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其他小說

8i6g5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玩家超正義笔趣-第一百四十九章 名與命的操縱者讀書-6bp39

玩家超正義
小說推薦玩家超正義
“如果我要揭示并破解缠绕在我身上的阴谋,需要付出多少圣光印痕?”
安南询问道。
面对这种堪称冒犯的询问,悲剧作家却是完全没有生气。
祂只是不急不躁,笑眯眯的通过镜子望着安南:“那就要看具体是什么阴谋了。
“【阴谋】这个词,如果宽泛来讲的话那含义可就广了。光是以‘爱’为目的,正在对你实行‘阴谋’的人就不下十人;还有人并不知道你的存在,而他们的阴谋又与你相关——这算不算?
“假如我要将全部的东西都告诉你,那么这就不是一百多条圣光印痕能解决的事了。这已经与【阴谋】这一真理密切相关了。”
“那就一条一条来。”
安南毫不犹豫的答道:“关于狼教授的呢?
“——他将多琳送到我身边,是想要做什么?他成为狼教授,是想要做什么?”
“还用问吗?”
悲剧作家悠然答道:“你自己心里不是有答案了吗?”
“我只以为你是乐子人,可不知道你是谜语人。”
安南冷声道:“我是在用圣光印痕购买答案,阁下。”
况且,我心里的答案可多了。
甚至互相矛盾的也有。
我来看参考答案,可不是为了看“某某题,略”的。
“这条问题值四十印痕。”
悲剧作家摇了摇手指,嘴角上扬:“‘弗雷德里克’啊……你可知道,他为何姓氏叫做狼之心?
“因为他真的将自己的心脏换成了狼人的心。
“正如你所见,他进行了一番挺有意思的布置。又是将自己分成两半、又是切割自己的记忆、又是更换自己的名字……他就自以为,能够从我身边逃走了。”
——怎么可能。
悲剧作家这句话没有说出口来。但嘲讽而愉快的心情,已然透过镜面被安南从他的脸上读到。
祂的矜持让祂的表述,永远不会那么直截了当。
“我可是第一个完成了自我切割的神。也是对‘名字’研究最深的神。”
悲剧作家话音刚落。
安南眼前才终于出现了提示:
【得到神秘知识:阴谋与谋杀之神“悲剧作家”的第二重真名】
【此神秘知识可作为“黄金咒文(偶像学派):真名掠夺”使用】
不能作为影响来施展仪式、也不能用来呼唤神明。
“悲剧作家”竟能将自己真名的神秘知识,净化到如此单纯的地步……
“记好,这是‘墨兰波斯’。而不是‘索福克勒斯’。”
悲剧作家伸出手指,作出了一个噤声的手势:“你自然也可以用‘索福克勒斯’来举行仪式,但我早已不特别将其划为神秘知识了——只有在‘索福克勒斯’这个名字在仪式中被念出时,它才会作为一个神秘知识而与我对应、并在响应的瞬间就被消耗掉。
“毕竟只是假名嘛。虽然被所有人知晓的假名,同样也能算是真名……但让人忘却自己的假名,也没有什么意义。
“而如果你有什么事,就直接呼唤我的真名。为了防止被你乱用而忘记,我就收回了这个名字上面缠绕着的其他力量。毕竟这是除了你之外,没有人知道的名字——曜先生也因为‘问这个问题的人是你’,才会将它告诉你的。”
悲剧作家悠然道。
简单来说,就是“索福克勒斯”是办公电话,而“墨兰波斯”是私人电话呗……
安南瞬间理解了悲剧作家的意思。
随着他与悲剧作家的对话,他越来越能理解这种绕半个圈子说话的风格了。
不过,能够自如的操控自己真名这一神秘知识中所掺有的力量……
安南不敢说其他正神没有这项能力——毕竟听起来也没有太大作用,说不定只是祂们没必要这样做。但安南也能看得出来,这的确是相当精细的手笔。
“所以,你也知道他试图通过操控自己的名字,来从我身边逃走,是多愚蠢的事了吧?”
