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遊戲小說

9gvfp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天決戰場討論-第五百八十四章 使徒出手鑒賞-6yuou

天決戰場
小說推薦天決戰場
天珏、奥黛妮和姜陵三人站在茶摊前,看着前方约百米外,那里空气扭曲,颜色也变得深暗了许多,仿佛有一面不规则的透明玻璃立在了那里。
然后,有几道人影从中走了出来。
当先一人身材高大,略显消瘦,披着一件深褐色斗篷,看不清楚面容。
在他身后还有三人,其中两个家伙穿着的一致的深青色布衣,似乎是某个宗门的服饰,这两人面容暗沉发青,明显不正常,而且他们身上也散发着一种死气沉沉的阴寒之感。身为灵师,姜陵一眼就看出这两人皆是鬼魂附体,想必这两人生前皆是某一个宗门的弟子,但是不幸被封崎遇到,将二人灭杀,而后来了一手借尸还魂,让自己身边的鬼魂来驱使这两件身体,来发挥更强的战力。
至于最后那人,姜陵倒是有些陌生,但是从相貌和服饰上看,姜陵一眼就看出他是一位玩家。
陆泽兰也看了一眼姜陵,但是由于姜陵带着一张遮住眉眼的面具,导致陆泽兰一时还真没确定这家伙是个玩家,还以为是神庭的某位司命呢。
不过姜陵的视线并没有在陆泽兰身上停留,而是紧紧盯住那披着深褐色斗篷的家伙。
从这个人身上散发出的慑人气机,让姜陵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压迫感和危机感,仿佛自己在面对一只正在磨牙的凶恶野兽,马上就会张开血盆大口将自己咬碎,又像是一道滔天巨浪正缓缓向自己落下,下一刻就要将自己吞噬干净。
封崎掀开了斗篷,露出了一对泛着青光、生着竖瞳的一对妖异眼眸。他望向天珏,轻飘飘地开口道:“又见面了,神子大人。”
封崎话语之中颇有几分波澜不惊的意思,就像是在与故人叙旧一般,很明显他早有预料,也是有备而来。
“看样子你很有把握啊。”天珏说道:“不单是要夺走玉霄仙露,还要将我诛杀在此?”
“那么,我能否不与你交战,并且把玉霄仙露带走呢?”
“不能。”
“是否我将你击败,你就会交出玉霄仙露向我求饶呢?”
一直笑盈盈的天珏此时面容上没有一丝笑意,面无表情道:“当然不可能。”
“所以你的问题很可笑不是么?”封崎那一对青色的妖异眼眸之中透出一丝凶厉,他望向姜陵和奥黛妮说道:“这就是你找来的帮手么?让我看看,你叫奥黛妮对吧,尼安前朝公主,罗安寒的妻子,玄极中境的大法师,有着一条霜风巨龙。话说既然你身为使徒的妻子,难道不考虑站在使徒这边么?”
“你代表不了使徒。”奥黛妮冷冷道:“安寒与你可不是一路人。”
“好吧。”封崎戏谑地拉着长音,而后将目光看向姜陵:“这一位…”
姜陵轻咳一声,朗朗说道:“我乃孝景帝玄孙,中山靖王之后,汉左将军,领豫州牧,宜城亭侯,皇叔刘备是也。”
这一大段话说完,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姜陵身上,连那两只鬼怪看向姜陵的眼神都迷茫了。
封崎眼睛微眯,半天憋出一句:“你这家伙…”
“怎么地,记不住这么多名字?”
连奥黛妮都皱眉道:“你说的什么玩意。”
姜陵小声道:“缓解一下压力。”
“你是天行者吧,竟敢戏耍于我,胆子不小。”封崎冷哼一声,而后对天珏说道:“神子大人,就算你也认为这等大事应当有天行者参与,也不至于…找这么个脑子不灵光的家伙吧?”
“我和他也不太熟。”天珏无奈说了一句,而后又恢复一脸漠然道:“我倒是很想知道你是怎么想的,竟然真的敢出现在此地,难不成你不知道天谕章上写了什么?”
“地狱使徒深渊埋?”封崎重复了一遍谶语上的话语,他平淡说道:“我当然记得,也因为这件事情,我才在见不得人的角落藏匿了这么久,一直不敢现身,恐怕你会把我揪出来,扔到冥渊之中。”
“哦?”天珏眸色微变,似乎想到了什么。
封崎笑道:“都说神子是世界最有智慧的人,你一定猜得到我是怎么想的吧?”
“我想不光是我猜得到。”天珏说道:“就连这位‘脑子不灵光’的家伙,也一定猜得到。”
“啊,是啊。”对于天珏的调侃姜陵也没有挑刺,而是根据自己的推测接着说道:“你既然来到这里,说明你不认为自己会死,而你不认为自己会死的理由无外乎有三种可能。第一,你认为天谕章上的谶语是扯淡,不用理会。第二,你认为天谕章上的说的那个人不是你。第三,你认为谶语是真的,那个地狱使徒也就是指的你,但这一句话所指的事件还未到其应验的时间,至少不是今天。”
姜陵掰着手指头说道:“天谕章上的谶语,正在逐一应验,你总不见得自欺欺人到认为它是假的。所以说,只剩下后两种可能,我个人肯定更倾向第三种。”
姜陵话说到这,封崎的表情已经有了些许变化,一旁的陆泽兰则更是感到惊奇,心中正用排除法来猜测这是哪一位玩家。
“当然,你能认为今天不是你的死期的最根本原因,是你对自己的实力很自信,认为神子不可能有机会将你‘埋’入冥渊。”姜陵话说完了,抬头看向封崎。
封崎那一对竖瞳露出锋芒,他轻笑道:“看来我是低估你了,不知这位天行者可否说出你的名讳?”
