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仙俠小說

yczgg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劍宗旁門 ptt-第二百七十九章 大椿說功德讀書-t4xop

劍宗旁門
小說推薦劍宗旁門
于是众人离开这个可以说是洞天福地一般的无名小山谷,再次上路。
“要宽敞的地方……”
苏礼念叨着,在自己感悟这大江之险峻,沿岸之雄奇时,也留心着椿的需求。
然后他忽然注意到前方山石崩塌,大片山土进入大江,竟然是使得这大江水势都为之一改……
他连忙让暴烝驾车过去,却见江边出现一缺口,河流涌入山谷之中便是九曲十八弯。
这仿佛是成为了一条大江的全新支流了呢,也不知千百年后沿途又会生出什么样的景象来?
但是在这条支流的与大江交汇的地方,却是出现了一大片空旷的白地。
这块空地占地极大,而且周围三面水势环绕,立刻就聚气了磅礴的水之灵气。
而水可养木,此处无疑又是一出‘种树’的好地方。
苏礼觉得可以把椿‘种’在这里,于是又敲了敲车厢门问:“这里呢?足够空旷,灵气也很足,绝对是好地方。”
椿又打开车窗探出大脑袋来看了看,表情有些懵懵的,犹豫了一下之后才说道:“此处地势低洼……妾身喜欢在高一点的地方。”
“也对,要宽敞,还要足够高……”苏礼嘀咕了一句。
谁知恰在此时,原本奔踏了一半山头的那座山又一下子崩了另一半,此时就像是削掉了半截一样,变成了一个平整宽阔的平台……
苏礼转头与椿四目相对,以眼神询问:这里呢?
这位大椿上神的眉毛都开始抽动起来了……这事情怎么就这么邪性呢?
她说:“唔……此处又太干,也无天地元气聚拢,不妥不妥……”
“嗯,想也是。”苏礼居然又很理解地点点头……本来嘛,这山头很寻常。就是一下子崩得这么平整显得不正常而已。
椿暗暗松了一口气,不过转念又觉得苏礼的脾气也太好了一点吧?自己这么刁难他都不生气的吗?
苏礼当然不生气,人家是女神,女神的要求多点不是很正常吗?想想前世的时光……他立刻心平如镜湖。
而且反正他也是要一路这么游历回山的,路上就随缘吧,让人家上神自己去挑喜欢的地方。大约神灵的眼光和他这样的凡人不同,他也就懒得特意关注这件事了……
于是一路上的幺蛾子就太平了许多。
其实苏礼这走了一路,在思考的却还是未来东洲人道的发展方向。
这大江以南肯定是要纳入规划中的,这片土地如果开发出来绝对是富饶之地,可以承载数倍于东洲各国的人口。
而光是这江南之地的开发、填充,恐怕就足够耗费千年时光了吧。
千年之后人道如何苏礼就懒得去思考了,他觉得以自己的智慧也想不到那么远的地方。
思绪万千之下,这游历的时间就过得很快了。
他们这么走走停停如同游山玩水,却是没遇到任何不长眼的。
只是苏礼发现这大江之中居住着许多的水族大妖……虽然对于他们这些在岸上行走的人没有丝毫找茬的意思,但是大妖盘踞,要是想要开发这大江那么首先就要想好如何处理这些水妖。
这里面恐怕免不了一番杀伐,甚至对于这些大妖来说到时苏礼以及他带来的人就是一群入侵者。
但这为的是人道开拓,分不了那么多的对错。
于是在思考着这些事情的时候,苏礼忍不住敲了敲身后车厢的门问:“椿,能和我说说什么是功德吗?”
椿沉吟了一下,然后打开了车厢前面门,正面看着苏礼的侧脸道:“所谓功德,其实也分‘天、地、人’三道。”
“天道功德最是难得,那只存在于开天辟地之中,又或者是对世界完善有重大推动,又或有救世之壮举……此些种种皆是难上加难,故而天道功德非尔等可求。”
大椿上神开始讲述功德之道,在场有一个算一个,都是一下子都正襟危坐专心听来……这也算是神君讲法了。
“地道功德次之,梳理地脉、调控晴雨、划分时令……等等使得大地之上能够承载更多枯荣者,便是地德。”
“此种地道功德多为我等神君所取,尔等若是有幸,得之一二便是大功德。可抵偿天地因果,可消弭业力之困,也可镇压气运妙用无穷。”
苏礼听了才忽然明白为什么这椿似乎在脱困之后就对自身业力并不怎么太上心了,因为她自身乃是春神,恐怕自有办法获取地德以抵偿这份业力。
“最后便是人道功德……其实对于人道功德凡人多有误解,会将功德与愿力混为一谈。”
“人道功德又称‘善功’,需与愿力区分。”
“善功者,乃是行善之人由心内自生之一股大圆满、大快乐之感,内生而外华,满盈者可香气四溢令人倾慕。”
“此香即为善果,上可惠及先人,下可余荫后代。于己则可心灵圆满诸邪辟易,也可抵偿杀业不占因果。”
“可若是为了功德而行善,则功利心一起,自然无有这心内之圆满生出……是故有心为善,则功德全无!”
“然行善良之事无论功利与否,皆可得旁人之感激福报,这便是‘愿力’。”
“愿力与功德不同,那是旁人心念的加持,乃是旁人之物而非自己。越是强大的愿力也往往蕴含越是明显的他人意志,愿力接的多了若无处理之法,却是要丢了自我的。”
“幸而凡是善举获益者皆为最纯粹之感激,此种愿力无害……因此凡间才有‘有心为善者,功德可获十之一二’的说法。因为那只是一份获益者的感激,与真正的‘善功’比起来相差甚远。”
随着椿的讲述,功德体系总算是在苏礼的心中勾勒出了一个完整的框架来。终究是神君讲法,否则这些知识光靠这东洲修士自己总结,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够整理出一个完整的头绪来。
但是苏礼随后又仿佛想到了什么,他好奇地问:“但是佛门弟子似乎不惧愿力之毒?”
的确,佛门弟子可不都是光明正大地行走天下收割信仰?这信仰就是愿力吧,他们就不怕自己的念头不纯了?
“因为佛门有金身之法……而且你看那些佛陀泥塑,是否都是拥有多面多身的?”椿温柔地反问了一句。
苏礼听了微微一愣,却是不再多问……这种大神通者们的奥秘还是少做探究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