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玄幻小說

9f5bq扣人心弦的小說 臨淵行 ptt-第四百八十九章 夫子故居看書-u99dn

臨淵行
小說推薦臨淵行
雷行客和顾少妃对视一眼,顾少妃低声道:“来者不善,这女子怕是来挑战我们的,争夺圣皇之位的!”
雷行客微微一笑,迎上白犀辇:“我们又有何惧哉?梧桐,你想挑战我,我成全你!”
另一边,苏云与宋命宋神君勾肩搭背,在墨蘅城中溜达。
宋命所认识的人极多,街边商铺,酒肆店家,无不与他招呼。
宋命很是殷勤,带着苏云便往一栋青楼去了。
苏云抬头,只见那楼中女孩花枝招展,急忙停下脚步,道:“宋兄,我不爱这个,不必如此。”
宋命迟疑一下,反复打量他几眼,确认他不爱这个,这才道:“我也不爱这个,只是招待贵客的时候不得不来。那里的女孩很可怜的,家境不好,我也是力所能及的资助一二……”说罢,恋恋不舍的往楼上瞥了两眼。
楼上的女孩们笑声传来,便见粉帕如彩蝶般丢了下来,纷纷让宋神君上来玩。
宋命慌忙拥着苏云离开,笑骂道:“我不是那种人!这些小浪蹄子,把我想得太龌蹉了。改天再好好收拾你们!苏老弟,既然不来这里,那么我们去何处?”
苏云问道:“天府洞天有读书求学之地吗?”
宋命笑道:“天府洞天都是家学,那里有这等地方?乡野之间倒是有门派,也都是仙人留下的门派。”
苏云怔了怔,细细询问,这才知道原委。
天府洞天的教育与元朔和西土完全不同,元朔和西土都有着官学和私学,至于所谓的门派传承,教化和教育作用几近于无。如道门、佛门,其门派弟子数量便少得可怜,远不如官学栽培的灵士多。
门派对元朔的影响很小。
而天府洞天的教育则是世阀教育,称之为家学。
所谓家学,指的是世家内部有着一套完整的栽培体系,可以将一个本家族人的从普通人培养到灵士。
至于门派,也是家学的另一种模式,仙人即将飞升,因为没有子嗣,或者子嗣的能力不行,便会留下门派传承。
这种模式往往是选拔出优异人才,网罗为己所用,保护自己的子孙后代。另一边,有了门派,自己在下界也就有了势力,如果有机会成仙,飞升的仙人便是自己的派系,增加自己在仙界的话语权。
这种模式,可以对抗世阀,但与世阀的家学并无本质区别。
“不过,家学远远比不上官学和私学。”
苏云心道:“元朔原本也是家学,但到了第一位夫子那一代,夫子授道法与世人,确立有教无类,推行教化。夫子改革教育,后来才有私学和官学流传。这种理念,超越家学良多。不知道夫子三圣是否来过天府洞天?”
元朔历史中,除了来自天府洞天的三圣皇,还有历代圣皇以及三圣。
这三圣指的是儒释道三圣,虽然不是圣皇,但其成就也非同小可。苏云、裘水镜、左松岩等人最为钦佩的便是三圣中儒圣第一人,夫子。
夫子提出有教无类,确立了后世的官学和私学,让学问不再是私人所有的东西,让平民和贫民和也可以成为灵士,甚至妖魔鬼怪也都可以成为灵士!
这是莫大的功德。
苏云心中微动,询问风尘纪。风尘纪思索片刻,道:“从元朔来到天府的圣灵中,的确有这么三位圣灵。圣皇曾经接待过他们,只是他们参得天府洞天的各种境界,又借仙光仙气炼体之后,便离开了。”
苏云笑道:“夫子的参悟之地在何处?”
风尘纪道:“那里并无名胜,只是天魁福地旁边的草庐和土石坡而已,而且荒凉得很。”
苏云笑道:“就去那里。”
风尘纪在前方引路,这时,一股极为强大的波动传来,苏云循着那波动看去,只见漫天霞光,沛然腾空。
“圣皇会引来了天府洞天许许多多高手,经常动不动便会打起来。”
宋命漫不经心道:“我已经让人把墨蘅城的凡人迁出去了,留下来的都是灵士中的好手,只要不是直接在城中冲突,便无需担心他们的安危。”
苏云感受那神通的波动,心中凛然,道:“交手的两人,修为实力极为高明!”
宋命懒洋洋道:“一百零八福地,哪个没有仙家传承?此次前来赴会的,往往都是修炼到征圣、原道境界的,天象境界的都是跟班儿!”
风尘纪激动,笑道:“我征圣境界了!”
宋命骂道:“你征圣境界也是跟班儿!娘蛋的,难怪能这么利索干掉叶玉辰,狗日的竟然修成征圣了。”说罢,愤愤不已。
风尘纪小心翼翼道:“我那会儿还没有修成征圣境界,于是偷袭干掉的他。叶玉辰又不是神君的人,神君何须这么上心?”
