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玄幻小說

8bfyn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神魔書 愛下-第一百七十一章 暗流閲讀-u7gao

神魔書
小說推薦神魔書
虚空中,邪恶的力量降临,将罗斯公爵一掌击飞的一瞬间。
夜不成寐的罗伦大主教,正背着手,站在圣希尔德大教堂的正殿,站在金橡圣像下方,俯瞰着面前整整齐齐,一排排由珍贵木料打造的长椅。
已经有好些年了,每到礼拜日,正殿里就坐满了虔诚的信徒。
而罗伦大主教自己呢,则是穿戴着华丽的法袍,在大群神职人员的簇拥下,站在这里,就在此刻的这个位置,手捧神圣的经书,向这些‘穆’的虔诚羔羊,宣讲‘穆’的伟大,将荣光撒播在信徒们的心坎上。
距离罗伦大主教最近的,最前面的几排长椅上落座的,是图伦港最虔诚、地位最高的信徒。
其中有威尔斯家的家主,有多伦家的家主,有海顿家的家主……还有那个最近成功登顶的,威图家的大块头家主。
他们聆听圣训,接收荣光,然后向供奉箱投下一张张大面额的支票;偶或,他们会直接向大教堂捐献实物。那些用珍贵的丝绸锦缎制成的华丽法袍,那些纯金打造、镶嵌宝石珍珠的法冠,乃至用来为金橡圣像增加枝叶的金块、金砖……
图伦港很富裕,富得流油。
所以罗伦大主教在这里过得很滋润,非常的滋润。毫不客气的说,他在这里的享受,堪比梅德兰一些强国的皇帝……甚至一些稍微节俭一点的皇帝,都没有他这样的奢华享受。
可是……
“真不公平啊!”罗伦大主教喃喃自语:“拉法的错,和我没有半点关系,为什么我要承担连带责任?”
“因为我多年的碌碌无为,因为我多年的软弱无能,导致我主的荣光,无法普照德伦帝国南方教区?”
“我碌碌无为?”
“我软弱无能?”
“借口,全都是借口……利益,全都是因为该死的利益!”
“啊,你们怎么能这么做?怎么能这么做?让我返回达钵岴,让我从堂堂一个大教区的主教,‘晋升’苦修院的院长?”
“白开水,干面包,粗麻布制成的千疮百孔的苦修袍?”
罗伦大主教‘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一股股有如实质的淡金色火焰不断从他体内喷发出来,整个正殿的温度快速的升高。
‘叮叮叮、叮叮叮’,一连串密集的轻鸣声响起。
罗伦大主教猛地一转身,骇然看向了身后高有百尺的金橡圣像——闪烁着淡淡的圣像上,数百枚金灿灿的叶片纷纷坠落,一如晚秋的黄叶,不断的坠落地面。
纯金打造的叶片,变成了淡黑色!
前些日子,腐蚀之灵的信徒在图伦港作祟,这些落叶也不过是灰白色!
而淡黑色……
罗伦大主教神色诡秘的看着这些坠落的圣像叶片,他背着手,静静的看着地面上那数百枚淡黑色的叶片,突然咧嘴一笑。
“啊哈,愿我主的荣耀……呵,我现在,已经不是圣希尔德大教堂的本堂大主教,也不是德伦帝国南部教区大主教。我,绝对不可擅权,我,绝对不可僭越……作为达钵岴圣山苦修院的院长,闭门清修,才是我的本职。”
罗伦大主教大袖一甩,数百枚淡黑色的金橡叶纷纷飞起,被他一把捏成了一团。一股金色烈焰喷出,淡黑色的橡叶急速熔化,化为点点金汁悬浮在他掌心。
五指轻旋,掌心悬浮的金汁化为一团拳头大小的金球缓缓旋转。
罗伦大主教轻唱着梅德兰大陆,冰海王国某位文学巨匠创作的,一幕极著名的宫廷阴谋复仇歌剧的曲调,步伐轻盈,犹如一名芭蕾舞女一样,近乎滑一样的掠出了正殿。
熔化金汁所化的金球被他虚托在掌心,一路不断旋转,在烛火下反射出夺目的光芒。
天色大亮的时候,遇袭的山口军营被包围得水泄不通。
图伦港的大人物们,自腓烈特公爵以下,监察长维格拉尔,图伦港驻军司令龙格斯特,地方法院院长多格拉姆,图伦港警局局长施泰因悉数到场……当然,少不了黑森为首的七人委员会成员,以及充数的市长和市议会议长等……
原本整洁的营地现在是一塌糊涂,地上到处都是地精魔傀留下的巨大脚印,一滩一滩凝固的鲜血变成了黑红色,有些地方还可见细小的人体碎片。
一支支特制的线香插在附近的泥土中,一缕缕青烟冉冉升起,大群大群闻到血腥味兴冲冲赶来的绿头苍蝇一头撞在青烟上,顿时昏天黑地的从天空坠落,翅膀和腿子一阵抽搐,再也无法腾空飞起。
罗斯公爵和一群图伦港的大人物们,面色严肃的站在军营废墟边缘,他们身边,一排排油布制成的裹尸袋整齐的放在地上,每一个裹尸袋旁边,都站着两名脸色阴郁、眼珠充血的帝国军士兵。
站在附近的士兵和警察,可以听到这群大人物带着怒火的低声交谈。
“毫无疑问,这是一次有预谋的武装侵略。”
“这严重违反我国和冰海王国签订的盟约。”
“我建议,强行驱逐冰海王国驻图伦港领事馆。甚至,我们的手段可以更激烈一些。”
罗斯公爵背着手,手指把玩着小巧的折扇,阴沉着脸一声不吭。
龙格斯特,以及嘉西嘉岛驻军方面的多隆少将等,他们态度强硬,情绪激烈,一个个面红耳赤的喊打喊杀。
德伦帝国拥有一支强大而骄傲的军队,他们善战,好战,更勇于作战。
平白无故的,自家一个边境军营被袭击,数百好儿郎被杀死,以龙格斯特、多隆少将为代表的军方首脑们,他们恨不得现在就向冰海王国宣战!