“我叫陆泽兰。”姜陵张开就来,想着忽悠一下封崎。
谁知封崎眼中凶光更盛,一旁的陆泽兰先是一愣,而后又好气又好笑,开口骂道:“胡言乱语,天行者里怎么出了你这么个丢人现眼的家伙。”
“哦,原来你丫的是陆泽兰。”姜陵确认了这一点,不由叹了口气,说道:“真是冤家路窄啊。”
脚步声响起,苏唯已经来到了近前。
“原来真的是天命使然。”苏唯喃喃自语了一句,那如剑刃般锋利的目光则一直盯着陆泽兰。
当她看到陆泽兰的身影的时候,她内心便剧烈挣扎了起来,一方面是一旦死亡就要被淘汰,一方面是一剑斩断了自己希望的仇敌就在眼前,最后苏唯还是从后面走上前来,哪怕九死一生,她也要让陆泽兰为他之前犯下的罪恶付出代价。
“原来你也在这里。”陆泽兰看向苏唯,冷笑一声:“不过是个天变上境的残废,也敢掺和进这样的战斗之中,真是不自量力。”
苏唯没有言语,只是纤细白皙的手掌紧紧地握住了扶摇剑的剑柄。
“我再问你一遍,你叫什么名字。”封崎明显已经失去耐心了。
“姜陵。”
“哦?”听到这个名字,封崎倒是有些意外,他说道:“我记得就是你这家伙让全天下七十二座神庭都咬牙切齿、恨之入骨,今天居然站到神庭那边来对付我?神子许了你什么好处?”封崎收敛了一些眼中的杀意,转而说道:“你要清楚你和神庭之间是怎样的关系,莫要自误,要知道,我之所以能从东芜岛破开封印,也是由你一份功劳的。你若肯站到我这边来,神子能给你的,我也一样能给你,甚至更多。”
“对不起,我和你的看法不一样,我认为今天就是谶语应验的时候。”姜陵收起了吊儿郎当的模样,神色肃然道:“还有,我与神庭之间的确是势同水火,但我与你之间,可是血海深仇。”
“呵呵。”封崎冷笑一声,倒是很快就想到了那一种可能,开口道:“莫非我派出去追杀你的那只鬼怪,不小心杀了某个你至亲的人?”
“他是我的师父,名为李轻舟,乃是云神…”
“我会在乎他是谁么?”封崎那一对竖瞳收缩了一些,变成了两条慑人的细线,他声音冷冽道:“死了一个无用凡人罢了,就凭你也想报仇,真是痴人说梦,可笑至极。”
“那就看看你能笑多久吧。”姜陵轻声说了一句,而后深吸了一口气,知道闲聊的时间就要结束了。
天珏向前一步,冷漠道:“让我看看你究竟有何依仗,能让你敢来到此地。”
“呵呵,我尊贵的神子大人,梦魂归返已经让你的实力十不存一,我倒是更疑惑,是什么让你觉得…”封崎身体前倾,而后身形在原地消失,竟在转瞬间便来到了神子的面前,那一对青色眸子几乎就在天珏面前咫尺距离,他接着说道:“你还能与我为敌?”
姜陵完全没有看清封崎是如何在瞬息之间便穿越这百余米的距离,当他发现封崎的身影时,神子的身子已经倒飞了出去!
“我靠!”姜陵大惊失色,立即唤出周瑜,以最快的速度完成了通灵。
“这是什么招式?”
封崎那阴戾的声音响起,而且这声音就在姜陵的耳边,惊得姜陵浑身汗毛倒立,寒气直冲脊背。
姜陵来不及思考,出于本能发动了刚刚入手的紫凌珠,身形化作一道紫色电光向一侧闪去。
而且身上的圣光神御石也在这一刻触发,随后便是一声沉闷的打击声响起。
一袭红发的姜陵滚到了一边的杂草之中,刚站稳身子,一口鲜血便喷了出来。
若不是自己第一时间发动了紫凌珠,若不是圣光神御石抵挡了片刻,自己竟是差点被对方一招杀死!!
“果然有点本事。”封崎瞥了一眼姜陵,却没有选择追击,而是转身迎向了后方。
堂堂神庭共主,岂会被一招杀死。
天珏浑身散发着柔和的白光,像是一轮皎洁明月,又似天神下凡,挥舞一把长剑向封崎斩去。
“有幸找到了一点太初古树的汁液。”封崎冷笑一声,说道:“虽说没能完全恢复,但是比起现在接连堕境的你…”封崎一对竖瞳盯着天珏,如同鹰隼瞄准了猎物一般:“可是强的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