宋神君骂咧咧道:“叶玉辰不是老子的人,你便是老子的人了?你是圣皇安插到老子麾下的眼线,叶玉辰则是花红易安插到老子身边的眼线。你们他娘的都不是老子的人,老子还得管吃管喝,还要发给你们工钱!”
莹莹正在记录见闻,闻言道:“花红易是谁?”
风尘纪见到她发话,不敢怠慢,连忙解释道:“花红易是红易神君,天府洞天的另一位神君。我天府洞天幅员辽阔,因此有三大神君镇守。除了宋神君、红易神君之外,还有郎玉阑,玉阑神君。那两位神君不像宋神君这么水……”
宋命面无表情的看向他。
风尘纪打个冷战,道:“……这么水灵。”
宋命这才罢休,叹了口气,道:“花红易这厮,肯定会因为叶玉辰的死向我发难,他娘的,这厮的实力……”
他狠狠揪下几根胡须,有些发愁。
他们来到夫子等三圣所居之地,果然是一片草庐草庵,虽然年月已久,但却丝毫未坏,不染半点尘埃,令人啧啧称奇。
这里清净,远离闹市,却又背靠天魁福地,山清水秀,鸟语花香,很是怡人。
草庐前有一片片小小的莲花池,那些莲花池只有尺许见方,每隔一步,便有一个莲花池,池中只有一朵莲花一片莲叶,极为奇特。
除了莲花池之外,还有金泉从山石中涌出,天空中又有灵雨落下,淅淅沥沥,落地便化作浓郁的元气。
宋命打量四周,面露喜色,赞道:“这个地方好!老子死后便要葬在这里,谁也别想跟老子抢!”
过了不久,宋命脸色微变,向苏云道:“居住在这里的是什么人?”
苏云坐在草庐的蒲团上,抬头望向前方的天魁福地,道:“来自元朔的三位圣灵。”
宋命惊疑不定,虚心请教:“这元朔世界莫非是一个不逊于天府的大洞天?否则为何会诞生出这么多的圣灵?这三位圣灵的本事,非同小可啊!”
苏云笑道:“小地方而已。”
“小地方?小地方的话,三圣皇会远渡星空跑到那里去?小地方的话,圣皇禹会也出身自那里?”
宋命冷笑道:“如果真是小地方,焉能诞生出这三位如此强大的存在?”
草庐中隐隐有诵经之声,斯人早已远去,但那种诵念声却仿佛依旧留在这里,萦绕在耳旁。
这正是让宋命震惊的地方。
夫子等儒释道三圣只是没有肉身的性灵,却可以在福地的边缘留下自己的诵念之音,表明他们的性灵无比强大!
在福地留下声音,千年不散,这等本事连宋命也没有!
性灵修为超越宋命这等神君,而且一股脑出现三个,不能不让他震惊!
夫子三圣来到这里时,他根本没有注意,直到现在才意识到自己可能错过了三个在性灵上有着非凡造诣的存在。
倘若当时可以向他们讨教,自己的性灵造诣必然将突飞猛进,再上一层楼!
“老子死后,一定要埋在这里……”
宋命喃喃道,突然倍感好奇:“元朔这个洞天的圣人,怎么都喜欢满宇宙乱跑?圣皇禹也说,他这次辞去圣皇之位,便准备飞入宇宙之中,走那条飞升之路。”
苏云向风尘纪道:“但凡来投靠我的,让他们在外面候着,等到我参悟一番,醒来之后,再传道与他们。”
风尘纪惊疑不定,走出草庐。宋命则坐在另一间草庵中,也在静静参悟,倾听那诵念之声。
风尘纪心道:“大强说会有人来投靠他,他是怎么知道的……这家伙,莫非真把自己当成仙使大人了吧?入戏好深……”
正在此时,只听一个声音笑道:“听闻禹皇选择了一位年轻人作为圣皇备选,其人力克宋命,让宋命差点宋命!山人金宝志,前来投靠仙使。”
风尘纪心中微动:“金宝志?原来是他!”
金宝志在天魁福地一代小有名气,也是一个天象境界的高手,想来这次圣皇会把他也吸引过来。
不过像金宝志这样的人,绝对没有资格挑战圣皇会其他高手,他跑过来,应该是谋求个出身。
风尘纪刚刚迎接金宝志,还未来得及说话,忽听一人笑道:“子规城杨道龙,前来拜访仙使!”
风尘纪脸色微变,子规城的杨道龙,是能够在天府洞天位列前一千的征圣境界高手,其人之所以修为高深,听闻他捡到过一个重伤垂死的仙人!
“汴泗城叶舟清,前来投奔,还望收留!”
“秋露城白如玉,前来投靠!”
“苍望城江君碧,欲以才华动苏仙使,还请仙使赐教!”
……
短短时间,便有百十人各自前来,都点明投奔仙使,其中甚至不乏有征圣境界的存在!
风尘纪定了定神,心道:“苏大强痛殴宋神君,是为了扬名,是为了立威,让人知道他就是仙使,他来到了天魁。他的目的,是吸引那些有野心的人前来投靠!他想在最短时间内拉拢出一个庞大的势力!”
风尘纪唇干舌燥,心里怦怦乱跳:“这不是一个随从的手段,绝对不是……难道他才是真正的仙使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