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玄幻小說

lxm19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祭煉山河笔趣-第1792章 桃女也是分魂推薦-avoap

祭煉山河
小說推薦祭煉山河
桃园。
秦宇已离去很久,可它如今地位愈发稳固,大有镇压一界的气势。
只因大师兄高壮壮,二师兄百战于野,三师兄白凤,七师姐千面,在此期间先后突破圣道。
一门四圣,光耀无二!
桃园之主虽已殒落,但他座下的弟子,皆已用实际表笑表明,他的眼光并没有错。
雷小鱼过的很安逸,有一群圣道师兄、师姐笼罩,可谓高枕无忧。
唯一烦恼的是,这些年来登门提亲的人,是络绎不绝。
她一个都看不上!
千面师姐今日,照例又换了张脸,满脸无奈,“小鱼,你这样不行啊,不能老拿秦师弟做对标,不然这世界上,有几个男人你能看上?”
“师姐告诉你,女人这辈子,终归还是要嫁人的,不然年纪越大,越会感到孤独。”
“啧啧,那漫漫长夜啊,一个人睡不着的时候……等你体会到了,就知道有个男人是多么重要,这可是师姐我的亲身体验,早知道是这样,我早就跟你大师兄好上了,何至于煎熬多年。”
一副过来人的语气,听的雷小鱼脸上发红,“师姐,你胡说什么呢?大师兄也不管管!”
千面抱住她,挑了挑眉,“这就害臊了?小丫头你是不知道,你大师兄那个人,别看在你们面前挺正经,可等到了晚上……”
秦宇觉得,他实在不能再听下去了,不然场面太尴尬,轻咳一声走出来,“七师姐、小鱼,你们在聊什么?”
雷小鱼猛地抬头,瞪大眼,“秦大哥!”
脸上,充满狂喜。
可很快,她就被抓住,一动不能动。
“师姐,你放开我啊师姐,秦大哥回来了!”雷小鱼挣扎。
千面眉头皱紧,寒声道:“阁下是谁?竟敢假冒秦宇小师弟,实在好大的胆子!”
一边怒喝,她一边急忙暗中传信。
很快,破空声接连响起。
最先赶到的,是大师兄高壮壮,然后是百战于野跟白凤。他们看到秦宇,毫无例外露出震动之意,但很快就一脸警惕。
高壮壮沉声道:“不论阁下是谁,桃园都不是,你能肆意妄为之地!”
秦宇苦笑,这是被误会了啊,不过他倒能理解。毕竟他如今的境界,在桃园众人看来,是不能理解更无法触及的层次。等于是眼前完全站了一个,完全陌生之人,其气息深不可测,桃园众人当然不敢相信。
“大师兄,二师兄、三师兄。”秦宇拱手,“真是我回来了。”
想了想,他心思一动。
呼啦啦——
漫天桃林顿时摇摆,无数桃花卷起似落雪纷纷,这是桃园弟子,才能与此地桃林彼此间产生的联系。
“啊!小师弟,真的是你!”高壮壮瞪大眼,面露惊喜。
唰——
百战于野身影一动,已来到面前,“小师弟,你回来了!”
一拳,重重锤在他肩头。
秦宇赶忙收敛力量,避免震伤他,面露笑容,“嗯,回来了。”
雷小鱼冲过来,瞪大眼睛,脸上通红。
“秦大哥!”
秦宇“哈哈”一笑,还礼,“八师姐!”
一个称呼,让雷小鱼脸更红了。
桃园众弟子,再度齐聚。
高壮壮道:“来人,马上准备酒宴,我小师弟回来了!”
他满脸笑容。
秦宇抬手,“不急,我想想去看一下桃女师姐,她现今状态如何。”
气氛微滞。
对面,高壮壮脸上笑容,突然变得勉强。
秦宇沉声道:“大师兄,发生了什么事?不要瞒我。”
高壮壮深吸口气,道:“小师弟,真的很抱歉,当年你离开时,让我照顾好桃女师妹,但她出了些状况,我与几位师弟、师妹做过多次尝试,却没有办法阻止。”
秦宇深吸口气,“我去看看她。”
唰——
他一步迈出,直接消失不见。
高壮壮微怔,旋即道:“小师弟现在的境界,我已经看不透了,希望他能有办法,挽救桃女师妹的状况。”
下一刻,秦宇身影直接出现在,桃女的住处。
一群桃园仆役,被突然出现的他吓了一跳,很快就有人认出秦宇。
“九先生!”
