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其他小說

ouil7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怪物被殺就會死》-第二十章 偉大存在·終結 (9000)讀書-nxzqs

怪物被殺就會死
小說推薦怪物被殺就會死
心灵卡牌,是九溟于决斗王世界中,由本地法老王传授的强大传承。
这传承能以自己的心灵为种,衍化出种种强大无比的心灵之兽,具备无数各异的神通威能,其力量强横无比,据说最高之境足以以自身心灵创造世界,并将其化作世界卡牌随身携带,是至高的心灵修法之一。
九溟如今的境界,距离传说中的那个境界自然差了十万八千里,但他却也凭借自己的心灵之种创造出了一头海渊巨蠕虫,这巨蠕虫乃是他的灵魂化身,其力足以翻江倒海,统率万千海兽。
此法配合溟涬化龙决,令只有十五岁的龙王超越几乎所有的同龄者,有了统领阶的实力。
不过,无论是溟涬化龙决,还是心灵卡牌,都是极难速成,需要水磨工夫慢慢修行的传承。
溟涬化龙决自然不必多说,化水汽为溟涬之海,以溟涬之海演化先天混沌,再以先天混沌衍生天生神龙之躯,最终铸就天仙道果——这是昔日天池龙王为自己铸就的天仙之路,宏大中正,稳扎稳打。
虽然祂还未来得及走,便已经遭逢灵气断绝,而自己选择留在地球,守望家乡而亡,但这传承的确未九溟打下了上好的道基。
可道基越好,进阶需要的资源和灵气就越多。
依照九溟的天赋,单纯依靠溟涬化龙决成就地仙,需要十几年的时间,而加上先驱者空间,也需要五六年左右。
即便是加上心灵卡牌,至多也就是让他同等级的战斗力强一点,并不能加速修行。
“并非所有人都是苏部长那样,每天打坐一下,就等于寻常修行者几百日乃至于上千日的苦修——那修行速度太离谱了,以至于开挂都显得有些无法描述。”
点击鼠标,将视频上传,此刻龙人少年的表情满是无奈,也带着一丝好奇:“话说回来,我也很是好奇,倘若苏部长修行我这心灵卡牌,又能孕育出什么心灵之兽出来。”
“肯定是什么威武的龙蛇吧,唉,真是羡慕。”
低声嘟囔了几句,他站起身,伸了个懒腰,然后转过头,对正眨着眼睛,满脸不明所以的邵霜月解释道:“总之,我肉身以溟涬化龙诀修行,灵魂以心灵卡牌壮大,这都是水磨工夫,需要将灵魂打磨无暇,将肉体铸就完美,谁也没办法帮助我,哪怕是空间都很难。”
“如若我想要尽快获得力量,在短时间内变得更强的话,就需要一些外力。”
“你的外力就是剪辑视频,然后发视频?”
虽然说,邵霜月一眼就大致明白了九溟行动背后的意味——无非就是通过视频汇聚一些愿力为己用——但是具体怎么操作,她还很是好奇:“这样能汇聚多少力量呢?”
“不多,但也不少。至少关键时候,有这些属于我的愿力爆发,就可以临时生成一些魔法卡亦或是陷阱卡,这样一来,无论是绝地反杀,还是解开困局,都并非不可能。”
龙人少年的解释简单易懂。
心灵的力量,可以自己苦修,也可以借助他人。
凭借自己的行为得到其他人的认可,也是修行的一部分——基于这点,九溟决定成为一名视频主,将自己有意思的任务过程公布出去,吸引一些喜欢他的人,会对他的任务过程产生一系列喜欢亦或是认同的情绪。
那种情绪汇聚在一起,便可化作愿力,成为心灵卡牌的力量储备,而这种力量汇聚到一定地步后,便可以变成种种心灵法术和陷阱。
要知道,九溟和金琼原本就是正国拟道一系的招牌偶像,粉丝本就不少,只要正国方面稍微配合一点对视频进行引流,那么就算转换效率再怎么低,愿力也相当可观,可以为九溟带来大量他原本不具备的奇异法术能力。
“倒还是……挺有意思的?”
听完九溟的解释后,邵霜月颇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这本质上和那些借助香火愿力修行的道士并没有什么区别,不过更加现代化,更加贴近现代人的生活。
可知道了这点后,她便不禁有了一个新的疑问:“但是,九溟小弟,这样不会暴露先驱者空间的秘密吗?”
