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歷史小說

eport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三國之化龍-第695章 絕不叛漢-nics4

三國之化龍
小說推薦三國之化龍
虽然李易终于喊了自己一声岳父大人,也将话题引到了正事上,但伏完却无奈的发现自己居然无言以对。
李易拿他自己和周亚夫做比较是不恰当的,但有一点却是没错。
周亚夫遭难的借口是五百副甲盾,按照这个标准,天下诸侯都得去死,而李易尤甚。
当然,现在的天子不敢这么干,更没有能力这么干,但是,将来天子有这个能力之后呢,会有多少人挨收拾?
前些时间,天子被李郭二人欺压得太厉害,于是天子和朝堂重臣们商量,想要去荆州寻李易避难,基本上所有人都赞同,唯独伏完内心非常纠结。
如果天子去了荆州,朝堂这一方的势力与李易的势力之间必然会有一场夺权的争斗,并且是不死不休。
伏完不看好李易,因为李易的好名声在民间,而不再朝堂,再加上天子又是站在朝堂一方的,只要朝廷别太激进,慢慢来,耐心对李易的部下们分化拉拢,最终肯定能将李易的家业给吃下去。
伏完想过提点李易一下,但最终却是没开口,毕竟他是个汉臣,天子如果能避难荆州,先稳定朝居,再夺李易兵权,大汉很有可能再度中兴。
而李易就比较悲哀了,哪怕他乖乖的把一切交给天子,就算天子对他好感满满,可满朝文武却不会容他,因为双方本就不是一路人,李易身上的功绩对很多人来说更是嘲讽,不将李易打倒,他们如何光明正大的站在台前?
所以,回到李易所说的,他麾下有带甲之士数十万,这本身就已经注定,他与朝廷无法和平共处了。
至于李易如何才能保全身家性命,伏完心里有答案,但这个答案是不能说的,而且他相信,李易同样知道这个答案。
伏完正想着,李易再度问道:“岳父大人可能教我?”
伏完嘴唇动了动,他很想说天子会记住李易的功劳,今后绝对会对他如何如何,只是伏完觉得说这些他自己都不信的话,除了被李易嘲笑之外,毫无意义。
“唉。”
伏完叹息了一声,声音中满是无奈,他之前一直都怀揣着一个希望,希望有名臣猛将横空出世,辅佐天子,振兴大汉,结果李易却是毫不留情的戳破了他心中的幻想。
真有那样的人,不是最终天子不能容,就是朝堂百官不能容,几乎不可能善终。
“岳父大人可能教我?”
伏完正在感伤,却听李易又一次发问,就像是催命一般,他心中一阵烦闷,张口喝道:“你——”
奈何,“你”字出口,后面伏完却不知道该如何继续了。
李易笑了笑,这个问题伏完已经输了,便不再纠结,话锋一转,问道:“天子可还有别的话要问?”
伏完现在生气主要是为大汉,并不是完全针对李易,所以这火气来的快,去的也快,看了李易一眼,便沉声道:“李郭二贼目无天子,祸害忠良,长安已非久留之地,天子不愿再受折辱,所以,天子有意——”
李易直接打断道:“天子还是想来襄阳?”
伏完点头,算是承认。
李易知道这是那些老东西们不死心,心中不屑,哼道:“还是上一次说的,天子要来可以,但朝堂上那些尸位素餐的家伙们就算了,如何?天子若是答应,我立刻出兵三万迎天子入荆州!”
伏完深吸口气,说不生气是假的,按照李易讲的,他岂不也是尸位素餐?
说到底,李易就是不让人进来与他争权。
伏完低声问道:“此事当真没有回转余地?”
李易摇头,连拒绝的话都懒得再说。
伏完叹道:“也罢,既然如此,天子只能去冀州暂避了。”
“你说什么!”
李易先是脖子一转,然后猛的坐直了身子,目光灼灼的盯着伏完,再次问道:“此事当真!”
