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其他小說

qflxz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帶着軍需來大明 愛下-第一千零四章 白眼狼海慶推薦-3zdjj

帶着軍需來大明
小說推薦帶着軍需來大明
这一番话和决定说出来,众人在心中夸奖杨晨东政治智慧的同时,心中也多了一些的小心,以后做事需要更认真才可以了,不仅自身要正,便也要影响身边人自身同样要正才行。
被点到名字的尹清波,有如被一个大馅饼给砸到了脑子上,这一刻当真在激动之下不知道说什么好,接着惯例,只能先婉拒,这便说道:“六少爷,谢谢您的看重,但我自觉需要学的东西还有很多,像是民政部长这么重要的位置,我怕是做不好的。”
对于尹清波的的谦虚,杨晨东笑着表示满意,但任命即出,是不会轻易改变的。“谦虚是好的,但过份的谦虚就不好了。这个部长的位置就由你做了,只要你心中装着百姓,就像是当城主府后勤次长一般的工作认真负责,便没有什么事情做不好的。”
“那,那属下就听六少爷的。”尹清波眼见应该说的说了,激动的心也慢慢平复了下来,便接了这个差事。
“呵呵,这一切还要感谢于城主呀,是你又给我们推荐了一个人才。”杨晨东笑着拍了拍一旁座着的于谦的手臂,尔后目光看向大家说道:“能够给予大家的,本王不会吝啬分毫,但不应该你们拿的,谁若是拿了,那就要做好被重处的准备。吏治清,好的政策才能落到百姓的头上,只要百姓满意了,我们才会站得住脚,才会走的更远。任何不把百姓拿回事的官员,那百姓不会拿他当回事,本王也不会拿他当回事,此话送给你们在座的每一位,也麻烦你们转告给其它的同僚们。”
“是,臣等谨记。”包括于谦也都站了起来,向着杨晨东郑重承诺着。
“那,希望下一次在见到大家的时候,你们都可以座在这里,而不是站着。”简简单单的一句话,杨晨东提出了自己的希望。接下来其它的官员为了可以在见到六少爷的时候有一个座位,自当是十分的努力表现着。
严修与万次的事情一出,让所有人又一次看到了六少爷对于吏治清明的决心。说实话,两位位高权重的次长,每一个人只是因为贪了一万多两银子就被下令斩首示众,这多少是有些严苛的。他们就是去赚俸禄还有各种的待遇也不过几年十几年就可以赚到了,杨系给官员的待遇还是很不错的。尤其是实行了票具专门制之后,那些每月按时发放的票具,自己不用拿到外面都是可以换来高价。
正是因为给的待遇太好了,若是再犯错的话,风险和资本太高了一些,以至于在以后杨系中为官的官员,贪污者数量之少比之任何其它势力都要少上很多。
周华被一个无为之罪罢免了官职,带来的反响更为热烈。原来不贪不做事在杨系中也是不行的。杨晨东亲口所说,当官不为民为做,不如回家卖红薯。即为官,当一天就要干一天的事情,想着不得罪人,不去做事,那就干脆什么也不要做了,回家当一个农民好了。
尹清波由一个城主府中的后勤次长成为了一部之长,更告诉大家,只要认真做事,是金子总会发亮的。这让许多原本做事很就精干,但担心苦熬不出头的官员们放心了下来。原本还想着这样低头做事会不会有人看到,有了尹清波的例子在前,他们不用那么担心了,更加不用花心思去讨上官的开心,去为自己说话。
没有了送礼的人,自然就没有了收礼的人,一时间官场的环境变之大好,倒是让监察部和反贪部的人少了许多事情去做,不得不把目光由赤嵌城中更多的移向到其它杨系控制的实际省份之中。
……
老挝省副将军海庆,突然就感觉到周边似乎多了许多的陌生人,他不知道自己这是不是杯弓蛇影,便找了个机会,安排心腹请都力隆到自己家中来座上一座。
海庆,老挝省副将军,是将军何光的副手,属于军权在握的大人物了。因为沧澜王国被灭的时候,表现积极,见风使舵的快,成为了何光信任之人,后推荐给老挝省长栾小晨,一步步走到了副将军的位置上。
