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軍事小說

uddo0熱門都市小说 第一重裝 愛下-第652章 來晚了?看書-y5orb

第一重裝
小說推薦第一重裝
距离昆仑星五光年的天权星系和天玑星系的重要交界点。
一处半径高达100公里的庞大空间站,原本是天权星系向外输出的最重要交通点,这里有可以通往星空最大国家之一—–九州联邦的天然空间虫洞,数千年的发展,将这处原本只是做为监控点的空间站演变成星空中十大人工空间站之一。上面居住着超过百万的人口,为来往的运输星舰服务。
原本,哪怕是战争来临,这里的人们也算过得安稳,毕竟这里是联邦腹地,围绕着大型天然虫洞布设的八门轨道炮就算最强大的舰队也不敢从这里贸然跃迁。
但从昨天开始,所有的安稳化作泡影。
负责卫戎天权星系的第一舰队因为昆仑星剧变宣布对空间站进行接管,空间站里原有的居住人口本就不少,十个小时之内,又被送入高达三百万人口,导致空间站里人满为患。不光是所有可住人的地方被塞满,大街上也坐满了人,所有交通都被终止,所有人只能原地待着,任何超过百人以上的聚会,都会被认为叛乱会被各高处负责监视的荷枪实弹的军人击杀。
现在,是军管。
杜子腾,这个原来昆仑星清城区的娱乐业大老板,也属于这惶惶的数百万人中的一员,军管的时代,至少在这十数个小时之内,钱多和钱少,待遇是一样的。
杜子腾带着鸡冠头等十几个小弟就窝在那个转角的巷道,呆呆的坐在地上抽烟,突然发生的剧变让这个有着无比丰富人生阅历的中年男人也有些无所适从。
他可能做梦也没想到,犹如庞然大物般地联邦怎么突然间就陷入这样混乱的境界了呢?杰彭帝国虽然是个令人切齿的对手,但绝不至于会让厉兵秣马的西南联邦在战争只开始不足两月连中央星系都混战连连。
十二个小时之前,他还在金碧辉煌的包厢里给小弟们承诺,他会重新给他们带来他们想要的,只要下次招子擦亮点,别招惹不该招惹的人,结果,现在他就坐在满是灰尘的地面上抽着闷烟,如果按照这个速度下去,再过两个小时,烟都没得抽了。
说起来也是倒霉,杜大老板只是一时起了色心,看上了一个满是青春活力的小妞,使了个千古不变土财主们所使用的老套路,结果就真的遇上了传说中的英雄救美。。。。。。
英雄救美,杜大老板可以理解,谁让自己是别人人生中的配角呢!偶尔撞上个铁板,那也是人生中的一次经历,毕竟谁也不会一直在巅峰,总得跌上一次低谷。
但杜老板可从来没想到,这铁板会这么硬,不光是被揍了一顿赔了足够的钱,青春活力小妞紧接着摇身一变成为可和四大军工集团比肩的“巨浪”公司老板,那她背后的人得有什么能量?差点儿没把一个仅靠着娱乐业混江湖的杜老板吓尿。
最要命的是,各种税务检查接踵而至,别说都查实了,哪怕只是其中一条,都能把杜大老板送到大牢里去呆上几年。慌的不行的杜大老板几乎是拿出了所有现金甚至变卖了最主要的产业缴纳罚款并打点各种关系,才算是把这事儿给应付过去了。
虽然是赔礼道歉还赔款了,人家竟然还是没打算放过他,杜大老板懊恼的差点儿没再抽自己几个大嘴巴子,这就是没管住下半身思想的后果啊!
他可不知道,秋如歌和唐浪没把他这个小虾米放心上,但秋如歌可还有个在军务部新任情报处少将的叔叔。自己唯一的亲人竟然被这样一个凑流氓惦记过,如果不是唐浪出现还差点儿被得逞了,白发大叔那里还忍得住?
杜子腾其实得感谢唐浪,如果不是唐浪出现,恐怕现在他已经成了一具尸体。一个情报处少将想杀他一介商人,比踩死一只蚂蚁还要简单。
胆战心惊的他深知在昆仑星待不下去了,变卖了最后的资产,带着十几个心腹属下来到这个空间站准备重新东山再起,就在昨天,当他听到唐浪少将的名字,还在庆幸自己做出了最正确的选择。
哪知道,转眼间,迎接他的竟然是整个空间站被军管的可怕景象
想过人生波澜起伏,只是没想到这一遭遇低谷,就是这样的断崖式下滑啊!
