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仙俠小說

8ufjz人氣連載都市异能 重生西遊之證道諸天 線上看-第一千三百五十一章 妖魔合璧世難擋分享-hhw8k

重生西遊之證道諸天
小說推薦重生西遊之證道諸天
“这个,”
天魔南陌睁大眼睛,裙裾下的蛇尾由于太过震惊而无意识地摆动,惊起波光粼粼,洋洋洒洒,满空飞舞,状若鳞甲,摇有姿态,在她的目光里,恒元魔主甫一出现,如大日起于东山,横于晴空,纤云不见,群星黯淡,整个时空中,唯有这个第一魔主光芒万丈。
天上地下,惟我独尊。
强大,强势,无敌,睥睨乾坤!
叮咚,
天上坠落金花,渊水中涌出黑泉,上下一映,金黑相磨,铿锵有音。
叮咚,叮咚,
声音越来越大,花朵团团簇簇,四下时空里,隐隐有响彻恶念渊海的呢喃吟唱,礼赞恒元魔主,至高无上。
叮咚,叮咚,叮咚,
随时间推移,还有不少的魔灵被拘役过来,四肢上被套上有形无质的圆环,跪姿上抬,脚下,顶悬宝珠,连绵成一片,更添无上声势。
天魔黏花更是张大嘴巴,说不出话来。因为在恒元魔主的无上声势前面,刚才在恶念渊海掀起气象绝伦的上璟魔主、白念魔主和妄心魔主等人顷刻间被对比地渺小又无力,乍一看,根本不像同一个档次的。
“都是魔主,怎么会……”
黏花和南陌对视一眼,都能够看到对方眼中的震惊。她们俩当年见过恒元魔主对抗现世大能,并且从容退走,知道这天地间第一魔主实力深不可测,可眼前的这一幕实在夸张,这可是在气场上力压三个魔主啊。恒元魔主这天地间第一尊魔主到底有多强?
不只黏花和南陌两个天魔,凡将目光投向这一片恶念渊海时空的恶念渊海的生灵们,都先震撼,然后是惊惧!无他,在他们的眼前,恒元魔主这一尊天地间第一魔主出场太过厉害了!
“恒元!”
即使场中的上璟魔主这个算是和李元丰的心魔之主打交道算多的魔主,此时也是震惊莫名,她蛇瞳中激射光芒,死死地盯着不远处站在大殿里的李元丰的心魔之主,她想张口说话,却发现不知道该说什么。
上璟魔主多次和李元丰的心魔之主打交道,也深深知道李元丰心魔之主的可怕,正是这样,她才把很多注意力放到李元丰心魔之主上,比如学习李元丰的心魔之主创立心魔道,她也立下道统,就很有“见贤思齐”的意思。也是明白李元丰心魔之主的强大,上璟魔主才多方面帮助白念魔主和妄心魔主,一人不行,就来个聚众,来个人多欺负人少。可如今真正对上,怎么对方的实力如此可怕,自己人多也不行?
“怎么会?”
