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歷史小說

41yvm精华都市言情 異明1561討論-第256章 無恥之尤看書-adpm1

異明1561
小說推薦異明1561
【《红楼名侦探》约莫要11点后更新。】
既然得了‘姑爷’的差遣,赵奎自然不敢怠慢分毫,强忍着没去后院探望女儿,领着王守业用小恩小惠喂饱了的四名亲卫,又去前院寻了李高,就匆匆赶奔林家老宅。
且不提他此去如何勘探。
却说送走赵奎之后,王守业揣着满心疑窦回到后院,刚在东厢廊下跺去了靴底的泥雪,娇杏就从闻声从屋里迎了出来。
边嘘寒问暖,边将那凹凸不平的往男人身上堆砌,黏糊热切更胜往昔。
显然红玉怀孕的事儿,非但没有打击她的积极性,反而给她增添了无穷的动力。
可惜王守业眼下满脑门子官司,也没心情理会她这软玉温香小意殷勤——主要也是连月来尝惯了的,自然就少了珍惜,若上辈子能有这待遇,怕早喜的鼻涕泡都出来了。
挑帘子进到屋里,西墙根儿底下就悄没声站起个人来,起初王守业只当是林菱在这里等消息,可定眼一扫量,那人却是许韶蓉。
见男人看向自己,侍郎千金原本低垂的眉眼立刻昂了起来,满目倔强的与王守业对视着,但那裹在裙袄的两条长腿,却又死死贴在椅子上,寻求着可怜的依凭与支撑。
这副色厉内荏的小模样,让王守业看的微微一愣,下意识的脱口问道:“你怎么在这儿?”
许韶蓉一听这话,原本雪堆玉砌的小脸,登时青红驳杂起来,杏仁也似的眸子狠狠剜了王守业一眼,昂首转身就往门外走去。
“等等,我记起来了!”
王守业见状,这才想起是自己专门让娇杏把她找过来的,不过先是被林菱横插一岗,之后又赶上张四维来访,一时竟给忘了个干净。
使了个眼色,让娇杏将人拦下。
王守业径自坐到了上首主位上,不自觉的皱起了眉头,目光时而在许韶蓉身上打转,时而又透过门帘望向了西厢,心下满是犹疑不定。
原本喊这娇小姐过来,是打算实行怀柔政策——即‘一哄二骗’外加身体力行,以期尽快达到日久生情的结果。
可眼下他却是心生顾忌。
这女人要只是东厂的耳目还好说,反正自己和东厂也有些香火情,更没有与之做对的意思。
但林菱的儿子突然被掳走,却让局面显得有些扑朔迷离——无论怎么想,这事儿都不像是东厂的手笔。
若这两个女人背后还有其它的牵扯,自己与之过于亲近,岂不等同于引狼入室?
想想自己辛勤过后呼呼大睡之时,身边却躺着个居心叵测的女人,王守业就觉着后脖颈子有一丝丝的凉意。
可要就此将这娇小姐软禁,又或者干脆送走……
王守业的目光定格在许韶蓉身上,那倔强又懵懂的眉眼、荣华富贵煨出来的妖娆、琴棋诗书陶出的清傲,让他心下委实有些不忍割舍。
尤其红玉现在有了身孕,短时间内无法承欢,仅只一个平平无奇的娇杏,忒也单调枯燥了些。
左思右想,一时也没个妥贴的法子。
说白了,像他这般贪花好色之徒,旁的事情上或许能当机立断,涉及到身边的女人时,却又难免瞻前顾后优柔寡断。
这时被反复打量的许韶蓉,却已然耐不住性子,将两只湖翠嵌金纹的袖子拢在身前,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架势道:“若没什么正经事,我就回去照顾林姐姐了!”
说着,转身便走,却又再次被娇杏给截了下来,于是回身绷着粉琢玉器的小脸,气鼓鼓瞪着王守业。
别说,被她这一催促,王守业还真想到了个不是办法的龌龊办法。
在节操和堕(kuai)落(le)之间略一犹豫,他就将节操远远抛在了脑后,故作正经的清了清嗓子,肃然道:“叫你来当然是有事儿要吩咐的!现如今赵姨娘有了身子,少不得需要你们代劳一阵子——你们两个不妨商量商量,先派个顺序出来,免得哪个多了哪个少了,再拈酸吃醋。”
许韶蓉虽然经历了人事,却并未窥得其中的情趣,更兼从未将自己与娇杏这般的通房丫鬟看齐,故而一时没能听出其中的蕴意。
正疑惑不解,就见娇杏微微一福应了,却又不急着起身,反而半蹲着昂起臻首,媚眼如丝仰视着自家老爷,那一腔春情几无遮拦。
许韶蓉打了个寒颤,心下登时就悟了,一时直羞愤的面皮滚烫,十根青葱玉指在袖子麻花也似的拧着,咬紧银牙退了两步,好容易才忍住没有恶语相向。
这时却又听王守业道:“不过也只是代劳而已,陪寝就不必了——赵姨娘头回怀上,心里难免有些不安,老爷我自是要多陪一陪她的。”
许韶蓉闻言一愣,暗道莫非是自己想歪了,他刚才指的并非是那等龌龊行径,只是想让自己学那娇杏一般,伺候的他的起居日常?
若是如此,倒也并无什么不妥。
心下暗暗松了口气,便又觉着这粗坯对赵姐姐如此情深义重,倒也不是全无可取之处。
正自柔肠百转,冷不防又听娇杏在旁发问:“那要不要先备下浴桶?免得老爷沾染上什么,再惹的姨娘吃味。”
说着,就贼忒忒的窃笑起来。
许韶蓉还未曾听个真切明白,那边王守业又沉吟道:“这天寒地冻的,也不好天天大费周章,弄两条毛巾凑合一下也就是了。”
“老爷。”
娇杏嫩红的舌尖在唇上缓缓裹弄了一圈,嬉笑道:“旁人我不晓得,奴这里不用毛巾也成的。”
这小妖精可真是……
之前说她单调枯燥,倒真是错怪了她。
这主仆二人四目相对,一时连空气都有些躁动起来。
“无耻之尤!”
直到许韶蓉一声娇叱,愤然夺门而去,这才打破了屋内的旖旎。
得~
看来她的次序,要往后推好一阵子了。
王守业看着兀自荡漾的门帘,心下不无遗憾的想着。
说来这法子的确是无耻了些。
可既不想冒险,又舍不得吞进嘴的美肉,自然也就只能损失点儿德行了。
说来也怪,这次SANG值再度大降,王守业却并没有产生之前那种愧疚、失落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