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玄幻小說

gw135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帶着農場混異界 txt-第一百九十三章 偷襲熱推-7jt5j

帶着農場混異界
小說推薦帶着農場混異界
骑兵队今天的晚餐,要比每天丰盛一些,要知道现在大军的物资,其实也并不是很多,他们虽然带出了很多的物资,但是这么多的军队,每天光是消耗就是一个巨大无比的数字,还好,他们现在已经把后面一些他们占领的区域,给完全的变成了仙界的地盘,所以物资的补给还给跟得上,毕竟在仙界的地盘上行动,还是很安全的。
不过就算是这样,他们的物资也并不是很充足,虽然说军士们都能吃饱,但是想要吃好,却还是做不到的,正是因为如此,所以平时他们的伙食,能只能算是一般,只能是以吃饱为主,而今天骑兵队的伙食,可不只是吃饭那么简单,他们完全是可以吃好。
不但有饭有肉,甚至连难得一见的青菜都有,要知道在影族的占领区内,可是草树枯死的,也就是说,在影族的占领匹内,你想要找到什么补给,是完全不可能的,甚至就连马的草料你都找不到,这些东西,全都需要庆都城那里运过来。
正是因为如此,所以这一餐能如此的丰盛,已经十分的难得了,那些骑兵一个个都吃的很是开心,看得出来,他们现在真的是完全的放松了下来,虽然没有喝酒,但是气氛却是十分的热烈。
而盛兕和谢强,在一旁安静的吃着东西,盛兕看着这些人的样子,心由得心里暗叹,他了解这些人的心情,这些人这些天一直都十分的紧张,因为他们是要一直面对影族人的,而且随时都有可能会战死,这样的压力,让他们每天都很紧张,现在终于放松了下来,他们当然十分的开心,气氛也会更加的热烈。
吃过了晚饭,盛兕就谢强就回到了帐篷里,跟他们一个队的人,也跟盛兕打招呼,盛兕也没有表现出来,只是说自己吃饭了,先去休息去了,那些人也没有多说什么,他们还吃得高兴呢,也就没有去管盛兕和谢强。
等到吃过了晚饭,那些骑兵队的人,又在外面聊了好一会儿的天儿,这才各自的回到了自己的帐篷,盛兕和谢强这一次可没有什么物殊的待遇了,两人跟其它一些骑兵,住在一个大帐篷里,两人的位置,就靠近帐篷的门口,事实上这个位置并不是太好,因为晚上的时候,这个位置会很冷,所以也自然就没有人会跟他们争了。
盛兕和谢强躺在床上,但是盛兕却一直都没有睡着,他的耳朵一听听着外面的声音,外面很快就安静了下来,因为到了晚上,军营里是不许喧哗的,所以外面你听不到任何的声音,但是盛兕还是没有休息,他有一种感觉,今天晚上怕是会有危险发生。
很快的就到了半夜,正在闭着眼睛养神的盛兕,猛的一下睁开了眼睛,随后他忽的一下坐了起来,对谢强道:“强儿,快起来。”他的声音不小,一下就把帐中的人全都给惊醒了,众人都坐了起来,一脸不解的看着盛兕。
而谢强这个时候也坐了起来,盛兕一拉谢强,随后身形一动,直接就冲出了帐篷,其它都愣愣的看着盛兕,不知道他想要干什么,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就见远处的天空只,突然无数的黑雾汇聚到了一起,最后变成了一只巨大的黑色鬼爪,这只鬼爪巨大无比,成形之后,直接就像军营的方向抓来。
而盛兕这个时候,已经带着谢强冲出了骑兵的营地,就在他们冲出营地不过两息,那只巨大的黑色鬼爪,直接就从天空中落了下来,这只巨爪就好像是拍苍蝇一样,直接就拍在了骑兵的营地里,骑兵营地这里的无数帐篷,直接就被手掌给拍扁了,帐篷里的人,连一声惨叫都没有发出来,就已经被拍死了。
随后这只巨大的鬼爪,在一次的飞了起来,又旁边的一个营地拍去,就在这个时候,就听到中军大营那里,突然有人大声道:“孽障,尔敢!”随着这个声音,一道雪亮的剑光,突然从中军大营的方向直飞了出来,这道剑光来的十分的快,在一瞬间就直接斩在了那只鬼爪上,就听到轰的一声巨响,那鬼爪与剑光完全的消失了,随后盛兕就听到,外围的营地那里,传来了一阵阵的喊杀声,还伴随着一阵阵的惨叫声。
盛兕这时却是看了一眼营地,接着对谢强道:“快,进营地里看看,如果还有活着的,全都救出来。”谢强这个时候已经吓傻了,他刚刚成为修士没有多长时间,对于修士之间的争斗,了解的还十分的少,他从来都没有想过,竟然有人可以做到这种成度,你根本就没有看到人,就已经被人像拍苍蝇一样的拍死了,这让他如何不惊。
