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其他小說

1rh45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靈器復甦 ptt-第一千一百四十五章:血液入體熱推-5aijb

靈器復甦
小說推薦靈器復甦
“他们真的要把所有九州人都赶尽杀绝吗?老嫂子可是化窍初期的实力啊,身为六合长老,就单纯为了用来威胁她儿子性命,然后白白杀掉了?”
单靖安还是想不明白。
六合长老,化窍初期,实力强大,说杀就杀了,让他难以接受。
“你有化窍中期的实力,詹啸也不打算逼迫你自杀吗?”辰风说道。
单靖安愣了一下。
对这件事了解得越多,他越发地明白自己原先的处境到底有多惊险。
如果没有辰风,他下场恐怕和穆弘的妻子一样。
他叹了口气,感激地看了一眼辰风。
“多谢,救命之恩永世难忘,以后有吩咐但凭差遣。”
单靖安朝辰风鞠躬行了一礼。
“不用。”
辰风并不在意这些。
“我想那些被迫自杀或被杀的九州人,应该都是作为备用的道鞘储存起来。”
他抬头看着那棵巨大的紫金太阴树,那些被杀的人,尸体极有可能都留着,等着穿越者身体出现问题的时候,再去树上挑选。
这个年代的镇灵师不比上古那个年代了,上古是修道者统治的世界,修道者数量极多。
但绝地天通后,这个世界被颛顼帝交给了普通人去发展,修道者数量骤降。
到现在这个年代的镇灵师更是少得可怜,死一个就少一个,哪怕穿越者瞧不起现代人,但也得珍惜这些镇灵师,镇灵师可都是珍贵的道鞘。
这样看来,安家人极有可能也都是被挂到树上去了。
他在紫金太阴树上搜寻了一番,因为那些果实太多了,密密麻麻,相互堆叠,寻找一个人有些难度。
不过很快,他就看到了安建海和安凝的身影!
他们就被包裹在树上。
“果然在这里!”
辰风看着安建海和安凝,虽然他对安凝这个女孩没什么好感,但她所做的一切都是在保护安家人,至于安建海,辰风对这个人印象还不错。
有机会的话,要把这棵巨树的果实都给摘下来才行。
不过那棵紫金太阴树被幽老怪的阵法保护得严严实实,辰风很难突破这层防御。
“这里既然作为修道场,要给那些出问题的穿越者换道鞘,那应该能够是能够把果实取下来才对。”
这个阵法肯定能够连接到紫金太阴树上,随时取用那些道鞘。
辰风得先把自己心里的猜测验证了再说。
勾川此时正悠闲地坐在椅子上,没有人来打扰他,他正眯着眼睛闭目养神,哼着小曲,丝毫没有发现自己身边就站着三个看不见的不速之客。
和方秋瑶这些天通境的穿越者相同,勾川身上也有永生境强者留下的保护气息。
但是这层保护也没有多强大,只是一种用来预警的气息,给那些穿越者留下反应的时间,防止被辰风悄无声息袭杀。
然而刚才詹啸已经被辰风给宰了,勾川也挡不住。
只是辰风这一次没有选择直接宰了勾川。
他琢磨了片刻,利用文天祥的剑气,以迅捷的手段出击。
勾川身上的守护力量发出了预警,但可惜他不是天通境的强者,在辰风面前是没有办法反应的,辰风只是一瞬间就在勾川的后脖子上留下一道伤口!
气息很快地钻入到勾川的身体之中。
“谁?”
勾川从椅子上跃起来,警惕地看着身后。
但身后空无一人。
他修为比辰风弱太多了,辰风在出手后,就直接撤掉了气诀,血护遮天重新将他保护了起来。
整个过程快如闪电,勾川完全没有发现辰风在哪里。
“没人吗?”
勾川狐疑地检查了一下四周,他甚至伸出手往后面摸索了一下,易清河和单靖安都紧张地退到墙角,牢牢地贴着墙,生怕被发现。
辰风可以收拾勾川,但他们两个实力只和勾川在伯仲之间,没有像辰风那样淡定。
“看来是我多疑了,这里戒备森严怎么可能有外人呢?”
勾川自嘲地耸了耸肩膀。
九州的“比屋连甍”可以说是世界上守卫最严密的地方了,而这里的修道场更是有着层层防护,任何镇灵师都不可能悄无声息地来到这里。
幽老怪知道辰风有季阿公的“血护遮天”,所以才给方秋瑶等穿越者设下那层预警,但幽老怪绝不会想到辰风还有文天祥这种特殊的帮手。
如果没有文天祥,辰风即便有易清河和单靖安的帮助,也没有办法接近这里,至少外层的禁制他就不可能悄无声息地打破。
勾川没有多想,他摸着自己的后脖子,皱起了眉头。
不知为何,体内好像哪里出问题了。
“奇怪,我的道鞘契合度有九成五,仅次于那些神主大人的完美十成,怎么会受伤呢?”
勾川颇为不解,但因为道鞘本来就存在缺陷,所以他没有多想,只是转动着脖子,自言自语道:“算了,用阵法再检查一下。”
他走下石台,往前面的八卦阵走了过去,然后盘坐在了八卦阵中央,身下的八卦阵很快就流转了起来,在他身边游走着。
辰风在石台上,看着石台上面的浮雕图腾,每次修道八卦阵启动的时候,图腾都会涌出一股阵纹,这些阵纹顺着阵法流入到八卦阵中央的道鞘之中。
现在石台上的阵纹正往勾川的体内涌过去,辰风抓住了时机,把自己的血挤出几滴,小心翼翼地滴在了石台的阵纹上,他的血顺着阵纹飞快地流出去。
嗡!
一股轻微的波动,辰风的血已经进入到勾川的道鞘之中!
这股血入体的时候,勾川没有任何察觉。
可随着修道阵将辰风的血液逐渐传到勾川身体之中的时候,勾川疑惑地睁开了眼睛。
“奇怪,是不是哪里出现问题了?”
有那么一瞬间,他发现自己与什么东西有了一股联系。
但这股联系很快就没了,他察觉不到来自什么地方。
“错觉吗?”
因为这本来就不是他的身体,鸠占鹊巢,道鞘的问题还是存在一些的,估计自己也遇到了这样的麻烦。
然而就在他思索的时候,忽然一股巨大的冲击力朝他涌来,他还没有来得及反应,一下子昏迷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