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科幻小說

9ziox精品小說 暗月紀元 愛下-第七百三十二章 我很遺憾展示-lddme

暗月紀元
小說推薦暗月紀元
应该有些没有把握?但并不畏惧!
那倔强不肯退缩的模样,和眉眼间的神情融合在一起,似乎就像一面镜子,照出了当年的自己…
唐风看着唐凌,儿子,血脉…多么让人感觉神奇又感动的一些词语。
可带着情绪的想法或者感慨永远不会影响理智的行动,也是唐氏行为的烙印。
所以那一柄紫黑色泛着银光的锤子还是毫不犹豫的,锤向了唐凌,反观唐凌的应对,就和他表现出来的没把握一样,还是那一面旋转的盾牌,似乎没有更好的办法去应对唐风的攻击。
无所谓,唐风早就做好了准备应该什么时候收手,甚至心理产生了一丝爽感,让这小子在对决中,感受到来自父亲意志的碾压,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唐凌并不知道唐风有如此多的想法,他此时全神贯注,当唐风的自我意志坚韧到带上了一丝石韵时,他面对时的压力呈几何级数一般的上涨,眼前的大锤就像化身为了唐风本人,铺天盖地的碾压而来,就像天地间都是唐风的意志。
那又能怎么办?当这意志化身为锤砸过来的时候,是无法阻挡的。
只是瞬间,那一柄泛着银光的紫黑色锤子就已经和唐凌的旋转盾牌撞击在了一起。
“你这样可是挡不住的哦。”唐风叼着烟,眼睛因为升腾的烟雾而眯了起来。
他的语气轻松,神情惬意,眼看着唐凌抵挡他的盾牌就要碎裂,在终于能够让桀骜的儿子吃瘪的爽感之中,唐风也略微有些失落,到底对这小子的期待太大了,期待他能够做到自己曾经也难以做到的事情,的确是为难他了吧?
与此同时,唐风也全神贯注,准备在一个最合适的节点,散掉自己的意志…
可就在唐风涌起这些想法的时候,唐凌之前那没有把握的神情忽然变了,变得坚定而笃定,面对唐风的话,他忽然喊了一句:“那可不一定。”
说话间,唐凌的盾牌忽而碎裂了。
唐风愣住,有些错愕,他非常清楚这盾牌绝对不是自己的意志碾压碎的。
这小子要做什么?
而变化比唐风的思维还快,刚刚碎裂的盾牌,那些碎片还来不及散落,就再一次重新凝聚在了一起,变为了一柄尖锐的锥子!
这柄锥子虽然小,但大半部分已经呈现出石韵特有的泛白银色!
唐风讶异,内心涌起疯狂的喜悦,可他的表情还来不及跟随内心做出变化,那柄尖锐的锥子就朝着唐凌的意志之锤,锤身与锤柄的连接处狠狠的‘砸’去….
**
“唔,我输了。”
依旧是黄昏的天色,那柄有着银色条纹的锤子已经破裂,已经在属于黄昏特有的暖色光晕中,断裂,破碎,然后重重的落地,溶于了草丛之中。
但属于唐凌的锥子,还在空中悬停着….
唐风认输的很干脆,唐凌则抿着嘴,双手抱在胸前,沉默的看着唐风,自己所谓的父亲。漆黑的双眸中,阅读不出唐凌的情绪。
“不错,已经摸到了石韵的门槛。”唐风并不在乎唐凌此时对自己捉摸不定的态度,真心的夸赞。
“了不起,竟然还学会了自我意志运用的变化之一——凝。”如果说上一句唐风的夸赞还比较平淡的话,这一句却是毫不掩饰的带着骄傲了。
此时,他看唐凌的眼神之中都尽是笑意。
是啊,如何能不骄傲?
