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歷史小說

bah5a熱門小說 三國重生馬孟起-第四七九章 交州戰事完回返(一七〇)熱推-wokcp

三國重生馬孟起
小說推薦三國重生馬孟起
这么说吧,人家当初并非就没其他的选择。至少孙策是很清楚的,庞统不管说是加入到兖州军、还是凉州军,那都是可以,两军都非常欢迎。并且以曹操那性格,当天就得说是宴请众人,好好庆祝下,那是。可以说其人会绝对非常重视庞统,那一点儿没错。而马超呢,虽说不至于怎么大张旗鼓设宴,可他绝对高兴、而且重视其人,那是。因此,庞统不管是加入
到兖州军那儿、还是凉州军那儿,都会受到重视、重用,这个肯定是。不过却没有自己的部曲,和己方这儿大不同。所以说为何最后庞统还是选择了己方,他自然是看得出来,己方最后会如何。说那都是注定的,其实也没错。但是其人却义无反顾选择了己方,那还不就只
是因为己方将领、谋士有自己的部曲,哪怕就是三流的将领也都有,不过就是少而已。可凉州军与兖州军,他们将领和谋士,真心是一个部曲都没有。兵权都得说是战事的时候有,将领和谋士有。其他的,那就只有说各地的太守、州牧,还有一些官员,他们才有兵权,可
那不是部曲啊,这个差别可大了去了。确实,一点儿不错,所以还得说是己方,这个算是一个优势,至少在兵权上面。毕竟没有部曲,那就算是带再多的人马,却也只是暂时的兵权而已。可你有部曲,哪怕就几百人,可那却实打实是你自己的,没错。这个就是你自己的兵权啊,是。这个看你自己的选择,要说一下有几十万部曲,那不现实。孙策都没说那么多,
因此,其实有个几万,那已经不少了,没错。再多的话,其实就江东军众人,还都没奢求太多。这个肯定是,那确实,是啊。连自己主公都没个几十万人马,如今就十几万人马了。实在之前一下他就在交州损失了九万部曲。其他的江东军将领、谋士,没一个说有九万人马
部曲的,那真没有。就孙策有,所以这个也是,当主公做老大的,那实力不得比其他的将领、谋士强?这个肯定是啊,那都没错。之前是损失了不假,可江东军众人却都知道,只要自己主公舍得钱粮,再征兵个九万人,那一点儿问题都没有。不过就只是时间问题而已,没
错。这些实力,江东军还是有的,是啊。孙策的话,也知道征兵不过就只是时间问题,钱粮物资拿出去了,那是没什么问题。所以就对这个,他还是不担心什么的。只是己方损失了人马,这个哪怕凉州军也损失了不假,可却终究是没己方那么多,是啊。这个一点儿没错,而且交州跑到凉州军手里去了,这个对己方来说,真没什么好处,都是弊大于利,那是。所
以这个之前自己也是那样儿,明知道守不住了,自己不用带大军去了,派了十万部曲,至少是一个给所有人看的样子,那没错。而效果,那还是不错的,确实。至少孙策的目的达到了,那就够了。而交州是无论如何都守不住,哪怕就是自己去了,也不过就只是说让己方损
失少那么点儿,让对方损失多点儿,那样儿。可改变不了了最后的结果,还是依旧会那样儿,己方没人家损失少、最后依旧是己方损失多、而人家损失少啊,没错。因此,在孙策看来,这个又不是己方要被灭了,哪怕就是说让凉州军损失多点儿,其实都不值得说让自己去交州。实在是就算自己去了,也改变不了太多,就那么一点儿点儿,真是不值得说自己过去。
事实证明了,自己所想其实没错,那是。对他来说,就那么两个选择,去或者不去。去的话,就真只是让己方损失稍微少那么点儿、而让对方损失多那么点儿,如此。可那确实,不值得说自己过去一趟啊。不能说孙策懒了,实在是去交州还不如坐镇扬州,他还得说是处理九真和日南两郡交接的事儿,这个没错。毕竟兖州军是要从扬州走海路去那儿,这个很重要,
没错。对此,兖州军是真没什么经验,这个自己一清二楚,可他们却依旧是义无反顾去了。毕竟那是上级,准确来说,是自己主公的命令。别说是让他们走海路,哪怕就是送死,当然了,不少人是不太会去,可很多人还是会去,那没错。而走海路却不是送死,哪怕这辈子他
们也不想再来一次了,那一点儿没错。毕竟兖州军士卒可不是江东军的人马,后者哪怕就不是水军的,可在船上也比较习惯,不会有什么太大反应。可兖州军士卒不行,可以说虽说没人挂了,但是不少人都病了,这个一点儿没错。还好用这个时代的话来说,那只不过是小
恙而已……可他们实在不能和江东军比,这个真心不习惯啊,那是。兖州军有那样儿的问题,但是人家李异和谭雄带回去的几万江东军士卒,却没那样儿的事儿。别看他们确实,也不是水军,可真不是兖州军士卒能比的,没错。因此,人家就没有这样儿那样儿的问题,一路上顺顺利利返回了扬州,速度甚至比兖州军他们还快了点儿,这个也难怪,确实很正常啊。
也就是江东军士卒,就换成是凉州军的人马,除非说是水军,要不然的话,就普通的步卒和骑兵,那也绝对不比兖州军士卒强多少,那是。可专业的水军,那就不同了,至少比江东军普通士卒强,在水上。可以说他们肯定不如江东军水军,可在水上、海上,那却绝对超过
了江东军除了水军之外的士卒,没错。可一旦说和人家水军比,那战力就不行了。所以说哪怕就是训练好了,也一样儿比不上比不了人家战力。更何况还有经验什么的,那更比不上比不了人家了,是啊。不过这事儿,在马超那儿来说,确实一直都是慢慢来,那就好,是啊。