“咱们前往异世界的任务,应该是不能告诉其他人的吧?”
对此,九溟的态度颇为嗤之以鼻:“笑话,空间什么时候害怕暴露过了?”
“会因为我的视频而感到好奇,所以想要去探索先驱者空间真相的人……这种人本身,就是正在践行先驱之道的探索者啊!”
“他们本身就是空间最喜欢的眷族,而空间又怎么会禁止我们发布信息,诱导其他人来探索?”
如此说道,龙人少年再一次坐回了自己的座位,他面对自己的电脑,聚精会神地凝视着其中的种种素材,随口道:“先驱空间百无禁忌,之所以会有禁止讨论空间内部事宜的警告,本质上其实是为了保护我们——被本地世界的人得知了异世界来客的身份,的确会有诸多不便,所以在前期,空间会保护我们一段时间。”
“不过,当我们强大起来,成为资深探索者后,这种保护就会被取消了,而是让我们自己选择,是隐瞒身份,还是表明自己究竟来自何方。”
“更何况……霜月姐姐。”
此刻,能看见,九溟露出了一个颇为开朗的笑容:“你难道不觉得,自己身份暴露给其他世界人后的结果,其实非常有趣,不是吗?”
——标准的先驱行为。
“原来如此,真不愧是你呢。”
闻言,少女的表情抽了抽,然后有些生硬地点了点头:“果然和昼哥说的一样,所有先驱空间探索者多少沾点……”
邵霜月才在先驱者空间进行了3个任务,分别是植物丧尸系的‘黄昏树界’,秘仪仪式系的‘司辰之界’,科幻宇宙战争的‘天光之界’。
以她的资历,最多只能算是刚刚摆脱新手期,和真正的老牌探索者九溟不一样,邵霜月对先驱空间的各种理念都不甚明了,也远没到会为因为‘好奇身份暴露后会产生的新奇未来’而感到兴奋的地步。
看来探索者大多都有些怪呢……
什么?我也是探索者?那没事了。
总而言之,九溟特殊的修行方法令邵霜月感觉颇有意思,甚至深有感悟。
“这样的修行法……我其实也可以学啊!”
邵霜月在先驱者空间选择的道路,并非是传统修行自身,从后天返先天,从先天进人仙,最后登仙成神,成就霸主地仙之体。
她选择的,乃是‘天工外道’。
换个简单的词汇,就是驾驶机甲。
进入空间之初,邵霜月用的,便是苏昼和邵启明联手支援的正国最强道纹外骨骼装甲。
这装甲融汇了青丘最高技术,由顾泽川亲自监修,装甲材质更是由邵启明出资,用的全部都是一流的神材——拜这堪比外挂的装甲所赐,邵霜月第一个世界‘黄昏树界’的任务基本是无双割草过去的。
在那个呼吸空气都可能感染黄昏毒素,而一路上各路黄昏行尸全都是是触碰到就可能中毒的可怖魔物的世界,新手探索者能做的其实无非就是小心翼翼地躲藏起来,然后看准时机完成任务回归。
但对于邵霜月而言,位于外骨骼装甲中的她根本体会不到那个世界最危险的两个威胁,少女只需要提起刀枪,然后开始运转‘一息三千六百转,安息贫铀穿甲弹’这一技能,便可顺顺畅畅通关。
总之,她最终在南大陆最中心的本初巢穴中,摧毁了黄昏行尸的母体:一株非常怪异,似乎已经开始腐朽的神木幼苗。
理论上来说,第一次进入该世界的探索者,绝不可能摧毁这一株神木幼苗……但那仅仅是理论。
多元宇宙中,开挂的人数不胜数,邵霜月也不过是其中之一而已。
以最高评价来到先驱者空间中的邵霜月,自然对这种驾驶强悍机械,安全杀敌的方法大感兴趣,而先驱者空间中无所不有,即便是驾驶机甲,也有足够完整的强大道路让邵霜月进行选择。
如今,少女不仅仅擅长驾驶和操控各类座驾和机械造物,修行了‘天工开物根本宝卷’的她,还可以凭借自己的精神力,为自己的座驾和造物附着种种额外的效果,亦或是额外增添种种特殊的模块强化。
听上去,似乎有点熟悉?