自我意志通过锤炼,就算普通人也可以进入石韵,当然这是不论耗时长短的前提下。
可是自我意志的变化使用,却是个人天赋的展现,简单的说,就算是将自我意志锤炼到极高境界的人,也不一定会学会自我意志的变化使用,但有天赋的人也许才开始学习,就能掌握这种变化…
而有天赋的人又有几个呢?反正唐风觉得自己算不上吧,而比自己强的?可能在顶级精跃者中能找出那么几个吧。
毕竟自我意志和精神力是息息相关的。
总之,这个儿子比自己优秀….即便,自己并不是那么的期待他优秀。
但只要是一个父亲,儿子优秀,那种欣慰的感觉到底是不能压制的,反观唐凌却一直沉默着且冷淡。
唐风夸奖了他两句,他就像没有听见一般,在唐风说完后,他才看着唐风开口了:“之前的承诺还作数?”
唐风一愣,继而一笑,轻描淡写的弹开了手中的烟蒂。
烟蒂在空中就化作了虚无,唐风则从大石上一跃而下,走到了唐凌的面前:“你是说揍我这件事情?来吧。”
“转过去。”唐凌的语气恨恨的,他要一脚狠狠的踢在唐风屁股上,他忘记不了之前被唐风‘侮辱’的感觉。
“好。”唐风无比的干脆,直接转身背对着唐凌,且撤去了自己的自我意志防御。
他不耍赖。
唐凌学习了自我意志的锤炼,也能感受到唐风撤去了防御,这样的情况下,唐风就算只是一缕精神体,但也能感受到被唐凌‘揍’。
毕竟从本质上来说,所有的感觉都会反馈到精神上。
既然如此,唐凌也没有打算客气,他扬起了腿,准备一脚就狠狠的踢在唐风的屁股上。
可不知道为什么?
唐凌的脚尖在就要踢到唐风的那一刻,却突然停下了。
或许是属于黄昏的光晕太温暖,让人莫名的内心柔软,又或许是夕阳的晚风太温柔,让人容易感伤…
总之唐凌的脚就这样僵硬在半空,始终没有办法真正的踢唐风一脚。
明明就是一个让人没有好感的家伙,为什么背影显得如此沉重沧桑?是背负了多重的负担?
他为什么要建立龙军?龙军真正的目的是为了什么?权势?理想?亦或者是唐风个人不可放下的信仰?
在这短暂的一刻,唐凌的脑中浮出了很多对唐风的好奇,对于这些事情他从前是绝对的漠不关心。
唐凌只是不愿意承认,他始终无法踢下去的原因是——唐风的背影让他莫名的心酸。
“怎么?怕我报复?”身后久久没有动静,唐风忽而转身,有些好笑的看着唐凌。
“算了。”唐凌并不是一个矫情的人,既然没有办法真的去揍他,那也就不用掩饰什么,直接放弃这个念头好了。
“算了?”唐风扬眉,依旧带着笑容,用逗小孩子的语气对唐凌说了一句:“真想好了?错过了这一次,你可没有机会了。”
唐凌不想理会唐风这一套,直接盘膝坐在了大石上,低头。
“我不知道你的目的,但我不愿意很坏的去想你。”
唐风的表情变了,那种有些痞的笑容收敛,整个人忽而就显得深沉而沧桑,他没有打断唐凌,而是再次坐到了和唐凌相对的大石上。
“所以啊,我认为你依附在小种上,等到何时的时机出现,应该是为了传授我这一套《金刚如山意》。”唐凌抬头,看着唐风,这一刻他也并不想掩饰内心的复杂。
不远的对面,毕竟是他的父亲。
唐风没有说话,指间又出现了一根香烟,他似笑非笑的看着唐凌,眼中的深意虽然让人猜不透,可似乎在这一刻也不想掩饰对自己儿子的疼爱。
唐凌不愿意面对这样的情感,因为它是来自于唐风的。
所以唐凌扭头,继续说道:“你走吧,如果只是为了传授我这些,我也已经学会了。”
“我还要继续破阶。”
“耽误你了?”在这个时候,唐风才淡淡的开口了。
“算不上吧。只是…”唐凌说到这里,没有再继续说下去,而是也观想出来了一根香烟,夹在指间。
“臭小子,谁让你抽烟的?”唐风是真的恼怒。
唐凌却在这个时候转头,异常认真的看着唐风:“我很感动,感动就传授我这些。但我没有办法原谅你。”
“既然如此,还是不要面对了,你走吧。”
唐风又一次愣住了,在这一刻,他的双眸深邃的如同没有星星的夜空,沉沉的黑似乎压制了所有的情绪,看不出来他是有些难过,还是并不在乎。
话已经说了,唐凌也不再解释,而是低头沉默的抽烟,被烟雾熏的微微眯起的眼睛,看起来像极了唐风。
“好吧。”唐风脸上又浮现出了笑容,无所谓的,痞子一般无赖的笑容:“你不用说,我也存在不了多久。”
“毕竟我只是一缕精神力,你可以认为我是唐风,但也并不是真的他。从我出现开始,就意味着我很快就会消散,本体不存在了,精神力也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唐凌始终没有抬头,看不出他在想一些什么?