妄心魔主则是长长的睫毛抖个不停,连顶门上的庆云上都浮现出涟漪晕轮,一层又一层,一圈又一圈的,她本来好不容易融合了从西牛贺洲中九死一生归来的化身之力,达到积累的限制,从而破空出世,正是意气风发,不可一世,要有仇报仇,有怨报怨的姿态,但现在来看,这个仇和怨的对象实力太强,不好报啊。
“哈哈,”
李元丰的心魔之主看到震惊的三位魔主,目中余光再瞥过恶念渊海中央区域开始往后缩的天魔意念,忍不住放声大笑,笑声中毫不掩饰自己的强势和得意。
轰隆,
在笑声中,恶念渊海的规则之力都随之而动,惊雷贯空而下,霹雳行于渊水之上,和平滑如镜的水面一磨,似乎有不计其数的色彩团团爆开,妙音不断。
轰隆隆,
天地响应,四方拱卫,声势之大,难以用言语来形容。
要知道,随恶念渊海体量扩大,本质提升,李元丰的心魔之主顺理成章水到渠成地把自己的心魔道果的境界修为推到大罗境界。此境界,已是恶念渊海所能够承载的最大力量,是恶念渊海天道之下最强的力量。
更何况,李元丰可是有一手妖魔双道果合璧的。在以前,劫之道果是大罗层次,心魔道果不到大罗层次,两者合璧,一劫之道果,一心魔道果,也是让诸天万界的现世大能头疼不已,非常难受。而现在,随心魔道果也提升到和劫之道果一个层次的大罗境界,劫之道果和心魔道果的妖魔双道果合璧趋向于大成,更是厉害非凡。
如今刚一出手,就卷起风云,让恶念渊海上下的生灵们见识到极限之力。
“该死。”
上璟魔主境界修为要比刚刚出世的白念魔主和妄心魔主要高,而且她对诸天万界的现世大能也了解地多,所以她抢先一步看出来李元丰心魔之主的层次,玉颜不由得铁青,赶紧对身前的两个同伴说话,道,“恒元这个家伙不知道怎么做到的,已经有大罗的境界和修为。特别是在恶念渊海里,他要比诸天万界的现世大罗还要厉害。”
“大罗。”
白念魔主和妄心魔主听了,陡然一惊,在西牛贺洲中,孔雀大明王菩萨这个大罗金仙可是追得两个人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现在想起来,都有一种惊惧。虽然现在两个人是已经出世,驾驭的也是自己的魔主真身,还在恶念渊海这个自己的主场,可对上同样是大罗境界的恒元魔主还是不行。两者境界修为的差距,是明明白白摆在那里的。
“怎么会?”
白念魔主和妄心魔主对视一眼,都能够看到对方眼中的苦涩,他们刚刚出世,本是意气风发到无以复加,可迎来的却是当头一棒,真正认识到恶念渊海里的“残酷”!
“不能这样。”
上璟魔主的蛇瞳中突然有殷红如血的火焰跳跃,她背后束起的紫发飘飘,身上的气机在李元丰心魔之主的强大威压下,不但没有衰弱,反而更上一个层次,长啸一声,道,“我们三个对上恒元一个,不能够退缩!”
魔主生来强大,心性冷酷又骄傲,可上璟魔主一路走来,却甚是坎坷,因为不管何等时候,在恶念渊海都有李元丰的心魔之主压她一头。
按照常理,每个魔主的出世都是恶念渊海规则恭迎,四方庆贺,异象频现,光彩夺目,但上璟魔主刚刚出世就被李元丰的心魔之主算计了,被推入现世,刚一出世就被现世大能围攻,最后狼狈逃回恶念渊海。
这只是开始,在以后,上璟魔主因为自己的力量不够,甚至被李元丰的心魔之主抓到机会擒拿,捉到恒元天上。虽然那一次没有性命之忧,但上璟魔主身为魔主,视之为奇耻大辱。
至于以后,上璟魔主在恶念渊海中多次碰到李元丰的心魔之主,或是被呵斥,或是被驱逐,反正从来没有占据过上风。
正是这样,上璟魔主憋了一肚子气,就是要打败李元丰的心魔之主,她心中的天地间第一尊魔主恒元魔主。而在上璟魔主看来,如今她们三位魔主当面,是气势最盛,力量最强,是打败对方的最好机会。如果此次不战而退,恐怕以后会在灵台中种下负面的种子。
“不错。”
妄心魔主和白念魔主被上璟魔主尖锐的声音一激,灵台之中,顿时紫青覆盖下来,吹散迷雾,让两个魔主精神一震,他们同时长啸,一个轩然若天月,一个飒飒似秋音,合在一起,珠联璧合,冲李元丰的心魔之主去,道,“不管如何,都要斗一斗!”
