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其他小說

fyoe6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試圖慎重的DND冒險者-第九百七十一章 奇怪的綠皮部隊展示-5as1l

試圖慎重的DND冒險者
小說推薦試圖慎重的DND冒險者
这些卑劣潜行者直接就冲过来,而没有选择逃跑的原因,不仅仅只是因为后面的地精萨满的原因,还因为他们知道,会有援军过来,这才能够给他们有一定的勇气,让他们能够支撑到后面。
这些卑劣潜行者基本上身上都穿着有些脏兮兮以及破旧的皮甲甚至是布甲,手里面拿着各种乱七八糟的武器。
不过,林云看到最多的是用黑色的木头制造而成的小短矛。
这大概就是为什么叫做暗矛的原因吧。
而除了这些之外,还有一些小型弓箭被比较后面的绿皮地精那在手中。
双方的绿皮即将接触之前,这些明显能够看见带着毒素的“小”箭矢,就向着血斧氏族就射了过来。
不过,在最前面的血斧氏族,林云可是准备了其他的东西。
那就是。。。。。
“WAAAAGH。”虽然说是血斧氏族,但是没人说不能够拿盾牌。
当然,这就又涉及到了绿皮的一个问题。
他们就好像当初的“年轻战士”一样,非常看不起盾牌,感觉这不够爷们,这不够WAAAGH,但是当林云拿着一个矮人制造出来的重铁盾,然后硬生生将一只绿皮拍成肉酱千层面之后。
。。。。。奇怪的绿皮部队就诞生了。。。。。
这些绿皮虽然说也是血斧氏族的绿皮,但是基本上他们的手中都会拿着一个用鲜血涂成红色的非常简易的重型木盾牌。
当然,所谓的重型,其实就是将几块的木板,强行堆在一个地方,又或者是直接用矮人铠甲上面的“胸甲”取出一部分,然后改造而成。勉强算是重型铁盾。
而在盾牌之上,他们或是画上血斧的标志,然后一些比较聪明地,在盾牌边上镶嵌几颗牙齿。
然后利用盾牌边缘的那些牙齿,进行攻击。
不过,这些只是歪门邪道。
更多人,还是更加喜欢,林云的那种玩法,那就是直接用盾牌,硬生生将对方拍死。
这是,林云当初在哥布林杀手世界之中,看见的那一个双手各自一个盾牌的那一位猛士学到的想法。
在林云怎么思考提高这些绿皮的生存率以及战斗力的时候,就想到这个了。
毕竟前排抗线是非常重要,所以林云自然就需要思考怎么忽悠这些绿皮了。
于是,这就产生了这种奇葩的重盾部队了。
“WAAAAGH”因为都已经举着盾牌了,所以不管愿意不愿意,基本上看到对面有箭矢射过来,那么他们的第一反应就是用盾牌将对面的攻击挡下来。
这可以说是条件反射,也可以说是纯粹的战斗意识。
在盾牌的格挡之下,这些绿皮基本上就没怎么被这些软弱无力的箭矢射中。
也就只有一些倒霉蛋,刚好就没能够挡住这些箭矢,从而导致被射中。
还有一些单纯就是射得比较远一些,然后落在了后面的绿皮身上。
箭矢上都是涂了毒,似乎是蜘蛛毒,在射中了那些绿皮兽人之后,除了一些应该是豁免成功的家伙之外,剩下的绿皮,变得有些虚弱的感觉。
“卑鄙,这不WAAAGH,攻击,丢。”一只射出的弓箭就连钉在对方盾牌上面的资格都没有的地精弓箭手直接就丢下了手中的弓箭,然后拿出了一把骨头制造而成的小短刃就向着前面就冲了过去。“WAAAAGH”
而这一边,看着自己面前用手中的黑木做成的小短矛就刺过来的卑劣潜行者,这一只血盾兽人直接就是一盾牌将对方的小短矛拍开,然后一盾牌就拍了过去。
厚重的盾牌直接在绿皮兽人的力量之下,硬生生地拍在了比较敏捷的地精的身上。
相较于绿皮地精来说,比较巨大的力量,让他向后就是一个踉跄。
周围的血盾兽人以及这些卑劣潜行者,基本上都是大同小异的感觉。
重型盾牌,给他们带来足够高的盾牌加值,让地精没办法那么轻易地命中他们,毕竟地精的力量实在是有些弱。
而血盾兽人凭借着足够强大的力量,却是能够“强行”用盾牌拍在他们的身上。
那比起他们脑袋还要大的盾牌,拍在他们的身上,效果来说,完全就不亚于用钉头锤的感觉。
而感受到那用盾牌拍在地精身上的那种“实感”,让这些血盾兽人感觉更加“WAAAGH”。
在这些绿皮群之中。
三只绿皮大只佬,正在大杀特杀之中。
