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玄幻小說

e7flu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聖武稱尊-第一千八百四十二章 因果絲線-0idjw

聖武稱尊
小說推薦聖武稱尊
万年前的灭魔之战。
与其他妖族不同,即便是面对大陆公敌魔族,鲲鹏也没有怀有太大的敌意,只是如今天一般,利用自己的身法和能力,去帮助一些陷入困境的同胞,并没有大肆杀戮。
虽说有过一些援助,但呈现的仍是一种置身于物外的超然态度。
并非冷漠。
而是鲲鹏自出生以来,除了对自身有束缚的事外,对其他情况都是淡然处之,不萦于心。
但是,树欲静而风不止。
尽管如此,他依然被一些强大的魔圣盯上。
先前都是安稳无事,或有惊无险的度过,直到那宿命的一天,他遭遇了那位今天被称作古魔的那位上古魔圣。
那一战,双方斗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最终,古魔当场陨落,但鲲鹏却中了对方临终前以残余生命力所下的恶毒诅咒。
身中此咒,鲲鹏体内生机会渐渐流逝。
一旦其展开昔日纵横天地的玄妙身法时,生机流逝速度会加剧。
对喜好九天之上翱翔的鲲鹏来说,这无疑是最残酷的诅咒。
如果他想活的足够久,就最好安静下来,一动不动。
但对鲲鹏来说,如果无法在天空翱翔,那他的生命就没有了意义。
因此,即便在身中恶毒诅咒的情况下,他也从没有真正停止过自由的翱翔。
甚至,在身中诅咒后,这方面的愿望更加强烈。
于是,鲲鹏翱翔的时代便出现在大陆各处,他玄妙无妨的身影,出现在各个时期。
他的身影被有心人扑捉到,因为有心人水平的高低不同,便形成了今日人们所能看到各种品质的鲲鹏传承。
通过鲲鹏的心情,楚天仿佛看到了,当不可抗拒的熊熊之火熊熊燃烧时,鲲鹏宛如飞蛾般在其中舞蹈。
即便明知飞舞的越快,就会越快的被烈焰燃烧乃至吞没,那玄妙的舞姿依然是那样的超然,洒脱。
不自由,宁勿死。
没有什么能阻碍鲲鹏的翱翔,即便死亡也不能够。
从鲲鹏身上,他感受到翱翔的强烈愿望。
就如同他要成为绝世强者,救回小静的愿望一样,鲲鹏也无比向往自由。
不自由,宁勿死。
鲲鹏在宿命之火中依然超然、洒脱、乐观的身姿,化作楚天心底最绝美的舞步。
他和鲲鹏之间突然就有了某种难遇知音般的理解。
有了这份理解,他鲲鹏传承接受的更加顺畅无碍。
熊熊燃烧的光焰中,鲲鹏关于自身之道的领悟,稳定而深入的传向楚天。
同一层另外一座魔山上。
一道血红色圣息停驻在一道苍老的魔影之前。
那道魔影一头绿发,弯腰驼背,却手持一柄权杖。
赫然便是先前在轮回神族事件中有过出场的瘟魔。
另一位已然参悟因果的魔族大能。
而那道血红色圣息,则是在楚天手底幸存下来的血棘。
血棘虽然只是一道圣息的弥留状态,竟然也是沟通无碍,将今晚发生的一切,带着一丝怨毒告知瘟魔。
虽说他堂堂一位因果大能,被一看就是新晋的圣者重创很丢人,但这和他对楚天的仇视相比已经不算什么了。
他先前对楚天所说伤好了再算账,其实是一种迷惑性的话语。
以他伤势,要修复完好,必须得花费很多年时间。
君子报仇不隔夜。
他才不会等那么久。
所以,他遁逃后,第一时间便找上瘟魔这位好友。
“瘟魔兄,此子阴险狡诈,可恶至极,而且年纪轻轻,就有了威胁我的能力,不容小觑,请你务必要帮仇。”
血棘咬牙切齿的说。
他当然知道,瘟魔也有人类阵营的高手纠缠,就是坤神族姬元那个老家伙。
但在他看来,像楚天这么明确的目标,瘟魔用不了多久就能将其找到。
同为因果层面的强者,姬元早晚会对这种举动有所感应,但也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找上瘟魔,在此之前,足够瘟魔将此子斩杀了。
就算对方参悟的剑法中蕴含一丝因果,也不能改变这个结局。
倒不是小看楚天。
而是因果圣者本来就有这个能力。
虽然血棘先前自己被楚天打的很惨。
但那是特殊情况。
在此之前,他因为和鲲鹏大战,几乎已经油尽灯枯,连因果都无法施展了。
而瘟魔此时是全盛状态,如若能在姬元找上门之前对付楚天,用屁股想也知道是什么结果。
瘟魔颇为讶异,笑道:“桀桀,血棘,没想到你竟然被一个后辈暗算了,还真是丢我们这些人的脸啊。”
血棘虽然知道瘟魔言语刻薄,必然会这么说,但还是有些生气,冷哼一声,便化作一道血光向远处飞去。
受到这种伤势,他当然是要找地方好好疗养了。
他还知道,瘟魔这老家伙个性就这样,接下来不用他说,对方应该也会对付楚天。
“也罢,我瘟魔若不制裁你,我等因果大能或许会被你小看了,你就让小命来明白这个道理吧。”
瘟魔怪笑一声,微闭双目。
是今晚打伤血棘这条线吗?