伏完下意识的眨了几下眼睛,之前的李易虽然叫人生气,但伏完到底是长辈,在心理上一直都有着优势,对李易并没有分毫的畏惧,可刚刚说天子要去冀州,李易的身上气势却是瞬间就变了,让伏完压力倍增,甚至不敢直视。
上次出现这种情况,还是董卓大开杀戒的时候。
李易根本没空去管伏完的想法,确认道:“天子当真要去冀州?”
伏完虽然心里打鼓,可话已经出口,只能硬着头皮道:“长安被李郭二贼所占,荆州又是不容,除冀州之外,天子还能在哪里安身?”
“呵呵……”
李易笑了,不过他的笑声却是有些冷,让伏完有种非常不妙的感觉。
告诉李易,天子与文武百官准备去冀州,这并不是伏完的主意,而是朝堂上众多智谋之士共同想出的妙计。
按照他们的设想,如果伏完不能顺利劝说李易接纳天子与百官,那么就让伏完将这个撒手锏放出来,他们觉得,李易为了不让天子落入袁绍之后,有很大的概率会答应。
起初伏完也是这么想的,可李易的感应却是让他觉得要遭。
李易不愿意迎天子入荆州,是因为那些人注定不能为他所用,毕竟他不是世家门阀出身,很难像曹操那样进行拉拢分化,所以挟天子令诸侯对他是不合适的。
但是,这步棋对袁绍而言,却是实实在在的妙招。
袁家四世三公,门生故吏遍天下,天子带着朝堂的班子过去,袁绍消化起来比曹操要容易的多,稍稍用些手段,整个朝堂都是袁绍手里的玩物。
所以,李易固然不愿意接纳天子,可他却也不愿袁绍接纳天子,不然一道圣旨下来,他就成反贼了。
而朝堂上那帮子人,正是看到了这一点,所以才会以此作为要挟。
李易有些后怕,幸运的是,伏完能提出这个问题,足以证明朝廷和没有和袁绍勾搭上,他还来得及安排布置。
“恶来!”
李易喊了一声,房门当即被推开,典韦大步而入,抱拳道:“主公有何吩咐!”
伏完虽然心里七上八下,可看到典韦之后,还是忍不住在心中暗暗赞叹,如此猛士,实在是他生平仅见。
李易说道:“请军师与张绣到我住处,稍后我有要事与他们商谈。”
“喏!”
典韦抱拳,见李易没有别的吩咐,转身退下,很干脆,没有丝毫迟疑。
伏完却是不淡定了,惊道:“你要作甚?”
李易轻笑道:“不劳岳父大人费心,天子可还有其他交代,若是没有,我还要与部下议事。”
伏完暗暗叫苦,他没想到,自己只是稍稍给李易施压,李易就直接摆出这好像要随时翻脸的架势,让他真的很难受。
伏完耐心劝道:“你莫要多心,天子只是想要求个安稳罢了,并非针对与你,更没有提上日程。”
李易点头,从善如流道:“我晓得的,岳父大人放心就是,天子还有什么话,若是没有,我也好回去商议大事。”
“我……”
李易这中态度让伏完也没办法,他叹了一声,道:“天子没有要交代的了,只是让我问你,你可有话要对天子说的?”
如果伏完一上来就问这个问题,李易心中多少会有些触动,因为他对现在的大汉天子并没有什么恶感,但伏完之前的话,却是让李易对那些朝堂大员们生出了警惕,连带着对小皇帝的态度也有些变了。
李易略一思量,正色道:“李易可对天起誓,今生绝不叛汉,若违此誓,天打雷劈,死无葬身之地!”
伏完原本忧心忡忡的表情顿时变得错愕。
李易的表现实在让他有些反应不过来,就算是说谎,这发誓未免也太狠了一些,难道就不怕真的遭了报应?