没错——这就是烛昼的道路!
因为和苏昼实在是太过熟悉,平时也经常看见苏昼修行,所以在邵霜月的脑海中,真正完美的战斗姿态,就是针对不同的敌人和情况,加载不同的模块和功能部件进行强化……因地制宜,因敌革新,这毫无疑问是正道!
烛昼之道,只能用于真身?
怎会如此!烛昼之道从来不是如此不便之物,即便是机甲机器人,一样可以是烛昼!
总而言之,对于邵霜月来说,她驾驶的超级机器人,就是她的‘真身法体’,而她的本体和精神能力,就是她真身法体的核心,神通和术法。
愿力念力,对她而言也颇为有用,可以强化装甲上的种种阵法,也可以加速修行,有了绝对不亏。
此时,两人已经结束了用餐,从烛照酒店来到了天都安全局,九溟的办公室中。
九溟还在制作自己任务过程的切片,用上了办公室台式机的他工作效率大大提升。
而邵霜月则是坐在一旁,开始玩起了最近刚刚在蒸汽平台上上架,但是却还没有正式完成的新游戏‘穿越涅槃之门’。
这是一款预计内容非常庞大,但是目前只有第一章节的测试游戏,游戏的内容有点类似于rouguelike版的战略游戏,通过各种随机的开局,收集种种道具和能力,在战胜众多强大敌人后,达成‘驱逐所有外神’的目标。
但是,这个外敌不仅非常强,而且数量异常多,依照目前的游戏内容,基本不可能于一次游戏流程中解决。
不过,在游戏过程中,玩家将会遭遇种种特殊的事件,获得各式各样的祝福和专长能力,也会获得各式各样特殊的遗物珍宝。
而这些能力与珍宝,有一部分可以留给下一周目,亦或是说,可以让下一周目中获得的同类能力变强——通过不断地重新开始周目,囤积有用的祝福和专长以及遗物,强化那些可以被强化的能力和遗物,玩家便可以逐步战胜那些异常强大的外敌。
虽然听上去很好玩,很有趣,但是这游戏目前只有第一章节,无论是祝福还是遗物的数量都少的可怜。
邵霜月无论怎么样玩,最多也不过是能打赢最弱的一个‘外神’,这气的她差点就掏出‘风灵月影’叮叮叮,让这个傻X游戏尝尝来自游戏之外的外挂的厉害。
“罢了罢了,不值得和一个游戏较真……更何况这游戏的确好玩,期待完全版!”
深呼吸了好几次,冷静下来的邵霜月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她摇了摇头,然后低声嘟囔道:“而且,说不定仅仅是因为我比较菜……我记得这个游戏最近还挺火的,去直播平台上看看,有没有大佬找到了第一章就能通关的方法。”
如此说着,她便打开了直播平台。
然后,就这样,呆愣在了原地。
“等的……直播,直播!”
在呆呆地自语了几句后,邵霜月突然兴奋了起来:“是了,还有直播啊!”
“霜月姐,怎么了?”
此刻,九溟也听见了邵霜月唐突变高的声音,他不禁抬起头,有些疑惑地看向了那个方向:“发生了什么事啊?”
“一个有关于咱们未来的好主意!”
“九溟,你说,咱们干脆来一个组合如何?”
转过头,看向龙人少女,邵霜月兴致勃勃地开口,她的脑海中甚至蹦出了一个大胆的计划:“甚至……我们完全可以不仅仅做视频嘛!”
“先驱空间,似乎从来没说过,我们不可以直播呀!”
“诶?”
听见这句话后,原本又低下头看着电脑的九溟,登时再一次抬起头来,然后颇为呆萌地诶了一声。
他愣愣地看向眼前的黑长直美少女,脑海中完全没反应过来邵霜月说了些什么。
直……直播?
邵霜月,想要在先驱者空间中直播?!
先驱在上,这个主意……这个主意,实在是太有趣了!
一开始,九溟还有点震惊,但是很快,细细思索了一番后,龙人少年登时振奋地察觉,先驱空间……似乎还真的没有禁止直播!
不不不,先驱空间几乎没有禁止任何事情!
或者说,祂禁止任何人禁止任何事情!
