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玄幻小說

owkcg人氣都市言情 餘燼之銃 ptt-第十三章 冰海之王熱推-hj0ji

餘燼之銃
小說推薦餘燼之銃
最终洛伦佐在奥斯卡与塞琉的注视下登上了离去的火车,汽笛悠扬,蒸汽涌动,伴随着机械的咬合,沉重的车厢被一点点地拖动着,直到如野兽般在铁轨上狂奔起来。
风里带着细小的尘埃,从窗户的缝隙里涌入,不轻不重地敲击在洛伦佐的脸颊上。
洛伦佐难得地沉静了下来,望着那座不断远去的钢铁之城,一时间他有很多难以言明的情绪。
多久了,自己有多久没有离开旧敦灵了?
不知不觉里,这座城市成为了洛伦佐的堡垒,也成了他的牢笼。
他哼起熟悉的旋律,享受着这还算不错的时光,阳光洒了进来,洛伦佐倚着琴箱,灰蓝的眼瞳里带着些许的迷茫,此刻他倒真有了那么几分艺术家的气质。
可这样忧郁青年的模样没能持续太久,洛伦佐看了看自己所处的车厢,这是只有洛伦佐一人的豪华包厢,座位宽的都足够洛伦佐躺着睡觉,一旁的橱柜里还有着酒水,玻璃杯因车厢的晃动而碰撞,发出清脆的声响。
这一次洛伦佐有了官方的背景,算得上钦差大臣,所应有的待遇也是直线提升。
洛伦佐还记得自己第一次去高卢纳洛,去寻找塞琉时的情景,自己简直就像个流浪汉一样,什么都得自己来,返程的车票钱还是洛伦佐从路人的手里抢过来的。
好在那时塞琉还比较矮,虽然现在也不是很高,总之那一次洛伦佐才知道火车还有什么儿童免票的规则。
感谢这个规则,它拯救了一个潜在的、可能被洛伦佐抢劫的路人。
随便地取出一瓶酒,距离雷恩多纳港口还有很长的一段时间,洛伦佐凭借着过硬的牙口,一口咬开了酒瓶,单手吨吨吨了起来。
这可谓是潇洒生活啊,可这样的潇洒刚刚开始,车厢的房门便被人推开。
“呦!伯劳!要来一瓶吗?”
对于伯劳的到来,洛伦佐并不意外,之前亚瑟等人便提醒过自己了,从伯劳那一脸严肃来看,接下来便是介绍详细的工作流程了。
他是个严谨的家伙,作为一个黑帮老大也有著作为老大的气魄,可以说亚瑟一直把伯劳当做接班人一样培养,比起其他几个不靠谱的家伙,伯劳永远是最值得信任的一位。
“比起这些,在抵达雷恩多纳港口前,先让我们把这些事解决……你可能会很忙。”
伯劳懒得控诉洛伦佐这随意的姿态了,反正他也不会听,倒不如先把手头的事做好。
“这次工作临时出了些问题,洛伦佐。”
“什么问题。”
洛伦佐立马起身问道,他感觉到有些不妙。
早不说晚不说,偏偏在自己出发后告知自己,洛伦佐盯着伯劳的眼神,而伯劳则毫无避让地看着他,那副表情似乎在说“我也只是个打工的,这和我无关”。
“这次行动不止你一个人,维京诸国方强烈要求派遣人员与你一同行动,他们要亲自确认行动。”
伯劳缓缓说道,与此同时房门被再次推开,那个熟悉的维京人走了进来。
“你好,霍尔莫斯先生。”
海博德微笑地看着洛伦佐,对此洛伦佐的脸色直接难看了起来。
“一个人行动,和带着一群人行动,完全是两个概念啊,伯劳。”
洛伦佐有着极强的单兵作战能力,但前提是他没有一群需要保护的队友,那只会令洛伦佐变得迟缓起来。
“请放心,我不会干扰你的行动,我只是需要亲眼确认伊瓦尔的存活而已。”
“前半句我信,可这后半句有点不太对吧?”
