妍佩資訊

火熱都市言情 末世第七城 愛下-964 一切都是爲了光年分享

末世第七城
小說推薦末世第七城末世第七城
大廖将曾锐的衣服脱下,又用湿毛巾细心的擦拭了一遍。
忙活了一大通,满头大汗的大廖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珠小声说道:“达哥,这边的事儿我整完了,就先回去了?”
“行!”
易达也已经洗漱了一番,脸上的潮红减退了不少,双目清明,丝毫不见醉意。
大廖很快下楼,开着车离开。
“啪嗒!”
大廖走后,易达用打火机点燃了一根香烟,坐在曾锐的床边默默吮吸。
“呼!”
香烟燃尽,易达吐出了一大口烟气,将烟头反复碾压,按灭在了烟灰缸里头。
易达看向曾锐,轻声说道:“哥,谁害你,我都不能害你。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大家为了光年,你能相信我吗?”
“……”
回答易达的,只有曾锐那富有节奏感的轻微呼吸声。
坐在原地思索了半天,似乎好不容易作出决定的易达“唰”的一下站了起来,朝自己的房间内走去。
很快,再次返回曾锐卧室的易达手里握着一张早已打好的股份转让协议,以及一盒用来摁手印的红印泥。
曾锐的签名,易达已经尝试过无数次了,虽然说仔细观察还是能发现略微细节上的区别,但大致上已经很难分辨了。
易达拿着黑色的中性笔,在股份转让协议上签下了自己的大名,再盖上手印后,又签下了曾锐的名字,并扶着曾锐的右手按下手印。
做这一切,总共花了不到一分钟的时间,而对易达而言就好像是一个世纪般漫长。
任务完成,感觉浑身力气都已经被抽干的易达,坐回了曾锐房间内的小沙发座上,喘着粗气。
今晚的酒局,叶磊只不过是个不明真相的陪客。
论酒量,易达知道自己远不是曾锐的对手,所以喝酒之前他就已经服用过醒酒药了,虽然吃完药会有些头部镇痛,但至少可以保持清醒。
另外,他还准备少量的迷-药,在曾锐和叶磊两人上厕所的时候倒进了曾锐的扎啤杯。
迷-药的药性很强,足够曾锐睡到明天中午。
而这一切,就是为了能够顺利的将曾锐手里的股份拿到手。
良久后,缓过神来的易达拨通了一个没有备注姓名的号码。
“我这边该办的事儿,都已经办完了。但如果,你现在想法有改变,我们还能够停下,你明白吗?”
电话那头的声音略显稚嫩,但格外亲切,极为洒脱的说道:“达哥,你说当初要是没有你们,我是不是早都已经死了?跟着你们这两年,我好吃好穿,现在需要我了,我做点事儿,不是应该的吗?”
易达再三确认道:“你确定吗?开始了,可就没有回头路了!”
对方语气轻松的反问了一句:“哥,大厦将倾,连你都不能幸免,那我有什么舍不出去的吗?”
“咱俩不一样!你还小,你还年轻,你还有很多路可以选择!”
说着说着,一向沉稳的易达情绪也略微的有点激动,但为了不吵醒曾锐,他极力的控制压低音调。
“哥,你别说了,我已经决定了,你就放开了整吧!”
对方也给了易达一个准确的答复。
“唉!”
长叹一声后,易达挂断电话,走到窗边看着万家灯火,眼中闪过了一丝决绝。
翌日一早,大廖在复式楼楼下接上了易达,直奔光年集团。
有些头痛的易达揉着太阳穴,眼神中夹杂着一丝焦虑。
以往的他做事儿,出发点都是为了整个公司谋取最大的利益,都需要反复思考,谋而后动。
但这一次,情况有些特殊,也让他心神不宁。
到了公司后,易达通知公司法务负责人,将股份转让协议递了过去。
“老白,你确认一遍合同有没有问题。”
这份股份转让协议,易达已经提前咨询过律师,确定了它的法律效应,眼下只不过是走个流程罢了。
“是!”
老白作为光年集团的法务负责人,是易达之前通过猎头公司花了大价钱物色来的。
因为老白身份的特殊性,也让他在绝大部分时候都是板着一张脸,摆出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