“但有几句话,我必须叮嘱你。”唐风也不介意唐凌的态度,他出现的确是有目的的。
“什么?”唐凌回应了一句,对于唐风,他似乎没有刚才那么抗拒了。
“你对危机有预感,是因为我依附在小种身上的原因。但之后…除非你的灵眼再进一步,否则是不会有这样的预感了。”唐风言简意赅,一句话已经包含透露了许多信息。
从唐风出现以后,唐凌就隐隐有猜测,或许自己对危险的预感与唐风的精神力有关,如今证明果然如此。
即便一再的压抑着自己,听见唐风这样说,唐凌心中还是止不住的升腾起了一丝暖意…
同时对于危机预感的消失,唐凌也并不是太在意,依靠别人的力量终究是不稳的,从唐风的话里,唐凌至少知道了自己的灵眼,也就是精准本能再继续修炼下去,这种预感还是会出现的。
“你以后做事要更加小心。”唐风叮嘱了一句。
“唔。”唐凌答应了一声。
“而这一次,我传你《金刚如山意》也好,阻止你继续进阶,不惜消耗这一缕精神力出现也罢,都是为了一个目的,你必须听好了。”唐风开始格外的郑重严肃起来。
唐凌终于抬头,他知道接下来的话是关键。
“不要再继续进阶了,接下来你最正确的做法应该是观想,然后随着观想,用剩余的能量支持着你的精神力发散出去。”唐风没有卖关子,而是一口气说出了他的目的。
“我不理解。”唐凌的确不理解,唐风的话来得太突兀,太莫名其妙了。
“你第一次‘看见’你的基因链,所观想出来的画面,就对应着你的天赋能力。你接下来需要观想的,就是那副画面。”
“只有伴随着这样的观想,你的精神力才能进入‘你的世界’,就是你天赋能力所对应的世界,开发出你的天赋能力。”唐风对唐凌解释的非常详细。
而这一刻,唐凌则想起了第一次观想时,出现的那个点,随着那个点的爆炸,出现的片片云雾,然后旋转,云雾中的尘埃累积…
这个画面只要一想起来,就会觉得无比的震撼,无比的….唐凌没有办法形容自己的感觉,总之他畏惧那观想图,因为光是这样想一想,都会觉得自己无比的渺小。
同时,唐凌也想到了彼岸晋升时,那丝丝缕缕的精神力,自己的精神力追赶不上,被‘拒之门外’的感觉…
彼岸告诉自己,进入了一个世界。
对的,那个世界就是对应着彼岸能力的世界,基于此唐凌知道唐风想要表达的是什么了,他要自己去开发自己的天赋能力。
所以,唐凌无数的疑问也涌出来了:“为什么要如此?而我的天赋能力不是精准本,不,不是灵眼吗?”
“是灵眼,确切的说,完美基因链的天赋能力自始至终就只有一个,那就是灵眼。”唐风微微一笑,然后带着叹息说道:“但是只有拥有完美基因链的人才清楚,灵眼本质上又不是一个天赋能力。”
“怎么讲?”
“因为它包含万千,变幻无数。一本《锻眼》只是基础,它无法帮助你完成灵眼的无数细枝末节,而没有这些细枝末节,灵眼就会变成越来越没有用处的鸡肋,会败于其它的能力之下。”唐风没有半分开玩笑的意思。
精准本能会成为鸡肋?这说法让唐凌很震惊,从一开始到现在,唐凌非常清楚自己对精准本能依赖到了何种程度,而且一直以来也为这个能力所骄傲,它怎么可能是鸡肋?