虽然喝了酒,但那点酒精对于洛伦佐的影响几乎为零,他很清醒,也很理智。
从维京诸国与英尔维格的结盟,到冰海之王倾尽所有也要拯救伊瓦尔,洛伦佐早就嗅到了一丝不详的味道,作为诸国的统领,那位拉格纳·罗德布洛克怎么会做出如此愚蠢的决定。
除非……除非这些只不过是一个掩饰,他们有着另一个不可告人的目的。
“你可以完全忽视我的存在,我们甚至不需要一起行动。”海博德说。
洛伦佐没有回答他的话,反而看向伯劳,他不清楚净除机关的态度如何,他们应该还没有蠢到让这些维京人在他们的眼底下动手脚。
伯劳明白洛伦佐的意思,他说道。
“不用戒备海博德,在工作结束前,都不用质疑他的立场。”
“你可以把我视为一个督察员,毕竟这份工作涉及的人实在是太多了。”海博德适时地解释道。
这是罗德布洛克家的丑闻,整个维京诸国的耻辱,他们的王室成员就这么被劫持了,他们还被敌人所威胁,更为羞耻的是,他们没有以牙还牙,反而还要与高卢纳洛做交易,如果洛伦佐行动失败,这份耻辱会加重到最深。
“当然,防人之心不可无,这一点我们也很清楚,虽然说是合作,但也要做出限制,这次行动,净除机关也会有类似督察员的角色出场,来确保行动没有超出我们的预计。”
就像一场恰到好处的舞台剧,随着伯劳的念诵一个又一个的角色登上舞台。
房门被再次推开,红隼一脸疑惑地走进了车厢。
“天啊……”
看着红隼那一脸的迷惑,洛伦佐可以肯定,这个家伙肯定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大概是被以某种公款旅游的名义骗了过来。
“呦!洛伦佐!你也一起旅游团建啊!”
果然!
“我说,伯劳,你们这是不信任我吗?一个又一个的……”
“准确说,正是因为信任你,所以我们才清楚,如果没有管控你这个家伙能做出什么事,”伯劳毫不留情地说道,“想一想莱辛巴赫之坠,你对奥斯卡说你想逃跑,可最后却变成了反击战,好在它坠毁在了山脊上,如果落在市区中……”
洛伦佐沉默了下来。
“更何况,洛伦佐你也应该清楚目前国际局势的严峻,对吧?而且这次行动的地点是高卢纳洛,如果没有我们做出限制,这次秘密的营救计划很有可能会被你搞成突袭军事基地,这甚至有可能引发我们双方的军事冲突。”
伯劳说的没错,这次事件的起因便是各国之间的矛盾,英尔维格、高卢纳洛、维京诸国……这不是一次轻松的工作,虽然只是营救一个人,但它关系的是这三个庞然大物。
洛伦佐突然间有着一种奇怪的感觉,仿佛这次工作的结果会影响到世界的走向。
他觉得自己这个想法有些可笑,就像一只蝴蝶扇动了翅膀,从而引发了一场风暴一样。
可是他笑不起来,只是感到难以言明的不安。
“我,红隼,海博德,这次只有我们了吗?”洛伦佐问道。
“不止,北德罗的联络员会在你们出海后与你们联系,至于现在……嗯……我们这次行动还有一个实习生。”说到这里伯劳显得有些犹豫了起来。
“实习生?你们净除机关还有这玩意?”
洛伦佐一愣,他从未听过净除机关里还有这么一个工种。
可紧接着他看到了,房门又一次地被推开,就此行动小组人齐了。
女孩穿着一身黑色,手里提着一个小提琴的琴箱,如果洛伦佐猜的没错的话,这里头藏的也是武器。
她目光远比洛伦佐熟悉的还要锐利,整个人就像一把刚刚被锻造出来的利剑。
神情冰冷,扫视了一圈车厢内的成员后,目光最后落在了洛伦佐的身上,洛伦佐突然感到一阵恶寒,感觉身上都要起鸡皮疙瘩一样。
“呦!好久不见啊!洛伦佐·霍尔莫斯先生!”
冰冷的神情融化了,伊芙用着洛伦佐的语气和他打着招呼,她的表情似乎是在坏笑。
“你在开玩笑吗?伯劳!亚瑟会杀了你的!”
洛伦佐一把抓住了伯劳,他可太清楚亚瑟对于伊芙的保护欲过度到了什么地步,说不定洛伦佐现在就因劫持伊芙上了通缉名单……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这么干了,可洛伦佐还是感觉很不妙。
他好不容易从良的,还有了合法的事务所,美好的生活正等着他呢!
