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歷史小說

sl651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大唐第一村笔趣-第九四五章:詩魁出現了讀書-y7mcr

大唐第一村
小說推薦大唐第一村
叩叩叩……
老鸨抱着一盒子金币敲响了包厢门。
屋内缠绵的二人眉心微蹙,好事儿被人打扰,心情自然好不到哪里去。
张公子沉声道:“何事惊扰?”
老鸨听见声音,谄媚应道:“公子,老奴这里有急事儿找怜花,事关重大,不得已……”
“嬷嬷进来吧!”怜花仙子清冷的声音传来。
老鸨没有马上推开门,而是等到里面窸窸窣窣的声音没有了之后,才慢慢推门走进去。
恭敬的朝张公子敛衽一礼,老鸨将装着金币的盒子递到怜花仙子跟前。
老鸨之所以这个时候来打扰,就是想要借助张公子一起说服怜花仙子。
毕竟,那崔晟乃是清河崔氏的嫡子长孙,便是这位张公子也要礼让三分。
“乖女儿啊,这是方才崔公子命人送来的钱资!”
怜花仙子绣眉微蹙,疑惑道:“嬷嬷说的崔公子是?”
老鸨抬眼看向张公子,见他同样一脸不解,笑着说道:“便是清河崔氏的崔晟崔公子啊。”
张公子神色一变,怜花仙子愣了愣,接着不解道:“他为何送钱过来?”
老鸨嘿嘿一笑,将盒子打开,露出里面金光闪闪的一盒子金币,道:“说是买你那首诗的钱,呵呵,乖女儿不愧是咱们长安城第一才女,你看看这些钱,都够在城南买一套宅子了。”
听到这里,怜花仙子更疑惑了:“女儿不记得有卖过什么诗作啊?!”
老鸨闻言一怔,这才反应过来,急忙解释道:“乖女儿莫急,听嬷嬷解释,这事儿是这样的……”
“啊?!”
听完老鸨的讲述,怜花仙子惊坐而起,粉雕玉琢的瓜子脸腾的一下变得煞白。
“你,你说什么,你把那首诗卖给……你,你,你……”
怜花仙子反应如此巨大,着实吓坏了那老鸨。
不止是她,旁边听得真切的张公子也是神色剧变,他方才可是听了怜花仙子吟诵那首诗。
席家二郎的诗作,竟然被自己的手下卖给了别人去参加诗斗!!!
张公子错愕的张着嘴,半响后,气得拿起一旁的酒壶,照着老鸨的脸面便砸了过去。
呯的一声,酒壶应声而碎,酒水混合着血液,从老鸨惊悸的脸上流淌下来。
“狗杀才,你,你怎么敢?!”张公子一改之前温文尔雅的形象,开始口吐芬芳起来。
老鸨虽然被砸得头破血流,但也听清楚自己犯了什么大错。
急忙跪地求饶:“老奴,老奴也不知道那首诗是席家二郎写的啊,老奴只以为是怜花写的,便想着为咱们玲珑阁打下一点名气,老奴这也是为了玲珑阁着想啊,公子饶命,公子饶命……”
张公子重重呼了一口气,看着老鸨将额头磕破了也不为所动,充血的双眸渐渐浮上一丝惶恐之色,那人……毕竟是朔方小郎君啊!
怜花仙子也是慌了,起身抓住他的胳膊,惊慌失措的求助道:“张郎,此事如何是好?”
张公子看了她一眼,眼里闪过一丝不耐烦,随手将她推开,沉声道:“我立刻去禀明义父,这事儿最麻烦的还是席家二郎的态度,若是他揪着不放,只怕不仅清河崔氏遭殃,义父也要跟着被连累……你,唉,我都不知道说你什么才好,等着吧。”
说完,张公子愤愤的快步离去。
望着他的背影,怜花仙子神色渐渐陷入绝望,看了一眼地上跪着的老鸨,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拿起棋桌上的旗盒子,直接劈头盖脸朝老鸨砸去,黑色的棋子溅射开来,落在地上乒乒乓乓……
便在这时,湖边忽然传来一阵钟鸣,然后一个管事模样的龟公兴冲冲跑上船来,边跑边喊:“诗魁出现了,诗魁出现了,本次放生诗会由清河崔氏崔公子躲得魁首。”
听到这一声传呼,怜花仙子踉跄了几步,整个人瘫坐在地上,清丽的脸蛋儿被无名的恐惧覆盖:“完了,都完了……”
···
···
与此同时,刚刚靠岸的鸣新坊。
韦天真手里拿着手下刚刚送来的诗作,眉心渐渐皱了起来。
那管事以为韦天真是因为输了心情不好,站在一旁战战兢兢的不敢说话。
韦天真低声呢喃道:“这怎么可能……难道!”
忽然想起被自己送走的怜花仙子,韦天真抬头朝湖中央画舫望去。
“娘子有何吩咐?”管事见状,出声问道。
韦天真指着玲珑阁的画舫,气呼呼的吩咐道:“你速速派人去将宇文怜花给我找来。”
管事不明所以,还是拱手一礼急忙去安排。
韦天真看着手里的诗,暗自思忖一番后,返身朝码头方向小跑而去。
席云飞与木紫衣在鸣新坊靠岸后,便下了船,说是要回公主府。
前后不过盏茶功夫,想来人应该还没走远。
可是,等韦天真跑到码头,席云飞的黄金老爷车已经不见了踪影。
韦天真重重跺了一下脚,神情颇为懊恼。
便在这是,文征阁方向走来几个人。
为首一人便是韦氏的那位宿老,而在他身边并肩而行的,赫然是作为主评委的姚思廉。
韦氏宿老见到韦天真一副气急败坏的模样,苦笑道:“这丫头估计是输了比试,又发小脾气呢,让简之兄见笑了。”
姚思廉看向侧对着他们的韦天真,慈眉善目的摇了摇头:“那崔家小子却是有几分才学的,小丫头输得不冤。”
这时,韦天真刚好回过头来,看到二人后,急忙迎了上来,恭敬的行了一礼,道:“学生见过几位恩师,九爷爷好!”
韦氏宿老笑呵呵的点了点头,指着她手里的宣纸道:“丫头,今日总算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了吧,哈哈哈,不当事儿,不当事儿,明年再比过便是。”
姚思廉对这个得意门生也很是喜爱,见她眉眼还带着几分急切,好言安慰道:“佳作本天成,妙手偶得之,虽然崔家小子赢了,但输赢本就如此,况且他这首诗确实精妙,便是老夫也不敢轻言自己一个时辰能够写得出来啊,所以,你输了并不能说明什么的。”
谁知道他话音刚落,韦天真忽然红着鼻子说道:“恩师,九爷爷,崔晟那伪君子太可耻了,竟然抄别人的诗参加诗会,还拿了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