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歷史小說

tyhjb优美都市小說 後漢長歌 線上看-第493章賺孫乾相伴-x0ix1

後漢長歌
小說推薦後漢長歌
郭嘉这句话太有杀伤力了,短短的几十个字中不但暗指了自己和曹操很熟悉,也一针见血的道出了孙乾此行的目的。
雷霆之威或许也不过如此吧!
诸位看官,想一想历史中的孙乾虽然对刘皇叔忠心耿耿,却好似也并无多大的建树。如果不是他很早便追随了刘皇叔,就凭他文不成武不就的资质,或许就连那个“秉忠将军”的杂号将军他都捞不上。
他想和郭嘉交锋?
开什么玩笑,太阳又没有打西边出来!
郭嘉淡描轻写的一句话就吓得孙乾手足无措,一个筋斗从马背上摔了下来,若非郭嘉眼疾手快,只怕孙乾将成为历史上第一个被战马摔死的文官。
“奉孝先生,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我家主公和前将军乃是昔日故友今日联盟,奉孝先生,说话时还请三思,切勿因一时最快误了你我两家的关系,徒惹曹阿瞒笑话!”孙乾借助郭嘉的双手努力挺起身子,“义正言辞”的抗议道。
张辽冷哼一声:“公佑先生,刘皇叔屡受我家主公大恩,若是你我两家的关系仅仅因为军师的一句玩笑就从此恩断义绝月缺花残的话,那才是叫曹阿瞒看了笑话吧!”
孙乾闻言一滞,知道张辽的话是在暗指皇叔当初因陈留郡王一封伪诏选择了违信背约忘恩负义,但他毕竟是皇叔的使臣忠臣,自然不甘心皇叔蒙受这样的名声,依然努力的向众人辩解。
“郭军师、文远将军以及各位兄弟,当初伪诏之事乃是因为主公受了陈留郡王的蒙蔽,兼且主公身为皇室血脉,方才碍于宗室亲情不得不而为之。
如今,主公已经就此事上书朝廷和前将军做了一个说明,还请诸位对主公有所成见。同样的,今日之事孙某虽然有些莽撞,但也不过只是无心之举,若是没有证据的话,还请诸位慎言!”
“慎言?”郭嘉哈哈一笑,突然脸色一变,双眼紧紧的盯着孙乾一字一句顿道,“公佑先生说得固然不错,没有证据的确不该妄言,但是如果这句话并非什么玩笑呢?
长安不是一天建成的,胖子也不是一天能够吃出来的。要想让我们大家对刘皇叔不再抱有成见,那也得看刘皇叔自己如何选择今后的道路,不是吗?公佑先生!”
孙乾再次失语,主公当初北上豫州给前将军和他帐下的勇士带去的伤害并不是那么容易消去的。
“送公佑先生去客房休息,任何人不得打扰!”
不等孙乾答话,郭嘉朝左右亲卫一瞪眼,两袖一甩便率先向杨村的临时指挥所走去,脸上再也没有初见时的那般艳阳高照,而是一副雨雾阴霾的模样。
就这样给软禁了?
孙乾看着郭嘉远去的背影,无奈的苦笑一声,身在乱世就是这般,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
……
“军师,俺已经将孙乾安置好了,与这里就隔了两间草屋,声音如果稍微大一点的话,他应该能够听到!”郭嘉刚刚在帅椅上坐下,周仓已经回到了指挥所。
郭嘉点了点头示意周仓坐下,扫了众人一眼:“不可否认,从我们之前的判断和孙公佑今日的迹象显示,刘玄德已经知道了豫州发生的事情,而孙公佑也不会只是出来当个驴友。
他们的目的很简单也很明确,就是要和曹孟德重新联盟,共同阻挡主公收复豫州的脚步。好在我们先下手为强,已经成功的将曹孟德激回了褒信,同时给他和刘玄德之间再次挖了一道天堑。
刘玄德要想打破僵局,重新回到当初二人联盟的局面,亦非易事。不过,为了防止意外,我们还需要继续加深他们二人之间的矛盾,而孙公佑恰好就是这条计策的完美执行者!”
