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玄幻小說

dy4dr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我在異界發佈任務 愛下-第635章 你們似乎在等我推薦-7m7gb

我在異界發佈任務
小說推薦我在異界發佈任務
随着声音,大家看到一个女子出现在大家的面前,当然了,看上去是人族的样子,但大都知道这只是化形模样而已。
这是一种凶兽之间的本能,或者说,他们在这个女子的身上并没有感觉到属于人族的那种感觉。
不过,她的出现让在场的凶兽都无比好奇,顿时有凶兽开口道:“这是什么种族啊,我怎么感觉不出来。”
随着这个问题的出现,马上有另外的凶兽道:“我也没有见过,不知道你们谁知道这是什么种族?”
可惜的是,有这疑问的凶兽不只是一两个,要知道在场的凶兽可不少,但是却没有一个知道,眼前这女子到底是什么种族。
而这不得不说,那就是一个奇怪的问题了,而就在这个时候金啸安出现在了他们的身边,准确的说,是金啸安的一个分身出现在他们的身边。
只见金啸安对这女子开口道:“差点忘记了你的存在,如果有你帮忙的话,要想困住那个人族,这应该不是什么难事了。”
那女子淡定的点了点头道:“不错,有我在,肯定能将他给困住,但你也知道,这对我似乎没有什么好处。”
女子的话很明显了,那就是帮助金啸安困苏长夜,这可以让金啸安成功的炼制怨念之种,但是她却是什么好处都得不到的。
既然是这样说,那么这其中的问题就很明显了,这就是想要慈宁宫金啸安的身上得到宝物。
这话不只是金啸安,其实大家都听懂了,所以这个时候大家都看向了金啸安,很想在他要什么来支付这女子。
金啸安沉默了半响,然后问道:“神门境一重人族的灵魂怎么样?”
那女子顿时笑了起来,当然了,这是嘲弄一般的笑容,半响之后才开口道:“我说,你是不是太看不起你自己了,只是神门境一重人族的灵魂,这有什么用?”
对于人族来说,斩杀凶兽,没那么可以抽取魂晶,然后得到一些天赋技能!
那么凶兽当然也会斩杀人族的,那么凶兽在将人族斩杀之后会做什么呢,其实也很简单,那就是抽取灵魂!
他们很多时候会将人族的灵魂吞噬掉,而在这吞噬的过程中,有一定的几率能得到人族的一些修炼技能或者说是修炼感悟。
实际上这死亡试炼场就是根据这个弄出来的,只不过在这死亡试炼场内更加明显,能得到的感悟更多罢了!
不过就算在外界杀死的人族然后抽取出来的灵魂得不到那么多的感悟,但是也有不少的用处,所以对于不少的凶兽来说,人族强者的灵魂就是给他们提升感悟的。
神门境的人族很难斩杀,就算是神门境一重的都是一样,而且就算将其斩杀,想要说抽取出灵魂,那无疑是更加难上加难。
因为对于人族来说,可以死,但是要说抽取灵魂,那就是不行,人族对于这样的事情是无比反对的。
当然了,很多强大的凶兽种族其实也是一样,将他们的同族斩杀,然后炼制魂珠,这也是他们难以接受的事情。
所以神门境以上的人族灵魂对于凶兽来说那是宝物,同样的,对于凶兽来说,神门境以上的人族灵魂也是宝物。
只是从这女子的话就可以知道,一个神门境一重的灵魂还不足以让她出手,当然了,这主要的原因还是在于怨念之种的珍贵。
金啸安不由皱眉:“一个神门境一重的人族灵魂请你出一次手,这价钱不算差吧?”
正常来说,请一个神门境强者出手,在他们这些凶兽的潜规则当中,一个人族神门境一重都灵魂那绝对是足够的,毕竟想要抽取出一个神门境一重人族的灵魂很难。
但是现在这女子直接说不够,这在金啸安看来那就有点敲诈的意思了,而这个时候说话当然就有些生气。
而那女子似乎没有看到金啸安的怒火,只是淡淡的开口道:“如果只是随便的一次出手,这肯定算不上什么,但问题就是,这一次出手对付的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和他交手我要负担一些什么样的危险,你自己考虑吧,一个神门境二重人族的灵魂,否则免谈。”
这话说得,那也是一点都不客气的那种,反正就是你愿意就给,不愿意就算了。、
我一点都没有要强求的意思,可金啸安却是听得很明白,她的一瞬间是,你想要得到怨念之种,那么就得按照我说的做,如果不想得到,那就算了!
不错,这女子就是这样的一个意思,前面就已经说过了,进入禁地的强者,其实都有一个目标,那就是得到怨念之种。
但是想要得到怨念之种的同时,也要认清楚现实,而现在的这女子无疑就是一个认清楚了现实的。
她的实力是很不错,但她也很清楚的知道,自己的实力不足以对抗金啸安他们。
金啸安的分裂分身,这是她所不能对付的,如果真的和金啸安开战,那么她相信根本就用不了多长时间,金啸安就能将她斩杀。
而要是和苏长夜敌对,那更加不是一个好的选择,之前从苏长夜出手的情况就知道,苏长夜的实力很强。
甚至可以说,这都已经超出了她对神桥境巅峰的认知,要知道此时在禁地之中的大家都只有神桥境巅峰的实力。
而在这样的情况下中了死亡视线,没有谁会认为这还有机会能活下去,但是苏长夜就是这样的一个特殊存在。
金啸玶的死亡视线很强,但最后死的却不是苏长夜,而是在炼化怨念之种的金啸玶,所以渊怜芹坚信,如果说是她出手,那么情况也差不多。
就算不是在和苏长夜战斗的时候被其解决掉,那么也会是在自己炼制怨念之种的时候被解决掉。
要说什么不去炼制怨念之种的话,那当然是不可能的,毕竟来这就是为了怨念之种。
但是一旦去炼制就有生命危险,所以渊怜芹很明智的知道了,这是不可能得到怨念之种了,而既然得不到怨念之种,那么就只能想办法得到一点好处。
那么这好处从谁的身上得到呢,当然就只有金啸安和苏长夜,而在这两者之间选择一个,那么似乎并不难选择。
苏长夜是一个人族的事情先不说,就算不是人族,这也不是一个好的选择,毕竟金啸安现在不管怎么看都是有巨大优势的。
只是很可惜,现在看金啸安的样子,就是不知道会不会按照自己想的给好处了,实际上一个神门境二重人族的灵魂,那可是要比一个神门境一重有价值多了。
所以当渊怜芹的话说完之后,金啸安不可思议的看着她道:“你是认真的?”
