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仙俠小說

fgt1t寓意深刻小說 樓乙-第兩千九百七十六章 城中軼事看書-i2ice

樓乙
小說推薦樓乙
不知过去了多久,兴许是三天也可能是三个礼拜,三人一直纹丝不动的待在酒桌旁,若不是摇光曾叮嘱不许任何人进入房间,以及摇光的玉符没有出现任何危险的预警,相信那些闻剑阁的长老们早就冲进来了。
这些日子发生了不少事,首先便是多言庆跟他的两个哥哥彻底闹掰了,并扬言不惜任何代价也要拿下霸王城,他给出的理由就是自己为霸王城付出了那么多,这些年劳心劳力这么久,不能以多欢喜一句痛改前非就全部扯平了。
多言景跟多言星提出要以资源补偿多言庆,却也被对方断然拒绝,他甚至讽刺他的两位哥哥,说他们俩给的加在一起,还不如他多言庆一年的支出。
这话倒也不假,首先是那个不省心的儿子多欢霆,每天在商盟分部之中消费极大,其次便是被给予了厚望的多欢序,为了能让儿子入选九星之子,他可是真金白银的填进去了不知道多少。
现在眼看着一切即将尘埃落定,楼乙却给了他一记响亮的耳光,尤其是那被请来的贵客,竟然一点面子都不给他,令他在这南城府中众人眼里颜面扫地。
事后他曾询问过多欢序,问他是如何将此人给请来的,他当初以为是靠着一些珍贵的资源跟钱财打动对方,结果多欢序告诉他,说是告知了对方如意骰子的事情,多言庆闻听此言当即就炸了。
这个秘密除了他自己之外,便只告诉了自己最器重的这个小儿子,他原本想着得到这宝贝之后,以后传给他让他能在闻剑阁中不断攀升,以后好让他这个做爹的在多家的地位也跟着节节高升。
现在可好了,事还没有办成,自己这个宝贝儿子却先一步将这个绝密的事情透露了出去,万一这个事传到了多欢喜的口中,那后果可想而知了。
多言庆急的是抓耳挠腮的,但是现在人已经进了陆盟,他不可能这个时候厚着脸皮将人抢回来,也正因为如此他才与两位哥哥彻底闹掰了,因为他已经彻底看清楚了,他们两个胳膊肘子往外拐,偏向他的侄儿多欢喜。
但是他却忘记了一个事,这座仙城本来就是属于多欢喜跟多欢乐两人父亲的,而且害死他们俩父亲的就是他这个做伯伯的,他之前所做的一切,都只不过是想要将这座仙城夺过来罢了,究其原因就是他想当然的以为,这座仙城本来就应该是属于他的。
问题是他自己个拥有一座仙城,欢喜界如此的广阔,以他的财力完全可以再创造出一座新的仙城,但是其变态的占有欲跟嫉妒心,使得现在的他彻底魔怔了,他忘记了事情的本末,只想着这座仙城就是应该属于他的。
多言庆现在已经被欲望跟贪婪冲昏了头,他派遣的大量的人员想要秘密潜入北城之中,但是北城之中不仅有楼乙设置的结界,还有央宗设下的重重封锁。
他的人只要踏入北城半步,就会立刻消失的无影无踪,就像是从未在这个世上出现过一样,气的多言庆想要动用他手底下的真正高手,但是却被儿子多欢序给阻止了。
因为如今闻剑阁的人正在北城之中,他若是执意派遣高手前往北城,很容易被多欢喜以及那个叫做陆康的家伙给利用了。
所以他极力劝阻父亲不要冲动,但是多言庆这口气咽不下,这些天他的脸都像是那乌云压顶一般的阴沉可怕,就算是多欢序也不敢多在其身边出现。
多言庆不知道都在做些什么,但是这几日进出其府的人员明显的多了起来,还有一些生面孔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这让多欢序多少有些担心,但是担心归担心,他实在是没有力量左右其父的思想。
多欢序曾想着去陆盟一趟,拜见一下宗门中的长老,看看能不能尝试着将他那位小师叔给接回父亲府中,以防止其父做出什么令他以及家族后悔的事情来。
但是他又想到若是自己亲自去了陆盟,那么父亲的人肯定会第一时间告诉他的,这个时候自己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无疑是在火上浇油,无奈之下多欢序只能打消了这个念头。
正如摇光所说的一样,多欢序其实并不是一个坏心肠之人,他同其父并不是一种人,只不过从小被捧在天上,衣食无忧,吃喝不愁的他,总难免有些高高在上桀骜不驯的性子,这一点其实在赫连举的身上也有体会。
他们缺少与周围人交际的能力,因为大多数的人接近他们这种人,都是带着一种巴结或是为了达成某种目的而来的,这无意中就让他们产生了一种印象,就是他们是高高在上的,周围人都应该敬着他们,恭维他们。
多言庆这边紧锣密鼓的准备着,多欢序这边心里七上八下的,而在北城这边,多欢乐同样心里慌慌的,不知道为什么他这几天总感觉有些心慌,这不是什么好的兆头,他总感觉有事要发生。
炎皇如今并不在其身边,上次一战炎皇消耗过重,现在应该是被送到什么地方静养去了,而就在昨日他的大伯跟二伯亲自登门,告诉他三伯的野心以及他们同对方交涉失败的事情。
如今多言景跟多言星都已经离开了霸王城,临走之时告诉多欢乐,让他最近千万不要出城,若是霸王城有任何变故,就让他好好待在城主府中,等待着他们的归来。
这一切的一切,似乎都在预示着什么,而他自己多次差人去找过楼乙,可是陆盟的人告诉去的人,说他们的盟主已经多日未见了,应该是同闻剑阁的那些贵客在商讨什么事情。
这也加重了多欢乐的担忧,他的大伯跟二伯在离开之时,曾经叮嘱过多欢乐,让他务必警惕陆康此人,他们告诉多欢乐,此人绝不简单,越是看不透的人越是危险。
起先多欢乐对楼乙是有绝对自信的,因为毕竟他是对对方知根知底的,可是现在他却不敢如此肯定了,至少在闻剑阁这件事上,对方可并未告诉过自己,他跟闻剑阁的这位贵客是相熟的,而且他们聚会却并未邀请自己,难道是因为自己不配跟他们待在一处吗?
多欢乐这边苦恼,央宗这边也是苦恼,就在日前他们听从楼乙的指示,在整个霸王城中秘密展开调查,但是进展却并不理想,因为许多的区域都位于其他势力的划定范围内,说白了这霸王城多欢乐一日没有正式接手,他跟手下就不能名正言顺的去查。
这秘密行动的代价就是进展缓慢,而且是令人发指的那种,尤其是在地底之下寻觅这种事,一旦动静大了,便会立刻惊动那些时刻绷着神经的霸王城地头蛇们,央宗对此也是颇为无奈。
而就在央宗秘密行动之时,其实霸王城的这些地头蛇们也并没有闲着,上次在多言庆府上的事情,令他们已经完全看清楚了外来的走向,他们频繁的互相接触,希望套出对方的真实意图。
最终他们还是凑到了一起,激烈的争辩着什么,而争辩的内容无非是选择投靠谁,是投靠有陆康扶持的多欢喜,还是投靠霸王城真正的地头蛇多言庆,他们知道这两者必有一战,尤其是在多言景跟多言星离开了之后,这种征兆就愈发明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