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歷史小說

pumb4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我娘子天下第一討論-第四百零五章否極泰來-afyur

我娘子天下第一
小說推薦我娘子天下第一
崇州刺史府。
柳大少虎着脸望着一群喜不自胜迎上来的将领,尤其是宋清这个家伙更是柳大少眼神特别的照顾对象。
砰的一声,柳大少顺势给迎上来的宋清来了一脚,踢在了宋清腿弯的地方,令一群跟在宋清身后的将领打了个寒颤。
什么情况,打了一个大胜仗怎么还挨揍呢?
宋清龇牙咧嘴的揉着腿弯,委屈的看着柳大少神色迷茫:“大帅,末将犯什么错了?”
柳大少瞄了一眼一旁的姑墨蓉蓉,将宋清拽着朝着一旁走去。
“宋清,老子问候你大爷,你是不是拿老子的军中大营当天香楼了,你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干了嘛?跟蓉蓉说什么荤话了?”
宋清愣了一下,好像回想起了什么,闷哼一声忍住笑意揉着鼻子吭哧吭哧的看着柳大少。
“大帅,不怪末将,是蓉蓉将军先问末将你家老二柳明礼是不是得罪你了,为什么要砸了他当下酒菜!还说什么吃人不好!”
“这末将心想着也没法跟她一个姑娘家解释,此老二非彼老二啊!”
“只能顺口胡诌了几句,她自己汉话学了个一知半解,怪不得末将吧!”
柳大少对着宋清指了指:“你妹的,你就给老子狡辩………”
“报,启禀大帅,崇州刺史罗大人到了!”
柳明志下意识的朝着殿前望去:“忙完了再给你算账,先去处理正事。”
宋清对着柳大少的背影撇撇嘴,哼唧了几声抖了抖肩膀。
“人家都小三十岁的女子了,你咋知道人家姑娘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万一是揣着明白装糊涂试探你呢!”
“有贼心没贼胆的货!”
“闷骚!”
柳大少刚刚走去正厅,一到穿着浅绯色官袍的人影急忙迎了上来。
“下官崇州刺史罗源参见并肩王,王爷千岁千千岁!”
“下官守城不利,致使崇州落入突厥,金国之手,令我城中百姓民不聊生,家宅不宁,此下官失职之罪!”
“下官罗源知罪,请王爷责罚。”
柳明志急忙扶起了罗源:“罗大人无须如此,本王甲胄在身,罗大人无须多礼,开城投降,保全百姓安危乃是本王制令,无关罗大人之责,罗大人无须内疚,入座吧!”
“王爷深明大义,下官多谢王爷!”
柳明志坐在了主位之上对着一群将领挥了挥手:“你们也坐下吧!”
“谢大帅!”
柳明志端起茶水浅尝即止便放了回去:“罗大人!”
“下官在!”
“唉!罗大人你无须如此客气,咱们共同治理北疆州府,以后崇州的事情还得多劳你费心才是!”
“下官不敢,这乃是下官的分内之事,下官自然会全力以赴!”
“本王问你,突厥,金国兵马入城之后,可做出了伤害我城中百姓的恶行?”
“回禀王爷,敌军进城之后除了将靠近城墙的百姓民居占据了下来,其余之处并无恶行,说是秋毫无犯也不为过。”
“百姓除了些许因为逃乱之时意外受伤的,并无一人不幸遭难!”
“正是如此城中才没有民心动荡,出现民乱之举,这都是托了陛下跟王爷您们的洪福啊!”
柳明志悬着的心终于松了下来,对于不曾谋面的百善官,窝赤台两人心中也算有了一丝好感。
无论他们是因为命令,还是自己的威胁才没有对城中百姓做出恶行,他们都算的上一支真正的军人。
“如此便好,罗大人呢!”
“下官在,王爷请吩咐!”
“安抚民心,重建民房之事就交由你全权负责了,银两方面暂时使用府库支撑,届时所消耗银两你列个清单出来交到本王手里,本王会往户部报备的!”
