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歷史小說

65b5s優秀玄幻小說 系統逼我做皇帝 景以-第659章:偷襲不成反被擒閲讀-7gdc9

系統逼我做皇帝
小說推薦系統逼我做皇帝
白家和蒙家,是秦国的两个护国柱石,以忠勇著称,类似于夏国的张家和叶家,都是武将世家。
历代秦皇都对这两个家族的武将信任有佳,而一个优秀的武将必须从小历练,像韩信这种生来就是兵仙层次的武将很稀缺,更多的还是郭子仪那样历练成就的。
白烈,白家嫡系一脉最年轻的将领,虽然只有二十二岁,便已经位列四品,统领数万兵马。再加上之前随白蒙灭掉赵国,也打了一些胜仗,所以为人比较骄傲。
而随着白蒙返回秦都,将东启区域的统兵权交给了蒙毅,蒙毅对白烈也很关心,也因为关心,便想敲打他的傲气,所以便让他领兵驻守在桐庐郡,没有去东部和北部。
这让白烈大为不爽,觉得自己无用武之地,呆在腹地桐庐郡内有啥用处,除了操练就是操练!
谁知,韩信穿越桐庐郡进入山原郡,这道巴掌狠狠地摔在了这位年轻气盛的青年将领脸上。
虽然韩信欺骗了包括蒙毅、蒙放在内的所有将领,但白烈却觉得自己受到的侮辱最大。所以消息传到他的耳边时,他没有等蒙毅的调令下达,便整顿兵马赶了过来,这也是为何这么快赶来的原因。
而现在,深夜的进攻遭遇了惨败,死伤惨重,证明了白烈和蒙放的担心,想要拿下中庭关,真的得靠士兵的命来堆积啊。
所以白烈便冥思苦想,能否想到其他办法拿下中庭关?
此时军帐内,只有蒙放和白烈。
蒙放看向白烈,问道:“白烈,你的方案可行吗?”
白烈点点头,道:“我已经派人侦查过了,可行!这将是我们拿下城关,减少损失的最好办法!”
说着,白烈将中庭关的地形图铺好,指着关口南部的秦岭山脉,说道:“中庭关连绵十余里,一直延伸到两侧山峰上,我派去的人仔细调查了两侧的山峰,陡峭、危险,不容易攀登,更不要说马车和辎重翻越了。不过,不容易攀登不代表不能攀登,我们可以派出身手敏捷的死士,从南端山峰上绕到中庭关上,一旦死士上了关,从南端开始进攻,势必牵动整支夏军,并影响夏军军心,到时候我们在正面继续强攻,就容易拿下中庭关了。”
蒙放指着北端,问道:“可否派死士从北端攀爬?”
白烈摇了摇头,道:“不行!北端有林立的巨石阻挡,山封陡峭,高度在三十四米,更难攀爬。”
蒙放有些惋惜,如果两端能同时进攻,那效果更好。
“蒙将军,卑职将亲率死士执行此次任务!”这时,白烈突然说道。
蒙放一听,立即喝道:“不可!此次任务危险重重,一旦你们上去,势必要遭到夏军的疯狂围攻,死士是用生命在牵制敌军,为我们强攻创造机会,是十死无生,你若出事了,我如何向蒙将军和白家长辈交代?”
白烈争执道:“身为将领若是不能身先士卒,谁会卖命?这些死士也都是秦军,他们也有父母妻儿兄弟,作为将领,我必须做出表率。而且身为军人,战死沙场乃是荣耀,何须马革裹尸!蒙将军,我心意已决,此战我们必须胜利!必须拿下中庭关,然后在火速拿下北枢关,不然继续耽搁,等夏国援军赶来,咱们就算以死殉国也是罪人啊!”
蒙放咬了咬牙关,知道白烈说的是事实。
“好!”蒙放犹豫片刻,最后一咬牙答应了下来。
白烈大喜,笑道:“多谢将军!那卑职去挑选士兵了!”
