妍佩資訊

yn0bc精华言情小說 天唐錦繡 起點-第一千一百一十五章 戰雲密佈閲讀-l9vvp

天唐錦繡
小說推薦天唐錦繡
房俊哼了一声,道:“不过是见招拆招而已,这两股敌人皆是精锐,人数估计也不少,且行踪不定,稍有不慎便钻进两军包围之中,只能稳扎稳打,视情况而定。”
最好的办法自然是任你几路来,我只一路去,抓住其中一支集中力量予以消灭,回头再歼灭另外一支。
然而这两军虽然互不统属,却有交河城那些人居中调度,一个不留神便会被对方反包围,一旦两股敌军前后夹击,纵然右屯卫不至于全军覆没,也定然损失惨重。
他可不认为自己派去几个人封锁交河城四门,就当真能够将那些人锁死在交河城中……
裴行俭分析道:“眼下之形势,便是我若不功敌,敌人迟早联合起来攻我,可我若是主动功敌,动辄有倾覆之祸……拖也拖不了,薛仁贵那边形势岌岌可危,自从阿拉伯人与激战之中依旧可以派出一支骑兵潜行至此,便可见弓月城那边阿拉伯人已经完全占据上风,薛仁贵只能苦苦支撑。大帅,战阵之事,从无必胜之理,反之,亦绝无必败之事,任何时候面对任何敌人都是要冒险的,既然眼下已经无计可施,何不行险一搏?若败,也不过是退守高昌城,有鞠氏一族鼎力相助,再有火器之威,固守城池不成问题,敌军长驱直入深入西域必然难以持久,用不了几日不战自退。可若胜,则一举荡平半个西域,安西军再无后顾之忧,交河城内那些个奸贼亦要授首待诛!大帅,这一仗着实打得!”
房俊闷声不语。
自家知自家事,他根本就没什么军事才能,一路行来所建立的赫赫功勋,全都是倚仗着超越时代的火器以及战术理念,当真当他排兵布阵,哪里有那个本事?
他也是能够听进去建议的。
况且裴行俭眼下虽然还未能如历史之上那般臻达“大成之境”的完全体,可是早已崭露锋芒,他既然极力赞成这一战可以打,那么想必就是可以打一打的。
再者,正如裴行俭所言那般,纵然失败,右屯卫凭借火器之威也完全可以固守,敌军再是勇猛剽悍,说到底亦是深入西域腹地不能持久,只要守得住三五天,敌军不战自退。
这么一想,的确可以一战……
房俊非是优柔寡断之辈,既然卫鹰已经自作主张,裴行俭又认为此计可行,那就不能坐在这里犹犹豫豫,导致机会错失。
他当即下令:“传令下去,全军立刻离营,除去携带随身御寒之物以及足够的干粮,其余辎重全部舍弃,原封不动的放置原处。斥候前出三十里,严密检测阿拉沟两端之情况,但有异常,即刻回禀。”
而后又对裴行俭道:“派人通知程务挺,突袭安西都护府衙署,务必将长孙明、侯莫陈燧等人抓捕,生死勿论!”
活的自然比死了的强,毕竟活人才能开口,开能指认关陇门阀背地里这些个通敌叛国之谋算。不过既然能够被关陇门阀安排在安西都护府内统管诸家门阀在西域事务,必然是杀伐决断之人,若能逃脱则罢,若是逃不脱,自然不会束手就擒成为阶下囚。
大唐固然不以酷刑称著,但是诸般刑讯花样也着实不少,三木之下,谁敢保证自己就能一直咬紧牙闭上嘴?
或是鱼死网破,或是引刀自戕,总归不会乖乖的束手就擒。
“喏!”
裴行俭与帐内将校尽皆领命,之后便匆匆而出,返回各自队中执行命令。
房俊端坐帐中,面沉似水。
细细思之,卫鹰这个“驱虎吞狼”的计策的确有操作之空间,行险一搏,未必没有胜算。然而此计最关键之处,便在于右屯卫埋伏于阿拉沟南边山岭之上时,能否躲得过突厥人以及阿拉伯人的斥候。
大军进攻之前,必须有斥候查探附近形势,确保万无一失才能全军出动,否则极易误中敌人之计。
一旦突厥人与阿拉伯人的斥候沿着两侧山岭搜索,固然不敢接近右屯卫军营故而中了这“空城计”,可是右屯卫兵卒当真能够躲得过斥候的眼睛?
