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仙俠小說

stv06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洞螟 txt-第六百二十二節 隱憂與辭行(二合一)-xzjf9

洞螟
小說推薦洞螟
血神宗宗主一事了结了,不过之前血神宗宗主所说的,关于秘境之事。
依旧像是一根无法剔除的尖刺一般,横在师弋的心头。
不过,此时血神宗宗主已然身亡,没有办法再通过其人细问此事。
好在通过前番的对话,师弋知道林傲也对此事略知一二。
于是,师弋又向林傲询问了一番。
相比于师弋的忧虑,林傲倒是对此事没有太过在意。
“现在考虑此事,完全没有什么必要。
无论事情是否如血神宗宗主所言,我们都没有办法改变什么。
事关圣胎境层次,只有实力达到那个层面,才有资格去干预这种事情。
在实力不足的情况下,强行去管不该管的事情。
最后,只能落得个身死道消的下场。
况且,圣胎境修士以秘境收取生魂的行为,进行的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短时间内,并不会发生什么大的变化。
所以,我们并不需要去操这份心。”林傲不以为意的对师弋说道。
师弋闻言没有再多说什么,正如林傲所言。
以如今二人的实力,即便知道圣胎境修士在秘境上面做手脚,又能有什么办法呢。
就算知道了这种秘密,可真的需要前往秘境之时,师弋也只能硬着头皮进入其中。
毕竟,秘境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以须臾山为例,如果奏国上下知道了那处秘境。
乃是圣胎境修士为了收割生魂而准备的,他们就会将须臾山完全舍弃么。
很显然这是不可能的,奏国对于须臾山的依赖已经深入骨髓,根本就无法弃之不用。
同样的例子也可以用在,之前二人刚刚进入不久的,那个六贼破魔宫上。
十魔的难缠修真界内人尽皆知,可是依旧有大量的修士前赴后继去送死。
究其原因,还不是因为存了那万一的心思么。
寿元耗尽等死,还是拼一把进阶成功之后继续活下去。
为了那继续活下去的可能性,就值得那些走投无路的修士,豁出性命拼上一次了。
对于修士最了解的,无疑就是修士自己了。
那些圣胎境修士也是一路,从低阶修炼而来的。
他们无疑是最清楚哪个阶段的修士,最需要什么东西的。
他们所设置的这些秘境,完全抓住了一部分修士的弱点,使得修士根本无法拒绝进入其中。
所以,知道此事之后。
除了徒增烦恼,师弋根本无法做出任何改变。
当然,以后再面对这些秘境之时,师弋会更加谨慎一些。
既然知道了这些“陷阱”的用意,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远离这些地方。
如果当真无法避免,也要利用心协镜碎片。
将秘境当中的环境完全摸个清楚,这样才能够进入其中。
不过,这世间的秘境也不尽是,圣胎境修士所布置的陷阱。
在这其中也存在,正儿八经的秘境。
就比如当年师弋所进入过的传承试练,那里是极光上清真人以传承为目的,所设置的秘境。
其内的危险性可以说是相当小的,当年与师弋一同进入其中的试练者,基本上没有遇到什么危险。
这种秘境必定不是为了,收集生魂而存在的。
况且,极光上清真人与血神宗宗主是同一个时代的人物。
其人因为承负的关系,终其一生都没能进阶圣胎境。
如此一来,传承试练就更加不可能,是为了收集魂魄而存在的了。