能成为副将军,在整个老挝省军队中便已经算是二号人物,按说应该是满意的。可人心不足蛇吞象,很快本性贪婪的海庆就被人拉下了水,这个始作恿者便是都力隆。
都力隆,表面上是一个暹罗国的商人,但他还有另一层不为人知的秘密身份——暹罗国的情报头子之一。专门负责打探邻国事物,以及在可能的情况下拉一下重要的敌对势力人物为之自己所用。
从都力隆盯上了海庆的那一刻,结果似乎早就注定了。仅仅是前后加一起送了两万两银子,两人便真正的称兄道弟起来,以至于当都力隆亮明自己身份的那一刻,海庆已然无法回头。
杨系中早有规定,贪污受贿一万两银子以上者即斩首,向他这样贪了两万两银子的人,就算是去主动自首,多说也就是可以保一条命罢了,想继续为官那是绝然不可能。即是这样,他除了为都力隆所用之外,似乎已经没有其它更好的路可选。
接到了消息之后,都力隆大大方方的以商人加朋友的身份来到了海府,在这里见到了处于惊弓之鸟的海庆。一见面,后者就一脸恐慌的看向前者说着,“都大人,你一定要救救我呀。”
装成一幅吃惊般的样子,都力隆反问着,“海将军这是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哎呀,都大人有所不知,我可能已经被人给盯上了,最近我出门的时候总是发现有很多陌生人在周围。”海庆解释着身边的变化,在一起到自己贪污甚多,已经无法回头,便继续的说道:“都大人,现在只有你能救我一命了,看在往日我给你们商队诸多便利的情况下,伸手拉我一把,要不然,允我去暹罗国为官也可以呀。”
心中暗骂着海庆的无用,都力隆脸上依然还是笑呵呵的说着,“海大人一定是多虑了,我刚才来到贵府上的时候,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对之地呀,是不是多心了?”
“不会,不会,怎么说我也是一名副将军,观察周边情况还是能够做到的。”海庆连连出声解释着。
正说话间的时候,外面突然就传来了一名亲兵的汇报,说是何光将军的亲兵队长闫江来了,与他一同的还有六名战士。
“什么?这…这可如何是好。”海庆闻后之后更加的慌张,整个人起了身不住的在原地转着圈。
都力隆的眉头抖动了一下,但随即就恢复平静之色,笑着说道:“无妨,很多人都知道我们是朋友关系,难不成,一个人做了官还不允许与朋友相谈了吗?”
海庆并没有因为这个原因而丝毫的放松下来,反而说着,“都大人有所不知,这个闫江仗着何光的信任,平时十分的跋扈,凭着朋友这种说法根本过不去关,他虽然还不会动我,但怕是会将你带走,一旦真是如此,严刑逼供之下,大人可能保证什么也不说吗?”
“这个…”一向给人万事不慌的都力隆终于脸色大变,不在敢打保票。他凭着一张三寸不烂之舌,自诩万事不怕。但若是真的给他上刑,天知道他能撑得过几时,甚至是一时都撑不过去呢。
想着自己是绝对不能被抓,都力隆不得不下了一个狠心,右手做了一个斩首的动作说道:“一会且看情况再说,如果对方一定要逼迫我们,那我们就先下手为强。”
“杀了闫江?那是一定会惹怒何光将军的。”海庆全身都打了一个冷颤,一脸的霎白。
海府大院里,一身甲胄的闫江带着六名士兵正徘徊在院子里,在久久不见海庆出来之后,已经不知道发了几次火。终于来了一名管事的,说是海将军在后院中会客,不方便过来,请闫队长自己移步过去。
“走,今天无论如何也要将那个都力隆带走。”闫江大咧咧的说着,随后带着六名手下便大步向后院而去。也就在他们刚刚向后院走去不久,前院的大门便彻底的由内被关了起来。
后院的会客厅里,一张放好了酒菜的桌子前,海庆正与都力隆推杯换盏,闫江的突然出现瞬间打破了这种和谐的气氛,一声喝号也随之而来,“海副将军,本队长怀疑这个暹罗商人都和隆是敌国人探子,现在要将其带走,还麻烦你行一个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