伏完正惊疑不定,就见李易继续说道:“不过,李某虽然不愿做叛臣,却也不想做那愚忠之人,最后不得善终,所以……”
李易用手指蘸了茶水,在矮几上划出了大汉的粗略轮廓,然后又在下面勾勒出荆扬两地,道:“我愿为朝廷前驱,为天子重铸大汉河山,但是,我出身卑微,在朝廷没有分毫根基,若是功高震主,早晚必有横祸,所以,我要这荆扬两州之地,做我安身立命之所!”
“你莫非要朝廷为你封王?”
伏完问话的声音很大,似乎非常气愤,可事实上,伏完的内心远比表现出来的要平静的多。
得知李易占了豫州,刘繇与孔融身死之后,朝廷是真的慌了,生怕李易直接称王,甚至干脆称帝,那对大汉江山绝对是致命打击。
这不是朝廷杞人忧天,占据半边天下的李易确实有称帝实力和资本。
因此,在看到李易暂时只想当大将军后,朝廷当即松了口气,忙不迭的答应了下来,生怕李易会返回似的。
至于现在,李易说想称王,伏完虽然心中不满,却也在他的意料之中。
“不错!”
李易坦然承认了自己想法。
伏完深吸口气,道:“你可知道,高祖有言,非刘氏而王,天下共击之,你这可是在冒天下之大不韪啊。”
李易却是不以为然,摇头道:“此言差矣,高祖开国,天下英雄功劳甚大,故而虽是异姓,也能受封王爵,待到天下太平,英雄无用武之地,封王自然无从提起,然而,如今这天下比之高祖开国前如何?”
李易一脸悲天悯人的道:“烽烟四起,民不聊生,天子困于长安,麾下无一兵一卒,乃是前所未有的乱世。”
“李易不才,若是为天子灭尽天下不臣,让天子还于洛阳,为大汉续命百年,这功劳比之大汉开国元勋也丝毫不差,如何封不得一个区区王爵?”
伏完暗骂了一声混账,但心里却是在认真思考着李易的话。
现在的大汉是风雨飘摇,随时都可能完蛋,普天之下有能力力挽狂澜的,也只袁绍与李易区区两人。
袁绍是不行的,这位不但质疑刘协的正统性,还一度打算另立新帝,对小皇帝可谓恶意满满,之前让皇帝和百官去河北的话只是说说罢了。
而李易,李易这个人很特殊,曾经是天下头一号的忠臣,现在是天下头一号的诸侯,虽然也有些不臣之心,但在许多人,比如天子眼中,李易依旧是可以争取,或者利用的。
比如李易刚刚开出的条件。
虽然很过分,但伏完心里是接受的,只要天子能度过眼前难关,等今后天下安定了,有的是时间早李易算账。
只是,伏完却不知道,李易的胃口到底有多大,真的只是荆州和扬州就能喂饱的?
这个问题其实不难判断,只是事关大汉江山延续,付完当局者迷。
过了好一会,伏完试探问道:“如此,我可为你禀明天子,只是……既然如此,豫州兖州官员,是否应当由朝廷任命?”
李易忍不住闭了一下眼睛,趁机掩去了其中的厌恶之色。
片刻后,李易睁开眼问道:“请教岳父大人,二十年前,买一个大将军,要花多少钱?”
伏完脸色顿时青白交加,满是羞愤。
李易不屑道:“自那时候起,本该汇聚天下精英的朝堂,已经没几个人物了,而后来董卓入洛阳,仅剩的忠义之士,也被杀了个七七八八,现在留在长安的,尽是碌碌庸人,莫说让他们治理天下,就是在我手下做个刀笔吏都欠奉!”
伏完脸色更红,讷讷不能言语,既有愤怒,亦有某种被人揭开疮疤的羞愤。
李易却是有些来了劲,唾沫横飞,继续道:“所以,还请岳父大人转告朝堂上那些老家伙,让他们安生一些,时机到时,我自然会为天子安排,可他们若是想要在我的地盘上插手胡来,来一个我杀他一家,来两个,我带兵灭了他全族,司马一家就是榜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