而类似于女丑之尸所在的不知名秘境,也不可能是圣胎境修士所布置的。
毕竟,那个时间跨度实在是太久远了,修真者都还没影呢。
由此可见,当下的环境乃是真秘境和假秘境混杂在一起的。
并不是所有秘境,都带有着来自圣胎境修士的恶意。
这种事情师弋一早就想清楚了,自然不会为此而心忧。
可以说,师弋真正忧虑的从来都不是秘境的问题。
正如林傲所言,这种事情并不是两人该操心的。
师弋真正忌惮的,是由此衍生出来的问题。
通过血神宗宗主的话可知,这世上是存在圣胎境修士的。
单纯就此事而言,对于师弋来说是一个利好消息。
曾经,师弋耳闻了太多太多被誉为天才的人物,最终栽倒在进阶圣胎境的道路上。
这其中有极光上清真人,五雷宗的魏交虎,创立了劫修体系的钟家老祖,甚至还要算上血神宗宗主本人。
他们每一个都有着极其出众的修炼天赋,师弋自问无法超过他们。
可是,他们最终都没有成功进阶圣胎境。
这让师弋一度怀疑,圣胎境是不是只存在于传说当中。
那重境界是不是如水中花镜中月一般,根本无法被修真之人触及。
师弋并不否认,这种疑问曾经在自己心中出现过。
之前,在透过血神宗宗主知晓这世间,确实存在圣胎境修士之后。
这种疑虑瞬间,就从师弋的心中彻底消失了。
坚定了追寻长生的信念,知道自己不是在做无用功,这对师弋而言当然是一个好消息。
然而,接踵而来的是秘境收割生魂之事。
对于这种事情师弋无力去阻止,然而透过此事师弋却发现了,另一桩让人心忧的事情。
此前,血神宗宗主曾经说过。
大家都像是被圈养的家禽一般,被圣胎境修士以秘境任意宰割。
而放眼整个大陆,各国修真界的最高战力,只有圆觉境修士。
圣胎境修士根本是看不到踪迹的,至少明面上是这样的。
也就是说,那些布置了假秘境的圣胎境修士,很有可能是在这片世界之外的某的地方。
那么问题就来了,既然在这片世界的域外,还拥有广阔的空间存在。
那么,那些圣胎境修士是原本就存在于域外之地。
还是从师弋他们所在的这方世界,去往外界的呢。
这个问题看似无关紧要,但是却有着极大的干系。
如果那些圣胎境修士原本就是域外之人,那就说明师弋所在的这方世界,从来都没有出现过圣胎境修士。
那么,封禁这片世界的,很有可能就是那些域外之人。
更可怕的是,他们很有可能连这方世界。
修士进阶圣胎境的契机也一同封印了,那才是真正令人绝望的牢笼。
师弋将心中的担忧道出之后,林傲的脸色也不禁变得凝重了起来。
“应该不至于此吧,据我所知确实有成功进阶圣胎境的存在。
虽然那个人数确实很稀少,但也是确凿无疑的。”林傲想了想,开口对师弋说道。
林傲的话语并没有让师弋安心,众所周知修炼资源的多少,乃是限制修士数量的一大根本性原因。
奏国修炼资源多,低阶修士人员充足。
同比例的中高阶修士,自然也比其他国家高出数筹,这是一个十分浅显的概率问题。
而按照比例来看,一个国家的高阶修士,胎神境和圆觉境大概是十、一之数。
也就是十名胎神境修士,大概会出现一名圆觉境修士。
一个国家圆觉境修士虽然不足十人,但是整个大陆全部加起来,怎么也能有一百多位了。
可就是这样,都很难出现一名圣胎境修士。
这种不寻常的修炼难度暴增,难道能够全部归结于天地规则么。
而师弋粗算了一下各国所存在的秘境数量,这些秘境加起来竟然有近千之多。
就算将这些秘境打个对折,其中“陷阱”的数量也有五百之多。
这也意味着,参与放置假秘境的圣胎境修士,最少也有数百人。
这样庞大的基数,已经远超各国圆觉境修士数量总和了。
更重要的是,在利用逆光珠回溯时光之时,师弋通过只言片语可以确定。