渊怜芹很坚定的点了点头:“如果你不答应,那么就算了,我现在就离开禁地。”
从渊怜芹的话金啸安听出了坚定,他知道,如果说这一次自己不答应,那么渊怜芹肯定会真的离开禁地的。
虽然不知道渊怜芹这样会有什么好处,但是金啸安却相信了这一点,所以在等了半响之后,金啸安开口道:“好,我答应你,在出了死亡试练之后,我会给你一个人族神门境二重的灵魂。”
渊怜芹点了点头,道:“那就好,现在开始吧,当那个人族出现的时候就是我动手的时候。”
当一众凶兽看到金啸安和渊怜芹的交易完成之后,他们都叹息了,之前还想知道最后的赢家到底是谁。
因为在之前的情况来看,虽然金啸安看上去有很大的优势,但是想要成为最后的赢家,得到怨念之种,这很明显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大门是现在的情况来看,似乎并不是那么难了,因为有渊怜芹出手,虽然他们都还不是很肯定渊怜芹到底是什么种族的凶兽。
但是既然敢在这个时候站出来提条件,而且还是一个人族神门境二重的灵魂为条件,那就说明了她是有把握的。
或者说渊怜芹肯定是有她的底牌在,最少也能控制住苏长夜这个人族,实际上真要说起来,要控制一个神桥境巅峰并不难。
只是现在的他们都一样,境界都只是神桥境巅峰,这才让他们想要出手困住一个神桥境巅峰有些难度了。
而这对他们来说是难事,但这对于渊怜芹而言,或许就不算是什么难事了,毕竟没有这个本事就不会在这个时候出手。
在和渊怜芹谈好之后,金啸安道:“你可得小心了,如果说我再被那个该死的人族打断,这对我的影响可不小。”
本以为渊怜芹会很自信的保证,但是金啸安怎么都没有想到的是,渊怜芹淡淡的开口道:“想要不被打扰那是不可能的,我只能说在他出现之后将其困住,要说你不收打扰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这话不由让金啸安很生气,但是在其他的凶兽听来,这似乎才是合理的事情,不过想想其实也是这样。
不管怎么说,他们这都是要交手的,而一旦和苏长夜交手,那要说动静小了一点,那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而一旦这有什么动静,那不用说都知道肯定能打扰到金啸安,这其实就是不可避免的事情,而渊怜芹也毫不掩饰的承认了这一点。
无疑这让金啸安很有些无奈,可以的话,这个时候他真的很想让另外一个凶兽,不管是谁来炼制怨念之种,只为将苏长夜给引出来。
但是正如之前说的那样,这炼制怨念之种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一旦被打扰,那就是要命的。
也只有他这种能分身无数,才能在怨念之种的影响下活命,而换了一个强者,就算金啸玶这般的存在,最后也都只有被怨念之种吞噬的下场。
从此可见,换了任何一个偶读是送死的行为,所以真想让其他的凶兽来送死,这当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况且这简直就是明摆着的送死,因为金啸安很明显是不可能让谁得到怨念之种的,也就是说就算苏长夜不出现打断,那么他金啸安也是会出手打断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让谁来送死,这是谁都不想的事情,他可以命令其他的凶兽做一些事情,也可以将其斩杀。
但要说让那一个凶兽来送死,无疑这是不大可能的事情,或者说,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无奈之下金啸安又一次开始炼制怨念之种了,只是这一次他更加的小心,或者说这一次并不是为了炼制成功,只是为了将苏长夜给引出来。
而看到金啸安开始炼制了之后,一个个凶兽都很是激动的样子,因为现在渊怜芹都已经准备好了。
虽然他们都还不知道渊怜芹到底是什么种族的凶兽,但肯定是有本事的,也就是说,如果苏长夜真的被抓到困住。
那么这就代表着,最后的赢家就是金啸安了,虽然说为此付出了一个人族神门境二重的灵魂,但这对于金啸安来说也是值得的。
毕竟怨念之种的价值,那远在一个神门境二重的灵魂之上,现在他们所要看的就是,最后能不能成功了。
当金啸安再次开始炼制的时候,苏长夜再次出手了,不过他现在的阵法已经覆盖过来,也就是说,他虽然这一次是出现了,但是和之前的情况可不一样。
看到苏长夜再次出现,还没有等他有什么动作,金啸安直接断了那一分身的联系,虽然这也一样会损失一定的灵魂。
但不管怎么说,这样的损失是要小很多的,差不多比之前还要少一大半的样子。
渊怜芹沉声道:“你终于来了。”
苏长夜看了一眼渊怜芹,再看看金啸安,不由笑道:“怎么,看你们的样子,这似乎是在等我,或者说你们是找到了对付我的办法不成?”
见苏长夜这毫不在意的样子,渊怜芹冷道:“沉沦吧,蝼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