腓烈特和吕西安站在人群中,两人面孔憔悴,眼眶深奥,嘴唇干瘪,有一层浮皮黏在嘴唇上,嗓音沙哑,好像嗓子里含了一口沙子。
腓烈特很想拔剑砍人。
作为帝国皇室成员,他现在是图伦港身份最尊贵之人;作为帝国皇室成员,他的态度,可以对这一次的‘边境袭击事件’一锤定音。
如果他太过于强硬,真个引发了德伦帝国和冰海王国的决裂、冲突,腓烈特不敢承担这个责任。
如果他过于软弱……好吧,德伦帝国上上下下,从女皇陛下到最普通的黎民,绝对不会接受一个软弱的皇室成员……如果在这次事件上,腓烈特的表现过于软弱,他无疑是自毁前途,他很有可能被他那位好战、暴力的皇祖母,直接送去封地养老!
腓烈特双手背在身后,双拳紧握,掌心满是冷汗,脑子里一片混乱。
除开这该死的突发事件……腓烈特下意识的看了一眼站在人群外,站在百尺开外,正和几个下属聊天的乔。
该死的死胖子……海妮薇和马科斯落在了他手上!
和海妮薇、马科斯进行秘密交易的索伦斯,也落在了他的手上!
腓烈特的脑子里一阵剧痛,嗓子眼里不断有血腥味冒出来。他很痛苦的低下头,看着自己粘满了泥浆的马靴。
该怎么办?
怎么办?
这该死的袭击事件,还有……该死的乔……无能的海妮薇……废物一样的马科斯……以及,那应该被丢进地狱折磨一百万年的索伦斯!
黑森,还有七人委员会的其他六位家主,以及图伦港市政厅的市长阁下,市议会的议长大人,则是一致表态——他们坚定的拥护诸位阁下、将军的决定。
如果要打仗,要钱有钱,要粮有粮,要物资有物资……图伦港各处仓库区的库存,足以支撑百万大军三年以上的激烈战争。
总之,叼着雪茄,双脚岔开,双手抱在胸前,一脸满不在乎的黑森就是这个态度——大爷们有钱,诸位尊贵的阁下、将军们想怎么玩,图伦港玩得起!
咱们有钱,打仗也不怕!
有了黑森的表态,龙格斯特和多隆少将等将领的态度越发的激烈、强硬。
腓烈特轻咳了一声,回头看了看吕西安。
吕西安也轻咳了一声,他细声细气、慢条斯理的说道:“诸位将军,请原谅我必须指出一点……我们和冰海王国,并不接壤,我们强大的陆军,无法直接和冰海王国开战。”
“至于海军……”摊开双手,吕西安无奈道:“海军,绝对不可能是冰海王国的对手。一如在陆地上,冰海王国绝对不可能是帝国的对手一样,这是客观存在的……真理!”
冰海万国驻图伦港领事馆的总领事霞飞伯爵,则是带着几个随从,在一旁和图伦港外事厅的几个外交官激烈的争辩着。
“不,不,不,冰海王国和贵国,是传统的盟友,这绝对不可能是一次故意的袭击。”
“误会,一定是一场误会……请贵国给我们一点时间,让我们找出这次事件真正的原因。相信我们,我们非常有诚意的,想要找出这次事件的真正原因。”
“我要和腓烈特殿下直接对话……我要和罗斯阁下直接对话……先生们,为了两国的友谊,为了梅德兰大陆的和平,请让我们开诚布公的谈一谈!”
霞飞伯爵整个人都是懵懂的,好似被雷劈过一样,完全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
天还没亮,图伦港驻军就粗暴的敲开了领事馆大门,然后,霞飞伯爵就‘惊喜’的听说——帝国名门卡特家族的嫡长孙洛蒙德阁下,带着一群宫廷骑士,彻底摧毁了德伦帝国的一个边境军营!
仁慈的穆忒丝忒在上,听完这个消息的一瞬间,霞飞伯爵立刻在口头上和洛蒙德的母亲以及祖母发生了不-伦的肉-体关系!
霞飞伯爵那时候,恨不得亲手宰了洛蒙德!
急促的马蹄声传来,一面灰白色的狼盾冰川旗快速逼近。一个声音高声呼喊:“卢西亚帝国驻图伦港总领事巴巴利亚公爵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