参悟因果后,强者会拥有不同于一般超凡入圣者的特殊能力。
就是顺藤摸瓜,寻根求援,只要与其产生了因果,便会如附骨之蛆一般,无法摆脱。
正因如此,因果大能以上,才有了牵制之类的说法。
像这种强者的斗法,空间距离已经没有任何意义,所以才有了两大阵营因果以上大能互相牵制,制衡的说法。
即便是超凡入圣的圣者,有时候空间,距离也会阻碍其视线。
但如果是参悟因果的大能,空间距离之类的东西,对他们完全没有任何意义。
因为这一层次的强者,能够看到与自己关联事物的因果。
譬如这次事件,楚天偷袭了血棘,两人产生了因果,血棘告知了瘟魔这件事,楚天和瘟魔之间便通过血棘产生了关联,瘟魔自然可以通过他重创血棘这件事,将他此时所在推演出来。
所谓因果,也有时限,如若过去数年,十数年,未必不会变淡甚至消失,但这段时间,足够他杀死对方不知多少次了。
瘟魔微闭双目,放弃现实世界中的视野,他心神中便构筑出一道道丝线了,这是因果一般的丝线,丝线上闪烁着明亮的光泽。
一道道光线纵横交错,宛如天罗地网一般。
天罗地网无限蔓延,一点点通往未知之处,点亮了未知的黑暗。
某座魔山之下,那熊熊燃烧多时的光焰终于消失。
但最后一缕光焰钻入楚天体内。
他右手空空,没有了先前抚摸鲲鹏脑袋的触感,睁开眼来,面前已是空空如也。
眼前已不见鲲鹏前辈的身影。
这位万年前便纵横天地的上古神兽,已是在给楚天留下传承后,彻底消失在这片天地之间。
楚天继承了鲲鹏一道的力量,他略一动念,全身圣力流转,渐渐转化为一种超然之力。
仿佛不受一切束缚的超然。
虽然和先前他习练的类似,但他感应中,不知比先前玄妙多少倍。
这就是鲲鹏前辈的力量吗?
他不由感慨。
他非但继承了鲲鹏一道的传承,而且体能全复,先前施展修罗第九斩的消耗尽数恢复。
显然是鲲鹏在临去前,注意到他状态不佳,将这个问题解决。
楚天此时神采奕奕,就算再斩出一道修罗第九斩,也没有任何关系。
诚如先前感应,此行他得到天大的机缘。
虽然如此,他望着面前鲲鹏身影消失的方,心里空荡荡的有些难受。
鲲鹏前辈,你放心的去吧。
鲲鹏一道不会在我手里埋没的。
我已经知道了此道的要旨,无拘无束,自由自在,而足以超然物外的强大实力,也正是我要追求的啊。
为了复活小静,为了保护家人,我必须做到这一步。
我和前辈你的志向,并没有什么冲突。
“鲲鹏前辈,您安心的去吧,从今以后,您的遗志就由我楚天来继承。”
望着空荡荡的地面,楚天神色凝重,低声立下誓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