右屯卫的确是精锐,放在这个时代毋庸置疑的一等一强军,但即将隐藏在冰雪之中直到突厥人、阿拉伯人一齐到来,这需要兵卒拥有多大的屹立来抵御严寒?
若是一天还能坚持,可若是敌军两日不来,怕是所有兵卒都即将被冻死。严寒之中那种浸透骨髓的寒冷会像虫子一般啃噬着心志、耐性,等到再也坚持不下去,冻死的恐惧会侵蚀所有的忠诚、勇敢,整个人的意志完全崩溃,整支军队都得哗变,管你主帅是谁。
房俊还未自大到认为右屯卫能够与“长津湖”那支有着铁一样纪律、火一样热血的无敌之师相媲美……
死亡电梯
不过事已至此,多想无益。
很快,全军上下便集结完毕,除去留下少数兵卒充当吸引敌军攻击,不至于被发现整座军营乃是“空城”的“敢死队”之外,余者尽皆在各自将校的带领之下向着南边的山岭撤退。
漫天风雪之中,右屯卫兵卒裹着被单、斗篷等物抵挡风雪,长长的队伍蜿蜒绵长,向着大雪覆盖的山岭前行。脚踩着厚厚的积雪,寒风迎面如刀,右屯卫上下两万余人却脚步坚定、沉默无言,没有一字半语之抱怨,没有一丝一毫之畏难,军令所至,生死无论。
房俊骑在马上,任凭迎面吹来的寒风如刀子一般割在脸上,身后的披风猎猎作响,胸膛之中却满是火热。
如果说之前漠北、河西两战使得右屯卫之战力震惊天下,实则距离天下第一强军还有一些差距,更多是倚靠火器之威来弥补的话,那么今次阿拉沟之战若是得胜,右屯卫将会迎来本质之变化。
往后纵然没有了火器之威,以这支军队所表现出来的精神面貌、坚韧意志、绝对服从,也必然是天下第一等的军队。
没有谁能够比经历过那样一个时代的房俊更能够了解当一支军队上下一心、令出必随,会迸发怎样强悍的战斗力。
说到底,打仗打得不仅是武器装备、后勤辎重,打得更是精神意志!
大雪之中,整个右屯卫放弃营地,钻进阿拉沟南坡山岭之中,厚厚的积雪飘飘扬扬,眨眼便将大军行进之间留下的痕迹遮掩。大军以“伍”为单位散布在整个山岭之上,各自聚在一处扎堆取暖,静待敌军来袭。
大雪纷纷扬扬,天地之间一片银白,北风席卷着雪沫在天地之间恣意飞舞,谁能想到就在这荒凉的冰天雪地之中,隐藏着汹涌澎拜的杀意?
*****
程务挺得到房俊传来的命令之时,天色已然昏暗,雪花遮天蔽云,屋子里已经掌灯。
北派破靈 燭暮雨汐
戰國逆風記
听着斥候传递的命令,程务挺甚为头疼。
让他封锁交河城的四门勉强还能做到,毕竟房俊手持太子令符,名分大义俱在,谁若是不听令便是藐视太子、无视国法。可眼下让他凭借手上一旅兵卒去攻破安西都护府衙署,捉拿长孙明、侯莫陈燧等人,这如何做得到?
倒不是他认为攻不破都护府衙署,而是那长孙明、侯莫陈燧都是长了腿的,本就犯下弥天大罪,见到右屯卫打上门,岂能束手就擒?要么赶紧跑路远走高飞,要么负隅顽抗鱼死网破……
創世劍帝 瘋血小安
命令说是死活不论,可死人又有什么用?
捉住活的算是一桩功劳,可捉到几个死人全无用处,自然是白费力气。
不过命令也不违抗,程务挺也只能召集麾下兵卒,趁着大雪向着衙署行去。
冉魏王朝
到了衙署门口,让门子通秉求见长孙明,门子却说长孙参军不在衙署之内。程务挺哪里会信?长孙明在交河城中并无居所,日常起居皆在衙署之内,况且此时他们正居中调度指挥突厥人、阿拉伯人突袭右屯卫,自然要在一处商议行事。
当下程务挺也不废话,既然抓活的难如登天,那就干脆别费力气,一鼓作气杀进去,是死是活听天由命。
数百右屯卫兵卒在他挥手下令之时,悍然冲破都护府衙署正门,气势汹汹的杀了进去。

Categories
歷史小說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