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仙俠小說

t19sy超棒的小說 無限武俠冒險笔趣-第三百四十一章:四大惡人讀書-wo8yz

無限武俠冒險
小說推薦無限武俠冒險
丐帮一封英雄帖,搅动风浪刚平息下来的中原武林。
通往少室山的山路上,随眼可见佩刀带剑的武林人士。
四道身影在山路上随风而动,只要稍有见识,便能看出这四人轻功颇为不凡。
特别是手中拿着一对铁爪刚杖的瘦子,人影一晃,便在数丈之外,当真算是“逝如轻烟,鸿飞冥冥”。
只可惜,这人外貌不敢恭维,又高又瘦,便似是根竹竿,一张脸也长得吓人,眉目间带着猥琐的意味。
四人的速度极快,恰好追上一辆缓缓行驶的马车。
那瘦子只是随意瞥了眼马车,心神一滞,险些从树梢上掉下来。
只因驾驶马车的是个女子,一个有着绝色之姿的女子。
她身着雪白的衣裙,衣裙上点缀着繁复绚烂的花纹。
她的芳龄并不大,却已是身姿曼妙,风姿绰约,一举一动无一不美。
小小年龄就已是如此,若是再张开一些,只怕用倾国倾城来形容也不为过。
少女架着马车,嘴里轻声哼哼着,有着说不出的舒适悠然,两只纤细的小脚赤呈,脚丫子一摆一摆的,予人无限遐想。
“好标致的美人儿,老大,你们先上山,我去去就来。”
瘦子本就是色中饿鬼,见到如此美人,顿时将一切都抛在了身后,身影一掠,宛若云中飞鹤,细长干枯的手爪,便向那美人抓了过去。
“美人儿,来同我玩玩。”
四人的老大是个青袍老者,长须垂胸,根根漆黑,腿脚不便,手里杵着铁杖,轻功却高的出奇。
他望向马车上的美人,眉头一皱,未曾开口,就从他腹内传出一道沉闷的声音。
“老四,快滚回来,不要惹事。”
那瘦子色迷心窍,但老大却一眼看出这女子身怀不俗的武功,而且能让如此美人当马夫,那马车中坐着的人又是如何了得?
他们四大恶人联手,虽能在强者如林的中原占据一席地位,但若真遇上顶尖高手,只怕还不够看。
眼前这四人,自然就是名声狼藉的四大恶人了。
这一次英雄大会,高手云集。
而四大恶人本身就投靠了西夏一品堂,需要打听中原情报,再加上老大“恶贯满盈”段延庆一心想要夺回皇位,自然不愿错过如此盛会。
只可惜,段延庆喊的虽然快,但云中鹤的轻功太高了,再加上色迷心窍,根本就不是一句话能够阻止的。
就在云中鹤的细长的手爪要抓在那美人的香肩时,那美人儿忽然回眸一笑,娇靥如花,甜美可人,一双妙目更是含波流媚,令人骨髓都酥了三分。
云中鹤面对这样一双眸子,心神恍惚,出手慢了三分。
那绝色女子屈指一点,气劲激发,锐利如刀锋,“嗤”的一声割裂了空气。
云中鹤陡然回过神来,身法展开身子倒掠七八丈之外,“啊”的一声发出惨叫,一条手臂飞了起来,鲜血洒落一地。
若非他的轻功高明,醒的及时,只怕这时整个身子都已被一分为二了。
绝色女子把玩着乌黑发丝,幽幽道:“哎呀,竟然没有死,看来婠婠的功力还是没有到家。”
云中鹤连点穴道,止住狂涌不止的鲜血,眼中一片通红,低声骂道:“疯女人,疯女人。”
手持“鳄嘴剪”的南海鳄神哈哈大笑道:“哈哈哈,穷凶极恶云中鹤,现在成了断手独臂大土鳖。”
绝色女子眨了眨眸子,好奇的问道:“大土鳖?云中鹤怎么成了大土鳖?”
南海鳄神大笑道:“云中鹤被砍了只翅膀,从空中掉下来,滚在泥巴里面,不就成了大土鳖吗?”
女子拍了拍手笑道:“有趣,有趣,大胡子你说的有趣。”
叶二娘手里抱着个孩子,孩子被“云中鹤”的惨叫声吓得哇哇大哭,她轻轻拍打着孩子,哼着歌谣,将小孩哄睡着了,又抬起头,勾勒起一丝温柔的笑意:“小妹妹,你不觉得出手狠辣了一些吗?”
绝色女子笑靥如花道:“大娘,我家公子闲聊时,给我说过关于你的事,和你比起来,婠婠我简直就是天仙下凡,心地善良的连蚂蚁都不肯踩。”
“大娘?”叶二娘左右脸颊上有三道血痕,但生的也是端庄秀美。虽说她很少在意容貌的事情,但被人当面喊大娘,心头多多少少也有些膈应。
“好了,不要再多说了,我们走。”
段延庆眉头微皱,不愿多做纠缠。这女子一招就废了云中鹤的一条手臂,手段狠辣,武功高强,不容小觑。
更何况,马车中还坐着个神秘人。
段延庆气机展开,却根本没有感应出马车中的存在。
这不太可能是空马车,更可能是对方乃是一尊大高手,即使是自己也丝毫感应不到。
另外三人也知是遇上了硬茬子,叶二娘,南海鳄神不必多说,断了一臂的云中鹤狠狠的瞪了那绝色女子一眼,转身就要离开。
“等等。”
那绝色女子的清脆的声音再次响起,她伸出纤纤玉指,纤长剔透,晶莹如玉,指了指叶二娘和云中鹤:“老大段延庆和老三南海鳄神可以走,不过这两人就要留下来,我讨厌他们两个。”
叶二娘和云中鹤还未说话,南海鳄神就暴跳如雷,咆哮道:“老子才是“无恶不作”,老子才是老二,臭女人不知道,不要乱喊。”
四大恶人分别是恶贯满盈、无恶不作、罪大恶极、穷凶极恶。
他们绰号的“恶”字,分别排在第一个字,第二个字,第三个字,第四个字。
娇俏女子笑靥如花道:“那不如我叫你“恶贯满盈”吧,这样你就排名第一了。”
南海鳄神身子一缩,露出畏惧之色,望了望段延庆:“不要,老子打不赢老大,还要被他打,当不起“恶贯满盈”的名头。”
段延庆没有理会南海鳄神的耍宝,沉声道:“小姑娘,做事不要太绝,你我各退一步,逼人太甚,唯有鱼死网破。”
这另外三大恶人都算是他的铁杆手下,一下子就要划掉三分之二,他如何愿意?
云中鹤死死的盯着女子暴露出来的肌肤,寒声道:“女人,你不要落在你云爷爷手里,不然我要你生不如死!”
叶二娘虽未说话,但目光也冷了三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