现在是现在,肯定是不行,差距还不小,那是。可以后是以后,哪怕是超过不了,这个其实也正常,没错。但是他却知道,却是能和对方,这个己方水军和他们,那战力上差距缩小,没错。而那个时候,己方水军真正说训练好了,也是己方去灭江东军的时候,没错。而最后,曹操兖州军,他们也会加入进来,没错。所以说江东军还有什么说不被灭的呢?至少马超还
真是看不出来,那是。至少在这上,他可看不到说对方有什么不被灭的,是啊。所以说这个肯定也是,江东军到时候,就得被己方灭了,那是。这个一想也都正常,当然更准确来说,最后不光就只有己方,还有兖州军他们呢?这个己方是主角的话,那么他们就是配角,一点
儿不错,那是。因此,这个自然,马超心里有数,那没错。同样儿,就曹操也知道、更清楚,是啊。到时候可不就得那么做了,没其他的选择。保不住江东军、而灭他们才对自己对己方利大于弊,这个试问曹操还能如何去做?是啊,那么他除了说带着大军和马超凉州军一样儿去灭江东军之外,就真是没有其他的办法了,是啊。除非其人是连剩下的好处、利益都
不要了,选择袖手旁观,不过那可能吗?对曹操来说,之前那样儿,那不还是为了自己和己方得到好处、利益。那么最后灭了江东军才能是利大于弊,这个他绝对是义无反顾了,说太多次了,肯定那样儿,没错。那才是曹操曹孟德,当世之奸雄,没错。别说这个时代,就前面、后面,在奸雄这个上面,还有人能比?不是高看其人、也不是贬低看不起看不上别人,
实在是就这么一个奸雄来说,别人就算是能称得上一声奸雄,可能和曹操比?所以说在这上,说他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这么说的话,至少前半句,那没错。后半句的话,一千八百多年是没有了,以后的话,那估计也没有。但这个不是绝对的,你觉得没有,没准到
时候就出来一个,也不是说就没有可能,是啊。几率总是有的,不过大小罢了。几率小而已,却不代表就没可能发生,那是。所以这个就是如此情况,在奸雄这个方面,那曹操绝对是能说一句,“不是我看不起在座的各位,就比这个,在座的都是弟弟……”,确实可以如此
讲了。反正马超和孙策,他们肯定是不好使了。也确实还是那话那样儿,他们是一点儿都不想有那个,没错。可以说那样儿在曹操那儿、在兖州军那儿,他(们)觉得还好,这个也正常。对他(们)来说,确实是利大于弊,没错。可到了马超和凉州军那儿、孙策还有江东军那儿,那么肯定就变了。至少对他们绝对是不好、不好的多啊、绝对弊大于利,那没错。
所以说马超和孙策、凉州军与江东军,他们能要这个?真就是奸雄什么的,和自己越远越好,没错。一点儿都别有,那就是好啊,真的。有了,就是问题,不是什么好事儿。他们不是曹操、而己方更不是兖州军。可以说这个区别,那还是很大的,说是大了去了,其实也可
以那么说啊,是。当然了,马超还有孙策、凉州军与江东军,他们肯定更不会说比这个,什么奸雄。不说那就是曹操自己一个人的专利,他们哪有?就说那个对其人和兖州军有好处、利大于弊,可对自己对己方,那就真不是了,这个太重要了,没错。因此,这个也没什么比
较的,是啊。因此,奸雄这个事儿,一直都如此,在曹操那儿、在兖州军那儿,好歹说是有利大于弊,所以说他们自然也不会说太多不好的想法,那都没有。都知道自己主公那样儿,可第一他不会改变什么的;第二,他那样儿其实可以;第三就是已经没有人,至少兖州军里是没人说就敢真惹到曹操了,那是。所以说这个事儿,在他们那儿,没有更多想法,反正多
了是好处、利益,那其实就够了。可在马超和孙策他们那儿、在凉州军与江东军他们那儿,那确实就不同了,是啊。毕竟不光两个当主公做老大的知道、就是手下人也清楚、甚至说很士卒,其实也并非就一点儿不了解。那奸雄什么的,是他曹操、曹孟德,而不是自己主公。
可以说自己主公要那样儿了,那可真是,不是什么好事儿,没错。在曹操那儿,其人是个奸雄,那都不错。所以他以前可以下令,让己方士卒去屠戮徐州百姓,这个还有多少人就真是一点儿不知道的?绝对有,那确实不错。但是说实话,很少了,那也都是。所以说这个事
儿……反正曹操从来都是不后悔,是一点儿都没有,无怨无悔。而兖州军更是,那真没一点儿后悔什么的,反而觉得当初自己主公,那也算是背上了骂名,然后还下令让士卒那么做。可以说也就是兖州军的将领、谋士,他们是一清二楚,自己主公那么做,说白了,就是为了他自己,一点儿没错、一点儿不假。不过他们确实,真心不会多说,这个也都没错。毕竟当
年的事儿,他们大多数也是同意的,那是。或多或少,那都是支持的。哪怕有的,那确实是没直接说赞成,可也没明着说反对,那就算是默认了,一点儿没错。所以说这个事儿,是曹操的主要责任,那一点儿不假。可要说和当初征战徐州的那些将领、谋士,一点儿关系都
没有,那是假话。可他们就和自己主公基本一样儿,也没什么后悔的,毕竟没谁是良善之辈,慈不掌兵啊,那可确实都没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