其中,格罗姆和刀疤,一个拿着巨斧,一个拿着砍刀就不用说。
但是让林云有些惊讶的是,那一只被他王八之气吸引过来的兽人大只佬居然喜欢使用盾牌。
林云甚至为此,给他直接拿了一个塔盾。
然后林云将这一只兽人大只佬命名为命名为。。。。。史蒂夫.折戟壁垒。
只能说。
中古战锤之中的绿皮,基本上是没有持盾的绿皮,毕竟在大部分的绿皮眼中基本上都是懦夫的感觉。
可以说,中古战锤之中,就只有那些不完全的绿皮,被矮人改造出来的黑兽人才会有这种持盾绿皮的存在。
但是,现在,林云却是非常“合理”的方式,将盾牌这种集合凶残和保命于一体的“武器”,引入到了这些绿皮的武器使用之中了。
史蒂夫手中的塔盾是被林云让人假装了钝刺的那种盾牌。
如果说,要找一个参照物的话。
那么就是,某个知名蛋盾。
不过很显然,用绿皮命名为伊利丹的话,似乎有些微妙,所以林云还是用史蒂夫了。
某个大小姐持续捂脸之中。
咳咳,总之,手拿着带着钝刺的塔盾,史蒂夫直接就冲进那些地精群之中,然后挥舞着手中得到塔盾,对着周围就是猛地一耍。
用塔盾使出顺势劈是完全没问题。JPG。
甲刺在这些地精的身上划出一个个的血痕。
当然,一些卑劣潜行者,凭借着还算是比较敏捷的身手,想要躲开盾牌,或者是用手中的武器,顶着盾牌。。。。。。然后自己往后退的情况都有。
至于说想要顶着盾牌,然后将兽人大只佬推开?????
还是不要想这种诡异的问题了。
这时候,另一个方向的暗矛兽人也是已经冲过来了。
他们之中大部分也是拿着用黑木制造而成的长矛,但是还是有不少完全就是单纯用捡来的各种武器,向着血斧氏族的侧翼的血斧兽人发起进攻。
毕竟和一般的绿皮毕竟不一样,所以林云还是有一定的排兵阵型。
基本上林云除了最前面有三只大只佬之外,基本上外围都是站着绿皮兽人。
毕竟要是地精的话,甚至连抗线都做不到,一个冲锋,直接就倒下,甚至是直接逃跑了。
这毫无疑问是非常影响士气的事情。
所以林云宁愿让那些绿皮兽人稍微经受一下考验,然后让这些地精打一下顺风战了。
而事实上,也的确是如此。
两侧的血斧兽人并不是血盾兽人,但是面对着对面的绿皮兽人,却是完全不逊色。
那些绿皮兽人冲过来的时候,根本就没有太多的掩饰。
所以血斧兽人,基本上就是和对面正面刚,这一方面的话,倒是比较平均,没有什么太大的优势。
基本上就是,五五开。
在这一点上面,并没有什么太明显的区别。
但是,前提是,在他们五五开的时候,没有别的情况发生。
而这时候,中间的那些地精却是能够发挥出作用了。
凭借着无比娇小的身躯,他们完全可以在血斧兽人以及血斧兽人之间,钻过去,然后挥舞着自己的武器砍在对方的身上。
而一般情况下,因为血斧兽人充分地吸引他们的注意力,所以基本上这些地精都无往不利。
基本上,在这些血斧地精给暗矛兽人带来创伤的时候,血斧兽人也就更加具有优势了。
所以本来的五五开,在地精的帮助之下,开始三七开了。
血斧兽人七,暗矛兽人三。
对面,蜘蛛骑兵已经全部冲下来了。
而迎接他们的同样是血斧兽人,不过这一边就稍微比较难办,因为对方又是地精,又是蜘蛛,蜘蛛本身也是也算是攻击手,并且因为还有和坐骑的协调,他们的攻击更加难以招架。
而且,这些大蜘蛛冲过来的时候,不要忘记了,这些蜘蛛就跟野猪差不多的大小,这么大的一只大蜘蛛直接冲过来,也就是比野猪的冲锋稍微弱一些而已。
基本上这么一撞,一个不小心,一只血斧兽人一下子就会被撞倒在地上,或者是撞到后面的血斧兽人或者是血斧地精的身上。
这就导致,整个阵型一下子就崩塌了。
可以说,这么一下的冲锋下来,直接就将大量的血斧兽人撞倒在地上,然后这些蜘蛛骑兵在上面就是不断地用那涂毒的短矛就刺下去就可以了,简直就是轻松简单。
在这一点上面,林云也没有办法,虽然说知道用长柄武器能够抑制住这些冲击,但是问题在于。。。。。想想绿皮那堪称鬼畜的后勤,长柄武器基本上只能够依靠捡,没有固定的补给点,根本就没办法准备长柄武器。
所以,林云也只能看着他们就这样被冲垮。
而这时候,已经能够看见从后面冲过来的巨蛛了。
“It“s show time。”林云的脸上带着一抹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