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靈異小說

l6ej6精华都市小說 龍王之我是至尊討論-3273 星辰元劍的氣息-krj3x

龍王之我是至尊
小說推薦龍王之我是至尊
空无欲犹豫了片刻,就真的将地上的碎肉捡了起来,然后叫酒楼老板那个龟仙人去包饺子了。
起先龟仙人不肯,还坚持要赶走林天佑他们。
但空无欲一句威吓,如果不听话,就把这老龟也弄成饺子馅吃掉,这才震住了对方。
很快,热腾腾的饺子端了上来。
然后林天佑招呼空无欲一起,站在破开墙洞的地方一口一口的吃了起来。
空无欲可没有吃这种东西的习惯,他只站在一边,动都不动一下。
但他知道,林天佑这么做一定有原因。
说不定是做给其他正准备动手的兽人族看的。
果然,天空之上,一起观望的兽人族高手看到林天佑公然吃他们的同族,都大怒不已。
“这个人类太狂妄了,不仅敢对我们兽人族动手,还敢当着我们的面吃他们,不可原谅!”
“没错,虽然我们经常谁也不服谁,但我们共同的敌人却是人类!”
天空之上的几位高手传音道。
“算了,那个人类有些本事,他背后的高手也没有找到,再说了,他吃的是禽兽一族,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虽然有高手生气,但同样也有冷静的高手不想多管闲事。
而且明天晚上就是超狼王化身为狼人的时间,他们可不想在一个陌生人类身上浪费太多的力量。
有这浪费,还不如留着多抢一些超狼王的猩红月之力。
本来几个义愤填膺的兽人高手,见到其他高手都不打算动手的样子,他们也收敛了怒火,淡淡道:
“既然这样,那就算了,反正他们又没有招惹到我,你们都不生气,我还生个毛的气!”
就这样,天空之上的高手四散开来,回到了他们的酒楼。
林天佑吃完两大盘子的饺子,也不见有兽人继续找事,便打了个饱嗝,示意酒楼老板龟仙人给他换个房间。
这个房间已经不能住人了。
龟仙人实在是想拒绝,又害怕空无欲的招术,只好答应换房。
虎人族的人站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办。
毫无疑问,龙皇跟空无欲是有本事的人族,跟这两个人族结伴,好处肯定多。
但跟人族结伴,就要面临兽人族的仇视。
这是一个艰难的选择题。
林天佑并没有怪这些虎人兄弟,毕竟都是弱小之辈,自保是他们的本性,正常!
地虎人兄弟见林天佑就这么越过他们走了,更是尴尬的要死。
他们宁可让林天佑骂几句,也比这样什么都不说要好。
嗡!!!
就在这时,林天佑藏在空间卷轴里的星辰元剑爆发出了一声嗡鸣。
巨量的星辰气息连空间卷轴都挡不住,直接溢出。
那星辰气息,令整个月森之城都震动起来。
浓郁的星辰之气,从这龟老板的酒楼里疯狂的飘荡,让附近的人简直难以相信。
“这、这是什么?太恐怖了,我感受到了来自星辰之力的召唤!”
“是绝世珍宝,一定是,否则不可能有如此可怕的星辰之气!”
“气息从哪里传来的?”
“好像是从前方的酒楼,那里似乎是龟人族开的酒楼。”
酒楼里的星辰之气从林天佑的空间卷轴里散发,好像一场暴风,瞬间弥漫了半片城池。
路过的兽人族强者们,内心震动不已。
这么浓郁的星辰之气,肯定是有天宝现世!
虎人兄弟以及那龟老板都石化在了原地,他们离的最近,就像置身于一片仙境当中,那种源源不断的气息让他们心身无比舒畅。
空无欲皱起了眉头,他瞥向了林天佑的空间卷轴,这个三代真神果然不一般,身上居然还隐藏着如此秘宝。
林天佑大惊,立刻以真神之力压制。
然后沟通剑灵绝天儿,“怎么回事?”
绝天儿满头大汗,“龙皇,星辰元剑吸收了你给的星辰石,把剩下无法吸收的力量吐了出来。
这股力量太强大,剑鞘无法阻挡,所以就涌了出去。
我现在正拼尽全力维持剑鞘不损,否则情况比现在更糟糕!”
又是剑鞘的问题!
林天佑握紧了拳头。
因为剑鞘太垃圾,他已经无法藏好星辰元剑了。
这是头等大事,另外没有好的剑鞘,星辰元剑里的力量也无法守护,直接散了出来,从而便宜了其他人。
这些都是林天佑不能忍受的事情。
很快,星辰之气被压了回去,林天佑也第一时间把真神之力收回。
空无欲说过,在这里不能使用真神之力,否则月神族的人发现,会报告给天道主宰。
但刚才不得已,只能用真神之力压下去。
林天佑神识散开,还好,真神之力只用了不到半秒,想必并没有被人发生,或许这里是月神森林,所以起了一些屏蔽效果。
已经从半空之上回去的那些高手,又转身回去了、
空无欲的手段,他们并不清楚,所以不想惹事。
但星辰元剑散发出来的星辰之气,从某种程度上来讲,并不逊色于猩红月之力。
空无欲的存在,也不可能比超狼王更可怕。
所以他们的贪婪就战胜的忌惮,这一回,他们要将那散发着星辰之气的宝物抢到手。
“主子,各大高手都出动了,咱们是不是也过去,不然宝物被抢,那就麻烦了!”
不远处的一个酒楼里,一名黑衣人对着脸戴面具的男子说道。
“不急,先等他们抢到手咱们再去。”
面具男子冷笑道。
有这些高手去试一试那个空无欲的本事,他也好有提前准备。
月森之城,只要是被星辰之气覆盖过的地方,那里的高手都把目光注意了过来。
只有没有被覆盖的地方,那些高手则是在休息,等着明天晚上的超狼王变身。
所以,关注林天佑这边的高手虽然多,却也不是弄的满城风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