不仅仅如此,无所不能的空间本来就有将信息转发给其他探索者亦或是特定人物的模块能力,而只要将这个模块能力的目标指定为电脑,就可以轻松达成‘跨世界直播’这等听上去就非常匪夷所思,但实际上却非常先驱的事情了!
“霜月姐,你细说,细说!”
九溟立刻就激动了起来,他忽然察觉,这似乎是一个非常好,甚至可以说,目前整个地球宇宙独一无二的绝佳好主意——不仅仅是收集愿力,更是扩散先驱空间的影响力,展现异世界风情的好方法!
在亲眼见证了异世界的绚丽多彩后,又有多少人会想要走上这么一条探索无尽未知的道路呢?
想必,即便是空间自身,也绝对会支持这点的吧!
此时此刻,月球之上,苏昼还并不知道,自家小妹即将在灵感迸发之下,折腾出一个说不定可以被记载于史册的大事件。
将化身分灵寄托在九玄云王柏云天身上,而本体专心致志养伤,优化自身战舰神木结构的青年,如今正在聆听联合国际汇报而来的情报。
“原来如此……地球上的先驱空间探索者,他们的目的,大多都是打开各界的时空门吗?”
将精神从承载了大量信息的玉简中抽出,苏昼微微点头,他若有所思道:“在这一点上,这些探索者还真的是好坏参半——有些时空门的开启条件之严苛,我们都很难办到,只有这些伟大存在的眷族有方法可以快速开启。”
“可是有些时空界域背后,却被各种污秽污染,开启了就会有灾难……而那群探索者可不管这个!”
苏昼就很清楚,像是正国当初的幽冥地府时空界域中,就有不少应该是和伟大存在眷族相关的力量残留,目前他不太清楚里面究竟是寂主还是黄昏,亦或是其他伟大存在,但贸然打开,绝对对如今的地球不是好消息。
“罢了,能让这些乱子去异世界探索,总比让他们呆在地球捣乱,影响计划来得好。”
如今的地球,通过苏昼和邵启明引领的全球综艺竞技,全民已经不再畏惧战斗,也都完全适应了超凡力量战斗的方法。
而现在,整个联合国际,也就是全世界所有大势力的高层,都准备趁势,借助‘九玄界’的存在,展开一场‘可持续性战争’,逐渐培养全世界地球人类的战斗意愿和战斗精神。
简单来说,就是为了应对日后可能存在的更大的危机,地球各大势力准备拿九玄界作为磨刀石,培养各国超凡军队的实战能力,测试种种新武器的效能。
白映雪的情报显示的很清楚,地球上的危机说白了,也无非就是对地球有危险,而瑟诺斯提亚文明口中的诸多彼界邪神信徒,还有肆虐的星空魔物,都是可以游荡在众多行星系中,摧毁众多文明的大危机。
面对那种危机,如今地球这等松散的文明形式是不可能有足够的力量应对的……当然,苏昼可以出手,但是什么事情都靠苏昼出手,那地球文明还有必要存在吗?
或者说,这还能叫地球文明吗?
改成苏昼文明得了!
