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歷史小說

v6v1m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天唐錦繡 愛下-第九百二十二章 皇家之恥閲讀-chgv5

天唐錦繡
小說推薦天唐錦繡
这一夜,“百骑司”侦骑齐出,打死抓捕,闹得长安城内人心惶惶,茫然不知发生何事。
直至天明时分,各种纷扰混乱方才落幕,及至城门洞开,百姓商贾自由出入,人心方才稳定下来。
只不过依旧有好事者奔走查访,昨夜到底发生何事?
毕竟作为维护皇权而存在的“百骑司”,乃是李二陛下第一号“鹰犬爪牙”,他们不管贪腐,不管冤案,只参预一切有可能危及皇权之犯罪。这等背景之下,“百骑司”大肆抓捕,到底都抓了谁,又是因为何事?
结果朝野上下对内幕了解之人三缄其口,一声不吭,愈发使得本来平息下来的舆论,渐渐有风起云涌之虞……
所幸“百骑司”很快便了解情况,迅速派出兵卒将那些暗中打探者一一约谈,予以警告,这才使得这股风潮被压制下去。
待到房俊带着亲兵部曲回城之时,长安城内已然恢复了以往的繁荣昌盛、歌舞升平。
他并未回府,而是直接前往皇城之内的兵部衙门。
如今东征正酣,粮秣辎重的运输、兵源军队的调拨都压在兵部肩上,不敢有一丝一毫的疏忽,否则若是影响了东征,且不说李二陛下回来只会会不会将他烤熟了吃掉,但只是辽东战场很有可能遭致一场大败,就让房俊不敢分神。
整个朝堂上下,唯有他知道历史上此战之结局,所以他的危机感最重。
到了兵部衙门,就那么穿着一身常服,先去给每日里早早点卯前来的晋王殿下问安,然后回到自己的值房,开始处置公务。
与此同时,兵部上上下下的官吏开始络绎不绝的出现在他的值房,交付公务的同时,也将京中局势一五一十的传来。
尤其是昨晚京中的混乱局面……
江安王的儿子也被抓走了?
房俊在处置公务的间隙,泡了一壶茶,歇了歇手腕,呷着茶水沉思。可是左想右想,也想不出韦弘光能够与李元祥的儿子一起做出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可若非大逆不道之事,韦弘光如何会在京兆府的大堂之上自尽,江安王的儿子又怎么会被牵连在内?
忍不住苦笑一声,这些年青人呐,真真是胆大包天,玩儿的东西估计已经达到了令人匪夷所思的地步……
门外脚步轻响,晋王李治探头看了看,见到房俊在喝茶,便走了进来,笑呵呵道:“姐夫昨晚不在京中?”
房俊就有些头疼。
这位殿下看着老实,但是心眼儿贼多,比如他这个称呼,一会儿叫他“越国公”,一会儿叫他“姐夫”。一般来说,谈论公务的时候称呼以爵位,私底下聊天的时候则称呼姐夫,以示亲近。
两种称呼,两种态度,李治可以随意自然的转换,有时候分明是谈论公务,可他话题一转,便来一句“姐夫”,令房俊不好招架……
请李治坐下,房俊亲手给他斟了一杯茶水,回道:“微臣昨夜出城巡视铸造局,故而不在京中,不料京中居然发生混乱。敢问殿下,到底发生何事?”
李治摇头道:“本王也不知道啊,‘百骑司’在傍晚的时候封锁四门、严禁出入,继而便开始在城内打死抓捕,眼下被‘百骑司’抓到大牢里的人数,已经有六人。看似不多,但若是姐夫知晓其中有江安王七子李暹、襄邑郡王的孙子李挺在内诸多宗室,便可知事情极为严重。只是直至眼下,‘百骑司’那边始终未曾给出抓捕之缘由。”
他也有些忧心忡忡。
他的确是想要争夺储君之位,巴不得长安城这个时候闹出一些乱子来证明太子掌控能力之不足。但是却绝对不想在这个时候闹出太大的乱子,毕竟吐谷浑蠢蠢欲动又反叛之心,若是京中在闹出大事,会直接影响帝国的统治。
房俊喝了口茶水,不在意道:“早晨不就将四门解禁了么?那就说明并无太大之干系,‘百骑司’办事,素来靠谱得很,李君羡此人也很是稳重,殿下不必太多担忧。”
李治苦笑道:“连宗室子弟都抓了好几个,还有各家门阀的子弟,到了现在却连个罪名都没有,这如何让人安心?”