“时间有限,我所说的你也许不能理解,但我是第一个过来人,请你务必要接受我的经验。在这世间,凡事的得失都是两面一体。拥有完美基因链,也就会因为没有瓶颈,失去进入很多法则本质核心的机会。”
“简单的说,每三阶会迎来的一次大幅度提升,我们是没有的。那种提升你也明白,并不是自身能力的提升,而是对天赋能力掌握的越来越精准。”
“鉴于此,我们只能主动的进入,主动的停下来,耗费大部分的储备去接近本质核心,去完善灵眼。”
“关键的一句话是,拥有一片越大的土地,你就越难去完整的开发它。做得不好,还不如一片小土地,说不定精细的开发,已经结出了很好的果实。灵眼,就是一片太大的土地。”唐风已经竭尽所能的去解释了。
在说话间,唐凌没有办法不去注意一个细节,那就是唐风的身影开始渐渐的虚化,从一开始出现和真人没有区别的样子,变得影影绰绰,模糊了起来,像一片影子。
唐凌开始忍不住的难过,他也不知道在难过一些什么?眼前的,明明就是唐风一缕精神力啊…
当然他也开始思考唐风的话,尽管还有些难懂。
“总之,去体验过,去观想过,你就会明白许多。我教你《金刚如山意》,为的就是你的精神力不会迷失,要知道我们完美基因链带着的是灵眼,是一大片土地,太大了,就会走远,走远了就容易迷失,这就是我的目的。”唐风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就要消散,开始加快语速对唐凌说到。
唐凌轻轻捏了捏拳头,嘀咕了一句:“我会照做的。”
“你当然应该照做,在第三阶突破以前完成非常重要,等于是多了一次进入核心的机会,不然我现在出来阻止你干嘛呢?”唐风故意像看傻子一般的看着唐凌。
“别演,别扭。”不知道为何,唐凌脱口而出说了这么一句话。
唐风已经不知道自己时第几次这样愣住了,这小子…总是给人‘惊喜’啊,可惜的只是,自己没有陪伴他成长。
“那好吧。”唐风回神,从大石上一跃而下,走到唐凌面前,很直白的说道:“那就加油吧,我的儿子,我希望你继续让我骄傲下去。”
“谁是…”唐凌下意识的想要反驳,可不知道为什么话却哽在了喉头。
“《金刚如山意》,记得教给唐龙,少教一个字,我会揍你。”唐风的影子越发淡了。
唐龙?!听到这句话,唐凌心中说不上是什么滋味,眼前的唐风还记得唐龙?记得他还有一个被他‘抛弃’的无辜儿子?
“不要废话,现在我不会给你解释什么的。”唐风看出了唐凌的神情变化,直接就开口这样说到。
“你也没有什么好解释的。”唐凌的神情再一次变得冷淡。
“嗯,没有什么好解释的。你不要负了安寒…”唐风语速更快了。
可是这并不妨碍唐凌清楚的听见安寒两个字,他的脸色陡然变了,还有谁比他更清楚吗?彼岸的真名就叫做——花安寒。
这是一个典型的东方名字,而且还是一个少见的姓氏,唐凌也不知道为何叔叔婶婶会给彼岸取这么一个名字,但叔叔婶婶在彼岸还不会说话的时候就已经去世,也不可能再解释什么了。
倒是婆婆一直不愿意叫彼岸的真名,常常说‘寒啊寒的,小小姑娘怎么可能在寒冷中安心?’
所以,唐凌也跟随婆婆,极少极少叫彼岸的大名,从小就叫她姗姗。
好吧,这些都是记忆中被珍藏,却也不值得一提的小事,关键是唐风是怎么知道的?他凭什么会知道?
“你怎么知道姗姗的名字?”唐凌不由得大声的追问,而在这时他还想起了一个一直被他忽略掉的问题,他指着自己的脑袋,一字一句的问道:“我的记忆,我的记忆是怎么回事?四岁以前的一切为什么我都想不起来?”
唐风的身影此时已经无比模糊了,他望着唐凌,眼神再也不掩饰的慈爱:“唐凌,你记得我出现的第一句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