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仙俠小說

a4faf都市异能小說 白首妖師 起點-第一百九十一章 五宗之行讀書-lt1lx

白首妖師
小說推薦白首妖師
贩卖禁物与妖类,确实该杀,尤其是这些妖类,还是那等吃人都不吐骨头的恶妖。
但说也奇怪,明明知道这些妖类势大,便会吃人,甚至有一天吃到自己头上,但却也总是不乏一些人愿意和他们交易,这样的事,方寸前世见过,而在这一世,却也明显并不罕见。
但方寸能看出来,小徐宗主对这一类人的恨意,明显超过了平常。
虽则没有与小徐宗主聊过这一类的话题,但结合自己入了守山宗之后,了解到的一些旧闻与卷宗,还有小青柳闲来没事打听过来的八卦,方寸倒是隐约捕捉到了一些什么……
守山宗,应该是在这样的事情上吃过大亏的!
当年大妖尊犯北,妖焰烧遍万里大地,守山宗及鼋国南线各大宗门皆奋起抗争。
也是在那一场大战里,守山宗落得了一个长辈死绝,传承断代的结果。
而对于造成这种影响的那一战,其实传闻也有很多,有人说是守山宗得罪了神宫里的一些大人物,有意被放弃了,也有人说守山宗是被清江五郡所忌,有意没有及时驰援,还有人说是守山宗贪功,攻得太深入,该退时不退,终于被妖尊手底下的妖魔团团围在了里面。
而在这些传闻里,还有一些不起眼的猜测。
那便是,守山宗是因为太不知趣,而最终招惹了此祸。
鼋国一直有许多与大妖尊那边做生意的,当初妖尊犯境之时,消耗的资源,甚至是手底下的妖兵妖将们用的一些法宝兵器,便也都是那些人贩卖了过去的,所以,无论从哪个角度讲,守山宗都不会喜欢这种私下里与妖类交易的人,他们的先辈,便是死在这些人手里。
正因如此,小徐宗主如今第一个想到的,便是这件事。
也正因为明白这一点,所以就连两位长老,这时候也显得认真了起来。
……
……
“除恶务尽!”
小徐宗主见三位长老都没有调侃自己,才稍稍有了些底气,道:“犬魔作乱一方,惹下如此血祸,自然该杀,但酿成此祸,却也不见得只与妖魔相关,我守山宗如今既得百姓如此信赖,自然要尽到自己的职责,于公于私,那些敢与妖类眉来眼去的人,都该杀了!”
说着,有些敬重的看向了方寸,道:“方二公子,其实也是这个意思吧?”
“咳,宗主说的没错!”
方寸不动声色,神色凝重的点了点头。
其实他想说的是,守山宗如今有了这么大的名望,那么最重要的,便是要将根基弥补起来,名为虚,利为实,名望固然好使,可以让人所向无敌,但却很容易让人摔个大跟头,所以守山宗如今要做的,便是借着这名望,快速的夯实根基,这样才能一步步走得久远……
便如,各地的商脉网络,与下方各处书院之间的交情与利益纽带,郡府安插自己人等等,甚至乌鸦山那些救了回来的百姓,也可以尽快的安置到守山宗周围去,当作宗门的根本。
毕竟,这些百姓,天生便对守山宗有好感,乃是最为合适的根基。
当然,因为小徐宗主说的也有道理,自己这个话题,也只好先暂时放一放了……
心里反省,或许以后自己这个卖关子的坏习惯,真得改改?
……
……
一场欢宴之后,守山宗弟子于无数百姓的热情相送下,缓缓驶离了清江大城。
一番商谈,该做的事,也都已厘清了。
递贴子,要求郡宗严查那些与乌鸦山妖类交易的事情,自然由小徐宗主去做。
而乌鸦山一应的斩落,该如何与郡府及五大宗门分配,便由青松与寒石两位长老去做。
这一件事倒是放心,从乌鸦山妖窟之中抄出来的金银财宝,法阵玉简,甚至是一些大妖骨骸等物,皆是好东西,搁在平时,怕是郡府与五大宗都会抢破了头,可如今却不同了。
现在的范老爷子与五大宗门,怕是视这些东西为蛇蝎,定然是不肯抢的。
但是守山宗拿了回去,却可以用来打造法宝,布置山门大阵,甚至充盈宝库……
而这些从乌鸦山救了回来的百姓,虽然范老先生已经说过会妥善安置,但那也只是方寸言语挤兑一下而已,终还是要带回守山宗周围落脚的,这是个精细的活,方寸考虑了一下,却是将这件事交给了雨青离,他是自己看好的守山宗真传大弟子,总该有些功德在手。
而方寸自己,却是没有多做耽搁,连夜便赶回了守山宗。
到得了山门之中,自然又受到了留在了山里的宗门弟子们的热情接待。
所有人都知道,自这一日开始,守山宗便与众不同了。
对于这些守山宗弟子们而言,虽然早就在炼身法找回来的时候,便已猜到了自家宗门会有这重新迎来辉煌尊荣的一天,但明显没想到这一天会来的这么快,如今距离那宝身法找回来,也不过才数月时间而已,孰料想守山宗便一下子在清江郡出了这样一个大风头呢?
非但这些亲身经历了一场大战的弟子们皆感觉满面荣光,便是一些之前心有担忧,没敢跟着去,或是当时确实在外面忙着立功德,没来得及赶回来的弟子,也都是满心的羡慕。
向诸弟子勉慰几句,尽到了长老的责任,方寸便回了殿内。
经得乌鸦山一战,他也有些事需要捋清楚。
……
……
“犬魔已斩,女神王回来的时候,便该将兄长的一些事告诉我了吧?”