所以,九玄界的出现,对于整个地球而言,甚至算是一个好消息——凭借大量新闻还有媒体的传播,九玄界如今在众多地球人的眼中,已经成了一个威胁极大,极其恐怖,凶残暴虐,好战好斗的激进文明。
换而言之,它成为了地球文明的靶子。
通过这个靶子,地球文明可以逐渐统合起自己的力量,各国各大势力可以以‘联手应对异世界敌人’这个理由,忽视原本一些根深蒂固的法律和潜规则,进行更深度的合作,为未来更大的事件做准备。
同理,整个地球文明也能凭借这个机会,培养出大量脱产的,专业修行各类超凡修法的专业修行者,为未来整个文明体系的升华做准备。
听上去很简单,。
实际上,这个简单合作的资格,却是四大常任理事国在灵气复苏后,全力发展了五年才勉强得到的。
因为,只有保证‘粮食充足,灵物也充足’的情况下,一个普通的文明,才能逐渐转换成全民超凡者的文明。
众所周知,小农经济逐步发展成现代资本主义的过程,本质上是因为生产手段的进步,导致生产力上升,资源相对过去过剩,相同农民能生产出的粮食能够养活更多的人后,整个社会才能支撑地起更多工人进行脱产工作,专心进行工业化进程。
而修行文明的革新,自然也是一样。
很多人觉得,现代人倘若穿越回古代后,好像随时随地都能进行改革革新那样,这是想当然的想法。
改革,必须等到生产力以及力量抵达一定程度后,才能进行。
生产力的飞跃是深度社会改革的基础条件,盲目革新不过是盲动,只会造就惨剧和动乱。
只有保证了灵物灵食的富裕,全民修行后,资源依旧充裕,社会秩序稳定,不需要互相抢夺这点,全新的修行文明社会才能铸就。
也只有这样,才能保证有足够的专业修行者,进行专业研究,在修行方面,开拓全新的一步。
九玄界,就是一个典型的盲动反面例子——他们在灵气复苏后同样走到了全民修行,全民超凡的步骤,但是却因为资源不够,生产力不够,所以步入歧途,不外拓转移矛盾就会自爆,这个问题转换一下,其实就是众多古典****诞生的原因。
“九玄界……如若你们愿意配合,通过可持续战争,在地球一方获得自己想要的东西时,你们或许也能逐渐转化为一个正常的文明吧。”
“但倘若不愿意,那就很遗憾了。”
月球之上,苏昼的神木本体低声自语,此刻,他感觉自己体内的暗伤已经几乎快要全部治愈,接下来,青年要做的,无非就是正式启动自己的战舰之躯,来一次前所未有的试航!
不过,在此之前,他还是先闭上观测器官。
然后,将精神送向世界的彼端。
——九玄界,地底。
九玄界是一颗巨大无比的星球,它的表面积远超地球,虽然尚不及木星土星这样的气态巨星,但却远比一般行星要庞大。
它的地壳外壳上,有许多因为剧烈地壳板块运动产生的裂缝,那应该是灵气断绝时,整个世界骤变造成的伤口——或者说,那些裂缝本身就是一些失控的世界级法阵残骸。
但不管怎么说,现在这些撕裂地壳,纵横数千公里的超巨型裂缝,便成为了九玄人往返地底和地表的通道。
柏云天遣开自己的众多护卫,他孤身一人顺着大裂隙深入地壳深处,潜入地底深处。
这并不困难,对于一位统领巅峰的人仙强者而言,只要不深入到地壳周边,在地幔中转一圈并不算什么难事。
九玄地下,地底熔海。
金红色的岩浆如同海洋,磅礴的灵气混杂着地脉之气在熔海中翻腾——昔日的九玄文明正是在这里找到了五方天帝之一,赤帝留下的,用来稳定九玄界星体稳定的巨大法阵,并凭借那法阵与地脉中残存的些许灵气,制造出了最初的地底要塞都市,然后逐渐发展出了如今的九玄三十三领。
“苏尊上,你看,那就是我的领地,云王领!”
此时,柏云天正在熔海中穿行,他在分开岩浆之时,颇为兴奋地指向了一个方向。
而与柏云天共享视觉的苏昼,自然也看见了那一座仿佛巨大山峦一般,正在地幔中缓缓漂浮的超巨型岩石都市……那看上去就像是一块硕大无朋的黑色陨石,上面遍布着众多像是裂缝一般的云纹法阵,那些法阵汲取着地脉熔岩的热量,最终化作整个城市的动力,令‘云王领’中的数千万人得以温饱存活。
“九玄界的人民的确了不起,就算是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中,仍然能够维持文明而不崩溃!”
即便是苏昼,此刻也不吝啬赞美,他很清楚,生活在这样一个被熔岩包裹,近乎朝不保夕的城市中,对于精神而言究竟是怎样的压力……
地球上,岛国文明,靠近火山的文明精神状态和生活在安逸地区,靠捡树果就能轻松度日的文明是完全不一样的,甚至有些时候完全看不出他们同样是人类,这就是居住地的影响。
生活在地幔中的九玄文明,难怪在白映雪的前世会化魔,这并不奇怪,倒不如说合理的不得了。
“尊上,你还要看些什么?”