说罢,白烈匆匆去挑人,最后挑中了八百身手敏捷的将士。
一个时辰过后,蒙放再次开始攻城。
而白烈也趁机带领八百死士从后方绕行,进入南部的秦岭山脉中。
韩信坐镇城门之上,位于整个关口的中间位置,他自然不知道蒙放和白烈的计谋,不过韩信可是号称兵仙,战场上的风吹草动任何的细微变化,都难逃他的法眼。
蒙放的策略是间隔式进攻,这个办法虽然会损失兵力,但能大量消耗夏军的箭羽、滚石等防御武器,当这些射击、投掷的攻击用的差不多,那夏军的优势就会丧失一大部分。
现在蒙放的第二次强攻,也是这个目的。
不过,第二次强攻,韩信察觉到了很细微很细微的变化。
第一次进攻,是在城门两侧进攻,但这第二次,进攻的位置已经往南挪走了,看样子是想先清空南侧的楼梯,这并不突兀。
换作任何人,都不觉得有问题,但韩信长了个心眼。
这第二次的强攻,依然以秦军的失败告终,又留下了一地秦军尸体。同时,夏军的箭羽、滚石等物也大量消耗,按照这个速度,根本坚持不到援军到来,就得白刃战了。
又是一个时辰,秦军再次进攻。
这一次,秦军的进攻方位又往南部移动了一些。
“有意思,有意思…”韩信神秘一笑,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样。
第三次进攻也异常惨烈,最后依然是秦军失败。不过也让蒙放看到了希望,因为有一名步兵差点爬上了城关上,这说明胜利的天平开始倾斜。
不过今天,蒙放没有继续进攻了。
因为一连三次的失败,已经让秦军的军心涣散,他需要给士兵们打鸡血,让他们重拾决心。
同时蒙放望向南部山脉,此时此刻,白烈情况如何?
此时的白烈,带兵八百死士进入了山中,正在攀爬中间这座最陡峭的山体,爬上了这座山体,便可翻越到中庭关上。夏军的兵力多集中在中间位置,两侧兵力最少,只要白烈杀上城关,便能给夏军制造很大的混乱。
所以白烈很兴奋,他带领着死士爬上了山峰,然后顺着山峰上的山脊悄悄潜行,终于来到了中庭关南端尽头。
抬起头看着上面的中庭关,只有火把摇曳的火光,并没有其他动静。看来上面的夏军正在休息,这里已经延伸到山峰上,秦军不可能从这里进攻,所以夏军的警戒心自然不高。
也因为修建在山峰上,这里的城关高度有限,只有四米,借助绳索便可攀爬上去。
不过现在还不是动手的机会,白烈让手下人藏在树林中,吃些干粮果腹,按照他和蒙放约定的时间,天微微透亮时动手,现在黑灯瞎火的,根本不方便。
渐渐地,东方大地微微透亮,有光芒正撕裂黑暗。
白烈从休息中醒来,看看时间,到了和蒙放约定的时间,相信此时的他已经列阵准备,随时都能进攻。
现在是他白烈表演的时候了。
白烈让手下架起人墙,他攀登上去,慢慢露出眼睛,观察城墙上的情况。
只见宽大的城关上,夏国士兵都靠在城墙上休息,并没有很多人,数百人而已,更多的人都呆在中段,那里黑压压,一个挨着一个。
趁着天色还有些黑暗,白烈轻轻地跳上了城关,随即一挥手,下面的死士也跟着爬了上来,不一会功夫,就上来了十几个人。
就在白烈以为计划得逞时,不远处,大约十几米的地方,几个抱着盾牌休息的夏军突然暴起。
他们手中竟然端着诸葛连弩,隐藏在了盾牌之下。
站起身来的夏国战士将诸葛连弩对准了白烈和其身后的死士,然后射击。
嗖嗖嗖…
上一秒的白烈还要高兴,下一秒就被跳起进攻的夏军吓得浑身一颤,而迎接他的,就是那飞来的弩箭。
没等他反应过来躲闪,三道弩箭射中了他。
“不好!是埋伏!”
白烈身后的死士大吼一声,立即拖着白烈想走,可是大夏战士岂会让他们如愿?
有几个大夏战士的手中竟然拎着火药包,此时直接点燃,朝着白烈等人扔去。
轰轰…
几名死士直接被冲击力炸飞出去,坠落下了城关下,滚落了山崖下。
一瞬间,爬上来的白烈和死士全部躺在地上,死的死,伤的伤。
而后,大夏的战士们冲上前去,站在上面居高临下射杀秦国死士,他们躲在城关下,此时自然落荒而逃。一慌乱,就从山上坠落下去,或者是被弩箭射死。
白烈信心满满的八百死士计划,毁于一旦。
白烈很幸运,虽然身中三箭,还被火药炸伤,竟然还没有死,被架着去见韩信。
韩信看到白烈身受重伤还紧咬牙关,不发出一声痛苦声音,便笑道:“本将敬重你是条汉子,你叫什么?”
白烈死死盯着韩信,咬牙切齿道:“行不更名,坐不改姓,白家,白烈!”
韩信眉头一挑,笑容更甚:“原来是白家嫡系中青年一代的领军人物,没想到还抓了一条大鱼!”
就在这时,蒙放已经发动了对中庭关的进攻,但是他派出去的斥候并没有发现南端的混乱。
蒙放心中焦急,白烈去了哪里?
很快,韩信让人架着白烈走了出去,让心急的蒙放知道了白烈去了哪里,原来是到敌军那里做客了。
看到白烈浑身是血,蒙放大惊,随即鸣金收兵,这场进攻中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