如果说,整个公司内他最听谁的话,那非易达莫属了。
恭恭敬敬从易达手中接过协议的老白,一字一句地仔细翻阅,只不过越看眉头也越是紧皱。
直到看完全文,老白犹豫了再三后才开口说道:“易总,您这个东西,有点不符合流程吧,按规定应该要先召开股东会决议的。”
“啪!”
易达从抽屉中取出了一份提前准备好的股东会决议,上头曾锐易达张鹏老赵老金叶磊的名字,都已经一一签下,并盖好了章。
“你看看,这份股东会决议有问题吗?”
按理说,每一次股东会决议,身为公司法务的老白都应该出席。
可他之前并没有接到过相关的会议通知,更没有参加会议,所以对易达出示的资料保持着极大的怀疑。
“你看一看这份股东会决议有问题吗!”
易达再一次重复,并加重了语气。
老白嘴角微微抽动,关于光年集团的风言风语他这段时间并没有少听,仔细思考了一番后,他已经大概知道易达是想要干什么了。
但本着对工作负责的原则,老白还是硬着头皮回了一句:“易总,您这样儿不符合流程,万一被查出来,可是要承担相应法律责任的!而且,我并没有接到伍董的电话…”
“呵呵!”易达轻笑了两声,脸上流露出了相当无所谓的笑容,问道:“你要是不相信我,完全可以现在拨打伍董的电话询问。另外,你觉得我做事儿,会需要考虑法律责任吗?”
“可是易总,您这么做……”
老白还想据理力争两句,只见易达“嘭”的一拍桌子,怒斥道:“你不要忘了是谁让你到光年来的!我做了老板,你还能继续在这里当法务,你要是能做,你现在就做,要是不能做,立刻就给我滚!我马上就可以换一个能干这件事儿的人来做法务!”
在包括老柏的光年集团文职人员心目中,他们的这位总经理易达一向是温和谦虚,礼貌待人的。
而眼下,对方脸色铁青,说出的话丝毫不容争辩。
“咕隆!”
霓裳一梦凤求凰
老白的喉结微微蠕动,犹豫再三后说道:“我能做,但是易总,我还是希望……”
“你不要说了!相关的程序,你立刻去跑!我们光年到底是做什么买卖的,你应该清楚吧?”
话说到最后,易达的话语中已经带着一股浓浓的威胁意味了。
“行,我明白了。”额头冒汗的老白最终还是选择了妥协。
“老白,你儿子快上初中了吧?我在城南青年大街那边买了一套一百四十平的学区房,办完这些,你儿子就能够接受最好的教育了。”
易达朝老白摆了摆手,示意他抓紧去办,同时还没忘记再拿话点他一下。
老白的脸色略微僵硬,但还是回道:“谢谢易总,您有心了。”
老白离开后,易达再次拉开了抽屉,里头摆着五颜六色的四五种特效药。
魔导之 飘零幻
易达眉头微皱,但还是将一一服下。
呆呆地望着自己办公桌前和白凌的合影,合影上两人的笑容十分甜蜜,眼中满满都是爱意。
心一横,易达掏出了手机,手指飞快的编辑了一条短信发了过去。
“凌子,很抱歉,我最终还是活不成你想要的样子,或许我们真的不合适,希望你早日能够找到你的真命天子。”
办完这一切,易达一拳打向用玻璃相框装裱的合影。
“嘭!”
玻璃相框应声碎裂,易达的拳头上满是鲜血。
“嗡嗡,嗡嗡!”
易达还没来得及擦拭手上被玻璃渣划破小口子流出的血液,就看到来电显示上白凌的名字。
“啪!”
一把将电话挂断后,易达选择了把手机关机。
忽然感觉喉咙一甜,“哗”的一声吐出了一大口殷红的鲜血,易达的脸色也瞬间变得格外苍白。
这一年多,做人做事,无论是细节还是全局都分外谨慎,如履薄冰的易达,早认为自己已经磨练出了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沉稳心态了。
谁知道真正失去了挚爱之人,却是如此的心如刀绞,让他以泪洗面。

Categories
科幻小說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