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仙俠小說

uu74r火熱連載小說 仙魔同修 起點-第4059章 比誰的腿長熱推-vgbad

仙魔同修
小說推薦仙魔同修
听小丑女说自己配不上叶小川,还说是自己死乞白赖的缠着叶小川,这让云乞幽恼怒不已。
云乞幽大声道:“我乃是邪神与玄霜仙子之女,血脉高贵,连四方天帝都不敢对我怠慢半分……”
小丑女道:“我还是丘长苏与贺兰菇的闺女呢,我姥姥是圣教亚圣贺兰女,拼爹嘛,谁不会啊。
呸,你除了脸蛋比我好看一点之外,哪里比得上我?”
云乞幽道:“你……你……我腿比你长!”
小丑女女哈哈大笑,叫道:“有没有搞错,你的腿有我的长?来来来,咱们比一下,看谁的腿长!”
小丑女当众就褪下了外衣,解开了群带,大长腿往前一伸。
云乞幽没有褪下裙子,而是将裙子上撩,竟然真的在和贺兰女比腿长。
这一幕,一旁的叶小川,上官玉,长孙无尘都傻眼了。
贺兰璞玉在魔教中绰号开心果,她从来都不认为自己长得丑,所以从不戴斗笠或者蒙面纱,就这么大大方方的以真面目示人。
但是她每天都活的很开心。
可是云乞幽是什么人?那是名动天下的凌冰仙子啊!
何为凌冰?
是冰冷如霜,不苟言笑。
这些年来,云乞幽在世人心目中也正是如此。
可是此刻,云乞幽竟然在和一个丑八怪吵架,还撩起裙子和对方比谁的腿更长。
这还是凌冰仙子吗?
这事儿只可能是她的姐姐鬼丫头干的,绝对不可能是她的。
此刻的云乞幽,在众人眼中,就像是一个十来岁的小姑娘,完全不像几十岁的老女人。
上官玉道:“叶公子,她……真的是云乞幽?”
叶小川身子一抖,道:“这应该是十三岁以前的她。”
上官玉道:“什么意思?”
叶小川道:“她的记忆……算了,这件事不是一句两句就能说得清楚的,以后你会知道的。
上官仙子,怎么样,联络上了你的那些同门了吗?”
见二女似乎没有要打架的意思,叶小川就没有再去理会她们,询问上官玉这边的情况。
上官玉面露忧伤,道:“应该凶多吉少。”
叶小川“惊讶”的道:“怎么,一个也没逃出去吗?”
上官玉摇头,道:“或许有一些吧,现在还没有准确的消息,只是师兄发给我的讯息说他们都死了。”
叶小川道:“我不明白,你们玄天宗怎么敢趟魔教的浑水,别说是一百多人了,就算是玄天宗倾巢而出,也不够魔教塞牙缝的啊。李玄音难道疯了?”
上官玉道:“人在绝望的时候,总会迷失心智,做出疯狂的事情。我也曾极力劝阻过师兄,可是,他一句话也听不进去。
我因为放心不下,所以私下偷偷潜入八尺山的。
我不该来的,我若不来,就不会亲眼看到那么多同门惨死在我的面前。”
关于玄天宗在八尺山的损失,叶小川没有丝毫怜悯。
这是他们找死。
人家血魂宗内部的事情,你非要过来掺和,还去刺杀血魂宗的宗主。
既然做了刺客,就得做好葬身在八尺山的心理准备。
而且撤退的时候,如果不是有人喊了那么一嗓子,说那些红衣人全是幻象,那几十人就有充足的时间逃走,何至于全军覆没啊。
叶小川不想过问玄天宗的事情。
他道:“上官仙子,等龙天山伤势恢复一些后,我们就会离开。现在西域太危险了,你跟着我吧,我会送你到玉门关,到了那里就安全了。”
现在上官玉也没有别的路可走,只能微微的点头。
道:“我们之间有很大的仇怨,你还能帮我,真的很感谢。”
叶小川道:“这一次事情之后,你我的恩怨算是两清了,以后再见面,或许咱们就要拔剑相向了。”
上官玉默然。
她对叶小川来说,没有深仇大恨。
但是叶小川对她来说,却有杀师之仇。
她知道叶小川所言都是对的,下一次再见面,二人就不会如此心平气和的站在一起聊天了。
天亮了。
关少琴并没有等到左秋毒发身亡的消息,而是等来了左秋彻底痊愈的消息。
关少琴道:“怎么可能?前几天不是传来消息,左秋的身体在恶化吗?怎么会忽然间痊愈?”
苏小烟道:“我们安插在圣殿内的暗桩,地位并不高,很难靠近左秋身边,打探的消息并不及时。
刚刚才探明,早在三天前,就有人在为左秋解蛊,用的是蚯蚓血。”
关少琴道:“什么!蚯蚓血?魔教中竟然有人懂得如何化解天人五衰蛊?是谁?五毒童子?雪医玄狐?”
苏小烟摇头,道:“都不是,听说是玄骨子的一位弟子,无意发现了左秋身上的天人五衰蛊,也是他帮助左秋解蛊的。”
“玄骨子?姑冥山的那位玄骨子?以前只听说他对阵法很有研究,没想到他还懂得上古巫蛊之术,魔教中果然是奇人辈出。
算了,左秋就算不死,长空与圣殿的高层也知道了左秋身中奇蛊,肯定怀疑是玄天宗所为,日后这两方势力免不得会起冲突,咱们在一旁坐收渔利即可。”
左秋虽然没死,但效果还是有的,关少琴给左秋下毒的本意,就是要挑起五行旗与玄天宗之间的仇怨。
可惜啊,她失策了。
在叶小川的刻意引导下,五行旗高层都相信蛊毒是天魔门中下的,根本没人怀疑是玄天宗做的。
而此刻,玄天宗总坛的神山,李玄音面色铁青。
屋中有不少人,除了玄天宗本门的屈尘,楚沐风,沐沉贤等人长老外,还有不少昆仑一系的其他门派的掌门。
这一次前去八尺山搞事情的,一半是玄天宗的人,还有一半是来自这些门派的高手。
现在一下子全部报销了,他们自然来找李玄音要个说法。
李玄音看着左宗元、梅海泉等人。
道:“任何行动,都有失败的风险。这一次你们每个门派只损失了数人,我们玄天宗损失才是最大的!”
左宗元道:“李宗主,老夫现在才知道,你们玄天宗派遣的都是一些老弱病残,修为最高的是廖四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