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都市小說

k8pse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逍遙兵王 起點-第4398章 戰赫聯閲讀-o76nq

逍遙兵王
小說推薦逍遙兵王
天玄矶手中的那土黄色的球体不简单,那是天地树地下所孕育出来的东西,对于天一神王极为重要,所以,赫联半步神王一定要拿到手。
“我看我敢不敢!”
天玄矶冷喝。
“去死!”
赫联这个半步神王大喝,挥动手中的金圈,搅动四方天地,整个宇宙洪荒风起云涌,对着天玄矶杀了过来。
“该死,这一击比起先前强大了三倍也不止,看来,天要绝我啊,”
面以赫联的这一击,天玄矶神色凝重,准备动用自己的全部力量,想在硬抗下这一击,却是发现,在赫连的背后,虚空被撕裂,一柄巨斧对着他劈了下来。
天玄矶看到了,而赫联自然也感应到了,那种强大的杀机让他的脸色不由的大变。
“至尊仙王,盘龙斧?”
赫联猛的转身,看向那柄大斧,瞳孔一下子猛缩,他一下子想到了一个人。
“吼——”
赫联大吼一声,手中的金圈瞬间放大,旋转着脱手而飞,砸向那盘龙斧。
“轰——”
盘龙斧一下子把金圈击飞,余威不减,对着赫联就劈了下来。
“疾!”
赫联低喝,身形一晃,瞬间在原地消失,盘龙斧劈在了虚空之中,整个虚空成为了一片混沌,能量动荡起伏,经久不息。
“是那个混蛋?”
看到这盘龙斧,天玄矶同样想到了洛天,心中嗔骂的同时,却是放心了下来,要知道洛天在神界大杀四方,击杀乌释天的事,她自然有所听闻。
虚空通道出现,一身黑色衣袍的洛天出现了,黑发披肩,身形挺拔,冷漠的望着赫联,在他的身边自然是天情。
“你是洛天?”
赫联半步神王,望向洛天,眸子猛的一缩,冷声喝道。
“你的气息让我熟悉,所料不错的话,就是你偷袭我逍遥门吧,”面对这个半步神王,楚天负手而立,淡淡的问道,眸子却是冷漠无比,他无法对付天一神王,不过,这个半步神王他还是不放在眼里的,只是没有想到在这里遇到他,还
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
“哼,是又如何?可惜,当初你不在逍遥门,否则的话,早就杀了你了,小子,你得罪了天一神王,早晚都会陨落的,”
赫联索性承认了下来,冷声喝道。
“天一神王我是对付不了,不过,你——一定要死!”
洛天一字一顿的说道。
“小心此人,他很强大,”
此刻,天玄矶掠了过来,看了一眼天情,然后凝重的说道。
“在我面前,他什么都不是,”
洛天看了一眼天玄矶淡淡的说道。
“哼,你不要轻视他,”
对于洛天不冷不热的态度,天玄矶心中有些不爽。
“我洛天从来不会轻视任何一个人,不过,他我真的没有放在眼里,”
洛天抬手一招,盘龙斧出现在手中,虚空对着赫联半步神王而去。“洛天,你杀了半步神王乌释天,这个我知道,不过,据我所知,他是动用密法强行提升自己的境界,并不稳定,确切的说,不算真正的半步神王,你一个小小的仙君,口
出狂言,今天我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才是真正的半步神王!”
这个赫联神识外放,搜索四方空间,发现只有洛天和天情两人,顿时放心下来,他所担忧的是花月夜跟来,如今只有洛天和天情,他可是不放在心上。
“哪怕今天你是真正的神王,我也要把你击手,”
洛天缓缓的扬起了盘龙斧。
“杀!”
赫联身上的气息大盛,以他为中心,能量起了涟漪,接下来如同惊涛骇浪,手中的金圈放大,瞬间打出,一化万千,对着洛天攻杀而来。
“哼,”
洛天的盘龙斧出手,如同开天辟地,携带着无匹的力量,狠狠的以着此人杀了过去。
“轰轰——”
“轰轰——”
两人的大战,引起了强大的能量波动,天地间皆成黑暗,虚空破碎。
洛天的身形如同蛟龙,顶天立地,身形挺拔不已。
因为此人,整个逍遥门险些损落,所以,对于此人,洛天必杀之。
“轰轰——”
“轰轰——”
一时间,洛天除了盘龙斧外,诸多的神通吞吐,掌指间连连闪烁,杀向这个赫联。
“轰——”
赫联倒退,手中的金圈竟然变了形状,体内的能量翻滚不息,神性道序都在剧震动。
“你果然具有战胜半步神王的实力,洛天,我还真是小看了你,不过,洛天,我可不是一般的半步神王,我可是——”
“你只不过是天一神王的一条狗而已,不是么?”
“你——混账东西!”赫联被洛天言语所激,顿时火冒三丈,身形速度顿时加快了十倍,对着洛天冲杀而来,这种速度,正是受天一神王指点,当年华英奇也受天一神王指点过,是一种速度神
通,快的出奇。
“速度不错,这是你的那个主人教给你的,堂堂的半步神王,认他人为主,注定,你的路是没有希望的,因为你已经放弃了你自己,没有了自己的目标,”
洛天淡淡的说道。
“我没有,畜生,我要杀了你,”
也许是被洛天戳中了心事,赫联半步神王大怒,对着洛天杀来。
“哼,”
洛天心意一动,大黑狗传给他的神秘阵纹启动,其中更是夹带了神秘的四角杀阵。
洛天在逃,而半步神王在追,两人一连穿行了无数的虚行空间,不时的传来恐怖的能量波动。
“看来,这个混蛋,真的不是那个半步神王的对手了,趁他缠住他,我们快点离开这里,”
天玄矶凝重的对天情说道。
“混蛋?你对他有仇么?他是在救你,你想弃他而去?”
天情冷目望向天玄矶道。
“我——”
天玄矶面对天情的眼眸,一时间无语。“我告诉你,他不会输,另外,他即使输我也不会离开他,倒是你,天玄矶,你走吧,不管你们有没有恩怨,这次他帮了你,你们应该两清了,请不要再说中伤他的话,否
则的话,别怪我不客气,”天情的神色有些冷漠,望向天玄矶淡淡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