众人急忙行礼。
一些新进桃园的仆役,满脸震惊、好奇,这是他们第一次,亲眼见到传奇人物。
桃园行九秦宇,一个离开多年,世间依旧流传其传说的存在。听闻在很多年之前,就是圣道巅峰修为,实力强大至极!
“嗯。”
秦宇点头,拂袖打开大门。
很快,他进入房中,看到了昏迷的桃女。
下意识身体一震!
因为眼前的桃女,被转移到一座巨大水晶盒中,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一道并不浓重的影子。
就好像,一阵风吹来,她就要直接消失。
秦宇深吸口气,沉声道:“昊阳!”
唰——
昊阳意志出现,“秦宇,你叫我。”
“帮我看一下,桃女的状态?”
昊阳意志看来一眼,道:“她是分魂状态,如今魂魄支离破碎,已是崩溃边缘,很快就将消失。”
“分魂!”
秦宇猛地抬头,“你说,桃女是分魂?”
昊阳意志道:“没错,如果你不相信,可以叫另外那位出来,以长生种的眼力,足够做出判断。”
秦宇拂袖一挥。
唰——
白菲菲现身,道:“他没说错,的确是分魂。”她又看了几眼,“只不过这分魂,似乎很不一般……”
昊阳意志淡淡道:“自然非同一般,否则这么多年,我也不会一直都无法看清。”
他眼神落在秦宇身上,隐有深意。
秦宇沉声道:“你想说什么?”
昊阳意志犹豫一下,道:“秦宇,我并不知道桃女真正来历,但在她身上,我感知到了危险,不敢多做探查。所以,关于这件事,我只能给你一个提醒。”
秦宇抬头。
昊阳意志道:“分魂桃女的存在,必然极其强大,或许你可以,从自己身上找到答案。”
从自己身上找答案?秦宇沉默不语。
宁凌与幽姬,是桃女的分魂轮回,原本以为找到她,救活她,便可以找回她们。
可现在,桃女居然也只是一道分魂?!那么,真正的她,究竟人在哪里?
极其强大的存在,女人……
秦宇深吸口气,压下心头翻滚、震荡,“本宗知道了。”
察觉到他低沉情绪,昊阳意志主动离开。
白菲菲想了想,道:“大人,眼前这名女子,气机早已断绝,只是这座水晶盒,强行拘禁了她的一道气息。您守着她,现在已经没有意义,不如主动放她走吧。”
说完,她转身离开。
倒是没想到,秦宇居然还是个,痴情的种子。
之前对她的时候,那叫一个态度冷漠、强硬,没有丁点怜香惜玉之情。是老娘不够白,还是胸不挺臀不翘了?
房中,秦宇沉默许久,抬手落在水晶盒上。
果然,桃女的生机,早已经断绝、散去,如今只是强行,留下了她的一道气息。
吸一口气缓缓吐出,秦宇手上用力,将水晶盒推开。
啪——
一声轻响,好似泡沫破碎,桃女身影快速消失不见。
秦宇看了一眼,空荡荡的水晶盒,起身出门。
高壮壮、百战于野两人,已等在院中,其余桃园人等都已离开。迎着两人期待的眼神,秦宇摇了摇头,“我救不下桃女。”
高壮壮、百战于野脸上,顿时露出失望,气氛压抑至极。
“两位师兄不必难过,桃女的确消失了,但她未必是死去……或许,还有归来的那日。”
秦宇抬手,揉了揉眉间,“对这点,我有信心。”不论她到底是谁,秦宇都会找下去,绝不放弃。
更何况,或许答案真的,一直就在他身边。只是这份答案,究竟是不是这样,他还不敢确定。
“嗯,小师弟我们相信你!”高壮壮开口,挤出笑容。
百战于野道:“不然,今日小师弟你先去休息,等调养好精神,我们再一起喝酒。”
秦宇摇头,“不用,而且这次回来,我不能待太久,很快就要回去。”他看着两位师兄,道:“这世界很大,远比我们所见大的多,但同样也非常危险,危险到以桃园现在的实力,在外界也有可能,被人随手就毁掉。”
“所以,我会先走一步,会一会这个世界,开辟出一片天地,再将桃园带出这里。”
百战于野皱眉,“小师弟,我们现在都是圣阶,如果你有麻烦,或许我们可以帮忙?”