“军师,计将安出?”张辽、李典、甘宁以及皇甫坚寿等人全都将脑袋凑郭嘉的身前,好似一群好奇宝宝。
……
夜,已近子时。
窗外没有明月,没有星星,一片漆黑,只有旁边的临时指挥所还在燃着蜡烛。
孙乾今日的东西实在是喝的太多,不管是青龙山脉中的西北风还是郭嘉他们“招待”的茶水,刚睡下没有多久,他就被一泡尿给憋醒了。
摸着黑寻到门后的木桶,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
孙乾满意的打了一个哈欠,正准备重新翻身上床一觉睡到自然醒。突然,从风中隐隐约约的传来几句话让他抖了一个激灵,手也顾不得擦拭一下,急忙扑到窗前盯着指挥所的那几盏高亮的红烛。
他知道他的住的地方名唤杨村,他知道他的房间离郭嘉的指挥所并不远,他也知道刚才的那些话一定是郭嘉他们在商议什么,甚至他还知道郭嘉他们肯定已经发现了皇叔的心思。
与曹操结盟或许很重要,但是如果能够偷听到郭嘉他们的下一步打算,或许比那更加的重要!
孙乾竖着耳朵紧紧的贴在窗沿上,心中默默的记着郭嘉他们话中的内容以及他们的声音。
“军师,既然那刘玄德不识抬举一心想与主公为敌,我们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将那孙公佑斩了祭旗,然后趁刘玄德还没有察觉之际兵发新息,一举端掉他的老窝,将他逐出豫州!”
言语铿锵有力杀伐决断,就算是隔着两堵墙,孙乾也能闻到扑面而来的血腥之气,这是王黎手下大将张辽张文远的声音。
“不可,文远分析的固然有些道理,可是那刘备小儿终究还没有旗帜鲜明的反叛主公,我等切不可因为一时的猜测而伤了主公的圣明,毕竟刘玄德在荆州还是素有贤名的。”
声音沧桑低沉慢条斯理,却敢直接质疑张辽的想法,言语中又充满了对王黎的维护和崇敬,这是老将黄忠黄汉升的声音。
孙乾一阵激动,恨不得立即跑出去抱着黄忠那张爬满梯田的老脸狠狠的亲上几口。
刚才张辽的发言已经令他坐立不安,唯恐郭嘉也和张辽一般冲动致使主公在新息折戟,幸好王黎的营中还有一名分量不轻的荆州老将,几句话便将他的压力给卸到了一边。
“黄汉升,你什么意思?竟然敢质疑本将军的策略,你这是想给大耳贼背书吗?”张辽陡然发怒,声音也越来越大,震得孙乾的耳朵嗡嗡直响。
黄忠的声音依旧不慌不忙:“文远将军,黄某当初被刘荆州陷害,主公不顾自身安危亲赴荆州救黄某及犬子于火海,黄某这一身武艺和鲜血早已悉数刻上了主公的名姓,你又何必出言中伤?黄某只不过担心主公的声名受损罢了!”
二人的声音时起彼伏,争吵不断。孙乾努力的压抑着自己的呼吸声,继续躲在窗前。
却听见郭嘉仿佛拍了一下案桌,“哐”的一声在黑夜里格外的清晰,将他也给吓了一跳。
“都在瞎嚷嚷什么?本军师是让你等前来商议军情的,可不是来听你二人争吵的,一个个的朝廷重臣没有半分风度,偏生像骂街的泼妇一般,说出去就不怕羞死个人?
都给本军师听好了,本军师白日里刚刚和曼成将军从曹孟德军中回来,已经将典韦和胡车儿两位将军给曹孟德送了回去,顺便和他结成了联盟。
传令下去:我等明日返回新蔡,十日后复攻新息,并令曹孟德和夏侯渊从褒信、原鹿两县兵分两路,剑指期思。刘玄德既然不想要主公的友谊,那么这一次必须让刘玄德彻底的滚出豫州!”
黄忠继续说道:“可是,这样一来主公的声名只怕会受到天下人的质疑…”
“怕什么?哪有什么质疑,只要将刘玄德欲结交曹操之事公之于众,主公的声名不照样不受半点伤损?”黄忠刚求了一句,郭嘉就已经蛮横的打断,完全颠覆了文弱书生的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