杜大老板坐在小弟们的背后,差点儿抑郁了。
他可不是什么三岁小孩,对曾经攀附的李家和长孙家以及明家的矛盾知晓一二,也知道第一舰队迫不及待地宣布对整个星系军管是什么意思,那分明是要借着联邦国内兵力空虚之际要干掉和他们作对的家族势力。
杜子腾抑郁的抬起头,可以清晰可见的看到空间站的能量防护罩之外,是四艘护卫舰,从四个方向将整个空间站包围住。他知道,李家人干了些什么,十个小时之前,他分明看到那个百万公里之外的巨型天然虫洞中,跃迁出一支舰队,那支舰队,无论从样式还是规模,绝对不属于联邦的舰队。
这,是一场有预谋的叛乱。
他心里很清楚,不管叛乱结果如何,自从他们这些位于金字塔塔基的小民们卷入这场漩涡的那一刻,命运,就已经不是掌握在他们自己的手中了。
他甚至已经猜到未来自己的结局,或许用不了多久,那四艘护卫舰会喷吐出可怕的能量束,将这里目睹过那一切的数百万人和这个巨型空间站,埋葬在星空中。那样,才不会有人知道,十个小时之前发生过什么。
继续保持着自己四十五度角仰望星空,死就死,但总裁范儿不能丢。
然后,抑郁并带着愤懑的目光中,太空猛然出现了无数道光束,从顶贯穿了那艘停泊在空间站最前方的护卫舰,炮火是那样的坚决又是那样的猛烈,护卫舰的能量护罩就像是一个鸡蛋壳,几乎没有撑住两秒钟就宣告破裂,然后那艘数百米长的护卫舰从头顶到腹部,被无数的光束打穿,射透。
紧接着,汹涌如鱼群的星际舰队的各式星舰和太空战机接连不断的涌出,光束四射,给予另外三艘来不及反应的护卫舰以沉重的打击。
“他们是谁?”
街区中惶惶然的人们目瞪口呆。
与此同时,已经被屏蔽封锁的空间站电子扩音器突然响起一个声音:“我是独立舰队司令官唐浪,奉元首府和军务部联合军令率独立舰队平乱。我命令,所有空间站内第一舰队官兵请放弃抵抗,凡是抵抗者,将会被记录下身份铭牌被认定为叛国者!”
“是独立舰队!”
“是他们,是不久前在落日峡歼灭雇佣军舰队的独立舰队!”
“联邦高层,还在运作!”
“怪不得,第一舰队会搞什么军管,原来他们叛乱了。”
“我早看出来李家不是什么好玩意儿了!”
在片刻的沉寂过后,空间站内的原本惶惶然的人们都爆发出欢呼。
之所以这么快就站在独立舰队这一边,原因很简单,第一舰队的军管让他们感觉到了恐惧,而独立舰队刚刚在落日峡大胜大鹰帝国的入侵舰队,两下一对比,再不需要其他什么理由。
上一刻还抑郁总裁范儿的杜大老板,下一刻泪流满面。
“我擦特娘的,唐将军来了,老子们不用死了。”杜大老板捂着脸哭的不行不行的。
他可能这一生都没如此激动过,为一个曾经自己恨不得睡着了都还在磨牙想咬上一口的“故人”的抵达而激动。
以前被打压所受的委屈,终究还是比不上救命来得更重要不是?
“老板,不哭,咱们可以继续挣钱了。”鸡冠头也喃喃自语,顺便拿起袖子给自家老板擦擦鼻涕。
。。。。。。。
而相比于空间站中人们的激动,茫茫星空中比他们还心情激荡的人大有人在。
一艘驱逐舰正在茫茫星空中遁逃,驱逐舰的身后,有三艘驱逐舰在紧追不舍。
站在舰长坐席上的林东紧闭双唇,目光中虽然露着些许哀伤但神色依旧坚毅。他必须逃,逃离这个星系,做为已经全军覆没的昆仑星警备军唯一一艘在外巡逻并得到司令官密令的星舰,他有责任将第一舰队叛乱的信息传遍联邦。
身后追逐他的三艘杰彭人的高速驱逐舰,就是最大的证据,他已经将这些视频证据放在星舰的各个角落,只要有一块钢铁碎片能抵达星系之外,做出这一切的李家就会成为众矢之的。
只是,在20分钟前,当一枚光子鱼雷不幸击中驱逐舰的主引擎装甲导致主引擎动力下滑百分之二十后,他就知道,这种愿望就已经成了奢望。
哪怕距离电子屏障区只有不足千万公里的距离,他也来不及了。
那,就战斗吧!
在临死之前,哪怕拉一艘可恶的杰彭人星舰给自己陪葬。
战斗已经进行了五分钟。
“该死的杂碎!”林东不停地指挥还能使用的各门炮的炮手进行还击。
不足五分钟的战斗,以一抵三的驱逐舰承受了巨大的打击,星舰主控系统已经损坏,炮台大多只能依靠炮手人工索敌。但是林东仍然是不停的透过舷窗,看到炮台被杰彭炮火炸成四散的火花雨。
林东很难再保持先前的镇定,他想咒骂,尽管他提醒自己别在杰彭人面前表现软弱,但泪水却忍不住从脸庞划落。
星舰上那些年青人们,他们曾经鲜活的面孔和声音还犹在面前,犹在耳畔,有他们在,这艘饱经风霜建造于三十年前的老式驱逐舰里总是吵吵闹闹,希望他们越来越成熟,越来越有军人的沉稳气质,但那种老一代人的想法很难在这些年轻人身上得到体现,所以最终他也只能无奈的骂几句“小兔崽子”,用严肃的表情去压制他们的活力,意图让他们明白什么是长大,然而现在,看着他们一个又一个的迎着杰彭人炮火,他心如刀绞。
都是好孩子,他们都是好孩子!