“下官遵令!下官替崇州百姓多谢王爷恩德!”
“唉,没有守住国门,致使百姓遭遇战乱,此乃本王之过也,谈何恩德啊!”
“闲话少说,战事要紧,本王就不多留罗大人了,你先去忙吧!”
“是,下官告退!”
“诸位将军,本官先行告辞!”
“请!”
“大帅,飞熊卫大将军,水密部都统领大将军窝赤台现在被将士们看押在刺史府中的演武场中,是否带他们过来?”
柳明志微微摇头:“以后再说,沙盘运来了吗?”
“回大帅,就在门外,末将马上带人抬进来!”
“嗯,快去快回!”
“司马!”
“末将在!”
“战损军册!”
“大帅请过目!”
柳明志仔细的翻看了一下军册,伤亡人数还在自己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这才放心下来。
“宋清听令,即刻金雕传书左右两路大军,询问他们战况如何!”
“得令!”
“大帅,沙盘运来了!”
柳明志毫不犹豫的走到沙盘前沉思了起来,良久之后柳明志将竹竿定在了建州府的位置之上。
“修整两天,即刻南下夺回建州城,然后大军直指固州,靖州!”
“大帅,这样打的话会不会太过激进了一些,是不是要等一下灵州,汉州的左右两路大军,毕竟咱们孤军南下夺城,很容易暴露出兵力不足的模样!”
“一旦被敌人回过味来,马上出城反杀咱们一场可就麻烦了,到时候左右两路兵马弟兄想要支援咱们只怕都来不及啊!”
“末将附议!末将明白大帅忧心时间太长,兵力暴露会引起敌人的反攻,可是现在张默府帅那边截取敌军粮草的战况如何尚且不知,京城的粮草与援兵能否到来也迟迟没有回书,咱们这个打下去实在是太冒险了!”
柳明志眉头紧皱的看着程凯:“京城那边还是没有任何的动静?”
程凯眉头微皱的叹息了一声:“催促粮草的书信倒是有了恢复,一个月后第三批粮草便可运到北疆,北疆告急,令新兵支援的书信却是…….却是…….”
“如何?”
“泥牛入海,了无音讯。”
“按说京城就算是出了变故,可是按照定例,援兵无论能否援驰,都该收到回信才是,可是这都那么久了,别说金雕了,就是八百里加急的快马也该赶回来了。”
柳明志重重的锤在闪盘之上,眼眸中的阴翳之色一闪而逝:“来不了咱们就自己打,靠山山倒,靠水水流,做人只能靠自己!”
“万事俱备,缺了三十万新兵这个割肉刀,咱们就不吃肉了吗?”
“没有刀子,老子带你们啃也得啃下这块肥肉!”
“咱们唯一的机会本帅已经不止一次说过了,只要趁着敌人没有发现咱么兵力虚实之前,蚕食掉他们三分之一的兵力,等张默那边合兵一处,一样可以将敌军打的落花流水!”
“所以咱们必须要快,发挥出火炮的威力,节省咱们的兵力,最终展开决战!”
柳明志不容商量的语气令一干将领脸色一掷,重重的点点头。
“吾等得令!”
“报!启禀大帅,京城回书到了!京城回书到了!”
柳明志虎躯一震,目光紧缩的朝着门外望去,只见一亲卫肩膀之上站着一只矫健的鹰隼飞速跑了过来。
“大帅,京城回书!”
柳明志急忙接过书信翻看了起来,看到书信上的内容终于露出了笑脸。
将书信递给了周围的将领传看起来。
“弟兄们,三十万新兵已经在路上了,大局已定,本帅定令你们马踏关外,一统天下!”
望着传阅着书信脸色激动的一帮兄弟,柳明志神色轻松的朝着门外走去。
抬头望着天上的骄阳,柳明志眼眸微眯着不时地抖动着。
否极泰来。
李晔啊李晔,不枉柳明志对你李家江山呕心沥血,全力相助。
你终究没有让姑父失望啊!
父皇保佑,先帝保佑,保佑臣与陛下再续君臣佳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