黑发黑眼、五官深邃的优雅中年人露出一个嘲讽的微笑:“用你们那个世界的话来说……是叫班门弄斧,是吧?”
“你说你的,别扯到我身上。”
安南冷静的一句话塞了回去,强行打断话题。
“所以啊。他在发现,无论如何都不可能从我身边逃走之后……我想,他可能就有点疯了。大概。”
悲剧作家脸上的笑容始终优雅而温和:“他给自己换上了狼之心。又精心操控着狼人们,试图让这些狼人在凛冬公国攫取权力,这都是因为他在害怕我。
“而在他终于意识到,无论他怎样奉承我,我对他的态度也不会变化……我也不会取走他的性命时,他就果断将之前的阴谋放弃了,目的是为了保全自身。半途而废的阴谋……很讽刺吧?”
说到这里,悲剧作家轻轻摇了摇头,似有所指地说道:“一个醉汉随时能从醉意中挣脱的时候,说明他根本就没醉,只是在装醉。”
“那与我又有什么关系?”
“自然是想要试探一下,你到底是不是安南·凛冬。探针——你知道这个词的意思吧。那个小姑娘,只是一个命运探针而已。”
安南听到这里,立刻反应了过来。
“……是为了让她与‘安南’产生因果关系?”
“没错。你此刻使用的假身,是米开朗基罗在升华之前的最后杰作——它是有着自我意识、能够自行驱动的,免疫大多数先知与偶像学派法术的巫师型大理石魔像。
“虽然它不能偏斜黄金阶的偶像法术,但是很可惜……开启自己的‘神之眼’来查看命运之线的法术,最高级也不会超过白银阶。也就是说,弗雷德里克是无法查看‘吉兰达伊奥’的命运的。
“命运之线无法黏附于其上。那么也就无法隔空操控、震动、感知、影响你的命运……也就无法通过命运之线的梳理,通过查看过去来推断你的真名。”
因为“吉兰达伊奥”身上不存在命运之线,所以无法被高阶的偶像巫师查看过去曾发生什么吗……
安南很快就理解了这个问题。
等等。
既然如此——
“没错。”
悲剧作家抢先道:“因为你收留了她,所以‘安南’终究还是间接的与她发生了交集。
“如果‘吉兰达伊奥’不是安南的话,那么身家干净、又不会乱跑的小多琳,已经被他送给了吉兰达伊奥……为什么她身上会出现与‘安南·凛冬’相连的命运之线呢?”
她可不应该见过安南·凛冬。
……不对。
如果是在那个时候,狼教授才终于能够开始控制安南的话……他应该已经来不及了!
因为那个时候,玩家早就已经到了孢殖磨坊!
安南终于反应过来了。
为什么自己会被牵引着来到孢殖磨坊、为何自己会通过孢殖磨坊的梦而与奈菲尔塔利相识,而进一步的被牵引到了“噩梦:双子座”中……
甚至用与昔日的两人相似的“哈士奇与十三香”来破解了这一噩梦,而将“狼教授”藏匿于虚空的真实身份暴露出来……
狼教授不可能做这种事。
这对他来说完全没有好处。反而让他已经平静下来的生活再生波澜。
但对悲剧作家来说……这却无疑是难得的乐子。
“……原来,从最开始就是你?”
“是我。”
悲剧作家坦然应道:“在你离开诺亚之前……你从纸姬与无面诗人身边离开后,我就一直在注视着你。确切来说,是你在想要前往布龙菲尔德行省的剃刀领,以及它下面的孢殖磨坊时开始,就是我在影响你。
“之所以多琳没能顺利的刺杀你,没有被操控着回传更多的情报、也没有被狼教授亲自回收……是因为他隐约察觉到了,你正沿着我给定的‘引入剧情’而前进。
“——他当然,不敢再碰你。也不敢再把你困在地面上,浪费你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