“带我到处转转吧,我要看看整个九玄世界的地脉走向,这样才好日后做判断。”
此时,柏云天还并不知道苏昼真正的目的,而苏昼暂时也不打算告诉对方,自己其实只是想找个好种树,灵气最浓郁的地段而已……于是伴随着阵阵灵光亮起,柏云天便在苏昼的指引下,在整个九玄界地幔中到处穿行。
万物之基在于地,这点对于生态而言也同样如此,如果不摸清楚九玄界的板块运动和地脉运动规律,胡乱改造生态不过是事倍功半,只有收集了足够的资料后,才能制定出最好的解决方案。
但是,就在此时苏昼和柏云天收集资料之时。
突然地,两人感应到了一阵巨大的神念扫过地底深处,
这神念中,蕴含有煌煌之气,宛如中天大日一般,令人感觉温暖之余,也带有无上威严。
【咦?】
一声轻咦,然后,这个神念发现了他们。
准确的说,是只发现了柏云天。
【云王……柏云天,你来这里干什么?】
威严的声音响起,伴随着那庞然的神念收敛,一则神念传递至柏云天的灵魂中,语气带着好奇:【前线情报不是说你深受重伤,卧床养病,如今动弹不得吗?】
【现在看来,你不仅根本没有受伤,甚至实力还略有精进,居然可以在这地幔深处自如活动了。】
这个威严的声音语调柔和平缓,听不出任何情绪,似乎只是朋友间再也普通不过的寒暄而已。
但是,听见对方的声音后,柏云天便下意识地抬起头,目露出崇敬。
“玄帝陛下——”
他对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微微鞠躬抱拳,如此说时,语气带着一丝崇拜:“在下的确之前受伤颇重,但都只是皮外伤而已,只需要丹药足够,转瞬就好也不是难事。”
玄帝,对于九玄文明而言,不仅仅是一个人,一个统治者。
那还是他们的图腾,代表着正义和公平的存在,是昔日将绝望中的九玄人,从深渊中拉起,并将文明延续下去的象征。
对于柏云天这等九玄人而言,玄帝的存在,自然是有滤镜的,在被玄帝发现后,这位云王甚至都没有想过‘为什么’此时此刻玄帝会和自己一样同时出现在这地幔深处,他想的就仅仅是‘难不成玄帝陛下发现我私联地球天仙,所以赶来擒下我’?
但是,寄宿在柏云天灵魂深处的苏昼分神却没有滤镜。
青年眯起眼睛——他察觉到了,那正在熔海另一侧的彼端,似乎和自己一样,同样正在观察整个九玄界地脉走向的发光人影。
“那就是九玄帝君吗……倒也无愧于这个名头,这实力,赫然是已经抵达霸主高阶了!”
“而那浑身光芒,居然是和我同款,一整个世界的智慧生命愿力凝聚而成——只是这个九玄帝君显然没办法完全控制那些愿力,所以才会化作光晕,这样他的面容。”
一眼便看穿了玄帝的虚实,苏昼略微计算了一下,便放下心来:“虽然玄帝在整个世界的愿力加持下,修行速度远胜于没有这等便利的正国圣席和其他各大势力的强者,但是如果说要挡住,却并不算是什么难事。”
既然如此,苏昼便不再继续关注玄帝的实力。
这也很正常,毕竟他都已经天仙了,而且在完美世界各路仙神都打爆了一大堆,就连天帝都能阴……想要让苏昼特别看重一位地仙的实力,实在是有些强人所难。
但是,突然地,苏昼却听见了蛇灵颇为严肃的声音。
“等等。”
和苏昼共享视觉,雅拉语气严肃,祂沉下声道:“苏昼,你再看看,那个玄帝身上,是不是还有着什么气息?”
“怎么,有古怪吗?”
眨了眨眼睛,苏昼觉得自己的观察能力已经十分入微,但是既然雅拉开口了,那他便不介意再看一次。
而这一次,青年看的就更加详细,细致。
“咦?!”
然后,很快,认真寻觅的苏昼,便隐约从远方的玄帝身上感受到了,一丝他极其陌生,从未听闻过,接触的气息。
‘伟大存在’的气息!
“这个玄帝,居然是个伟大存在的眷族?!”
霎时,苏昼大吃一惊,他睁大双眼,凝视着眼前的发光人影,语气震惊:“九玄帝君……居然是一个伟大存在的眷族?!”
“而且十分陌生,我之前居然从未接触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