现在一听盛兕这么说,他这才回过神来,他连忙应了一声,跟着盛兕冲进了军营里,一进入到军营,谢强就站在了那里,他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办好,因为整个营地几乎没有几个还立着的帐篷了,所有帐篷几乎全都倒在了地上,有一些帐篷的下面,更是有血水流出来,看样子里面的人,应该已经被拍扁了。
但是奇就奇在,帐篷里的人被拍扁了,但是这里的地面,却是一点儿损伤都没有,刚刚那巨爪拍下来的时候,他也没有感觉到地面有震动,要不是看到那些被拍扁的帐篷,他真的要以为自己刚刚就是在做梦了。
盛兕却没有管他,他飞快的冲到了一顶帐篷前,手一挥,那帐篷就直接飞了出去,露出了帐篷里的人,一看到帐篷里的人,盛兕的脸不由得抽搐了一下,随后面不无情的向营地边缘的几个还立着的帐篷那里冲了过去,因为他知道,其它被拍扁的帐篷,没有必要看了,里面不可能有人活着了。
谢强一看到盛兕动了,他也跟了过去,当他看到那帐篷里面的情况时,他的脸色大变,接着一转身,就狂吐了起来,帐篷里的情况,实在是太惨,就见帐篷里的人,全都变成了一滩分不成东西的肉泥,只有几张破破烂烂的人皮,地面上满是血红色的泥水,惨,太惨了。
这时盛兕大声道:“过来!”他的声音中,好像带着一丝的魔力,让谢强原本已经因为恐惧,而失去了思考能力的大脑,又重新的运转了起来,他马上就跑了过去,他并不知道,刚刚盛兕这一喝,里面是带着一丝的精神安尉术法的,不然的话他是不可能那么快就恢复的。
盛兕这个时候,已经把一顶还立着的帐篷给掀开了,露出了帐篷里面的情况,帐篷里站着一些人,但是这些人现在全都傻傻的站在那里,好像已经完全傻了一样,他们不言不动,就那么如此木头人一样的站在那里。
盛兕一看到这种情况,马上就手里结了一个手印,随后大喝道:“呔,醒来!”他这一次可是用了佛门真言的,虽然声音不大,但是却清楚的传到了帐中所有人的耳中,那些人身形一震,下一刻他们好像突然回过神来一样,一个个开始呼吸了,但是同时他们也开始哭喊,有的更是连蹦带跳,状似癫狂。
一看到这些人的样子,盛兕不由得轻叹了口气,他知道这些人完了,没救了,他们已经被吓疯了,他们一定是看到了外面的情况,所以被直接吓疯了,一想到这里,盛兕不由得又叹了口气,随后又走向一个帐篷里走去。
他还没有到另一个帐篷,就听到帐篷里传来了一阵阵的哭喊声,盛兕不由得轻叹了口气,这时,又有向个帐篷里,有人冲了出来,这些人虽然脸色难看无比,但是最起码他们的行为看起来还很正常,这些人一冲出帐篷,看到外面的情况,一个个的脸色全都更加的难看了,有一些人,更是直接就转身吐了起来。
盛兕一看到这种情况,不由得轻叹了口气,随后他双手结印,下一刻他头顶上出现了无数的法阵,这些法阵成形之后,马上就从法阵里飞出了无数的火球,这些火球直接就落到了那些被拍扁的帐篷上,那些帐篷马上就燃烧了起来。
而这个时候,有无数的军士冲入到了骑兵营这里,领头的人正是刘向荣,刘向荣这个时候没有穿盔甲,只是穿着一身内衣,他的手里拿着一把剑,不过这剑把现在在剑鞘里,而他的脸色,却是无比的难看。
盛兕一看到刘向荣,马上就向刘向荣走了过去,刘向荣身边的亲卫,也看到了盛兕,他们并没有拦着盛兕,毕竟现在这个营地里,还能正常行动,神智清醒的人并不多,刘向荣也需要问一问,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
盛兕来到了刘向荣的身前,冲着刘向荣行礼道:“盛兕,参见将军。”刘向荣点了点头,随后看了营地一眼,接着沉声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这些火是你放的?”说这话的时候,他的两眼死死的盯着盛兕,抓着剑的手,也微微的往上抬了抬。
盛兕沉声道:“回将军的话,今天晚上我们都已经休息了,突然我感觉到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大危险降临,我对于自己的感觉还是十分相信的,所以就直接带着我的弟子跑出了帐篷,往营地外跑去,就在我往外跑的时候,远处的天空中就飞来了一只巨大的黑色巨手,这只巨手直接就从空中落了下来,一下就拍在了营地上,就在巨手抬起来的时候,有一道剑光,将那巨手给击散了,我就马上进入到了营地里查看情况,这些帐篷上的火是我放的,我只是不想让其它人看到帐篷里的情况被吓到,还请将军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