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科幻小說

5u7pw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神級選擇系統-第八百六十章 夏冬青穿越了?熱推-hkyoi

神級選擇系統
小說推薦神級選擇系統
第八百六十章夏冬青穿越了?
“这不是手机信号的问题……”
“而是,我们应该是无意间闯入了一座结界!”
所谓结界,便是一些稍微有些道行的东西,能够影响到周围空间的变动。
结界有大小,也有强弱之分。
正常来说,能够布置出一个房间那么大的结界,已经算得上是极为不得了了,如果是一层楼大小,至少得有千年级别的道行。
如果要是一小片天地都被布下了结界,出手之人实力强悍,足以成为陆地神仙。
当然………
结界也不全都是人为的,还有一些因某种特殊原因,譬如说战乱导致某一地区形成了鬼域,同样也是结界的一种……
这种结界,便属于无主结界!
正常人如果误入了这些结界,会发现怎么走都走不出去,也就是世人口中常说的:鬼打墙。
…………
与此同时。
夏冬青那边,也是发现自己不小心和叶晨他们走散了!
“等等我!”
口中一声惊呼,夏冬青连忙伸手拉开房门,然而,映入眼帘的,却是叫他无比惊异的一幕,因为,眼前的病房之内,竟然空无一人!
“这……怎么可能?!”
他明明见到叶晨、翡翠和王小亚三人进入这间病房的,还有之前那个假护士。
可是,现在怎么可能会没人?
“小娅!”
转眼之间,就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了!
夏冬青不禁下意识地呼唤了一声自己最在乎的人,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惧之意,自心底涌起,瞬间弥漫全身。
放眼看去,眼前还是那条医院走廊,但却又好像发生了什么莫名的变化。
有风吹过,顶上的吊灯左摇右晃,不住的发出“吱吱呀呀”的声响,在这深夜长廊之中,显得格外诡异、渗人。
“咕噜!”
下意识地吞咽了一口口水,夏冬青连忙又尝试着呼唤道。
“叶晨、翡翠?”
从小到大,各种稀奇古怪的事情见的多了,很快夏冬青就镇定了下来。
出现这样的变故,傻子都知道肯定是出事了。
以叶晨还有王小亚他们的本事,估计要不了多久,他们就会回来找寻自己的。
于是乎,夏冬青就等在原地。
时间一分一秒,不断地流逝,明明才没多久,但夏冬青愣是觉得跟过了好几年一样漫长。
渐渐地,他的耐心开始被消磨。
没多久,就忍不住的生出几分不耐烦来。
深吸了一口气,夏冬青努力的想要平复自己的心绪,效果却很不理想。
甚至不知为什么,他总觉得,黑暗中有一双眼睛,正在注视着自己。
那是怎样的一双眼睛,夏冬青无法形容,却让他发自内心深处涌现出一股恐惧感,心神瞬间就被滋扰的杂念丛生。
“停唱阳关叠,重擎白玉杯,殷勤频致语,牢牢抚君怀,今宵离别后,何日君再来……”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歌声传来。
虽然并不清晰,但夏冬青还是被这歌声吸引,不知不觉之间,就来到了走廊尽头的那扇门前。
门的后面,有光透出,歌声就是从门的后面传出来的。
门的背后,好似隐藏着另外一个世界。
几番犹豫过后,夏冬青终究还是忍不住的伸出了手,用力一推,推开眼前的门。
顿时,眼前视线大变,令他大吃一惊。
门的背后,竟然是一个歌舞厅,对面的舞台上,一个穿着黑色旗袍的女子正在台上一边唱歌,一边跳舞,歌词很陈旧,有一股浓浓的上海滩的味道。
台下,则坐着一群身着黄颜色军服的观众,肆意谈笑风生。
“R本人?!”
夏冬青虽然没和R本人打过交道,但看过不少影视剧的他,还是能够清楚地辨认出来,那些就是R本人。
而且还是军人,也就是抗R剧中俗称的:小鬼子!