那心协镜的主人,他们也不过是一个圣胎境修士所结成的组织而已。
换言之,域外之地的圣胎境修士数量只会更多。
同样都是修士,为什么内外的圣胎境修士数量差距如此之大。
就算师弋所在世界的圣胎境修士,在进阶之后会融入到外界,那也不应该有如此之大的差距。
面对这种不寻常,师弋所能想到的,只有将这方世界封闭起来的限制了。
这种限制可能来源于资源方面,也许那域外之地是一个,修炼资源多到爆炸的地方。
由此才会涌现出,如此之多的圣胎境存在。
也可能来源于修炼认知方面的缺失,域外之地的修士,可能掌握了进阶圣胎境的方法。
当然,最有可能的是。
这名为世界的牢笼,压制了师弋所在大陆所有修士,进阶圣胎境的可能性。
这才造成了各国这么多圆觉境修士,竟无一人成功进阶圣胎境的局面。
如今修真界进阶圣胎境困难的局面,很有可能是域外的那群修士所造成的。
如此一来,就解释了为什么这么多有着天才之名的前人,会怎么也无法度过圣胎境这一道坎。
之前师弋都还在想,血神宗宗主如此自负的一个人。
竟然也会选择打造炼狱峰,以一种走捷径的方式来进阶圣胎境。
现在看来,并不是血神宗宗主不想选其他的出路。
也许是因为,只有这种方式是进阶圣胎境的最优解。
一念及此,师弋不由得看向了体内的炼狱峰。
这种情况之下,炼狱峰可能是自己进阶圣胎境的唯一希望了。
师弋向来最有自知之明,一直以来自己在修炼方面的天赋,都是极其普通的。
正是因为知道这一点,所以师弋才用近乎自虐的苦修,来弥补这方面的短板。
可以说,在圆觉境修士当中。
随便抓出一人来,无论是悟性还是天赋,都要在师弋之上。
如今整个修真界的圆觉境修士,都卡在进阶圣胎境这一环节。
将来如果师弋到达同一层次,也不可能有例外。
最终,若是想要进阶,师弋只能依靠炼狱峰这种外力的帮助了。
一念及此,炼狱峰在师弋心目中的地位更重了一些。
…………
时间流转,很快几个月的时间就过去了。
而岩浆褪去海水涌入,范国在几个月的漂流之下,终于被顶回到了火山口的位置。
就在这一天,林傲找到师弋开口说道:
“师弋,如今血神宗宗主已死,大仇得报我打算安心闭关修炼。
所以,接下来我准备返回舜国,师弋你接下来又有什么打算呢。”
师弋闻言,马上明白林傲是来向自己辞行的。
毕竟,林傲所修炼的乃是血道流派。
血道虽然不挑修炼资源,但是却也需要大量的鲜血。
如今血道修士在修真界人人喊打,想要在其他国家搞到大量鲜血用以修炼,那无疑是很困难的。
稍有不慎,就会被有心之人所察觉。
介时,免不了被当地的修真大势力所围剿。
也正是为防暴露,血神宗宗主的血道躯壳虽多,但是大多都已经转修了其他流派。
大环境如此,想要安心修炼也只有舜国,这个曾经的血神宗大本营适合林傲了。
对于这一点,师弋表示理解。
并且,林傲此举似乎也算是向师弋表明心迹。
意思是不愿因为炼狱峰,来和师弋拼个你死我活。
其人虽然没有明说,但是态度已经显露了出来。
对于林傲的这种表态,师弋自然是乐于见到的。
虽然在最初相见之时,师弋对于林傲并没有太多的好感。
但是不管怎么样,共同相处了这么多年。
并且因为血神宗宗主一事,两人并肩作战了这么久。
如果不是逼不得已,师弋也不想与林傲兵刃相见。
如今其人能够知难而退,这无疑是最好的结果。
“既然如此,林傲你就返回舜国去吧。
至于我,还会在范国停留一段时间。
一方面,在哪里修炼对我来说都一样。
另一方面,这里距离恭国比较近。
我这人向来不愿意受他人之气,有些仇怨我注定是要讨回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