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其他小說

pmruk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靈器復甦討論-第一千零八十九章:天行尊者看書-egijx

靈器復甦
小說推薦靈器復甦
易清河到现在还不明白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九州在这半年来发生了很多诡异的变化。
首先是两位帝祖突然没有了消息,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
不过帝祖向来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这点他们以前就习惯了。
但突然间,有五个九州人实力暴涨,比化窍后期的北海祖等人还要强大!
而这个人原先在九州大部分都只是炼神期而已,贺文就是其中的一个!
这五人的突然崛起,让六合和四海等人都诧异不已!
本来四海龙祖他们还在商讨要怎么对待这五个人,但这五人居然拿出了炎祖的令牌。
炎祖传话,这五人为“天行尊者”,地位在四海之上,所有人都要听从他们的命令。
实力摆在那里,加上有炎祖的命令,化窍期的六合和四海只能遵从命令。
这五位“天行尊者”如今已经掌控了整个九州,他们把小萝卜列为了首要通缉犯,所有人都要把缉拿小萝卜当作首要任务来看待。
——
贺文抬了抬眼皮,看着易清河,口气倦懒地问道:“你来这里做什么?”
易清河低着头,回道:“尊者,我只是在寻找灵器的过程中顺道来这里,不知道尊者大人在此地,未能及时上报,还请尊者大人赎罪。”
他心情颇为复杂,贺文是他一手培养起来的,很多次他对贺文总是恨铁不成钢。
可不知道为何,在前一阵子贺文突然变了一个人似的,修为大涨,已然超越了化窍期!
易清河也是第一次知道化窍期之上,原来是这种实力。
如今的他,在昔日的下属面前,也只能唯唯诺诺。
贺文目光望向了方才陈文所站的地方,轻笑了一声,慢慢地说道:“这样啊!林辉和王顺两人在监视一个人,不过很可惜,刚才那个人突然被人带走了,不知道你是否看见那个人呢?”
易清河心中一凛,硬着头皮回应道:“回大人,属下刚路过,并不知晓。”
“你不知晓么?”
贺文似笑非笑地看着易清河。
易清河被贺文盯着,额头沁出了冷汗,他心里暗叫一声不妙。
但贺文再次笑了起来,并没有在这件事上多问,只是道:“罢了,那人跟丢了就跟丢吧!”
贺文一边说着,一边走到了陈文方才离开的位置,环顾了下四周。
易清河心里十分忐忑。
这个贺文,已经和他所认识的贺文相去甚远。
他到现在也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今非昔比了啊!易长老,九州正朝着更伟大的方向而去,你要明白自己的身份,要跟着我们的步伐走。”贺文说道。
“回尊者,属下时刻牢记自己的身份,从未有其他想法。”易清河说道。
“可为何我听说,你在九州一直坚持认为‘小萝卜’并非十恶不赦之人?”贺文问道。
易清河面色微变。
他如今已经不是“东祖”了。
在九州人通缉小萝卜的时候,他选择为“小萝卜”说话,然而冒犯了贺文,他的“东祖”职位已经被其他九州人取而代之,他现在只是九州的一名长老。
但易清河仍然坚持自己的观点:“回大人,小萝卜行事风格并不像是传闻中的那么莽撞,而且那二十一个九州人我查过了,他们的死不像是小萝卜……”
“我亲眼见到小萝卜杀掉我们中的五个九州人,就在我面前杀人,然后靠着强大的手段逃走了。”
贺文打断了易清河的话,他的嘴角浮现出一抹诡笑,“你是怀疑我看走眼了吗?”
易清河脸色变了变,闷声道:“属下不敢。”
“那么你现在还认为小萝卜杀人事件另有隐情吗?”贺文懒散地问道。
易清河咬着牙,随即摇头。
贺文强行说自己是证人,易清河没有办法去质疑。
“这么说来,你认可我的话,明白小萝卜是十恶不赦之人了?”贺文继续问道。
易清河抿紧了嘴唇:“我相信事实。”
他没有否认贺文的话,但也没有承认。
“那如果你遇到小萝卜的同伙,你该怎么做?”
易清河心里暗自叹了口气,然后才低声说道:“先制住他们,用灵器审问出小萝卜的下落。”
“不,直接杀了。”
贺文说道。
易清河惊了一下。
“可是——这不是我们九州人的风格,我们九州只负责清理掉那些为祸世人的镇灵师,而不是随便杀人。”易清河急促道。
“小萝卜是十恶不赦之人,他的同伙又能好到什么地方去?他们想包庇同伙,就得做好这种觉悟!你觉得他们好,难道是打算背叛九州吗?”
贺文提高了声音,冷声道。
“属下不敢,属下对九州一直忠心耿耿。”易清河低声道。
贺文走到易清河眼前,看着这个曾经自己的上司,眼里满是得意的神色。
“你说你对九州忠心耿耿,但你又处处为小萝卜说话,这样不禁会让人怀疑你对九州的忠诚度。”
易清河沉声道:“属下在九州待了八十一年,从未背离过九州的原则,更不会对九州有二心,请尊者明察。”
“八十一年么……”贺文懒洋洋地说道,“我不希望你在这种时刻和九州的理念出现分歧,你需要拿出点行动来。”
易清河道:“尊者大人,属下一定会尽力去调查小萝卜的下落,查清楚小萝卜的事情。”
“缉拿就不指望你了,小萝卜不是你能够应付的,但有一件事,你确实可以办到。”贺文说道。
“尊者请吩咐。”
贺文打了个响指,他指尖的波纹荡漾着,形成了一道漩涡,随即一个人从漩涡中被拽了出来!
那是一个年轻的女孩子,不过二十来岁,身上有几道伤痕,触目惊心,整个人气息萎靡,看上去受了极大的创伤,身体虚弱得都快睁不开眼睛。
是乔晴儿!
乔晴儿双手被一道道的水纹给绑在空中,在被抓出来的时候,她抬起了头,虚弱的眼中仍然闪出了一道厉芒,死死地盯着贺文。
她站直了身体,即便气息不振,却仍然挺着腰杆。
易清河在见到乔晴儿的一瞬间,眼底闪过惊疑不定的神色,似乎是有些不安起来。
“这位和小萝卜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她可不是一个简单的家伙,明明还只是炼神后期的实力,居然单枪匹马杀了我们九个炼神的高手,甚至差点凭借着炼神后期的修为把化窍初期的南祖给宰了,若不是我出手,南祖就没了。”
贺文赞许地盯着乔晴儿,即便乔晴儿杀了那么多人,但对于这样一个女孩仍然很是欣赏。
易清河急切地说道:“尊者大人,她并非杀了我们的人,而是杀了九个执天者,您要清楚,执天者作恶多端,本就该死。”
“那些执天者是我派过去的卧底!”
贺文冷笑了声,“他们为了调查执天者,不惜戴上优孟面具,成为没脸的人,替我们九州打探情报。可我们现在九个卧底,全部被这女孩给铲除了,你说小萝卜到底有没有和执天者勾结在一起?”
“我从来没听说过执天者里有我们九州的卧底。”易清河说道。
“那是我派遣的卧底,我做事还需要向你报告吗?”贺文反问道。
易清河面色一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