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玄幻小說

utr5x都市异能 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笔趣-第一千六百四十五章:刺殺風雲熱推-686vf

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
小說推薦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
竟然被“伊利丹”揭穿了身份,杜隆坦脸色大变,头脑只有一个想法。
“他是怎么知道的?”
突然,一道身影悄无声息出现在他身后,锋利的匕首刺向他的脖子。
千钧一发之际,杜隆坦身披的白狼皮自动护住,匕首刺到白狼皮上,传出一声刺耳的惨叫。
“原来还有一个灵魂。”
狗头人奥赛德失手后毫不恋战,瞬间消失,等待着第二次刺杀机会。
杜隆坦惊魂未定,全身都是汗水,气喘吁吁瞪着“伊利丹”,白狼皮内,真正杜隆坦的灵魂灰飞烟灭。
“死掉的才是杜隆坦。”伊利丹笑眯眯道。
“我才是杜隆坦,我从来都是杜隆坦。”杜隆坦大声抗议,他可不能当众承认身份。
维伦立刻抓住了把柄:“伊利丹,你与狗头人刺客勾结,你的心中一定有鬼。”
“伊利丹”笑笑道:“一群蝼蚁而已,不愿意与你们争论长短,好自为之吧。”
说罢,“伊利丹”潇洒的转身离去,没人敢拦住他,众人反而长长出了口气。
安静了半晌,祝踏岚最先打破沉寂:
“即使伊利丹说谎了,维伦并未在黑暗神殿与燃烧军团勾结,也无法证明圣光时代不会降临艾泽拉斯,维伦并未摆脱嫌疑。”
陈.风暴烈酒难得与祝踏岚保持一致,道:“我建议对维伦实施监管,不如就暂居雷霆崖,直到洗清嫌疑为止。”
“这不公平,你们没有任何证据指证我。”维伦努力辩解。
许久没有出声的卡德加说道:“事关整个艾泽拉斯的安危,必须采取非常手段,维伦,对不住了。”
维伦犹豫了半晌,好似想起了什么,高声道:
“等等,我有证据证明,德拉诺的悲剧不会降临艾泽拉斯。当年在黑暗神殿,纳鲁阿达尔代表圣光军团,与基尔加丹派来的使者谈判,瓜分了艾泽拉斯,这个世界并不只属于圣光军团,大部分是燃烧军团所有。基尔加丹的谈判代表就是我的儿子拉基什,我想要劝他改邪归正,可惜被他拒绝了,知道了他的使命。”
阿纳克洛斯道:“这就简单了,我们去找阿达尔求证,就可以洗清维伦的嫌疑。”
卡德加哼了一声:“维伦,你真是好算计,明明知道黑暗之门关闭了,才会说出这样的谎言。”
“你们要相信我,我以万年的信誉发誓。”维伦咬牙坚持着。
“你的信誉早已经丢失殆尽,只是在拖延时间。”卡德加打量着维伦的断臂:“看来你已经投靠了新的主人,若是今日放你离去,谁还能找到你。”
“在我面前想拖延时间是不可能的。”阿纳克洛斯环视着众人:“我愿意送大家去黑暗神殿伊利丹的时代,去亲自求证。”
维伦傻眼了,眼珠一转,摇摇头道:“这不可能。”
阿纳克洛斯正色道:
“黑暗神殿时代笼罩着历史迷雾,就是我的父亲也没把握带大家过去。在下不才,在时间的研究上做出了一些突破,据我观察时间是线性的,在做的诸位都见过萨尔,还有的与之共事过,有了一枚时空坐标。只要我们去见另一个时间段的萨尔,找出另一枚时空坐标,两点连成一线,就能穿透迷雾,找出黑暗神殿时代的坐标。”
“你要见什么时代的萨尔?”卡德加问道。
阿纳克洛斯眉头纠结着:“我的父亲为了讨好萨尔,曾经开辟了一条通往黑暗之门十八年的时间线,也就是萨尔逃离敦霍尔德的时代,诸位不妨和我一起前往,见证萨尔的领袖成长之路。”
只见陈.风暴烈酒跃跃欲试,祝踏岚寒声道:“只怕我们中有些人不怀好意,要把萨尔杀死在成名之前。”
阿纳克洛斯冷着脸道:“一般情况下时间线是无法改变的,即使与萨尔有仇,回到他年轻的年代也会因为各种干扰而无法成功,只是我不敢冒这个险,时间的复杂超出我们想象,在人选上必须谨慎。”
陈.风暴烈酒对祝踏岚怒目而视,祝踏岚哈哈一笑道:
“锦绣谷全系我一人之身,我若是出了意外,熊猫人都会被陈.风暴烈酒变成食物,我不会去。”
阿纳克洛斯再次补充道:“如果可能遇到那个时代的自己,最好也不要前往,否则很麻烦。”
卡德加想了想道:“萨尔逃离敦霍尔德时我被迫留在外域,应该没问题。”
杜隆坦从混乱中恢复:“我是萨尔的父亲,想看看他是如何长大的。”
阿纳克洛斯转头道:“马尔高克,我希望你能和我们一同前往。”
众人这才回过神,此次谈判是为了解决加基森之围,牵扯出这么多事,反倒忽略了主要矛盾。
马尔高克与苦笑一声,他清楚阿纳克洛斯想要的是外域的宝藏。
黑暗之门关闭,想要找出高里亚帝国留在外域的宝藏,只有这么一个法子。
“没问题,我精通变化之术,绝不会露出破绽。”马尔高克痛快的答应了。
最后,大家的目光集中在维伦身上。
维伦表情一凝,无奈道:“好吧,你们都不放心我,我去就是了,只是可能帮不上什么忙。”
人选定下来,由阿纳克洛斯带队,卡德加作为副手,杜隆坦,马尔高克,维伦,一共五人。
一行人暂时在雷霆崖修整,为赶往时光之穴做准备。
狗头人奥赛德悄悄跟在杜隆坦身后,准备找机会第二次刺杀,被被一个声音叫住。
“你就是奥赛德前辈吧?我听说你被关在守望者地窟,一直没有找到机会营救。”
奥赛德机警的望向四周,看到一头小巧的金毛狗头人,一股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
大蜡烛伽格,艾泽拉斯资深媒体人员,本身的实力并不强,无法发现奥赛德。
伽格有一种特殊的法子,能够模模糊糊感觉到奥赛德的位置。
“你是谁?为何有给我一种奇怪的感觉。”
奥赛德的声音飘忽不定,从四面八方传来,让人无法从声音判断他的位置。
“看看我的皮毛。”伽格骄傲的宣布道:“我就是硕果仅存的金毛狗头人,拥有古老凯斯利尔的皇族血统。”
奥赛德迟疑了半晌:“你是皇族,难怪你能感知到我,我好像想起了一些,只是你怎么这么小,我记得皇族都是高大威武。”
伽格咬着牙道:“是萨尔,用缩小药剂把我变成这幅模样。”
“萨尔,他们提到的那个兽人?”奥赛德心道原来如此。
伽格恨意满满:“奥赛德前辈,可否帮我一个忙?在萨尔逃离敦霍尔德时杀掉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