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歷史小說

xnm9h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詭三國 txt-第1883章塗脂抹粉,冤冤相報展示-rk1f5

詭三國
小說推薦詭三國
黄月英忽然之间的提议,其实说起来也是受到了祭祀的一个刺激,当然,并不是蔡琰所给予的,也不完全是她父亲书信导致的,而是确确实实自身感受到的。
之前还是小规模的祭祀,一方面斐潜经常在外奔波,自然就不可能大规模举办,二来修建斐潜的宗庙也要时间,平阳之处的相对较小,所以之前黄月英代替斐潜祭祀的时候也没头太多的感觉。
而这一次,不一样。
参加的人数更多,礼节更为繁琐,而在这样的环境之下,当黄月英站在斐潜身后,牵着自己的孩子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身边的人竟然是如此的单薄,而那些旁枝却是如此的繁多,这对于黄月英来说,无疑就是最为直接的刺激。
强枝弱干,这对于任何士族世家来说,都不是什么好事。黄月英也正是站在了为了斐潜整个家族事业的角度,其实也是为了她自己孩子的角度,才按耐下心中的那种难以描述的情绪,建议斐潜尽快的迎娶蔡琰,毕竟蔡琰多少熟悉一些,也算是谈得来,心中多少好受一点。
没有那个人会心甘情愿的当舔狗。
黄月英爱斐潜,所以自然也不太愿意和其他的女人一同分享,但是为了她自己的孩子斐蓁,黄月英却愿意割舍出一部分的斐潜……
当然,斐潜若是只纳了墨斗,那自然是最好,一方面墨斗所生的,不管是男是女,一般来说都不太能和斐蓁竞争,另外一方面墨斗是陪伴黄月英更久的婢女,相对来可能,也仅仅是可能,会更习惯一些。
但是不管怎么样,黄月英都感觉到了身后那些斐氏的旁枝投射而来而来,意味不明,或许怀着羡慕,或许怀着恶意的目光,所以扩大斐潜本家的主干,就成为了刻不容缓的事情,至于个人的情感,就必须往后排了……
黄月英做出了选择,同样,在荆州的刘表,也不得不做出选择。
在原先刘表的观念当中,荆襄之地也是绝对不允许他人染指的禁脔,而且比黄月英还要更近一步的是,就算是自己的儿子,也不能在自己还没有丧失控制能力之前去动这一块奶酪。
所以刘表才特意谋划许久,准备像是敲打地鼠一样,挨个儿的在所有洞口敲打一遍,不管是蔡氏还是黄氏,甚至是以此来敲打自己的孩子刘琮。
可问题是,计划永远都赶不上变化,在刘表以为计划完美无缺,推进得相当顺利的时候,江东突然出兵,攻占了江夏,就像是给刘表当头一棒,敲得刘表有些发懵,然后宛城黄氏出兵攻打南阳一带,进而清剿汝南企图链接武关,又是拦腰给了刘表一脚,踢得也是腰眼发麻……
一夜白头,并不是说说而已,刘表这一次,真的是如此。刘表本身久病,气血亏虚,虽然经过张机妙手,控制了背上的顽疾,但是整个身体也付出了不少的代价,若是好好浆养一段时日,或许也有可能恢复到发病之前的水准,但是现在突如其来的变化,导致整个荆州如陷水火,南北交攻,顿时就让刘表心力憔悴,整个人两三天之内苍老下来,简直就宛若两人一般。
就算是如此,刘表依旧让人在其脸上扑粉,并且细心的加以修饰,甚至还补上了一些淡淡的腮红,用以补充脸色上的气血亏差,直至自己在镜子当中加以端详,恍惚之间似乎看到了当年那个器宇轩昂,单骑入荆州的中年美男,才缓缓的闭上眼,端坐大堂之中,喝令将蔡瑁带上来。
蔡瑁兵败江夏,无路可取,投于文聘军中,这几天当中一直都在襄阳城中大狱之内监管看押,隔绝内外,自然也是辗转反侧,煎熬不已,加上监狱之中条件当然谈不上多好,虽然不至于受到什么肉体上的刑罚,但也别谈什么梳洗了,神情自然也是萎靡狼狈,和高居广坐之上的刘表,自然形成了鲜明对比。
刘表没有让蔡瑁趋近,而是让蔡瑁跪拜在堂前,刚好就是在阳光暴晒之下,而刘表自己端坐在堂内,精心修饰的面容在烛火之下,更是绚丽无暇。
