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仙俠小說

vb82w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風雨仙路笔趣-南蠻險途 146章 雲海之災熱推-us9wr

風雨仙路
小說推薦風雨仙路
帐篷外的草地上,一对少年男女,头对着头,互相枕着对方的肩膀,仰望夜空。
浩瀚的夜空中繁星闪烁,一道由星辰和尘埃组成的淡乳白色带子横过夜空。
多美啊!
俩人久久的凝望着星空,星空也凝望着他们。
少年男女就这么静静的沉醉在星河中,星空凝固得像一幅画,可星星又在闪烁着。
天启不禁有种错觉,时间永恒的固定在了这一刻。
到了后半夜的时候,天上的云雾都散尽了,墨玉一样的夜空干净得像洗过一样,静静地盖在大地上。
家庭教師 聆空逝
两人又往南走了几日,按路程估计已经到了佩洛瑞高原的边缘,视野里的山丘渐渐由小变大,高耸林立起来。
这几日里小萱竟然突破了修为,达到了启灵后期。
我的大小魔女 鵝考
这是一个好消息,虽然没有大境界的突破,可毕竟增强了实力。
天启欣喜之余,又忍不住感叹。
小萱跟随金师伯修行,至今不过一年半载,修为进度比起当初的天启可是翻了一番啊。
不知是小萱天赋异禀,还是筑基修士手段通天。
天启不知道的是,小萱修为的精进,其实与他有着莫大的关系。
当初一路东行,天启夜夜以真元为小萱活血通淤、调理脾脏、疏通经脉,打下结实的修行基础。
而后小萱又遇到名师,辅以灵茶等天地灵物,否则如何能如此快速精进修为。
二人在空中沿着一条二三十丈宽的河流逶迤而行,在前方极远处的天空中,一道黑线贯穿整个天空,其中不时光芒撕裂黑幕,隐隐有滚滚雷声传来。
而他们所在之处依旧烈焰高照,暑气逼人,即便身在空中,依旧热浪翻滚。
正行间,突然,前方的河面突兀的消失了。
天启忙驱动坐下飞禽,快速前冲,过了断层之处,竟被眼前的景象给惊呆了。
眼前是一面巨大的断崖,往东边目之所及处被一俊秀的山峰截断,而向西却是穿入袅袅的云雾之中,看不真切。
再向下看去,河水翻腾着倾泻而下,底下只见白蒙蒙的一片云雾,竟是看不到底。
小萱亦是被眼前雄伟壮丽的景象给震惊了,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夜不歸 禁欲主義
“前面应该进入卡兰纳松大平原了吧。”天启看着这巨大的断层猜测道。
“嗯,我们下去看看就知道了。”小萱驱动坐下飞鹤一头向下扎去。
天启连忙跟上。
俩人一前一后斜斜的扎进浓浓的云雾之中,不见了踪影。
云雾之中,大风裹挟着雾气呼呼的迎面扑来,天启催动坐下大鸟顶风而下。
半刻钟后,天启还没穿出云雾,隐隐觉着有些不对,这时的他连小萱也看不到了。
“萱儿~~~”
天启忍不住大声呼唤。
“哎~~~我在这~~~”
小萱大声回应。
“慢点,等等我~~~”
天启寻找声音在前方十余丈外找到了小萱。
億萬寶寶:總裁前夫,別亂來 輕柳
小萱坐下仙鹤扇动翅膀,在云雾中挤出个丈余大小的空间。
“萱儿,咱两至少下降了四五百丈了,可还没到底,咱们要小心着点才好。”
“嗯嗯,我也觉着有点不对,哥哥你说咱们该怎么办?”
天启想了想,在手掌上凝聚了一个拳头大的火球,鼓动真元翻掌向下压砸去。
火球离开掌心,便被大风带着斜斜向下落去,过了半响竟然毫无反应。
摩登時代 憂郁的青蛙
天启皱了皱眉头:“我们还是向上去吧,实在不行就先回到河边,等云雾散了再下来。”
“好。”小萱习惯性的听从天启,没有丝毫犹豫。
“我在前面带路,你跟紧我,别走散了。”
“知道了,天启哥哥。”
俩人越往前去,大风裹挟着越是浓重的雾气迎面扑来。
偶尔穿过一层云雾,在云层的间隙看到的依旧是层层叠叠不住翻滚着的云雾。
前行上升了小半个时辰之后,风势已经极大,雾气急急的从二人身边掠过。
“哥哥,怎么办?”小萱竭力的控制着飞鹤。
两人现在已经完全迷失了方向,辨不清东南西北,分不清上下左右。
天启暗叹一声,天威不可测啊!
迦南之心
现在想要再往下已经不现实了,还不如继续向上,冲出云层就能辨别方向了。
在心中暗暗下了决心:“萱儿,坚持一下,尽全力往上冲,冲出云层。来,跟紧我!”
二人鼓荡真元,全力催动坐下飞禽,笔直的向着白茫茫的天空冲去。
距离二人不足百里的西边,一道接天连地的厚重雨幕正在快速接近。
只见一股急速翻腾的云浪,仿佛是一条灰色的长龙,从西方滚滚而来。
顷刻间,狂风大作,飞沙走石。
草原上的林木被狂风吹得东倒西歪,其中还夹着“辟里啪啦”的折断声。
大地上暴雨连天,狂风肆虐。
当狂风夹杂着雨水涌入林海时,发出阵阵骇人的怪啸声。
一排排大树摇摇晃晃,树枝咯咯地截断,狂风不住呼啸,方向变化不定,被狂风卷起的雨水,像一条无比巨大的水龙,在林中狂舞。
狂风卷起的这条水龙,它腾腾落落,右翻转左,绞头摔尾,竟直直朝空中的两只飞禽扑去。
天启、小萱刚刚冲破一片云雾,还未做出任何的反映,瞬间就被灰色的长龙吞没。
两人坐下飞禽立即失去了控制,犹如一片枯叶在狂风中随波逐流,渐行渐远。
天启被水龙扑的七荤八素,头昏脑胀,只知道死死的抱着大鹏鸟的脖子,根本无力反抗。
天地间四面八方都狂喷着雨水,打在脸上,像石子一样疼痛……
这样的狂风叫人透不过气来,也说不出话来,更听不见其它的声音。
狰狞的狂风咆哮着,像一个邪恶的魔鬼,放肆地撕扯着整个世界。
足球狂徒 胤愷清
也许已经过去一整个世纪,也许不过是片刻功夫。
天启但觉天旋地转,头晕目眩。
浑浑噩噩中,他恍惚的收起飞行法器,而后在狂风中断断续续的向地面坠落。
在这狂风的怒号和呼啸声中,只听得一阵阵凄苦的声音,这声音像狼嚎,又像远处的马嘶,有时又像人们在大难之中的呼救声。