父皇远征辽东,关中兵力空虚,吐谷浑蠢蠢欲动,吐蕃虎视眈眈,这个当口万一长安闹出乱子,很有可能会直接影响帝国的统治。李治想要争夺储君,是他自己想要当皇帝,怎肯眼看着帝国陷入动荡?
房俊却不以为然,安抚道:“殿下稍安勿躁,长安城非但不会乱,经此一事,反而会让那些心怀叵测之辈吓一跳,不敢再暗地里搞事情,说不得是一件好事呢。”
*****
正如房俊所言,这一夜长安城中风声鹤唳,不少人都给吓得噤若寒蝉。
其中便有荆王李元景……
李元景一夜未曾安寝,坐在花厅之中,将手底下的人手都指派出去打探各方消息,想要闹明白“百骑司”忽然动手的原因。
没办法,做贼心虚说的就是他,自己屁股底下不干净,但有风吹草动,都担忧是否自己所作所为被别人查知……
然而直至天明时分,除去得知数家子弟被“百骑司”抓捕之外,到底是何缘由却一概不知。
这岂能令李元景安心?
无奈之下,只能央求董明月发动其手底下的细作密探,去探听消息……
董明月坐在花厅之内,俏脸如花,神情温婉,与坐卧不宁的李元景形成鲜明对比。
她柔声道:“王爷何必这般心忧?最近您除去与谯国公私底下相会两次之外,并无其余之动作,‘百骑司’之行动自然不会与王爷牵扯上关系。或许是那些世家子弟做了些什么恶性而已。”
李元景愁眉苦脸道:“恶性?你说的轻巧,什么样的恶性,能够让‘百骑司’在这何等局势不稳之时悍然封锁四门,打死抓捕?”
董明月也有些无语。
这话还是有道理的,‘百骑司’那是什么样的所在?帝王之走狗、皇权之鹰犬,若非涉及江山存亡、皇权稳固之大事,岂能这般高调张扬的行事?
一群世家子弟,就算闯祸闯到了天上去,也犯不着出动“百骑司”去收拾他们……
好在并未等待太久,便有消息传回。
董明月手底下的细作很是隐秘,有些人甚至潜伏长安十几二十年,这些都是她立身之根本,所以轻易不会出现在李元景面前,递过来的只是一道密信。
密信之上并未有“百骑司”打死抓捕之原因,却有一个猜测。
“李暹居然带着好友故旧前往感业寺探望其祖母杨嫔……”李元景看着这行字,眼珠子都差点瞪出来。
杨嫔那是何人?高祖皇帝的嫔妃,前隋越国公杨素的女儿,如今正在感业寺中带发修行。这是隋唐两代皇家的规矩,帝王驾崩之后,除去几位陪葬的嫔妃之外,其余人尽皆打发到感业寺带发修行,不得轻易接见外人,更不能随意抛头露面。
毕竟皇帝虽然驾崩的时候岁数不小,但宫里的嫔妃可是大大小小都有。皇帝活着的时候,因为精力有限,便让这些宫里的嫔妃“孤冷寂寞”,死了之后更是让那些娇媚如花的嫔妃们完全断了念想。
七情六欲,人之本分,没有了皇帝的约束,谁敢保证这些如花似玉的女子能够受得住寂寞?
李元景又是艳羡又是惊叹道:“娘咧!这帮兔崽子,也太会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