蔡瑁偷眼看了看刘表,不由得俯首垂颈,口称罪责,长拜不起。
刘表沉默不言,一时间厅堂内外,仿佛唯有心跳声声,血脉涌动。
七月的太阳,已经是渐渐的呈现出残暴的一面,不多时在烈日之下的蔡瑁,就开始浑身冒汗,再加上多日没有浆洗沐浴,新汗加上旧污,披头散发之下,还有监狱当中沾染的跳蚤虱子忍耐不了热度,纷纷逃离,搞得浑身上下奇痒难耐,偏偏又不能抓挠,简直是宛如在地狱一般。
『将进廊下。赐座。』
刘表淡淡的吩咐道。
左右上前,将蔡瑁架到了回廊之下,虽然还没有迎进厅堂之内,但是已经避免了阳光直射,让蔡瑁不由得缓过一口气来,心思也跟着活动了起来。
原本一对好基友,只不过因为分赃不均,然后相互下手,但是刘表离不开蔡氏,就像是蔡氏离不开刘表一样。刘表控制荆襄,只靠这几年收拾的人,控制襄阳没有问题,但是要放到荆襄九郡,就完全不够用了,必须要和荆襄士族相互勾搭,而蔡氏,就是中间的桥梁,一方面联系着刘表,一方面联系着荆襄其他地方士族。
原本蔡瑁在监狱当中疑神疑鬼,寝食难安,主要就是担心害怕刘表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偷偷摸摸又盖了另外一座桥,比如叫做什么蒯氏桥之类的,但是现在看来,似乎并没有。
没有了太阳直晒,似乎处理器也降温不少,心念电转之间,蔡瑁又将这两年来来回回的盘算了一番,觉得自己这两年来并没有发现刘表有什么另起炉灶的举动,毕竟蔡氏内外都有人,纵然刘表能控制襄阳,但是若是在外行动,必然就有些踪迹,而蔡氏若是一时疏忽倒也说得过去,但是这么长时间,刘表又要拖着病体,又要瞒天过海,不是说完全不可能,但是难度相当大。
至少蔡瑁没发现,不过之前不敢完全确认,毕竟在这么些天当中,蔡瑁也没有收到内府传来什么消息,严格来说是什么消息都没有,所以忐忑不安也就在所难免,但是当刘表令人将其扶进回廊之下的时候,蔡瑁忽然意识到刘表此举,其实意味着刘表必然还有用得着蔡氏的地方。
对于无用之物,何必还用礼遇?
家用器皿,若欲弃之,又何必缝补敲打?
蔡瑁本身也是出自于士族世家之中,对于弱肉强食的道理清晰无比,这一次的举动,虽然有些忤逆之意,但是属于那种踩在红线上的行为,可以左,也可以右,当势头不对蔡瑁便迅速收回了那一只试探的脚,低下了头。
做错了,认打认罚,毕竟蔡瑁,或者说蔡氏又没有将事情完全做绝,除此之外,蔡和也统领私兵屯扎在蔡家洲,作为蔡氏最后的退路……
『罪臣万死!』蔡瑁再次伸出了触角,叩首有声,因为这一次磕的是廊下的木板,所以声音还更大了一些,『内不能替主公分忧,外不能为主公平叛,罪之甚也!』
刘表眉角忍不住跳了跳,但是强制压抑下了皱眉的冲动,无他,就是害怕动作大了,粉会掉下来。
蔡瑁一张嘴,简直就用得好措辞!
可就算是如此,又能如何?
刘表原先以为斐潜和曹操之间的抗争,并不能那么快结束,一方面是曹操实力也不算小,二来纵然斐潜获胜,要收复山东,也不是那么容易,一来二去也就自然顾不上宛城这边的黄氏了,所以刘表目标,就是打一个这样的时间差,然后游刃有余的获取自己想要的结果。只不过万万没有想到,斐潜和曹操之间的这样一场看起来气势磅礴的弥天大战,竟然上下两下收了场。
如果仅仅是斐潜和曹操光打雷不下雨,问题也还不难解决,更麻烦的是江东这群二愣子乡巴佬……
刘表看不起孙坚,甚至是有些厌恶。
一个世代在吴郡的小姓,不过是凭着些武勇,便侥幸得势的粗鄙之辈!虽然说孙坚在某种程度上也促成了刘表入驻荆州,但是对于孙坚未有上命,便私刑诛杀朝廷大臣的行为。深为反感,认为这是孙坚谋逆的先兆,
所以,刘表也不喜欢孙策,更谈不上和孙权有什么『生子当如孙仲谋』的感慨,当江东气势汹汹,攻克了江夏之后,刘表在震惊之余,心中升腾起的出了愤怒,更多的是耻辱感,『江东小儿,欺人太甚!』
江东也是来者不善,攻克了江夏郡所之后,一方面开始清剿江夏周边,另外一方面也在摩拳擦掌盯着江陵。若是江陵陷落,就等同于半个荆州完蛋!