对于方寸而言,这件事是最要紧的事。
虽然,他自己也知道,或许与兄长的事情有所牵连的那些人或是事相比,自己还显得太过弱小,在很多人眼中,甚至连蚂蚁都算不上,但是当有了可以了解到那些事情的机会时,他还是想赶紧的抓住,慢慢隐忍,提升实力,或许是对的,但那不是自己喜欢的做法。
人总是会忘一些事,时间长了,再深的仇恨,也有可能会淡化。
自己不想到那时候再做这个决定!
而想到了这个问题,自然也就会引出来更多的问题。
头一个问题便是,如今的自己,修为还是太低了……
旁人看来,自己斩杀犬魔,步步为营,轻而易举,似乎不废吹灰之力。
可问题在于,斩杀这只犬魔,本来就应该轻而易举才是……
毕竟,这只是那七王殿的一条狗。
在另外一种语境里来说,这甚至不能称之为狗,而是宠物!
能帮着主人咬人的,才叫狗,而这一只,之所以被扔在了乌鸦山,便是因为哪怕是服下了九气九转大道妙生丹,它也无法短时间内成长到可以帮那位七殿下去咬人的程度……
而自己呢?
才刚刚修成宝身不久的筑基境!
怕是便想当作棋子入局都不够,只能算棋盘上的灰尘!
不过,有一说一,这一番斩杀犬魔,守山宗的术法,倒给了自己些惊喜。
尤其是那一式神冥百兵,更是让方寸发现了一些更深层次的秘密。
这一式神通,他私下里磨炼过许多次,却没有与人交过手。
而直到这一次在乌鸦山上施展了出来,才发现这式神通的威力,似乎超越了自己的想象,尤其是那种真正面对强敌时,全副心神施展出来的神蕴,更是让他感受到一种平时自己私底下怎么练习都无法生出的领悟,隐隐的,方寸感觉,这神冥秘典,似乎并没有这么简单……
“此前与兄长书信往来,记得他曾说过,任何一个宗门,立道时间超过百年,便会有自己的秘密,立道时间超过三百年,这秘密便肯定不简单,而守山宗,立道应有千年?”
方寸不由得往深了想了些。
“一品仙圣,二品阴阳,阴字可以换成魔,阳字可以换成神!”
“守山宗原本叫作神冥宗,而其宝身法,则是唤作神冥炼身经,术法为神魔秘典……”
“这个神字,是加上了显得威风,还是另有深意?”
“……”
愈发想着,方寸倒是对这神冥宝身更感兴趣了。
“如今的我,修为还是太低,借着天道功德谱,有了三寸三分三厘的天资,也就有了对修行诸道常人所不能及的触觉,而借功德背下了六经,又使得我拥有了对炼气诸道的天赋,兄长推衍出来的无相宝身经,则让我对这方世界的修炼体系,有了一个根基上的突破……”
“所以,我才能够逆推神冥炼身法,才能略微感受到这神冥法的神异之处……”
“但我如今的修为,还是太低了,所以看东西像隔着一层纱!”
“能看到那里有东西,却并不真切!”
“所以,凝光这道门坎,我应该考虑着迈过去了?”
心里暗着,方寸的心思也定了下来。
斩得犬魔,他已有了十万功德在身,而这还不算,主要是通过守山宗弟子,以及自己之前驯服的那些江湖散修们等等的分成,前后这段时间的积攒,他手头上的功德,也已超过了二十万,那么,在筑基冲击凝光这一层面上,自己其实已经差不多有了足够的积累……
毕竟,炼息破筑基,与筑基破凝光,是不同的。
想要筑基,需要修炼宝身,尤其是自己修炼的是无相宝身,所以需要大量功德。
某种程度上,甚至需要掩人耳目,因为这是打根基,无法作伪。
可是筑基破凝光,需要的却是天赋!
而天赋,自己已经有了!
身为仙师方尺的弟弟,在这一段,自己本就不该藏,反而要扬,扬得越高越好!
“入五宗参经义,破凝光的机会已经拿到了!”
“为免节外生枝,便该早日启程!”
“……”
喝完了一盏茶,思绪也皆已梳理的清楚,方寸才将小狐女唤了过来。
“公子,给……”
耷拉着尾巴的小狐女将自己这几天里抄写的经义,双手捧到了方寸面前。
方寸一把抓了过来,翻得几翻,满意的点了点头:“我此次外出四天,每日让你抄写经义二十遍,四天时间便是八十遍,看起来倒是还不错,我数数……嗯,倒是够数了!”
小狐女立时露出了害羞的笑,尾巴向上扬了扬。
方寸忽然眉头微微一皱:“嗯?”
小狐女两只尖耳顿时支棱了起来,似乎有些紧张。
方寸慢慢翻了翻经义,目光落在了中间的那一叠上,脸色渐渐沉了下来。
抬眼向小狐女看了过去,发现她已经不敢直视自己的眼睛。
“去把掸子拿过来吧!”
方寸放下了经义,慢慢的说着。
小狐女尾巴拖地,垂头丧气的拿过了鸡毛掸子,递在方寸手里。
“手!”
小狐女把毛绒绒的爪子伸了过来。
方寸皱眉:“把毛褪了!”
小狐女就施展变化,毛绒绒的爪子退去了白毛,露出了白嫩的小手。
“这时候倒是精,知道有毛垫着不疼……”
方寸心里想着,脸色却是极为严肃,拉过小手就打。
“好好一只狐狸,还学会撒谎了你……”
“看看别人家的狐狸……”
“怎么就你这么笨,连个撒谎都学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