只是,令夏冬青感到好奇和不解的是,华夏都已经解放了这么多年了,这家精神病院里,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多的小鬼子?
夏冬青一边想着,一边轻手轻脚的往前走,唯恐那些听歌的R本人发现他。
然而他却忘记了,台上那名女子正好面对着他。
女子一抬头,就看到了这个不速之客,她微微一愣,不过很快就想起了现在的处境,继续若无其事的唱着歌。
夏冬青从舞厅后面穿过去,这里好像是一个后花园,一根铁丝横跨在两棵树之间,上面晒了几张床单。
而花园的正中央,种了一棵桃树,边上有一块大石头。
夏冬青左右看了看,什么都没有,摇摇头,正打算回去的时候,突然有人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突如其来的变故,令夏冬青吓了一大跳,猛地转身,发现后面站着一名女子,正是刚刚在台上唱歌的那个旗袍女子。
“你是什么人?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女子看到夏冬青呆呆的看着自己,很是着急的观察了一下周围,然后连忙将他拉到了一边。
“你是什么人?”
夏冬青莫名其妙的来到这个地方,还有些搞不清状况。
那女子没有回答夏冬青的问题,而是仔细的打量着他,突然问道:“你是学生?”
夏冬青听出她的语气里有一些期待,还有一些担忧,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还是开口道:“嗯,研究生。”
女子一愣,显然是不明白什么叫做研究生。
“大学生。”
夏冬青见她似乎不明白,又换了个词。
“大学生?”
女子重复了一遍,神色变得很激动,又问道:“那你怎么会到这里来的?”
夏冬青茫然的抓了抓头:“这里……是哪里?”
“这里是R本人的医院啊!”
女子理所当然的道:“他们给那些穷人看病,不收钱,但是看病期间,不能离开医院,家属也不能进来探视。”
“R本人的医院?”
夏冬青想起了刚刚看到的那些身穿军装的R本鬼子,突然感觉到了不妙,他看着女子,问道:“现在,是几几年?”
女子道:“民国二十七年。”
“民国二十七年?”
夏冬青好歹也是一个研究生,几乎是瞬间就换算出来了:“一九三八年?”
“你知不知道,怎么样才能从这里出去?”
得知自己竟然穿越到了一九三八年,反应过来的夏冬青,连忙一脸急切的询问女子。
但那女子却摇了摇头,回道:“出不去的,这里到处都是R本人,还有R本人巡逻,看守的很严密。”
听到女子这么说,夏冬青顿时急了:“不行,我一定要离开这里,我朋友还在外面等我。”
“你别着急。”
女子拉住了夏冬青,将他按在石头上,说道:“我来想办法……这里每隔一段时间,会有人员换岗,现在差不多要到换岗的时间了,等会等他们换岗,你就可以偷偷的溜出去了。”
那女子将夏冬青安抚下来之后,又说道:“你在这里等一下,我去拿点东西过来。”
说罢,她整理了一下旗袍,快步的朝院子里走去。
很快,女子就折返回来了,她的手中拿着一本笔记:“你是大学生,在外面肯定认识不少记者吧,能不能帮我把这个带出去?”
说话间,她将笔记本递给了夏冬青。
接过笔记本在手,夏冬青打开来一看,上面宛若涂鸦一般画着许多图案。
女子解释道:“这些都是我平时看到的,我不会写字,所以我就把我看到的都画了下来,虽然我不知道小鬼子在做什么,但我总觉得不是什么好事。”
“这是人体试验!”
夏冬青愤然道:“小鬼子真是太坏了,他们居然拿我们华夏人做人体试验,一定要揭发他们!”
什么人体试验,女子并不懂,她只带着几分崇拜道:“你懂得可真多。”
随即,她似是想起了什么,带着几分期许道:“我想求你件事,能不能教我写字,我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呢!”
“好啊!”
夏冬青答应的十分爽快:“你叫什么名字?”
“大雪!”