“这样的战争为什么要我们的年轻人去承受?他们应该一个和平的环境里,心里装着一个美丽的女孩,从事热爱的事业才是啊!”
离开位于舰桥上的舰长席,中校舰长自己亲自坐上了旋转炮位,他用手背抹去热泪,手死死的攥着握把,每一次回退充能都会传出一阵震颤,在他不断压下炮门而进行充能击发的震颤中,能量炮向宇宙那些杰彭人戏耍他们的驱逐舰宣泄着他愤怒的火焰。
轰轰轰轰!
能量炮努力向着一艘驱逐舰的薄弱部位打去,打得能量罩上的离子涟漪喷溅,很快对方注意到了这个顽强的炮台,迅速调转近十门炮台瞄准了他,并开始发射。
以为这样就能吓到西南联邦人,打垮西南联邦人的意志吗?
能量罩已经被击破了,感受到炮台外装甲的剥落,中校闭上了眼睛,他潜意识知道自己就将步入战舰上不少士兵的后尘,但他心里没有恐惧,只有憋屈的愤怒,还有一丝解脱。
但,想象中的死亡并没有如期而至。
中校疑惑的睁开眼睛。
他亲眼看到,不知道多少的光子鱼雷就像是游动的鱼群,扑向猝不及防的三艘杰彭驱逐舰,不知多少的能量束,从上下左右像一张渔网一样将三艘驱逐舰湮没于其中。
曾经不可一世仿佛无法撼动的能量护罩仅仅只撑了五秒钟,就宣告破灭。
但攻击依旧在持续,装甲碎片横飞,三艘驱逐舰就像是遭遇狂风暴雨的小鸟,在能量束的光芒和光子鱼雷的轰然爆炸中,瑟瑟发抖。
无论是联邦驱逐舰还是杰彭驱逐舰,对于突入起来的能量束,显然都没有任何心理准备。
双方军人,就这样呆站在各自星舰内,目瞪口呆,然后,亲眼目睹着这样一幕奇景。
远方的星照下,一艘又一艘有别以往和他们作战风格,但分明就是西南联邦涂装的战舰,气态恢宏的出现在眼前的宙域,,跳跃反应就像是池塘被夏夜的骤雨击打,辐射涟漪成千上万的激荡。
那是一支满编的主力舰队。
不,不是一支,看这规模,是两支,三支才对。
可怕的舰队在他们的眼前展开。那些雄浑的装甲和收敛得极具爆发力的舰船下俯式构造,令他们如远古的武士现世。
“撤退!”杰彭指挥官撕心裂肺的声音几乎能让数十万公里之外的联邦军人听见。
然而已经来不及了,随着装甲的逐渐被剥离,越来越多的能量束毫无顾忌的贯穿星舰主体,庞大的星舰就像是散架的积木,崩溃于星空之中。
呆若木鸡的中校舰长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是这时,整个驱逐舰里幸存的军人们,都爆发出巨大的欢呼。
他们不顾一切的扑到窗户边上,看着奇迹在眼前呈现。
“那是我们的舰队!天啊,这支舰队是怎么变出来的?”
联邦另外九支舰队都在外征战,最后的一支主力舰队叛乱,这里怎么会有这样的一支主力舰队?不,确切的说是比一支主力舰队更庞大的舰队出现?
然后,驱逐舰内部大屏上,出现该舰队的标识信息,中校呆若木鸡。
那是,第9舰队,西南军区舰队,独立舰队组成的联合舰队。。。。。。
“司令官阁下,我奉命。。。。。。”林东哽咽着向大屏上出现的上将行礼。
“林东中校,你和你麾下所做的一切,西南联邦人民会感谢你们的,请入列,随我们一起,平叛,并干掉那些敢来的杰彭人。”头发花白的唐云生上将肃然回礼,并说道。
“是,将军!”中校眼里泛起泪花,却是咧着嘴笑了。
。。。。。。。。
与此同时,位于昆仑星上的那对男女,已经在学长学姐学弟学妹们的祝福中,勇敢的做出一生之约,然后,和那些为他们做出祝福的人们一起,并肩而立。
他们的对面,是黑压压的杰彭机甲部队。
远方,不断雷鸣声响起,那是两个机甲战神在拼尽全力的搏杀。
这些青年,也必须将为自己的未来,进行最后一搏。
哪怕是他们此时得知,援军已至,也只能如此。
数光年的遥远距离,恐怕,已然是来不及了。
这帮清誉军事学院的青年才俊,最终的结局,只能是战死沙场吗?
没人知道。
或许只有已经悍然挥手命令发动总攻的宫本刚和兵力占据绝对优势的杰彭机甲师们认为,那些被留作断后的棋子,已然死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