轰隆隆,
三个人的气机合在一起,轰然响应,直冲云霄。
“可惜,”
李元丰的心魔之主见到这一幕,目光下垂,挡住眸中的异色。他突如其来,驭使妖魔双道果之力,来个先声夺人,就是想夺三位魔主之志,在他们三人的灵台中种下自己不可战胜的种子,让三位魔主从此没有超过自己的想法。可惜的是,三位魔主,上璟魔主、白念魔主和妄心魔主,他们三个都秉承恶念渊海的大运,关键时候,自有冥冥天已,让三人醒来。
这样的话,自己的打算就成空了。
“不过,”
李元丰的心魔之主眼中厉色一闪,纵然自己无法算计成功,但也得好好跟他们三人斗法一场,让恶念渊海的生灵们知道,自己依旧是天地间第一尊魔主,不但诞生最早,也是高高在上,不是其他魔主能够比拟的。
“咄。”
李元丰的心魔之主有了决断,居然后发先至,顶门上的心魔经升腾而起,大放光明,自其中迸射的篆文,每一个都蕴含着人心之变化,打向以上璟魔主为首的三位魔主。
上璟魔主有伴生魔宝万恶沉沦碑,白念魔主和妄心魔主两个人并蒂双开,珠联璧合,魔主中罕有,而李元丰的心魔之主手中的心魔经也是非凡,其介于神通和法宝之间,并且随心魔道的扩大和李元丰心魔之主境界修为的提升也在提升,潜力惊人。
以李元丰心魔之主大罗层次的境界修为,再加上心魔道在人间界和在其他界空扩散开来的恐怖势力,心魔经的威能强到不可思议。
轰隆隆,
就这样,李元丰的心魔之主,一人一经,对上三位魔主,真正的三英战吕布,打个不可开交。
好久之后,恶念渊海的中央区域,阴影叠嶂,黑暗幽深,突然间,只听一声轻响,自其中冒出一点玉芒,然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拉伸,眨眼间,就到了十丈上下,俨然一个玉盘,天魔黏花和南陌坐在上面,一个妖异,一个秀美,不分上下。
黏花裙裾摇摆,看着渊水,似乎还能够看到渊水上跳跃的弧光,那是四位魔主斗法的余波,经久不散,蕴含着毁灭之力,她想到自己亲眼目睹的地斗法,又是羡慕,又是无奈,道,“不成魔主,尽是蝼蚁啊。”
南陌也是如此想的,真正见识到魔主们全力出手,那种掀起恶念渊海的滔天巨浪,规则之力加身的情况,她们这些天魔和魔主比起来差距太大了。等级和力量上的压制,简直让天魔绝望。
“而且,”
南陌想到那一日的斗法,眸光冰冷,道,“恒元大尊以一敌三,都不落下风,威势无敌。只是对于我们来讲,不是好事啊。”
黏花想了想,表示明白,现在的局面是,恒元魔主一人睥睨乾坤,所向无敌,上璟魔主等三位魔主抱团取暖,虽奈何不了恒元魔主,但也能够抵挡。这样的话,魔主们之间会形成一种暂时的脆弱的平衡,他们之间的直接争斗可能会减少,转而会对恶念渊海的其他生灵比如天魔们动手,收拢手下,积蓄力量。如此以来,天魔们日子就难过了。
“只是,”
令南陌和黏花难受的是,她们说看得清楚,但无力改变。只能在面临这样恶劣局面下,尽可能保全自己。
“只能是加快步伐,提升自己的境界修为了。”
南陌和黏花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无所不用其极,尽快把境界修为和力量推到天魔的极限,成为堪比现世诸天万界天仙绝顶的程度。再以后,想办法看不能突破天魔界限,冲击魔主层次。
南陌和黏花知道上璟魔主和恒元魔主肯定在西牛贺洲有根基,可她俩可不敢求助于两位魔主。魔主们可是吃人不吐骨头的主儿,她们俩也是能从魔主手中获得好处,以后说不得得搭上自己,丧失自由。
“那只有西牛贺洲的那位妖族大圣了。”
由于李元丰的心魔之主悄无声息地宣传,恶念渊海的不少天魔们知道了李元丰鬼车真身在西牛贺洲中的地位和能力,也知道鬼车真身肆无忌惮不怕暗地里和宇宙阴域合作的性格,所以就想和李元丰的鬼车真身那里想办法。在两位天魔看来,毕竟对方再厉害,也说现世大能,对天魔的了解不会和魔主一样深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