“不用担心亚瑟,洛伦佐。”
伊芙说道,紧接着她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大步走了过来,一把握起了洛伦佐的手。
“重新认识一下。”
洛伦佐看着眼前的女孩,他觉得嗓子有些干。
“净除机关,预备骑士,伊芙·菲尼克斯,代号,不死鸟。”
这曾是亚瑟的代号,时隔多年被伊芙就此继承。
洛伦佐没机会感受手中的柔软,也没什么想法去审视眼前的女孩,他干巴巴地说着。
“你好!你好!”
车窗外的风景飞逝,背景音是红隼的鬼哭狼嚎,他咒骂着伯劳的欺骗,和这趟意外的旅程,但遗憾的是他什么也改变不了,只能带着眼角带着泪痕,翻看着行动的信息资料。
几人都带着不同的思绪,怀着不同的小秘密,在种种偶然与必然下,大家凑在了一起。
火车轰隆隆地前进,鼻尖能嗅到些许的海风的气息,雷恩多纳港口就在铁轨的尽头。
……
旧敦灵,铂金宫。
自从洛伦佐的暴行之后,铂金宫的安保又加强了几分,为了预防潜在的威胁,亚瑟甚至调了几具三代甲胄停靠在这里。
辉煌的宫殿之中,原罪甲胄如骑士般单膝下跪,它们就像雕塑一般拱卫在石柱之下,如果不是引擎那低沉的轰鸣声与时不时涌出的蒸汽,所有人都会将其认为石雕的死物。
男人没有急于完成自己的工作,而是仔细地观察着这些单膝跪下的原罪甲胄们,手轻轻地拂过冰冷的铁甲,在那昏暗的缝隙里有机械在缓缓运作。
这是远超男人认知的技术,他知道英尔维格有着强大的机械技术,但怎么也没想到他们已经发展到了如此的规模,虽然现在原罪甲胄只是保持着沉默,但男人能想象到它动起来时的模样。
啸声如雷,所有的阻碍都会被轻易地粉碎,再加上那些战争飞艇的投放,一旦这种武器集结到了一定的规模,它可以轻而易举地摧毁一座城市。
“感觉如何。”
声音从另一边传来,维多利亚女王正坐在椅子上,目睹着男人对于原罪甲胄的观摩。
“完美、强大且致命。”
比约恩感叹道。
“我们还有很多时间去看这些,不过在这之前,倒不如说说你的来意,比约恩,作为拉格纳的子嗣,你这样的突然到来,实在是让我有些疑惑啊。”女王质问道。
按照情报,比约恩应该还在维京诸国,可是他就这么突然地来到了铂金宫,还要面见自己,女王本是很疑惑,但在确认比约恩的身份后,她还是面见了这个行踪诡异的维京人。
她很好奇,好奇比约恩想做什么。
“高卢纳洛一直在对我们进行监控,他们可能已经知道了派遣救援这件事,这也是我为什么要偷偷摸摸的原因——我带着冰海之王的手信而来。”
女王的神情严肃了起来,局势远比想象的还要恶劣,英尔维格的防范还算严密,但维京诸国不同,虽然做到了统一,但他们内部的矛盾依旧存在,而只要有了缝隙,便给了敌人操作的机会。
比约恩冲着女王微笑,这名维京人比想象的还要高大,就像战熊一般。
“海博德他们已经出发了?”
“是的。”
“那就好。”
他说着取出了手信交给了眼前的女王,女王将其拆开,字迹清晰映入眼中。
“虽然场合不是很正式,不过因于现在这个情况,看起来也只能这么做了。”
比约恩继续说道。
“我,比约恩·罗德布洛克,在此代表冰海之王、拉格纳·罗德布洛克与维多利亚女王就此结盟。”
女王的眼神凝固了起来,映入眼中的根本不是什么手信,而是一张盟约,在维京诸国的那一方早已签上了拉格纳·罗德布洛克的名字,而在另一边的空白,正等着自己书写名字。
“不……不是说解决伊瓦尔这件事再做决定吗?”
女王也不清楚这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了,按照维京诸国的说法,英尔维格结盟的与否是与伊瓦尔的存活有关的,可现在盟约就摆在自己眼前,那么那份委托又算什么呢?
“伊瓦尔的事件已经解决了,当他们出发时就已经结束了。”
比约恩带着令人难以琢磨的神情,他继续说道。
“我们维京人很喜欢外界对于我们的评价,鲁莽、粗暴就像一群没有脑子的蠢蛋,其实这看似羞辱的形容,我们很喜欢,这会让我们的敌人小瞧我们、忽视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