“多谢二师兄。”秦宇略微犹豫,拂袖一挥。
凤凰的干尸,直接出现在面前。
高壮壮、百战于野吓了一跳,猛地退走。
两人瞪大眼珠,死死盯住凤凰干尸,哪怕它已经死的不能再死,可释放出的气息,依旧恐怖到难以想象。
简直就是,一根失去光泽的翎羽砸落,都要天崩地裂!
“小师弟,这……这是……”
秦宇道:“一只凤凰的尸体。”
他抬手收回,“而它,只是我诸多敌人中,并不起眼的一个,所以两位师兄的好意,小弟心领了,待未来某日,你我自有并肩作战的时候。”
百战于野苦笑,“小师弟……你这安慰人的话,实在非常没有水平。”
凤凰!
这可是传说中的神物,居然就这么,变成了一具干尸。
而且,看秦宇的表情,似乎杀掉这只凤凰,对他而言不算什么。他深吸口气,道:“小师弟,我想知道,你现在的境界……”
高壮壮脸上也露出好奇,实在是因为,现在的秦宇给两人的感觉,简直太深不可测。
秦宇道:“圣阶之上,是主宰,主宰之上是皇境,而皇境之上,则是长生种永恒境。”
“而我现在,应该能算是,一名皇境修行者。”这话绝对不过分,都能算是谦虚了。
皇境,秦宇的确不是,但现在的他,可以斩杀真皇!
“皇境!”
百战于野呼吸急促,原来圣道之上,除了主宰之外,还有这么多的境界。
果然,外面的世界,跟小师弟说的一样,很大很大。
是他坐井观天了!
“希望未来某日,我也能杀出此界,去见识一番,天地之浩瀚无穷!”
秦宇笑着点头,“一定会的。”
当日,桃园开酒宴。
酒窖中的珍藏,毫不吝惜的搬上来,秦宇喝的痛快至极,他已经许久都没放松过。感觉自己就像是,上紧发条的钟表,每时每刻都在被推着走,不敢也不能有丝毫停歇。
现在,在昊阳世界桃园之中,秦宇感受到了久违的轻松。
而且,他也需要发泄!
发泄一种,哪怕强如今日,依旧好似身在雾中,一切都看不清楚的愤怒与茫然。
桃女是分魂!
她也是分魂!
那么,桃园之主这些年的努力,坚持,甚至为此付出了生命,还有什么意义呢?
他的女儿,并不是他的女儿!
又或者说,秦宇这些年的寻找,一步步到今天,又有什么意义?因为,宁凌、幽姬也好,桃女也罢,她们都只是一道分魂。甚至有可能,根本就不记得,过往发生一切。
心头沉闷,有意求醉,秦宇来者不拒,又故意控制了修为,很快就变得醉眼迷离。
“秦大哥……”
是雷小鱼,她面露担忧。
秦宇笑了一下,道:“放心,我高兴,没事。”
雷小鱼摇头,认真道:“秦大哥,我知道你现在并不开心,但有些事情,是我们无法左右的。”
“人活在世上,不可能所有事情,都能按照我们的心愿来,也不是所有的努力、奋斗,都会有意义跟结果。”
“但至少,只要我们努力过、奋斗过,以后再回想起来,哪怕最终一无所获,也不会感到失望。”
秦宇看了她一会,道:“小鱼,你现在真的成熟了。”他坐直身体,周身酒意瞬间扫尽,缓缓:“努力过、奋斗过,就不会感到失望吗?但事实上,失望还是在所难免,但至少我们不会自怨自艾,最终只剩嗟叹悔恨!”
“小鱼,谢谢你,这杯酒敬你。”
雷小鱼连连摆手,“不用不用。”
秦宇笑着举杯。
雷小鱼只能微感窘迫,端起酒杯喝完。
一饮而尽,放下酒杯。
秦宇起身拱手,“今日,让诸位师兄、师姐担心了,是秦宇的错,我已经没事了。”
“但此番回来,已经耽搁了很多时间,我现在就要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