女子应声间,摸出一根笔来,笑道:“这是小鬼子用的笔,外面很稀少,我偷偷拿了一根过来。”
夏冬青接过那根笔,发现原来是一根铅笔,在这个时代,确实不多见。
当下,他也笑着道:“大雪这个名字很好听,也很好记。”
大雪闻言,很是高兴,她自得道:“妈妈说,她生我的时候,外面正在下大雪,所以就给我取了这个名字。”
夏冬青闻言,不知为何,鼻子有些发酸。
他拿着笔,一笔一划,在笔记本的封面上写下两个字来:
“大雪!”
…………
另一边,叶晨等人,自然也是发现了这里是一处结界的事情,正在寻找破解结界的办法。
“也罢,我来吧……”
却见叶晨微微叹了口气,幽幽道:“终究是华夏的地界,让一个东瀛的小鬼在这里搞风搞雨,也不是个事儿。”
说话间,他猛地伸出手来,虚空一拉。
先前的空间竟然像是一张幕布,直接被他拉开,另外一个完全不同的空间呈现在众人眼前。
那里与他们白天到过的后山草坪地势相近,但却是一个后花园。
花园的正中央,种了一棵桃树,边上有一块大石头,几棵大树树干上,都系着横绳,上面晾晒着一些白色的被单。
不过……
吸引三人目光的,不是这个花园中的景物,而是花园中的人。
夏冬青正在和一个端庄秀雅的旗袍女子在聊天。
“好啊!”
见状,王小亚当即就炸毛了,气愤道:“好你个夏冬青,亏我这么担心你,没想到你竟然窝在这里跟人谈情说爱!可恶,太气人了,气死我了……”
“别叫了,那是另外一个异度世界,你叫的再大,他也听不见的。”
叶晨说话间,将手往前一伸,竟尔直接穿越结界时空的局限,直接到达那花园之中,一把抓住了夏冬青的肩膀。
“啊!”
突如其来的变故,夏冬青口中一声惊叫。
但他尚来不及反应,人已在瞬息之间,就被叶晨从异度空间生生抓了回来。
“小娅?叶晨?翡翠?!”
看着眼前的人,夏冬青微微一愣,随即满脸惊喜:“我回来了?!”
“回来?”
王小亚当即回之一声冷哼:“我看你在那边过得挺开心啊,也不像是这么想回来的样子,怎么样,那个美女叫什么?”
“大雪。”
夏冬青下意识地回应,话一出口,他脸色不由得为之一变:“哎呀,不好了,我说过要把她救出来的!”
说话间,他转眼看向叶晨。
“别看我。”
叶晨没好气道:“好歹你也跟在我和赵吏身边这么久了,难道还不明白自己刚才的遭遇吗?”
夏冬青不解问道:“叶晨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这呆子,该不会真的以为自己穿越了吧!”
不待叶晨开口,边上的王小亚也是撇嘴道:“那不过是结界扭曲形成的一个异度空间,看上去像是一个真实的世界,实际上早已淹没在时空长河之中……也就是说,你在那里见到的人事物,可能曾经真的存在过,但现在早就没了!”
“没了?”
夏冬青闻言,不由得为之一愣,半响,他方才呆滞的道:“你的意思是,大雪她……..早就已经死了………”
“小娅说的没错。”
花木兰道:“毕竟,你口中的大雪,只是一个普通人,生老病死,对她来说,本来就是一件很正常的事。”
夏冬青沉默了。
他知道,王小亚和木兰都说得很对,可是夏冬青心里,就是有那么一丝丝的不甘,举着手中的笔记本道。
“如果真的一切都没了的话,那这本笔记怎么会存在?”
“一件死物而已。”
叶晨淡然道:“异度空间来源于现实世界,代表着它曾经真的存在过,一些死物,自然可以带到现实世界中来,这并不稀奇。”
听到这番解释,夏冬青彻底认命了。
刹那间,他整个人的精气神都好像被抽空了,脸上满是落寞神情。
因为他知道,他恐怕永远都无法实现对大雪的承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