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玄幻小說

jjjki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 寅先生-2362-真好相伴-k82fi

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
小說推薦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
列山正撞上外围最后一道防线应龙。
两者在山坳拐角处见了面。
当时气氛很尴尬,双方都愣了许久,应龙大喊了一声,领着军武部精锐直接杀将上来。
夸父一把护住列山在身后,跟着应龙厮杀。
夸父逃跑了一夜,这一夜苦战,赶上身上还有伤,伤势越来越重,那应龙又是第二届天下第一武道会的冠军,不是什么善茬,两人厮杀起来,真可谓是惊天动地一般。
夸父很快的就被杀的坚持不住,不断的喊着让列山快逃。
应龙听到这个更加的兴奋,快攻想要打败夸父,结果没能成功,反而是被夸父差点伤了。
这一来,应龙不敢大意了,吩咐人去抓列山,自己全心全意对付夸父。
列山也不是傻子,面对姬贼的时候他被吓得腿软走不动路,但面对应龙他就没有这个心理压力了,更何况说,又是眼下这么一个生死存亡关头,列山怎可能会轻言放弃?
跳起来,想也不想,列山夺路而逃。
转过两个弯,面前杀出来十余人,吓得列山都要尿了,仔细一瞧,见是祝融和几个手下族人,这才略微松了口气。
看到了自己人,列山连忙喊祝融来帮忙。
有祝融在,在军武部手中救下列山不成问题,可想要去救夸父,除非祝融他们这些人也撂下。
军武部不是什么路人甲,数百军武部战士,对付祝融这十多个鏖战一夜的疲兵还是手拿把攥的。
祝融出于大局考虑,放弃了夸父,带着列山就跑。
列山伤心不已,哽咽着说夸父忠心耿耿,自己这么做对不起他。
然而,当阿晃出现的时候,列山就不这么想了。
眼下刑天不在,就祝融这十多号人在身边,别说阿晃带着人了,就是阿晃单人独骑,过来擒拿自己也跟玩一样。
别忘了,阿晃可是休息一夜,体力状态都在巅峰呢。
祝融见到阿晃也怂三分,三次遭遇阿晃都被吊打,不管己方劣势优势都是如此。
下意识的,祝融就想逃跑。
然而有列山需要保护,祝融跑不开,只能硬着头皮去和阿晃打。
两人交手就一招,阿晃就钻空子一鞭打在了祝融肩膀上面。
中鞭的时候祝融心里就一个想法,怎么还打这边膀子呢,就不能换一个位置么?
没等祝融细想,他翻身掉进了旁边的山坳中去。
一招解决了祝融,阿晃去看列山。
列山让吓得心里扑通扑通直跳,后退了两三步,瞪着眼看列山:“列,列山,我,我之前可没有亏你,你要杀我么?”
阿晃抿了抿嘴:“算了,杀了你阿依也不高兴,你投降吧,有什么话,和陛下说去。”
阿晃提起姬贼,列山被吓得一哆嗦。
自己趁着姬贼不在这么欺负小姬焕,虽然是互有胜负,但小姬焕年龄终归是小,大的打小的,那不是欺负是什么。
自己这么欺负小姬焕,见了姬贼姬贼怎么可能饶了自己。
当即,列山梗着脖子求死。
阿晃不跟他废话,你来一百个列山,生死也在自己手中捏着,让你死就死,让你活就活。
这不是,阿晃一个人上前,伸手去抓列山。
要动还没动,空中一声鸣笛响,一支箭擦着阿晃手掌就飞了过去。
猛回头,阿晃去看箭飞来的方向。
望舒共工刑天三个喊叫着带人杀过来。
那一瞬间,阿晃承认自己上头了,见到这么多好手,他管不住自己了,喊一声,倒提着金鞭银锏就冲了上去,一打三,不落下风不说,还压制着三人打。
三人本就是强弩之末,尤其是刑天,硬实力明明和阿晃差不多,可眼下就是打不过你能有什么主意。
气愤之下,刑天豁出去了,拿着从奥加手里抢过来的双刃巨斧,一手藤牌格开了阿晃金鞭,将斧头去劈阿晃胸口。
阿晃反应飞快,银锏点刑天手腕,都没等刑天伤到自己,阿晃银锏已经让刑天手腕见了红。
望舒共工吃了一惊,刑天受了伤,这没法打了,俩人不要命的一阵强攻,架着刑天就跑。
反正列山刚在在阿晃上头的时候就已经被族人带着转移了,跑就跑呗,能活下去才是关键。
他们在山林中来回的穿梭,对阿晃而言,山地战不是他擅长的,身形比不上刑天他们那般便捷,最重要一点是,阿晃迷路了。
钻进山林追了十分钟,出来之后,碰上了自己人。
漓火战斗族人问阿晃追到了刑天他们没有,阿晃老脸一红,没好意思说自己迷路了,就吭哧着说刑天他们跑的太快了,自己没追上。
这算是阿晃加入姬贼以来,撒的第一个谎。
过去阿晃多么老实的一个孩子,他这么说,大家也都是没怀疑,只是一个个摇头叹息,只说可惜。
经过这一次乌龙,望舒三人带着残兵追上了列山,联合一处,凑齐了差不多三五百号人,终于在层层围堵截杀之中,跑到了连峰郡的内关上。
这要是内关封上了,活该列山死在连峰郡。
可惜了了,这会本应该支援赶到,任务是封住连峰郡的两道关卡的黑水郡援兵,直到是现在,都没有看到影子。
若是黑水郡两千援兵赶到,就算是兵分两路分别抢回防守住两边关卡,以列山这打了一夜的状态,是无论如何都逃不掉的。
这下倒好,列山逃入关内休息了一两个小时左右,恢复了一些精气神的同时顺带着收拢了一下败军,跟着从太阳郡方向得知了阿良已经抢回太阳郡消息之后,立刻掉头带领残兵进入坂泉郡固守,是打死都不带出来的。
镜头拉回连峰郡这边,城头上,姬贼瞧着陆续送回来的俘虏,脸色平静异常。
却是小姬焕激动无比。
什么叫王者段位,这就是王者段位,先是凭借着震慑住列山,跟着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姿态将列山击败。
甚至于,提前布局,大胆抽空身边所有战力来吸引列山上当,一点都不带犹豫的。
小姬焕都想不明白,万一列山莽撞起来强攻连峰郡怎么办,那时候,拿什么阻挡?又怎么进行下一步的计划。
把心中疑惑问了出来,姬贼抿嘴淡然道:“敢这么做,就证明我有这个把握。我看过你之前用我的身份吓唬列山的报告,只是一个假的就把列山吓的不轻,现在我这个本尊来了,怎么也能让列山心神不定忘了思考吧?趁着他走神,那就大胆出击,机会,是留给有准备,胆子大的人的,就像是这一次。为什么明明咱们的计划是当天出击我却给列山多留了一天时间?就是让列山觉得,他还有时间来发呆思考,这个,就叫做攻敌不备。”
小姬焕恍然大悟:“就是心脏呗。”
姬贼闻言表情僵住,跟着摇摇头,拿手一拍儿子脑袋瓜子:“也可以这么说,反正儿子你记住就是了,咱们玩战术的心都脏,你不心脏,你赢不了,明白么?去吧,吩咐人摆开宴席,准备庆功宴。”
小姬焕很纳闷:“不是爹爹,现在就准备么?”
小姬焕去了之后,姬贼手扶着城墙,身旁边是阿巨阿虎,二人对视一眼,倍感欣慰,有陛下在,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