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都市小說

e0ca7熱門都市异能 我真的只是村長 葫蘆村人-518 春來爺爺,快來相伴-qbk0u

我真的只是村長
小說推薦我真的只是村長
“这不是嘛。檩子两端,一个公榫,一个母榫,把公榫扣到里面,这样整个一排的檩子,就连接成了一根……”
张二强直接带着刘春来去前面堆着一堆加工好的房檩的位置。
房檩用的木头都是比人头还粗,在这到处都缺树的年代,也算是好材料了。
“这一根,是中间的二梁,两头都是公榫,扣入另外两边的檩子就行……”
指着一根两端加工出来一个带有角度的燕尾榫头,另外的一根木头两端则是加工成带有角度的燕尾槽。
内部大,口子小。
一旦扣在一起,因为角度的问题,木头越往外移动,连接的地方就会越紧。
“以前修房子都是这种?”刘春来明白了。
这样确实牢固。
把这样的房梁放在木头架子上,还有专门连接的木头,整个屋顶都是连接在一起的。
甚至,在砖墙中,他也看到了有不少立柱,全部是榫卯结构连接在一起。
“连接的地方,那叫穿斗式,方榫穿入柱子,再用特制的铁钉横向钉入;房梁上,为了加强承重,融入了抬梁式,这是我专门设计的……”
张二强见刘春来看着这些新增加的结构,一脸忐忑。
“你修的第一栋这样的房子吧?”刘春来问他。
如此年轻的木匠,谁愿意把房子给他修?
农村很多人修房子,那都是准备祖辈传下去的。
即使不用一块砖,仅仅是立木结构的排扇房子,都能管几百年甚至更长时间。
“嗯,我爹不同意这样的混合方案,说是瞎搞……刘支书说要修得气派,让人一看到这大队部就晓得咱们不穷了,支持这方案……”
张二强可知道谁才是整个四大队说话管用的人。
刘春来要说不行,让拆,就必须拆。
“比原来计划的坚固?”
“能把人吹跑的风,都把这吹不掉。就是没有这砖墙,只要木头不坏,整个房子也坚固无比!这可是参考了刘八爷的宅子修建的。”张二强急忙解释。
“兼顾就好。旁边的学校,必须要比这个更坚固!”
见刘春来不仅没有反对,甚至还支持,张二强顿时高兴起来。
“放心吧,春来哥,学校我保证修建得更坚固,更气派!”张二强保证着。
旁边的学校,同样也已经修建好了墙。
木匠跟学徒们正在地面上把加工好的木料组装起来,然后利用绳子,一端一端地把主要结构抬上去安装。
难怪老头子不愿意从家具厂里抽调人员。
不少木匠都在这上面。
刘春来看了一阵,比起他了解的那种直接用钢筋混凝土修建起来的房子,这个的顶部要复杂太多了。
反正他是只能看个大概的。
随后又爬到山顶上看提灌站的蓄水池。
水池的面积扩大了一倍多,深度也增加了不少。
不少人正在抬着石头用来砌水池边缘上。
下面的自来水厂,也挖出了好几个大坑。
看着磨盘寨下面原本被杂草覆盖的区域,已经挖出来了差不多三分之一的区域,刘春来有些意外。
老娘她们开荒的速度很快啊!
“春来叔,这随身听,不给三姑婆哇?”刘千山见刘春来要下山,问他。
刘春来看着他手里的包,这才响起,“她这会儿在大坪湾,你跑一趟,给她送去吧,我这去我老娘那边看看……”
杨爱群带着老爹两个狗腿子把那边的长满茅草的荒山,已经开垦出来了很大一片。
老远看去,光秃秃的一片。
开荒的人群中,不只有老娘三人。
居然还有不少女人,都是年龄比较大的。
“你啥时候回来的?”杨爱群问刘春来,“你给我问的果树苗呢?”
刘春来这才想起,自己根本就忘记了,只能扯谎,“妈,山城那边没有啥好的果树苗,我准备让他们去省农院看看……”
杨爱群也不怀疑儿子骗自己。
“我们这争取在提水站蓄水之前全部开坑出来,现在天气太热,也不太适合种树……”
杨爱群一脸得意。
刘春来好奇,老娘怎么舍得花钱请人干活的?
“叽叽叽……”
旁边一连串的小鸡声音引起了刘春来的注意。
一只麻母鸡带着一群毛茸茸、颜色各异的小鸡仔,在翻开了的地里不断地用爪子刨土,找到虫子或是草籽,就“咯咯咯”地招呼周围的小鸡仔过来。
“这么快就抱出来了?”刘春来看着这群鸡。
很长一段时间,老娘可没舍得让谁吃蛋。
“前天刚出,还有三窝,这几天都会陆续出了……”
“妈,要搞养鸡场,还是得多买点鸡,这样太慢了……”刘春来觉得,老娘这种想法是错误的。
全部靠着自己孵化,而且鸡没有打疫苗,发展速度太慢了不说,风险也大。
“买的鸡不行,有些鸡可能有病……再说了,太多了,哪里有那么多粮食?”杨爱群不满地说道。
刘春来不吭声了。
老娘高兴就好。
大坪湾的方向,突然传来一阵喧闹。
“千山在喊你?”杨爱群侧着耳朵听了一下。
“春来爷爷,春来爷爷,快来,福旺祖祖要打三姑婆……”
确实是刘千山的声音。
“这老东西,老三哪里又把他惹到了?”杨爱群一听,顿时放下手中的锄头,向着山下跑去。
“妈,慢点!出啥事儿了?”刘春来没听清刘千山喊的啥。
“搞快点,你爹要打老三!这老东西现在越来越无法无天了!”杨爱群一边骂,一边往下跑。
刚才不还是好好的?
刘春来也只能跟着老娘,往山下跑。
“都特么的让开,哪个拦着,老子今天就理麻(收拾)哪个!老子收拾自己闺女,要你们管闲事?”刘福旺被好几个人拦着,挣扎着。
“爹,你要打就打!反正钱是不得给的!要是我哥同意,我就给钱……”刘秋菊眼泪在眼眶中打转。
语气却是非常解决。
“怪米日眼的,老子用钱,还得让你个女娃子管着?”刘福旺被好几个人拦着,根本打不到刘秋菊,“还跟老子算账!”
刘秋菊不吭声,只是看着刘福旺。
周围的人都不晓得这父女两怎么就产生矛盾了,刚才还好好的,有说有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