”
“不管任何代价,我都要试一试,”北沫雪口气坚定。
“既然公主如此坚定,我想也必定不会再后悔,但你要用你的心头血来换,这疼痛非常人能受,而且一旦施蛊,你会瞬间老十岁。”
北沫雪没有犹豫,她拨出小刀就准备往自己的胸口上刺,但被巫师给阻止了。
“公主慢着,这心头之血必须得我亲自取,公主你只需要闭上眼睛即可。”
北沫雪用异样的眼神看了一眼巫师,然后将胸口露出了一点缝隙,她紧张的闭上了眼睛。
巫师起身走近北沫雪,她伸出手拔下自己的发簪,然后刺穿了北沫雪胸口的皮肤,她转到北沫雪的身后,用内力将北沫雪的心头血逼了出来,鲜血在空中汇成一条血红的丝线,凝结成鲜红的血珠,没有人知道她真正的年龄,因为只有服用少男少女的心头血,才能延缓她的衰老。
重逢未晚
北沫雪疼的眉头紧锁,额头的冷汗顺着脸颊滑落下来,片刻之后,她才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她看着取完她心头血的巫师,貌似更年轻了一点,容光焕发的,但她现在没有心思想其它的,“现在可以传授我蛊魅了吗?”
“公主不要心急,现在你要做的就是心无杂念,只有心无杂念才能记得住心经,不然你是无法习得这蛊魅。”
要做到立刻心无杂念,北沫雪还做不到,她只能慢慢地调整自己的心态,她尝试了几次,但还是不行,墨宸宇已经占据了她整个思想,再加上取完心头血之后的疼痛,更是让她心烦意乱。
巫师见北沫雪心神不宁的样子,她站起身来说:“我看公主一时还做不到心无杂念,不如明晚再试,公主你可以就在这院中静静心性。”
北沫雪艰难的点了点头,她脸色苍白的可怕,她起身坐在了石凳上,人瞬间失去了意识。
翌日,经过两天的紧赶慢赶,苏樱雪终于来到了目的地,她拖着疲惫的身体,在李文翰的搀扶下跳下了马车。
墨宸宇通过城楼的窗户眺望着街角,他脑子里思绪万千,杂乱无章的想着很多事情,但唯一让他感到清晰的是他对苏樱雪的思念,那种想见又不能见的无奈使他快喘不过气来了,突然,街角一个他朝思暮想的身影就那样出现在了他的眼中,他一度怀疑他出现了幻觉,他闭上了眼睛,努力让自己理智。
苏樱雪站在原地四处眺望,她仿佛看到了一个她熟悉的身影,她红着眼眶看了片刻之后,然后不舍的收回目光,她知道,即使不是隔山隔水,但她此生都与他不复相见了,一阵凉风吹来,她眯了一下眼睛,眼泪顺着她的眼角流下来。
李文翰看着流泪的苏樱雪,心里咯噔了一下,“樱雪,你怎么又哭了?”
苏樱雪擦了一下眼泪,努力挤出了一个微笑说:“没有,风吹的。”
李文翰明白,苏樱雪只是假装坚强,他只是不愿意点破,苏樱雪说什么他便信什么,“外面风大,我们先找个地方安顿下来。”
“嗯,”苏樱雪点了点头。
良久,墨宸宇睁开眼睛再次望向街角的时候,已经不见了苏樱雪的身影,他绝望的冷笑了一声,“果然是我的幻觉,她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我想她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我了吧?”他自言自语着。
天幻仙机
末世之本源進化
在妳心上,人生薄涼又何妨
李文翰开了两间房,“樱雪,舟车劳顿了两天,你先回房休息一下。”
苏樱雪也着实是累了,身心疲惫不堪,她点了点头,感觉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我只想安静地肝成就
異界刀神 雲龍隱
秦风送苏樱雪进了房间,“妹妹,你先睡会儿,有大哥在外面守着门,你安心睡吧。”
“嗯,谢谢大哥,”苏樱雪关上门的那一刻,眼泪瞬间夺眶而出,她想着自己还有什么不满足不幸福呢?有这么一个大哥,有那么一个挚友,心里还有一个最爱的人,怀揣着这些美好的回忆,她这一辈子就足够了。
“秦兄,你在这里好好守着樱雪,我出去找找他的消息,看他能否从那个北奕公主那里弄到了另一半解药。”李文翰回想着自己刚下马车的时候,正好看到了墨宸宇的身影,只是当时他假装什么都没看见而已。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