在这样的情况下,曹操向刘表伸出了一只手,表示愿意和刘表联手,一同进击江东,似乎也就成为了没有选择之下,比较能接受的一个选项了。
若是自我安慰的想一想,汝南原本就不算是自己的管辖之地,赔给黄家的也就是南乡而已,而江陵则显然更重要……
实际上刘表和曹操都明白,黄氏后面还有个关联词,在当下局面之下,能不碰还是不要碰的好。
但是曹操显然也不是所谓的无私帮助,大体上就是将原本插在曹操腰子上的刀,转过头来插在刘表大腿上而已,割点肉,放些血……
曹操也给出了个『相当有诚意』的一口价。
这个一口,有些大。
可问题是能用钱财解决的问题,应该都是小一些的问题,不能用钱解决的,才是大问题,所以最终刘表还是咬着牙选择了花钱消灾,或者说暂时性的先消去江东这个灾祸,至于黄氏,只能是暂且先放一放。
要攮外,自然先安内,后世光头强的道理,刘表自然也是门清,所以在联合出兵之前,自然需要将自家内部的腌臜多少洗刷一下,粉饰一番,就像是当下刘表涂在脸皮上的粉,遮住了皱纹,当然也掩藏了污秽。
『兵之要事,乃国之重器!』刘表沉声说道,『某以身家托付于卿,不求卿踏平狼山,只求靖平地方,卿何报之?损兵折将,丢境失土,留卿何用!又是该当何罪!』
刘表说的义正辞严,声色俱厉,蔡瑁心中反倒是落下了不少,便立刻心领神会的连连在回廊下的木板上咚咚咚的叩头,口称罪过。
雷霆过后,只要当场劈不死,自然就是轮到些雨露。至于雷声大的雨点小的骠骑将军斐潜,刘表只能是闭眼表示不愿去多想,省得气息不顺,又多出一些什么好歹来。
文聘虽然有武勇,但是要让文氏协调荆襄士族,一同抵御江东,还是多少有些欠缺,刘表自己倒是觉得自己是有这个才能,只不过因为年事太高,在室内涂粉多少还能遮蔽一些窥探的目光,若是到了外间,阳光之下怕是也难以遁形,老弱之态展示于外,终究不是一件好事,所以也只能是让蔡氏继续挑起这个担子来……
毕竟蒯氏献言献策多少还算是可以,若是调兵遣将,恐怕还不如眼前这个半桶水,更何况蒯氏自己所谓良才也不怎样,不但将自己搭进去,还让刘表儿子也深陷长安不得而归。虽然说刘表自己有时候也看刘琦不怎样顺眼,但是毕竟是自家孩子,自己看不顺眼打骂都成,但是旁人么,哼哼,因此也连带着觉得蒯氏余者也是一般,不可重用。
矮个子里面挑高个,再加上形势所迫,刘表也就只能是睁一眼闭一眼,然后将原先加在蔡瑁头上的官职褫夺了下来,只留下了一个江夏校尉,用意也自然很明显了,然后便让蔡瑁一来戴罪立功,二来么,也是要蔡瑁负责去塞曹操一旁张大的嘴……
蔡瑁原本以为不过是刘表找曹操借了些兵,一边想着刘表竟然还有这种本事,颇感吃惊,另外一边也认为曹操就算是愿意借兵,怕是也没有多少,于是乎自然应允下来,可是等脱了罪回到了家中,急不可耐的先让人烧水沐浴祛除了一身污秽之后,才在蔡和的讲解之中恍然明白过来,明白了当下形势的徒然转变,再看到曹操所需物资财货,自然就明白了刘表所谓『些许』粮草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些许』的了,不由得咬牙而骂;『老贼害某!』
可是当下,又能如何?
蔡瑁眼眸之中阴晴不定,似乎想到了一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